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新翁熄粗大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好爽:乖女小娟第2部全文阅读
2021年1月25日
美妇乱人伦小说|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2021年1月25日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一章

86_86999s市。全国最大的经济中心。

拔地而起的高楼鳞次栉比的竖立在浦江东岸。上午的阳光,照在一幢幢钢筋水泥筑成的的写字楼上,玻璃外墙将阳光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相比于外面的高温,在水一方总监办公室内的冷气却开得很足。

阮绵绵站在挑高的办公室里,原来还热得冒汗的后背

文学

,此时阵阵发冷。

看着坐在办公桌后的那个男人,俏丽的脸上透出些许苍白的紧张。

她让自己冷静,只是现在的情景太过诡异,让她原来准备好的那些用词,此时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那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五官立体,飞眉入鬓,高蜓的鼻梁。削薄的唇。

眸子略有些狭长,眼角微微上挑些许。此时正敛眸,专注的看着手上的一份文件。

阮绵绵就算没有看到他的正脸,也从对方身上那一袭铁灰色西装看出了,坐着的人分明就是——

林菲菲身为秘书,没有拦下阮绵绵,脸色十分的难看,瞪了阮绵绵一眼,有些气弱的看向应隽邦。

“应总监,这是楼下策划部的员工,不顾我的阻止非要冲进来找你,抱歉,我没有拦住——”

应隽邦此时终于抬起头来,目光落在阮绵绵身上,微微一眯,阮绵绵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却没有离开,那站着的脚

文学

,莫名又软了几分。

早上她来了之后,因为一点私事跑去楼梯间打电话。忘记把昨天策划部秘书lily要的文件交给她了。结果lily竟然说要开除她。

在lily走了之后,她接到了人事部的电话,说她被开除了,气不过的阮绵绵只好跑去找lily理论。

那份文件明明就是lily要做的,却推到自己的头上。

她不过是晚了点交,对方却说要开除自己?凭什么?

阮绵绵不服,跑去找自己的直接上司,策划部一组组长颜如玉。颜如玉告诉她。她并没有让人事部的人开除她。让她找人事部去。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二章

白彦从未在这种事情上阻止过她,因为每一次的对战都是一次难得的历练。

虽然这次的敌人看上去是有那么丢丢的庞大,实力大概也比较可怕,但他就这么制止她想要动手的决心会不会不太好?

……难不成是怕她再次受伤吗?

白彦看了一眼那只怪物,又笑眯眯道:“殿下先离开这儿吧。”

历有槿惊道:“什么?!”

她脑袋静默一息才反应过来白彦说了什么。

他的“先离开”是指就她一个人离开?

可惜,二人尚来不及多做反应,那只庞然大物已经率先有了动作。

它咧嘴诡异一笑,巨大的黑影手掌朝着二人拍下,动作看似缓慢无比,却带着毁天灭地之势,竟令人半点也动弹不得。

历有槿麻木地僵着身子,只这一下,她便看出,自己绝对不可能胜过这个怪物!

即便是这样,她咬着牙,也不愿露出半点怯意。

白彦的实力她未看清,不能确定他是否能够胜过。

既是不确定的事情,那就绝不能抱着侥幸心理让他去与这个怪物对上!

好似过了许久,又好似只过了眨眼间,那只手掌已经来到了二人头顶上方。

仿佛只需这轻飘飘的一掌,便可将他们拍成肉饼贴在地上。

这时,身旁的少年往前走了一步。

历有槿来不及拉住他,但也不知道还能怎么办了。

惊骇的手掌缓缓压下,怪物的口中极其笨重地吐出两个字:

“去死……!”

历有槿不解,什么仇什么怨?

他们不就灭掉一些阴灵嘛,何至于有这么大的恨意呢?

白彦也朝上方伸出一掌,速度没怪物那么慢,却也比寻常伸手速度稍慢一点。

若她猜得不错,这应当是掌法?

两只手掌未触及到对方,却已开始了交锋。

两道无形却极端强大的力量碰撞在一起,形成一道空间上的乱流,唰地冲向四周,直接削弱了那些还在涌入的阴灵!

白彦设下一道屏障作为结界护着二人,白衣身影稳如泰山,连发丝都未带起一根。

那只怪物却退后一步。

历有槿张了张嘴,想不到率先显出劣势的是对面的怪物。

白彦究竟有多强?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三章

外公出来说道:“我的孙子才不会骗人,工作也重要,再加上他工作这么特殊。”

剩下的时间,风代芳有些歉意,“真的是很不好意思,我这儿子……就是事情多。可馨,德容,不好意思啊。”

吴德容:“小事儿,不用放在心上,再加上两个孩子不是已经见面了吗?联系方式还没有来得及,但是可以留一下风扬回来的时候再给他。”

风代芳:“太谢谢了。”

戏看完了,孟海蓝跟着楚惊蛰回去,风代芹也要回去了,楚辞海还在家等着她呢。

路上,孟海蓝问道:“你怎么会知道风扬相亲可能会泡汤呢?”

楚惊蛰:“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他的性格吗?所以他是一定不会就这样甘心的去相亲,但是刚才看他的脸色,应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

孟海蓝:“我知道了,我刚才看那个许小姐,但是我总觉得她身上的气息让我感觉不太舒服,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

孟海蓝又说道:“额,这个东西怎么说呢?就像是女人的第一感,我就感觉到她不是一个那种可以轻松相处的人。”

楚惊蛰:“我也有这样的感觉,你的感觉不是错的,不过这个事情有待观察吧,毕竟才是见的第一面,有些事情会先入为主,具体如何,还是看后面的情况再说。”

孟海蓝:“好,那我们现在去干什么?”

楚惊蛰:“你想干什么?”

孟海蓝:“不知道……回家吧,然后看书,最近觉得自己好像前半生看的书都看少了,有的时候过度沉迷于电视剧小说。”

楚惊蛰:“看什么书?”

孟海蓝:“看诗经吧,其实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读过,我觉得实际里面有一句话特别适合你。”

楚惊蛰:“是什么?”

孟海蓝:“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在没有认识你之前,我对于这句话的想象,就是我小说中各种各样的男主角,但是看到你之后,我觉得这句话应该是最适合你的。”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呵,突然想起了原来孟海蓝喝醉的时候给自己打电话的内容。

孟海蓝见到他在笑,问道:“你在笑什么呀?我明明说的是这么美好的事情,能不能不要这个反应啊?”这实在是和他想的不太一样,太破坏想的美好的画面了。

楚惊蛰:“抱歉,其实没有什么……我就是想起了之前……”

孟海蓝:“之前?!之前什么事?难道是?”

楚惊蛰:“什么?!”

孟海蓝:“有其他女孩子跟你说过这句话是不是?”

楚惊蛰:“什么呀,不是。”那个女孩子不就是她自己吗?不过状态不一样而已。

孟海蓝:“肯定是这样的,你还说你没有女朋友呢,之前看来迷妹一大堆啊。”

楚惊蛰:“别乱想了,才不是。”

孟海蓝:“那你得告诉我,你刚才在笑什么?不然我就不相信。”

楚惊蛰:“我在想,其实这首诗我原来读过,当时想上的也是一个美男子,不过想的却不是我自己。”还是不要说了,不然等一会儿把她逗得又不好意思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