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把我的具含进|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一开始就肉的军旅小说、38部杂交小说
2021年1月25日
新翁熄粗大,女配娇软绝色np文
2021年1月25日

岳把我的具含进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岳把我的具含进 第二章

那个日本见我没有答应他们认输的提议,居然神色一变从怀中掏出了一柄类似唐刀的日本刀。

我见这日本人对刀的重视程度如此就知道这把刀并不简单。

不过我到是没敢托大,虽然有仙家的法阵牵制但是却悄悄的调动了些真元道善恶令中给我们这边的人每个人和仙家都布置了一个善恶阵。

虽然我知道善恶阵不是万能的,但是有总比没有好对吧。

可是这会我要保护的仙家和人实在是太多了,就我的真元连三分之一都不够啊。

还好知道这次,我知道要和日本人斗法没事的时候总往自己的符笔中储存一些真元。

可就在我暗自高兴的时候,那个领头的日本人居然举刀一挥。

只见我堂子里众位仙家和我自己的攻击融合唯一的那道术法居然一分两段,并没有对那群日本人造成什么实质上的攻击。

不过那个日本人到是也有些血气,在躲过了我的攻击之后再次挥刀。

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日本人针对的并不是我或是仙家,而是我抛出的九宫阵盘。

我见情况不对,急忙催动九宫阵法布置除了一个阵法想要帮我堂子里的仙家争取些时间。

堂子里的仙家倒是也十分的给力,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再一次的发动了攻击。

不过那日本人手中的刀,还真是邪性。

即使我们的仙家再次合力依然没有对她们造成什么损失。

就在我有些心焦的时候,浪哥突然开口道:“笑话,你用雷法攻击他们,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那日本人手中拿着的应该是一把妖刀。”

听到浪哥这么说,我猛的想起来当初钱老可是专门和我讲过日本人有些心术不正的阴阳师最喜欢的就是就是利用新生婴儿的鲜血来炼制这种可破万法的邪器。

不过这么逆天的邪器到是也有他的弊端,就是怕这世间最刚正之物。

我没敢犹豫直接把符笔对准了那个日本人手中的妖刀,就是连续劈出了五道雷诀。

只见那妖刀刚一触碰到我打出的雷诀

文学

瞬间就变得红光大作。

看到这让人有些心惊的红光我反倒是放了心,毕竟只要知道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那对付起来就要方便很多了。

只见那日本人见我打出了雷诀之后脸色就瞬间变了几变。

“黄埔先生,难道你真要和我们来个鱼死网破么?”

这时必须的必啊,要是这会放跑了他们,我的功德谁给我。

我没有回答,直接又打出了几道雷诀,而我的仙家此时却更是给力。

只见他们认清了这妖刀的真面目之后,瞬间就改变了阵法的布置,那再次打出的攻击虽然没有最开始的威力大却更加的刚正。

果然,在我和仙家一同的努力下,那日本人手中的妖刀瞬间就出

文学

现了丝丝的裂纹。

不过还没等我高兴,那日本人就走到了他们那群人的最前面,用冰冷的眼神丝丝的盯着我瞧。

我被他看得有些心惊,又用真元给自己和浪哥施展了一个善恶阵。

可就在这时,那个日本人像是发现了我的小动作,直接对着自己天灵盖就是猛的拍了下去。

只见在那日本人在自杀的瞬间,口中的鲜血就喷在了那把剑上。

而跟着他的日本人有样学样,居然都自己了断了自己的生命。

不过我本来以为他们都自杀当场这事情就算是完了。

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几个日本人的虽然身死但是魂魄却在妖刀吸收了他们的鲜血之后被妖刀收了进去。

只见那把妖刀在吸收了他们的魂魄之后像是变得有了意识一般,不但刚刚出现的裂纹消失不见,就连那围绕在刀身上的红色煞气也变得更加浓郁了几分。

我看事情还没有结束,急忙用刚刚的法子再去攻击。

可是也不知道那把妖刀此时怎么了,也不管我和堂子里仙家的围攻,直冲冲的朝我射了过来。

浪哥见妖刀是冲着我来的急忙把我挡在了身后。

岳把我的具含进 第三章

半年之后,在一个阳光很好的夏天,黑河要塞又迎来一批贵客——汪兴国、夏若冰和柴科夫又回到了这里,给廓尔格将军,黑河的守卫者们带回了好消息。

看到他们回归,廓尔格将军明白了什么。

“幽灵权杖回到了它该去的地方。”柴科夫看到廓尔格将军第一句话说道。

“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不是吗?”廓尔格将军笑道。

“一个穿越了2000年的故事。”夏若冰说道。

……

“生命总会为自己找到出路,我们也该为自己寻找出路了。”廓尔格将军看着最后的守卫者们,他们前方的路还很长,也将很艰辛。

对此柴科夫早有准备,他微笑着道:“我有一份工作,我相信你们会感兴趣的。这儿是凝固的历史,我将把这里好好地保护起来,我还要建立一个博物馆,而您就是博物馆里最好的那位教导员。唔,您会有很多故事向游客说的……”

面对柴科夫的邀请,廓尔格将军反而犹豫了:“我们曾阻挡了你的祖先最后一线生存的希望。”

“是的,但那已经过去了2000年……将军,我相信此时无论是您的祖先,还是我的祖先,此时他们的英灵在天堂里跳着舞,喝着酒,看着我们呢,那么……您到底接受不接受这份工作?”

廓尔格将军笑了:“我还需要去和凯兰尔大祭司告解。”

在探险队离开要塞,进入亡灵峡谷的那一天,凯兰尔大祭司也离开了人世,他的坟墓面对着黑河,面对着亡灵峡谷,他的灵魂在黑河的浪花里吟唱,将祝福送给无畏的人们。

廓尔格将军单膝跪在了凯兰尔大师的墓前:“凯兰尔大祭司,躁动的灵魂已经得到了释放,黑河会重新清澈起来,您说得对,生命总会为自己找到出路……”

廓尔格将军细细地将这个故事讲给了凯兰尔大祭司听,那些为了生存而穿越山脉的楼兰人,那流落在世间的王印,那曾经给大家造成苦痛的战争,还有那曾经被曲解的符文……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亡灵已经安息,黑河的守卫者们也被释放,迪克在监狱里接受惩罚,无畏的禁地猎人和楼兰的后人,重回到这里,他们带来的是和平和希望。

“如果2000年前我们就能如此心平气和,或许就不会有那场战争。”廓尔格将军带着歉意说道。

“我们不能用现代的思维去衡量2000年前的古人。”汪兴国笑道,“但我们能用真诚和交谈,来完成他们没能完成的事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