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就肉的军旅小说、38部杂交小说

陛下万岁(h) 全文阅读 小箩莉h文
2021年1月25日
岳把我的具含进|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2021年1月25日

一开始就肉的军旅小说 第一章

嗯?阿兰布终于记起来了,这不就是那个自己在村口遇到的卖红薯的魔族小孩吗!

“唷,你不是之前在新手村遇见的大哥吗?怎么今天有空来看我了?”

“哟,这不是推着小推车卖红薯的小屁孩吗?怎么改行做看门员了?”

小孩一听十分生气,小嘴一撅,反击道:“喂,说你一句真装起大哥来了?我有名字,我叫润泽,而且我卖红薯只是为了体验生活。”

阿兰布乐了:“哦,本职是门童,确实需要体验生活。”

“对了,你家没人吗?”

润泽气得牙痒痒:“什么没人,我不是人啊?”

“哦,是我口误了,你家没大人吗?”

“嘿,我家的大人都还没上线呢,我一个人对付你们已经绰绰有余了。”

“哦,是吗?那这个怎么样?”阿兰布随手往右边丢出一个闪光球,闪了三下之后,剑客从里面闪现出来。

然而这时,他才注意到问题的严重性。

“等等,你刚才说了什么?”

润泽手臂交叠,他勾起笑说道:“呵,你在打什么坏主意我全知道哦,是吧?时正?”

阿兰布看着他惊疑不定,这是他的名字?

那个叫时正的人点头默认,而且他身上那种可以干扰系统的能力也没有发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是你来解释一下吧。”时正停止传送器的机能,然后把它扔给了润泽。

球形的传送器在他的手指上高速旋转着,突然,它不小心掉到了地上。

“哎呀。”

传送器启动了,这次被传送过来是一个穿着半盔甲的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庞透出一种成熟大叔范。

所幸的是,在场的人都认得那张脸的主人。

“武罗,你……”阿兰布瞪大了眼睛,他真是越来越搞不懂现在的状况了。

“哈哈哈……不会吧不会吧?”润泽抱着肚子笑出了声,武罗和时正则一脸沉默,“难道你还没搞清楚吗?”

“搞清楚……什么?”阿兰布茫然的视线在他和武罗之间来回切换,他的大脑都快要停止思考了。

“唉,作为一个促进魔族与人类友好交流的执行官,你运筹帷幄的能力与你的战斗能力却根本不成正比。其他人看不出来也就算了,怎么连你也没发现呢?”

“你失望了?”他转过头来对着手无寸铁的武罗露出苦笑,“其实我刚才只是在装糊涂。”

阿兰布正色道:“好啊,你们居然一直都在我面前演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你被骗进来的时候起。”润泽说,“不会真的有人相信我们做了一个游戏出来就为了自相残杀?那也太无脑了。”

他原来还以为这游戏是人类做出来的,因为魔族根本不玩游戏嘛。自己被耍了,可他却一点也生不起气来。

“好的吧,那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润泽刚要开口,这时,武罗站出来说:“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你先得弄清楚,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阿兰布把问题重复了一遍,想想看,他当初是怀着怎样的一种心情点开这个游戏的?是出于好玩?还是自己的职责心使然?

“没错,我是为了找到追杀我的那些人究竟是受谁控制的。”

一开始就肉的军旅小说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一开始就肉的军旅小说 第三章

为橙小熊盟主加更。

“还要打!?他都被炸得浑身焦糊了还要打!?”

“别吧,小兄弟…站都站不稳了啊?我看着怎么摇摇晃晃的……”

“痛快!痛快啊!这才是魂武者应有的风范!这才是要拿冠军的决心!”

“冲!冲啊荣陶陶!你他吗给老子冲!!!”

万俟武召唤千军万马的动作,气势惊人,而那一声激昂的战吼,更是让人血脉偾张!

然而,荣陶陶那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却仿佛比万俟武更燃,更炸!

不知道有多少观众在电视机前激动跺脚,起码在这数万人的工人体育场中,观众席上一片沸腾,被荣陶陶的举动彻底引燃了!

但是,无论其他人的反应如何,那滚滚洪流一般的尸骸大军,转眼间便与荣陶陶相接,也在顷刻间,将荣陶陶那孤独的身影吞没!

“左,右,左……”荣陶陶口中喃喃低语,不断的念着什么,虽然手持方天画戟,但脚下的步伐却好像应该配合那大夏龙雀。

他手中的那一杆方天画戟,左贴又靠、连顺带抹,但最终移动的目标,却并非再是对手,而是荣陶陶自己!

荣陶陶竟将一只只奔腾的尸骸火驼,当成了一个个移动的借力点,在大军之中,他竟然犹如弹球一般

文学

,借力而行、顺势而为,左右翻飞、反复横跃……

“晋级!方天戟精通,五星·巅峰!”

内视魂图中突然传来了一则信息,而荣陶陶根本没有时间去看。

“我的天!荣陶陶在干什么!?我们看到了什么!?”戴流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屏幕。

没办法,虽然主播席位距离赛场很近,观战效果极佳,但是在这混乱的尸骸大军之中,戴流年也只能看那俯视角的镜头画面。

然而,正因为是俯视角拍摄,所以荣陶陶这颗“弹球”,其移动的方式和路径,反而更加的清晰!

这是…弹弹乐吗?

荣陶陶的身侧没有了高凌薇,他那闪转腾挪的身影,却好像更加灵动了?

不…不是这样的。

也许在外人眼中看来,荣陶陶更灵动一些,但实际上,他的心中苦不堪言。

昔日里,在那千山关的峡谷之底,他每一次杀穿尸潮大军的时候,身旁都有高凌薇的身影。

荣陶陶已然习惯了二人战斗的模式,没有了她在身旁,不仅思路要全方位改变,他更是缺少了一双眼睛,也少了双手双脚……

万军从中,万俟武一双眼眸无比炽热,目光紧盯着荣陶陶,也看到了荣陶陶那神出鬼没的身影,以及那玩出花儿来的方天画戟!

“左!”荣陶陶突然一声大吼,好像是在提醒自己、让自己更加清醒似的。

事实上,此时的荣陶陶,身体状况非常不好。

之前,他被火凤凰群狂轰滥炸过,更是被气浪冲击的头晕目眩。

之所以,荣陶陶能有此时的表现,是因为…他感觉自己已经已经进入了另外一个境界。

甚至有些时候,他的头脑已经反应不过来了,反而是他的身体自然而然的做出了一些举动。

荣陶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动作先思维一步,这情况……

这是最为纯粹的肌肉记忆,是从那一个个生死战场上,硬生生杀出来的敏锐嗅觉!

只见荣陶陶手中的长戟,竟然刺进了一只尸骸火驼的肋骨之中,下一刻,他的手腕猛地翻转,刺进尸骸火驼肋骨中的长戟,井字形当即竖起,竟然卡在了其中。

而荣陶陶死死握着方天画戟,任由大军冲锋,也任由这头尸骸火驼带着自己向后方冲去。

没有了高凌薇,荣陶陶真的无法自己杀穿这尸骸火驼大阵。

步步惊魂的大军浪潮中,一个细小的失误,荣陶陶便彻底没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这样做。

万幸,尸骸火驼不像雪尸、雪鬼那般拥有智慧。

万幸,这群召唤物在主人的命令下,只知道无脑前冲!

荣陶陶抓着身前的方天画戟长杆,被带着向后冲去,自然前荡的双腿却是急忙一缩。

“呜~!”面前,一只迅猛冲杀的尸骸火驼,竟然张开了血盆大口,长长的脖子探下,险些大口咬碎了荣陶陶的双腿!

荣陶陶手中用力一撑戟杆,直接翻身跃起,顺势弃戟的同时,一屁股坐在了疾驰的尸骸火驼之上!

这是一个非常标准的倒骑驴动作,看得所有人一愣一愣的……

“荣陶陶!!!”万俟武一脸的战意盎然,一声暴喝,奋勇前冲!

要知道,尸骸火驼大阵,本就是靠着数量、靠着尸骸火驼的冲击力、踩踏能力,将对手碾碎的。

而那该死的荣陶陶,竟然靠着那恐怖到极致的方天画戟技艺,硬生生挡住了第一波冲击,不仅如此,他甚至将长戟插进身侧的一只尸骸火驼中,任其带着前行?

如果说之前的一切,万俟武都还能接受的话,那么此时,荣陶陶“翻身上马”的动作,这就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了!

竟然还有这种破解尸骸火驼大阵的招式!?

既然荣陶陶翻身上马,那整个尸骸火驼大阵就没有用了!

万俟武手中的长朔左右荡开,甚至不管那是自己的召唤物,将周围的一切敲的粉碎,竟然从自己召唤的千军万马中,横冲直撞,杀了出来,直逼荣陶陶!

“荣陶陶!!!”

荣陶陶使劲儿晃了晃脑袋,似乎还在努力让自己的头脑清明一些。

他一手按在身下,手掌一撑,一个起落,顺势蹲在了尸骸火驼的背脊之上,手中的方天画戟再次拼凑而出。

就这样,一副唯美的,无比壮丽的画面呈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如潮水一般汹涌澎湃的尸骸浪潮之中,万俟武身披火焰重铠,杀出重围,直逼荣陶陶。

而荣陶陶身体紧绷,蹲在尸骸火驼的身上,目光死死盯着万俟武!

如果…将这尸骸火驼大阵,当做不断推进的火焰浪潮的话,那么在这一片火海之上的,也只有这两个人!

两人均是无比的显眼!

看着荣陶陶那身体紧绷、双腿弓起的模样,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什么。

面对着那气势汹汹的万俟武,荣陶陶不仅不躲闪、不逼退,反而还要冲杀过去!?

这……

荣陶陶握紧了手中的方天画戟,直视着万俟武:“你不该与我单挑!”

“不!我早就该与你单挑!几分钟前,你就已经死了!!!”万俟武一声大喝,双腿一夹,手中的火焰长朔再次亮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