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玲和她的公全文阅读,楚晚宁墨燃312章肉

裸睡的丹丹 番外、甜1V1高HHH
2021年1月25日
少妇人妻呻呤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2021年1月25日

小玲和她的公全文阅读 第一章

褚慕又再一次乖乖的,咬过她咬过的地方。

而他们身后的阮蒙雨,嘟囔了一句:“我怎么感觉你们一点都不像姐弟呢。”

卿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微微顿了一下,自己对她似乎真的不是对弟弟那么单纯。

卿漓缓缓地嗯了一声,回答了一句:“本来就不是亲的。”

他还小的时候就是弟弟,长大了可就不一定了。

阮蒙雨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难怪她一直对那个少年那么好,原来是这样子的。

阮蒙雨明白之后也不再多问了,乖乖的做好休息。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明天应该就能到达基地了。

到达基地的时候是下午,天上都下起了雨,只不过雨水的颜色有点不正常。但是现在这样子的世界,雨水不正常也并不是怪事了。

到达基地之后是要测异能的,只不过像卿漓跟褚慕这已经展示过自己异能的人,已经不需要测试了。

而阮蒙雨自然是没有测到异能,然后进入了平民区域。

而卿漓因为强大的异能,被分到了比较好的房子,并且允许带上褚慕的。

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下午,并且找好地方,卿漓就再也没有见过顾青了,也没有任何意思,要找他的意思。

浑然不知道,卿漓此番淡然的模样全都落入了岑迎的眼中。对于她这样子的举动极其满意。

岑迎消失在城楼的拐角,完全不知道他在走的时候,褚慕有抬头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小玲和她的公全文阅读 第二章

最后三方还是没有爆发冲突,大家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都还是非常谨慎的。

不提黎神教和九羿宗的队伍如何办。

陈修齐和萧归回去后,将情况向王岱等人说了之后,王岱当即决定,向远离烈火城,转向另一边。

现在异人盟还是暂时低调一点为好,显然烈火城问题非常大,贸然进去,一定会有很多的麻烦。

在海岸,短暂的修整了一天后,异人盟全体启程,向烈火城的西边走去。

如此过了大半个月,异人盟遇到了第一座武城,是一座小型武城,城主只不过是一个先天一重的武者,整个武城先天武者只有寥寥三人。

异人盟不费吹灰之力,将将武城占据了,城内的先天武者也都非常识时务,尽管不清楚,异人盟的来历,但是宏武界强者为尊,弱者屈服于强者,这再正常不过了。

第一次作战,旗开得胜,异人盟上下却没有什么兴奋之情,因为这太容易了,几位筑基期的修仙者,刚放开自己的气势,城头就打上了白旗。

这让很多穿越者都憋着一口气,无处发泄,本来想着热血的激战一番,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虎头蛇尾。

在攻下这座小的武城后,异人盟将并没有多做停留,只是将一位筑基期穿越者留在这,作为镇守。

其他的异人盟则分为三队,大部队以王岱等四人带领,其他两队则是又谢汉唐以及慕涵为首,分别以那座小武城为中心,呈现扇形,向其他方向进发。

毕竟异人盟有着相当于先天三重武者的实力,而先天三重的武者,在整个南岭都极为稀少,并且主要都集中在黎神教和九羿宗的两大势力内。

因此异人盟一路所向霹雳,不但三个月,就在南岭的西部,全境占领了一块下州。

此州名为“易安州”,是非常偏僻的一块州域,即使在南岭这样的人烟稀少之地,也是极为荒凉。

占下整个易安州后,异人盟将总部设在易安州北部最大的武城——绥城。

易安州,总共十一座武城,除了绥城外,其他十个武城,都设立了异人盟分部,并全面接管了易安州武城的行政治理权。

穿越者也意识到,光靠异人盟区区一百多个穿越者,是治理不好这一大块地盘的,并且以后地盘越来越大,那就更加捉襟见肘了。

所以异人盟在稳定易安州的局势后,就开是大招弟子,当然修仙者的要求,和普通武者不一样,要求更高。

为时一月的弟子招收,最后符合要求的只有九个,这还是异人盟降低了很多要求后的结果。

这九人,与百分百融合天地元气的

文学

穿越者相比,大多数都在百分之八十上下漂浮,这样一来他们的修炼速度肯定不能和穿越者相比。

并且招收的弟子太少了,根本不能缓解,目前异人盟人手不足的境遇。

于是异人盟只能退而求此,将标准降低,招收大量的外门弟子,这些弟子当然不能完全学习修仙者的功法。

因此最后经过异人盟王岱几人的讨论,准备以萧归的吞食妖兽肉的修炼法,为主修炼外门的肉体实力。

萧归的《饕餮吞天决》已经相当完善了,此功法最大的好处是,只要资质不是太烂,就能通过猎杀以及吞食妖兽,提升实力,起码保证后天巅峰的实力是没有问题的,并且有不小的可能,修炼到先天境界也就是修仙者的炼气之境。

小玲和她的公全文阅读 第三章

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

凯伦斯相信,只要自己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在这两年的时间内用手中的代理权为云梦集团创造足够多的收益,对方哪怕是出于对成本和风险的权衡,也肯定会打消自主发行海外版的计划。

凯伦斯的野心很大。

到目前为止,斗牛犬公司运营的游戏,没有一款生命力超过两年的。

由于无法保证业绩的稳定性,他的纳斯达克敲钟之路一直遥遥无期。

不管他怎么努力,也无法让证券交易所的人相信,一家做海外游戏代理业务的公司,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然而在部落冲突身上,他看到了希望。

休闲轻松的玩法和丰富的可拓展性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见过哪一款策略类手游,能够将PVP玩法做得如此富有竞技性和乐趣。

这款游戏的寿命绝对不止两年。

只要开发团队不断地更新新的玩法和内容,保守估计也能维持五六年的寿命!

不只是美洲区,欧洲区的代理他也势在必得!

就在凯伦斯正踌躇满志的时候,难得来了一趟公司的郝总,正在和云梦游戏美术部的首席画师讨论着作画的技巧。

“我觉得这个小鸟还能画的再威猛一点,”看着手中那个萌萌哒的设计方案,郝云摇了摇头,将手稿还给了江乐橙,“你这画的光是可爱了,还缺了点儿……攻击性。”

食指按着眉心,江乐橙一脸头疼地说道。

“不是您说的,咱们走的是Q版风格和休闲轻松路线吗?”

“话是这么说,但咱们的游戏叫愤怒的小鸟,不是叫可爱的小鸟或者萌萌哒的小鸟啊。”郝云一脸哭笑不得地说着,心中却是不禁叹气,自己要是会画画就好了。

但奈何他画的画,连他自己都认不出来。拿给江乐橙看过之后,人家的第一反应都不是画的好不好了,而是“这玩意儿居然是鸟?”。

老实说,被当面这么吐槽,还是挺伤人的。

就在郝云正头疼着该如何把自己心中的想法描述的更有画面感一些的时候,从一旁路过的安明忽然瞧见了桌上那张画的歪七扭八的“原稿”,不由停下脚步好奇的问了一句。

“这画的是什么啊?”

江乐橙戏谑地挤兑了一句。

“郝总画的鸟。”

郝云:“……”

安明伸手抓了抓后脑勺,一脸困惑的表情。

“勉强能看到鸟的喙,不过……这翅膀的比例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还有整体构图为什么要画成一个球?”

郝云连忙用手比划着解释说道。

“因为游戏的核心玩法是模拟弹弓,而小鸟作为弹弓的投抛物,设计成球形会让游戏看起来更加合理……”

这些理由其实也是胡扯。

老实说,这款游戏到底为什么能火,干了好些年游戏设计师工作的郝云自己,也分析不出个所以然来。

硬要说的话,讨喜的画风可能算一个,当时没什么能打的作品可能也得算一个,极简主义的玩法和有趣的关卡设计也是加分项,但应该不能算是决定性的因素。

由于可以分析的要素实在过少,郝云能做的也只有死抠细节,力求做到将这款作品做的和记忆中一模一样,以防止发生意外。

当然了,此刻站在好运面前的安明,是不可能理解这份苦心的。

只见他挠了挠头,脸上带着一丝感兴趣的表情说的。

“您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虽然不知道我理解的对不对,但我可以试试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