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人欲小说全文阅读

少妇人妻呻呤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2021年1月25日
放荡豪门、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2021年1月25日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第一章

文学

“今年夏季的洪水,让高新镇全部都遭灾了,损失太大了!我们分场因为地势稍微高一点,再加上之前防汛布置的还不错,受到的损失也小。根据总场的指示,从下星期开始,各家各户,都要派一名劳动力把五支渠全面拓宽加深,五保户和军属就算了……”

姜秀荷朦胧的感觉到了一阵似曾相识的声音,很怪异的是,这声音很清晰的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她苦笑了一声,这梦做得还真是够真实的了!姜秀荷翻了个身,闭上眼准备再睡一会儿,却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这床的感觉……不是她特意要求房东在她房间里放置的那个软软的床!这个床太硬了!

姜秀荷吓了一大跳,她赶紧睁开了眼睛,这……这还真的不是她的房间!

这种蚊帐……有好多年的历史了的吧?她小时候好像用的就是这一种!

突如其来的一阵头疼让她难受极了,昨天晚上陪客户吃饭,应该是喝酒喝得断片了。

姜秀荷想到了什么似的,脸上一阵惨白,遭了!这里不会是什么情景主题酒店吧?

为了能多拿业绩,她也是拼了命的,只不过,因为她的坚持底线的做法,她根本就不会为了单子去陪客户睡觉!

只是眼下……极有可能是被人给趁人之危了!

姜秀荷压抑着心中的悲愤,颤抖着动了一下,但是好像并没有那种小说里描写的浑身酸疼的那种感觉,下面也没有撕裂般的疼痛,这才大着胆子掀开被子往里面看了一眼。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第二章

肖泽立刻说道:“可惜今日不成,我答应别人有事做。”

肖翀丝毫不恼,慢腾腾的吃着饭回了一句,“明天也行啊。”

肖泽:……

肖雎在一旁乐了,“明天不行,后日也可。”

肖挥往这边瞅了一眼,嗤笑一声,“真以为打遍天下无敌手呢,谁不知道别人让着他。”

肖启抬眼看着肖挥,“五弟慎言。”

他们这一群皇孙因为是自幼就在一起读书,排序也是各府按照齿序拍下来的,照理说该是各府排各府的,但是不知道皇帝怎么想的,就这么排了下来。

肖珲的伴读吴滨在一旁轻声说道:“公子,众目睽睽之下,不要落人把柄。”

肖挥:……

他强忍着怒火继续吃饭,只是一点滋味也没有,他原本也是个做事随心所欲的人,不过他父王被皇祖父撤官那段日子,他才体会到人情冷暖,小小年纪撞头次数多了,也就学会了收敛,也只是略收敛而已。

外头的事情是一桩,府里头的事情更是令人烦心。

想到这里,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好哥哥,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微笑,装什么装,有什么用呢?

肖启的生母倒是跟肖翀的生母是亲姐妹,都是皇孙,还不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肖启对上肖挥的眼神并不在意,反而对他留出一个包容的笑容。

肖挥:……

真是恶心,还不能公然发火,憋气!

肖启看着肖挥慢慢收回自己的眼神,面色如常的继续用膳,耳边还能传来肖翀那边肆无忌惮的笑声。

石滕往那边看了一眼,转过头看着肖启,“后日就要旬休,大公子准备做什么?”

肖启看了一眼石滕,笑着说道:“自然去拜访曾外祖父,不知道他老人家可有空?”

曾外祖父就指石太傅了,石滕就是石家的孙少爷,送到了肖启身边做伴读,自然是打着一家人互相帮扶的心思。

“大公子去自然有空。”石滕嘴角微勾,当着肖挥的面没再多说,但是就这几句话,就能让肖挥的心情更加恶劣。

谁让梅家已经无人了呢?

不过这笔账可不能记在他们头上,梅家的衰落说起来跟瑾王夫妻有莫大关系。

另一边傅元令回了王府还在想宫里的事情,不知道皇帝会怎么查下去,能查出什么结果来。

反正这件事情她有种感觉,继续挖下去,不一定能挖出什么宝藏来。

李德妃那边不知道有没有动静,说起这个傅元令又想起李潇安,李潇安是个果决的女子,留在了上京没跟丈夫回去,李家这边对这个女婿似乎也没什么不满,但是傅元令知道李大将军是个护短的人,自己手下的兵他都能护的安安稳稳,更不要说亲生女儿了。

“王妃,您回来了。”尤嬷嬷笑着迎上来。

傅元令将大氅递给仲春,看着尤嬷嬷笑着说道:“回来了,府里没事吧?”

“有您一封请帖,是大学士府的少夫人送来的。”尤嬷嬷说着就把请帖拿出

文学

来双手递过去。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第三章

沈觅棠犹豫了,微微垂下眼帘,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了他面前。

“我没有这么说。”

“可我确实不打算跟你在一起。”

她眉眼弯弯,在顾延归看来却完全没有任何感想。

……

这是顾延归下定决心,人生第一次的告白,以失败告终。

沈沉川在得知了顾延归告白失败,并且自己的妹妹非常坚定的拒绝了他。

那股气好像忽然就发泄出来了,毕竟是自己的妹妹,沈沉川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里面的小九九。

“顾延归,我妹妹还在生气。”

“你当初拒绝了她,我妹妹其实是很骄傲的一个人,继承了我父亲那种性格……你上次的告白不是当着她一个人说的。”

“我在旁边,听到了全过程,这完全就是我妹妹人生里的黑历史。”

“……”

顾延归傻眼。

好半晌,喉咙才发出声音,“你是说,我也要丢个脸让你妹妹消气?”

“是!”

沈沉川口气肯定。

顾延归挂了电话。

沈沉川牵着身边女朋友的手,轻笑出声,“顾延归这狗男人,有点意思。”

“他是真的喜欢小蜜糖吗?”

郁柠不太了解这其中的关系。

沈沉川:“喜欢,好像从那次的拒绝了我妹妹的心意,整个人就开始不对了。在我妹妹高考那天,我还偷偷看他给她发消息。”

或许当初拒绝了沈觅棠,纯粹就是因为顾延归一直宣扬自己单身,并且以后也是不婚主义。

他就算是遇上了自己喜欢的人,也不可能一下子拉下脸,当初的现场还有他沈沉川。

沈沉川这么一想,联想到自己妹妹的态度,“我就知道,我的妹妹就是厉害。”

……

同年十二月份,北方已经飘起了大雪。

沈觅棠今年还在大学所在的城市,从公寓窗户外面眺望到底下一片白色的树上。

“雪真大。”

“上学去了,小蜜糖,你不是还有课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