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主人调教尿便器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一章

“嘶嘶嘶!”

尖锐嘶哑的叫声穿透天宇。

深渊魔鸦遮天蔽日,朝一人一龙扑咬而去。

它们从这两个强者身上,闻到了极其美味的味道。

安不浪睁开金乌神瞳,金灿神火焚天灭地,烧融一切。

然而数万深渊魔鸦有大量掌握了九幽之力,它们汇聚起来的九幽力量,居然连少年的神火也不惧,与金乌神火碰撞交织,一时间分庭抗礼。

一头又一头的深渊魔鸦被活活烧成灰烬。

但它们数量太多了,即使金乌神火强悍焚灭万物,烧了数千头可怕的魔鸦,依旧有大量魔鸦悍不畏死地接近着,想要将一人一龙吞食。

纳兰锦璃很快就被魔鸦啄伤了肉身,龙躯被咬得遍体鳞伤.

安不浪见状当即施展金色神火包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主人调教尿便器

裹,凡是进入他火圈范围内的魔鸦,统统被焚灭成灰烬,但依旧有魔神级别的魔鸦裹挟九幽魔气撞破火圈。

安不浪一拳将冲破防御的魔鸦轰碎。

他们且战且退,声势极大,吸引了周围不少恐怖魔族的注意。

这是安不浪不想看见的,但他也没办法短时间内解决掉这群麻烦。

突然间,大地涌出巨量九幽,漆黑深邃,阴寒噬骨。

那九幽力量覆盖面极度广阔,浩瀚如汪洋,眨眼就吞没了大地,逆卷而上,好似要将天空都一同吞没。

安不浪和纳兰锦璃,都感受到了一股无与伦比的九幽力量,那能够将世界堕落成深渊的极致的九幽之力,让他们身子都不由自主地发寒。

魔鸦们更是惊叫起来,明明它们也是擅长使用九幽力量的,但遇见下方的力量,总是有种来自本源的恐惧。

倒卷的暗黑九幽,威能恐怖到了极点,但并没有攻向安不浪和纳兰锦璃,反而是攻向天穹那无穷无尽的深渊魔鸦。

魔鸦们逃跑。

但有大量魔鸦依旧被九幽能量吞没。

大地一片漆黑,它就如倒卷的汪洋,让魔鸦们无处可躲。

数万魔鸦都是陨落在那浩瀚无穷的九幽能量中,即使是魔神级别的魔鸦,都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主人调教尿便器

是在九幽中挣扎,深陷泥潭,不能挣脱,反而一身九幽之力都被对方的九幽能量吞噬吸收,成为了壮大己身的精华。

这才是真正的九幽,连敌人的九幽能量都不放过!

一个白衣素净的女子出现了,她长相柔美,姿容绝俗。

她从九幽深处而来,无穷无尽的九幽能量包裹着她,以她为主。

“沐沐!”纳兰锦璃看见女子面容兴奋惊呼。

白衣女子浅然一笑,朝他们两人挥手。

来者正是苏沐,那位差点被九幽力量吞噬致死的可怜女子,如今已经成长为九幽的主宰,晋升为玄仙。如今的她,就是九幽的女王,对一切跟九幽有关的魔物都有压倒性碾压力量。

她的身侧,还有一个柔柔弱弱,脸色苍白,让人忍不住想要怜惜的容貌漂亮的女子,墨诗!

“墨诗学姐,你也在啊。”安不浪很开心。

“嗯。”墨诗怯怯地点头,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在半路遇到了沐沐,不曾想跟她一起坠落了一处毁灭深渊,莫名其妙的就来到了这个大陆……”

“这个大陆实在太可怕了,我们遇到了很多可怕的危险,九死一生,不小心又坠落了一处九幽泉眼,最后又遇到了你们……”

安不浪和纳兰锦璃闻言面面相觑。

这种经历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再看看苏沐现在,居然已经是玄仙了,这难道不是都亏了墨诗吗?

“沐沐,诗诗,我们一起行动吧。”

安不浪骑在纳兰锦璃的背上,对着二女伸出了手,笑容和善。

苏沐看了墨诗一眼,墨诗脸色红润润的,轻轻点了点头。

就这样,纳兰锦璃又多了两个骑她的人。

最开心的是安不浪,他左拥锦璃,右抱墨诗,天下我有啊!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二章

“你这个做师父的不易。”李澄空道:“还要替他奔波。”

“呵呵,我这个师父太容易。”李纯山笑道:“教他的时候省心,他行事也温厚沉稳,不用操心。”

独孤弦随着年纪增大,心性也越发沉稳,行事的风格也与小时候截然不同。

这固然是他教导之故,其实更是他自悟自省,不断完善自己之功。

还有一点儿受大明寺高僧的力量影响。

总之自己这个师父确实清闲,省心省力,独孤弦聪慧之极,一点即通,一悟即透。

而且家学渊深,隐隐也得大明寺智慧,集多家之长,委实是得天独厚,前无古人。

他现在已经是青出于蓝更胜于蓝了,自己没什么可教的,反而要跟他交流,往往会有所悟。

“李兄见过赵茹了吧?”

“嗯,已经见过,是个好孩子。”

“适合弦儿吧?”

“挺好的。”李纯山点头:“一个锋芒毕露,风采照人,一个大巧不工,和光同尘,恰到好处。”

独孤弦的智慧层次已经到了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地步,看起来挺憨厚,其实什么都知道。

这不是装疯作傻,而是扮猪吃老虎,还有便是守拙,守拙才是全身之道。

他已经深得钓玄洞宗武学之精髓,心法之妙旨。

李澄空笑道:“英雄所见略同!”

袁紫烟明眸闪动,看一眼李澄空又看看李纯山,他们是这般看的?

“袁司主有何异议不成?”李纯山笑道。

袁紫烟嫣然笑道:“李前辈,我一个小丫环,有什么异议。”

“哈哈……,你可不是小丫环。”李纯山朗笑两声:“看来真有看法。”

袁紫烟虽是李澄空的侍女,但现在没人敢真拿她侍女看,威势赫赫,名声万里。

袁紫烟笑道:“我只是担忧,小王爷他用情太深,怕是会伤得太重。”

“倾情投入,如果将来情海生波,受创极重,但收获也是极大的。”李纯山摇头笑道:“对心境的触动也大,这是好事。”

“好事?”

“不是什么人都能极于情的。”李纯山笑道:“有利于纯化心境。”

人往往第一次的时候,才能最投入才能极于情,对一生的影响都是巨大的。

尤其对于修炼之人而言,更是重要,情之一字才是心境力量的根源。

袁紫烟轻轻点头。

原来在他们眼里,重要的不是谁占主动谁吃亏,而是心境,确实眼光有别。

李澄空笑道:“知道境界的差距了吧?”

“是,老爷,受教啦。”袁紫烟嫣然笑道。

李纯山道:“南王府势大,飞雪宗势单,如果弦儿用情薄,那两边就彻底失衡,如孤阴孤阳,很难持久,如今弦儿用情更深,则弥补了南王府与飞雪宗的势差,可谓是恰到好处,再好不过!”

“……是!”袁紫烟抱拳:“多谢前辈指点。”

李纯山摆手:“一点儿愚见罢了。”

李澄空从怀里掏出一块墨绿木牌,递给他:“李兄,那便拜托了。”

“这是……”

“一份心法,算是订亲的彩礼了,剩下的俗物晚一些送过来不迟。”

“这是份大礼啊。”李纯山笑着接过来:“好,那我便转呈过去。”

——

待李纯山走后,祝碧湖来到大殿,看向正争相观瞧木牌的众长老们。

她看一眼他们抓耳挠腮的模样,摇摇头。

“师妹,这飞雪清心诀当真玄妙!”一个中年女子抬头赞叹:“叹为观止!”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三章

“哈哈……清远,还是你有眼光。”

听到方暮云的夸赞,雍王更加高兴,就像夸他自己一样,或者说比夸他自己还要高兴。

继而,雍王又向洪降龙看去,得意道:“什么小青帝,也不怎么样嘛,你说是不是啊,降龙?”

“王爷说的是。”洪降龙笑了笑,也不争辩。

“未必。”闻言,雍王正待放声大笑,却见楚王孙放下手中的书籍,冷冷道:“叶青虽然落于下风,但实际上并未受伤,胜负成败,尤未可知。”

“呃……”雍王一咽,就很讨厌。

洪降龙、雷小胆、宋西来等人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楚王孙,以他们的眼界自然看得出来楚清歌的攻势虽然凶猛,但大部分劲力都被叶青身上的阴阳两气给卸开了,所以叶青确实没受什么重伤。

但雍王毕竟是皇亲贵胄,地位尊崇,再加上武学境界稀松,跟这样的人有什么好争论的,吃力不讨好,所以大部分人都顺着雍王说话。

却没想到楚王孙会实话实说,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别人只是有些意外,但洪降龙却要想的更多一些,他毕竟知道叶青与楚王孙之间有过节,也不知楚王孙说这些话,是什意思,有无目的?

不过,说完这句话后,楚王孙便不再理会众人,重新低头看起书来,弄得众人莫名其妙。

黄沙幻境中,楚清歌也皱了皱眉,别人能看清的事情,她自然也知道,她刚才的攻势看似凶猛,但无论是拳劲还是掌力,都被叶青身上环绕的阴阳两气卸去了大半,所以对方看似狼狈,实则受伤并不重。

既然受伤不重,那便再接再厉。

念头方起,楚清歌果决出手,踏步向前,右手拖曳于身后。

每向前踏出一步,拖曳于身后的手便抬高一分,身后的黄沙亦跟着抬高一尺。

三步之后,楚清歌的手高举于天,身后,则是黄沙百丈,齐天而平。

待奔及叶青身前数丈时,楚清歌覆掌而下。

身后百丈黄沙,倾泻如洪流,滚滚而落,声势骇人。

“好,漫卷黄沙如天河,倒倾天地覆人间,这式漫卷黄沙手,有几分罗兄的风采。”雷小胆看着擂台中声势骇人的景象,点了点头,看向洪降龙:“没想到罗兄竟然会将这招教给郡主,还真是让人意外啊!”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那个老鬼怎么会将他的压箱底绝招教给清歌?”洪降龙也瞥了瞥嘴。

两人口中的罗兄,是靖安司与洪降龙齐名南镇抚使,名罗沙,所修功法名《黄沙真典》。

《黄沙真典》可攫取天地间的水分,化千里大地于赤地黄沙,威力无穷。而漫卷黄沙手便是《黄沙真典》中的一式绝学,漫卷黄沙如天河,倒倾天地覆人间,在风沙遍布之地,威能尤盛。

只不过罗沙为人高傲,性格孤僻,没有亲戚朋友,没有弟子传人,不为人所喜。

没想到罗沙竟然会将《黄沙真典》中的一式绝学教给楚清歌,并且从楚清歌掌握的熟练度来看,所学时间定然不短。

“小叶这回有苦头吃了。”雷小胆笑了笑,漫卷黄沙手在风沙遍布之地尤为厉害,而楚清歌和叶青比试的地方,正好是沙漠,这对于楚清歌而言,大为有利。

“有利是有利,但要是想赢,还不够。”洪降龙淡淡道:“倒是你徒弟那儿,快要顶不住了。”

五号擂台上,楚人和现在已经完全落于下风。

楚人和的对手,是赵不二。

赵不二和楚人都是洗神中期,且都有比肩洗神后期的实力,但相比之下,赵不二的实力更强一些。

赵不二的功法诡异至极,身法诡谲多变,如若魅影,武器为一把剃刀,剃刀就是普普通通的剃头刀,刀身锈迹斑斑,斑驳不堪。

凭借鬼魅一般的身法,赵不二于楚人和身边穿梭游移,飘忽不定,楚人和根本就捕捉不到赵不二的气机,把握不到其移动规律,跟不上其移动速度,自然也攻击不到赵不二。

而赵不二每次从楚人和身边掠过,都会剃去楚人和一缕头发,每剃去一缕头发,楚人和身上就会多一丝怨气,实力就会下降一分。

“赵不二,有本事和我光明正大一战,躲躲闪闪,算什么本事!”越打楚人和越郁闷,他连对方的衣角都没摸到,反而自己的头发被剃掉了大半,光秃秃的,难看异常。

“赵某只是一个剃头匠,只会剃头,当然没有楚大人本事大了。”赵不二老实巴交地笑了笑,凭借轻功继续和楚人和纠缠,就是不正面交手,气得楚人和牙痒痒,但却无可奈何。

“输了也是好事,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雷小胆笑眯眯道:“洪兄,你可看出那赵不二的来历?”

洪降龙看向雷小胆,戏谑道:“你们陈情院不是专司江湖之事吗,还问我干什么?”

闻言,雷小胆仍旧笑眯眯道:“雷某才识学浅,怎么比得上洪兄你?”

“装模作样。”洪降龙不咸不淡道:“那个赵不二的轻功身法我看不出来历,但他手中那个剃刀,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诡器谱排名第九十三的鬼剃头,勾魂诡器。”

“鬼剃头,食人力,相传鬼剃头是用一个极恶之人的头骨炼制而成。那人表面上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剃头匠,但实则是一个杀人狂魔,假借剃头之名,杀害了数百人,所以身上怨气极重,故而用其头骨炼成的鬼剃头,诡异无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