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大人吴芬 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

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黑黑的肥岳
2021年1月24日
女友小雪被房东老板玩 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
2021年1月24日

我的岳大人吴芬 第一章

血雨倾盆之中,多宝道人和接引道人的战斗中心,一道身影倒飞而出,一路撞倒了七八根天柱。

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身影是多宝道人,倒飞出去的,是接引道人!

这两人的战斗从头到尾都极为关键,此刻,谁也没想到,多宝道人最后一拳竟是将接引道人击飞!

“可惜了……”莫名高处的鸿均道祖忽然叹道,“极刚易折!这便是天道至理,谁能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呢……”

太上老君无言以对,而通天道人则是一挥袍袖,一截衣襟随风飘落。

接引道人的身躯狠狠的砸在地上,溅起一阵血花,口中则在不断的吐血。

多宝道人的身影依旧笔直,目光平淡的看着接引。

“多宝,你赢了!虽然你赢了,但你也活不了!”接引道人一边吐血一边道。

“呵呵……”多宝道人的表情很苦涩,接引道人所说的没错,自己赢了,但赢的代价竟是陨落!

最后的血站太恐怖了,两人的法力都已经超越了之前的任何时候,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多宝道人虽然将接引道人击败,但自己却正如接引所言,活不了!

每一道拳力,都仿佛打在多宝道人的身体上,霸道无敌,却难得久!

“没错,本座会死!不过本座终究是赢了,你也会死,而且你是带着溃败而死!本座,死得其所,死而无憾!天上地下,本座终究做到了霸道无双!”对于多宝道人而言,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败退中羞辱而死!

这一战,他胜了,以胜者的姿态死去,霸气十足,毫无遗憾!

接引道人目光越来越散,仿佛整个世界都融入了其眼底,“我死之后,西方教不会就此消亡!我之理想,终究有人会继承下去,这一点,我至死不渝!只可惜,看不到西方教大兴的那一天了……准提,为兄来陪你了……”

接引道人的目光渐渐变得空洞起来,一代佛祖,西方教创始者,终究在这场道果级的大劫中陨落了……

天地之间,血雨更加的猛烈,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猩红色,连天地都在为这位一生都在追寻自身理想的大慈悲者而痛哭……

多宝道人目光似乎穿透了时空,看到了无穷高处落下来的一截衣襟,“师尊,弟子虽死,不悔当年选择!永别了……”

英雄自古多寂寞!

多宝道人的身躯猛然炸裂,不见血雨,反倒如同最炽烈的骄阳爆炸一般,白光遮蔽了一切,甚至掩盖过了铺天盖地的血雨……

对于多宝道人而言,即便是死,也要选择最壮观、最霸气的死法,而不是如同接引道人那般默默的逝去。

谁都没想到,多宝道人和接引道人这两位竟会一战双亡,前有慈悲无双、坚持自身理想无数岁月的接引佛祖,后是曾经的截教首徒、权教教主,开辟权势天的多宝教主,大决战之中,竟全部陨落了……

白光渐渐散去,血雨已经转为了暴雨,荒古世界所有地方都在被赤色的暴雨冲击着……

自有大道以来,从未有过如此密集的道果级陨落……

孔宣遥遥的看着这一切,不由得叹道:“当慷慨悲歌矣!多宝,一路走好!我这一生,朋友极少,称得上好友的更是寥寥无几,不外乎你和老周……今日过后,却不知还能剩下谁呢……”

申公豹的身影出现在战场之中,神情恍恍惚惚,如同石乐志一般癫狂的走着,“多宝师兄……多宝师兄!我申公豹这一生是失败的一生,我出身阐教,却被元始天尊看不起,我结交了截教好友无数,却中了元始天尊的算计而将好友们一一送上了封神榜……直到第二次封神,我终于叛教而出,是你,接纳了我这个罪人,并且给予了毫无保留的信任!在你离开截教之时,我申公豹毫不犹豫的追随而来,便是认定了你是我永远追随的强者,比通天教主更加让我崇敬的存在!如今,你就这样死了,师弟我又岂能独活!古来帝王之死,自有无数人追随殉葬,今日,我申公豹便与你一道前往那永无止境的虚无……”

申公豹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把断刀,毫不犹豫的反手捅进了自己的胸膛,而后任由血液喷涌,自身同时燃烧着元神……

形神俱灭!

在申公豹弥留之际,他选择了和多宝道人一样的死亡方式,自毁元神!

从此世上无多宝,亦无叛教申公豹!

……

死寂星域之中,周禹和元始天尊面色同时一变。

“多宝死了!”

“接引也死了!”

“既然如此,我也该送你上路了!”周禹沉声道,目光中含着悲戚,自从踏入这历次大劫之中,周禹便渐渐的和曾经的至交好友走远了,只因为不想他们受到自己的连累而陷入劫中。

五庄观中镇元子,近道之所三绝主,在前往荒古世界之时,两人虽然未曾现身,但周禹却感觉到了极遥远处传来的意念。

他们都曾不止一次的帮助过周禹,对此周禹铭感五内,可自身卷入了大劫之中,却不愿将他们也拉进来,如今看来,的确没有做错!

至少,他们不会像多宝道人这样,走到了尽头。

而多宝道人则是周禹从上一次大劫时便渐渐认可的至交,睥睨星云大帝之时,斩杀玉鼎真人之日,观看佛门灭亡,斩杀至强准提……

一路走来,多宝道人的霸气无双让周禹如何都忘不了,可没想到走到今天,英雄陨落了……

此后,再无霸道无双之绝唱之音。

元始天尊脸色同样大变,接引与他算不上多好的朋友,事实上元始天尊从未觉得西方两大道果是朋友,只是互相利用的盟友而已,他不为接引的死感到难过,他是因接引的死而感到了恐惧!

道果级不死不灭被打破的恐惧!

如果说,准提的死是自找的,幽冥的死是因为并非古老者,那接引的死便真正让元始天尊感到了寒意,遍体生寒!

纵然有着第一道果的力量加持,可元始天尊早已经被周禹压制的很惨了,可以说败亡只是时间问题,心境一乱,破绽自生……

“我也该送你上路了。”这一句话更是如同魔咒一般让元始天尊有种难言的恐惧,原来,他也会恐惧!

“罢了……”一声长叹,鸿均道祖的身影出现在死寂星域之中,“此劫之中,陨落的道果级已经太多了,可以停手了!”

“老师……”元始天尊看到鸿钧道祖出现,顿时心生希望,他自然听出来鸿均道祖是来救他的……

我的岳大人吴芬 第二章

王茯苓感觉自己好似做了一个梦,醒来后自己竟又回到了自己的家—天龙山庄。睹物思人,她又追思起与夫君龙啸天生活的过往时光,她原本决心殉夫,生死相随。不曾想却活了下来,夫君却早已化作了尘土,如今与他阴阳两隔。她心中百感交集,五味杂陈,暗自又哭了几次,才渐渐止住满心的哀思。生活总要继续,既然老天不让她死,她就要好好地活下去,不为别的,为了家人,也为了自己。王茯苓也曾经是名动一时的江湖女侠,骨子里有坚韧的个性。

让王茯苓欣慰的是,儿子龙云还安好无恙,他脸上的稚嫩已退去了很多,换之的是超出年龄的成熟。做父母的不求别的,总盼着自己的儿女健康,有出息,早日成家立业,为家族延续香火。王茯苓近几日都在考虑龙云的婚事,曾向龙云地提了两次。龙云却俊脸一红,然后打着哈哈说“娘,我还小着呢,成亲的事不急。”,说完便一阵风的出门办事去了。

王茯苓提高嗓门对着龙云跑开地背影道:“云儿,娘说的话你要放在心上。你可不小了,都十七了,该是考虑成亲的事了。”

龙云头也不回地叫道:“娘,我只道了。”

这一日阳光明媚,春风和煦。天龙山庄内万象更新,花红柳绿,燕子蹁跹。王茯苓与赵柔娘两个在庄内的湖边赏玩散心,三人说说笑笑,只觉得心旷神怡,神清气爽,很快便说道了儿女婚事上来了。

“霜儿,你可有中意的人了吗?要是有大娘给你做媒,保准撮合成一对恩爱眷侣。”王茯苓浅笑道。赵柔也跟着脸上挂上笑意。

“大娘,我还小呢,还不到十八呢,成亲还早呢!”龙霜脸颊绯红,一副娇羞的模样让两个当娘的见了怜爱不已。

“傻姑娘,十八可不小了,别人家十八岁的姑娘可是连孩子都有了,你跟龙云的亲事还都八字没一撇呢,我们当娘的也是替你们着急啊。”王茯苓又笑道。

“你大娘说得对,都快过了成家立业的大好年纪了,怎么还说自己小呢。”赵柔补充道。

“娘!”龙霜娇嗔一声。

不语间,三人盈盈走进凉亭,各自坐了下来。

“霜儿,你究竟有没有中意的人呢,快告诉你大娘我们两个。”赵柔望着龙霜问道,语气中带着一丝着急。

“娘,我,我还没有呢!”龙霜粉面含春,脸颊再次红起。“大娘,娘,就不说我了,快说说云弟吧!”龙霜赶紧转移话题道。

“哎!”王茯苓叹息一声,道:“你云弟跟你一样,总说自己还小呢,我问他有没有中意的人,他却总是敷衍我。”

“大娘,云弟可早就有心上人了,你就不用为他发愁了。”龙霜笑道。

“哦,快说说是谁家的姑娘?”王茯苓忙问道,脸上笑意满满。

于是,龙霜告诉了两个娘亲,龙云的心上人可能有两个,一个是方彤,另一个是墨琪,只是没有听龙云亲口说过自己究竟喜欢哪一个,还是两个都喜欢。王茯苓细问了两个姑娘的情况,龙霜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听完,王茯苓先问赵柔道:“妹妹,你觉得这两个姑娘怎么样?”

“一个与云儿经历过生死患难,温柔懂事,一个乖巧活泼,善解人意,我看啊,两个都好。”

“哈哈哈,妹妹说得有理,都好,都好。”王茯苓笑得合不拢嘴,“要是云儿都喜欢,我看倒是都可以娶回来,我们龙家一定会多子多福的,哈哈哈……”

赵柔和龙霜也都笑了起来,嘻嘻哈哈的,好不热闹。

与天龙山庄的热闹相比,方家巷中的方彤家却冷清得多。王茯苓一恢复了记忆,方彤和母亲便搬回了自己的家。龙云和家人盛情挽留,她母女却执意要走。方彤母亲觉得天龙山庄虽好,却终究不是自己的家,自己家在方家巷中。那里虽然略显破旧,家里的顶梁柱也不再了,但那里却终究是自己魂牵梦绕要回去的地方,那里有自己太多的回忆。方彤无疑是要跟母亲住在一起的,如今只有她们母女相依为命了,怎么能跟母亲分开呢。再说了,她继续在天龙山庄住下去也没有道理,自己又不是龙家的什么人,也不是龙云的什么人,只不过是跟龙云共患难过。

与龙云分别之时,方彤的双眼带着一丝不舍和幽怨。不舍的是要跟自己早就心意所属的龙云分别,幽怨的是龙云不懂自己的心意,这么久竟然都未对自己提起过儿女终身之事。这种事情,怎么能由她一个女孩子先开口呢?方彤从龙云的漆黑的双眸中看出了他对自己的不舍,她留给龙云一个期许的眼神,她以为龙云会明白这个眼神的含义。但已经过去了五天,龙云倒是来过两次,最后一次是三天前,却只字不提她最想听到的话。方彤不禁地有些失望,却仍保留着希望。

这几日,方彤的娘亲可是一点都没闲着,天天地去本巷的,临巷的老亲旧眷那里东拉西扯,给她物色如意郎君。这可让方彤急坏了,要是娘亲真的给她物色好了,龙云还不来提亲或是表明心意,那她可该怎么办呢?她不想忤逆娘亲的心愿,让她伤心,但她自己已经开始伤心了。

方彤不是没有向娘亲说起过自己对龙云的意思,她娘亲觉得方家和龙家差距太远了,一个偌大山庄的主人怎么可能会取一个没钱没势人家的姑娘的,还是老实本分的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嫁了,平平淡淡,太太平平的过日子。

方彤此刻正在屋子里哭得梨花一枝春带雨,声音却很小,她不想让娘亲听到难过。她娘亲方才来告诉她说已经给她物色了一个夫君,为人老实本分,性情忠厚,家里做着小生意,吃喝不愁。只要她点头同意,明日媒婆就能领着来提亲。方彤只说了一句话:“娘,让我再想想。”她娘亲走了片刻,她便用柔嫩的双手捂着脸抽泣了起来,忍不住泪如雨下。

我的岳大人吴芬 第三章

柳牵浪自己亲自操控着幽灵舟精魄,在浩瀚的幽冥血海上一阵飞驰,而派二十一位精灵神去追踪真正的姐姐柳娟去了。

飞驰中,柳牵浪施展了敛息大法,隐匿了自己的元神和幽灵舟精魄。视线始终盯着数万丈外也随血月神教教主飞驰的假柳娟姐姐,想要看清到底是何物幻化成了姐姐的模样。

血月神教机关算尽,以为既囚禁了柳娟,又可折磨一番柳牵浪,十颗魔龙珠也会轻易夺回。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柳牵浪很快就识破了假柳娟。

对于姐姐柳娟,柳牵浪再了解不过,刚开始听到姐姐的惨叫声,柳牵浪并未怀疑,因为即便是姐姐十分强悍的坚韧性格,因为痛苦而呼喊出声,倒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倍感悲痛煎熬中,为救姐姐跪了下去。但刚跪下去之后,却听到姐姐已在向自己求救,顿时让柳牵浪心中一惊,确定了那不是姐姐柳娟本人。

因为从小到大,姐姐从来都是一个内心无限坚韧的存在,因为痛苦叫喊出声,就算是她极限了,她绝不会出口求救的,况且让自己这个最疼爱的弟弟冒生命危险去救她,这是她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说的话。

不过柳牵浪跪下去的身形并未因此而起来,而是将计就计作了一番安排,然后出现了此刻追逐血月神教教主的一幕。

“哈哈!”

柳牵浪视线中波涛汹涌的血浪之上渐渐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宫,漂浮在浩瀚的幽冥血海浩瀚的血雾之中,血月神教教主身形直挺挺的,一阵诡异的飘摇,大笑中殷芒一淡,没入了血魔神宫的巨大的暗影之中。随即假

文学

姐姐柳娟也随之隐没其中。

下一刻,柳牵浪操控着幽灵舟也射到了近前,不过围绕着方圆至少千里的血魔神宫转了一圈之后,柳牵浪并未发现入口。柳牵浪掂量片刻,也顾不得血魔神宫是否布置了邪魔封印阵法,只好催动了幽灵舟的穿越法咒,不管如何,先进去再说。不过很庆幸,血魔神宫外并没有自己估计的任何感应大阵,所以柳牵浪很快便出现在了血魔神宫大殿之内。

“嗯!今天本教主真是高兴,终于让可恶的柳牵浪跪在了本教主的血魔神宫之下,而且还把那九个碍

文学

眼的血海玄女关到了幽冥血渊之下了。以后这血月之中就唯我独尊了。来呀!美人儿柳娟为本教主把酒满上!”

血月神教教主殷红的的魔袍向后一掀,十分得意的坐在了魔宫宝座之上,对假柳娟呼喊道。

“咯咯!幽圣请!”假柳娟闻言,赶紧莞尔一笑,上前为血月神教教主满上了一杯魔酒,然后娉婷陪在血月神教教主面前。

“喔呵呵!真是一个美人儿,可惜你不是真的柳娟,而是一个血魔鱼精!”血月神教教主接过血魔鱼精手中的魔酒,另一只手挑着血魔鱼精的精致下颚说道。

“嗯,幽圣?难道小血今日的表现不好吗?小血不好看吗?”血魔鱼精娇嗲的羞道,同时眼波中闪耀着波光粼粼的诱惑之色。

“哈哈!好极了!既然那九个碍眼的血海玄女永远被关在幽冥血渊,陪那柳娟永世在萌血谷飘荡了,以后这幽冥血海就由你代本幽圣管理好了,美人儿!”

血月神教教主欧阳浪龙俯身端详着悄然恢复了本体的血魔鱼精妖艳的面容,时阴时阳的说道。

“咯咯!小血谢过幽圣提拔,以后一定为幽圣管理好幽冥血海中的一切,精心豢养血魔龙尸,血魔神鹰,血魔龙虬等所有血魔势力,八十一境海的一切势力,随时听任幽圣的调派!”

血魔鱼精闻言,咯咯笑道,赶紧又为血月神教教主斟上又一杯魔酒,亲自伏在血月神教教主怀中,翘首弯臂,口吐芬芳的,为他缓缓送入口中。

“好好!不过,你只管暂时精心豢养催动着它们,让它们不断进化就是,目前本教主还不会动用幽冥血海中的血魔势力的。一切事宜,先让本教主收在麾下的三大邪派六大魔窟的宫外势力去活动,至于什么时候动用宫内势力,那要看将来局势如何发展了!”

血月神教教主眸闪无限晦暗神秘的光色说道。

“小血不解,幽圣一直苦苦追寻八十一颗魔龙珠,尤其是第一魔龙珠蓝幽,而此刻蓝幽和不久前失去的九颗魔龙珠都在那苍山浪缘门掌门的手中,为何不利用我幻化的柳娟快速换回来呢?而我则可以随便找个机会就溜回来的!”

血魔鱼艳美而精致的面庞上,两汪红眸闪荡,红眉微蹙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