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艾杨烁|翁熄系列乱老扒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2021年1月24日
岳的毛太浓 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
2021年1月24日

肖艾杨烁 第一章

夕阳落下,大漠孤烟萦绕城池,显得寂寞而又凄清。网值得您收藏。。秦壑站在画铺门口,眺望西下的斜阳,灿烂,浓烈,辉煌,但,迟暮了。再美,也无法改变它即将消失的衰败。

捂着胸口咳嗽了两声,秦壑没再瞟那夕阳一眼,径直回到屋子里。这是漠北的梢叶城,一个商旅过往的沙漠城池。干燥,人烟稀少,只有城里有些不多,但也不少的人。稀稀拉拉的开着些卖各色东西的铺子,大都是西域的款式,中土人很少来这里。

所以,他这家画像铺子,还是极少见的存在。约莫是物以稀为贵,所以大伙儿都喜欢在他这儿来逛逛,买画儿。也或许,是因为他画的这个女人,真的有他的吸引力所在?尽管,到现在,他依然不是很清楚,萧袭月这可恶的女人,究竟好在哪里。

这一年多来,他每日看着那浓烈如血的夕阳,想着这个问题,还是没有想明白。身后传来几声婴啼,是他带走的婴儿,也就是她和秦誉的孩子。转眼,她已经两岁多了,越长越像秦誉,也有萧袭月的样子。每每看见,他的心底就尤其的不舒坦!

因着他不喜欢逗弄这孩子,所以,虽然她已经快三岁了,却一字都不会说。

他要看看,究竟秦誉会不会真的专爱她一人。若是如此,他心甘情愿认输!再者,若他输了,那便是说明那女人过得不错了。如此,他也没有别的什么好担心,至少这份成全就当是弥补他曾经愚蠢造成伤害。而这个孩子,便算是他心底对秦誉的嫉妒、愤恨的发泄吧。他要提醒着他们,他秦壑的存在!提醒那个女人,记得她!

孩子又吚吚呜呜的说了一会儿胡话。

“你在说什么?”

他冷冷问。可是这孩子哪里听得懂他问他什么,不安分的拿了这个丢了那个,在屋子的这个角落和那个角落之间来来回回、踉踉跄跄的跑着,发出各种噼噼啪啪的声响。本来安安静静、如同死水办寂寞的屋子,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她跑一会儿就回头来看他,做每一个动作,都在看他。好似在得到长辈的允许,在讨他的欢心。

是的,他原本是并不喜欢她的。

也许这日他真是抽风了,所以秦壑竟张开了双臂,然后那软软的小东西一下子就扑进了他怀里,嘴里还吚吚呜呜的说着什么,不知是抱怨他对她太冷淡,还是随便说的什么。

“谁叫你娘那般可恶?我不喜欢你,也是情有可原。”

孩子咬着他指头舔了起来。秦壑直皱眉。“这不能吃!”

可是孩子哪里会听他的话,砸吧砸吧嘴,当糖吃得津津有味。

不听话!就跟她娘一样!秦壑挥手,就想一耳光打下去人,让她听话!可是他举起手,就顿住了,因为他看见这孩子突然一下放开了他的手指,颤抖着盯着她,满眼睛都写满了害怕。

最终,他的手只是轻轻落在了她头上,抚摸了下她毛茸茸的头顶。落下的瞬间,他几乎感受到她的战栗。

她如此怕他。

既然她如此怕他,那她竟肝胆一次次的不听他话,来惹她厌烦。大人终究不能和小孩子一般见识,他忍耐下怒气,阴沉沉地说:“若再不听话,我便将你丢到沙漠里,喂狼!”

他以为她听不懂,却不想这小孩子一下子猛地颤抖了一回!她听得懂!秦壑有些意外。不过,听得懂又如何,左右他不喜欢她这事,是事实。

起身,秦壑大步往外走。他实在不想再呆在这屋子里,看见和萧袭月与秦誉的这个孩子!可他才走到门口,便听见身后一个娇软的小声音——

“……爹……爹爹……”

他简直震惊了!她,她在说什么?秦壑不可思议的转过身去,只见小孩子默默泪流满面,却不敢哭出声来惹他烦扰。

秦壑站在门口,不知说什么好,做什么好。第一次,他有些不知所措了。曾经他收养了个孩子。那孩子像极了从前萧袭月为他生的孩子,鸿泰。可终究,他还是让他叫了他义父,而不是爹爹。自欺欺人不是他的作风,尽管,他有时候真是那般想过。

“……爹、爹……”

锦夕喊得很不清晰,话说得不太好。说完,她有擦了擦眼泪,压低着声音不敢大声哭泣。

秦壑走进了些。一大一小两个人就这么对站着,一个俯视,一个仰头。一个矛盾着,一个害怕地期盼。

秦壑抬起手,锦夕闭眼耸着肩膀已经准备好挨打了。显然,锦夕并没有想到接下来她得到了想要的爱抚。

秦壑的大手轻轻落在她的背上,拍了拍,就如别的母亲哄儿女那般。锦夕先是抬着头仔细观察了观察秦壑的表情,接着才放声大哭了出来。“呜呜哇哇”地声音,在这西域木帐篷式的房子里,格外嘹亮。不一会儿,隔壁卖包子的大娘就被吸引了过来。胖大娘心疼地在门外张望——虽然她五大三粗,但是因为秦壑面极冷,是以忌惮着秦壑不敢随意进来。

“哎呀,我说画师傅啊,自己的女儿怎地还不好好疼啊。哎哟哟,怎的哭成这样子,听着我这旁人都揪心啊。”

胖大娘没有儿女,唯一的一个孩子都在度沙漠的时候被马贼抢劫砍死了。

胖大娘喜欢锦夕,知道她“爹”是个极度冷血又不合群的人,所以格外心疼,在门口张望着不想离去。这冷酷“爹”不会连自己的女儿都虐待吧?从前,也不见娃儿哭这么大声儿啊!

胖大娘站了一会儿,秦壑就出来了。

“画、画画师傅,咱们大人不能跟小孩子过不去是不?您、您您大人大量,就莫要跟她一般见识了。若是嫌她吵闹,就让她来我的小铺子里玩耍玩耍,过会儿您闲了,再再、再弄她回去。”胖大娘说着吞了口唾沫,警惕地看着秦壑。她是挺怕这冷面虎的。

秦壑平静的脸上,眉头突然皱了皱,让胖大娘一个心惊!难道,他要放大招了?

秦壑见胖大娘防备,眉头皱得越紧了。半晌,他才开口道:“孩子嘴里的‘爹爹’两字,是你教的?”

胖大娘紧张害怕得直眨眼。“是,是……是我教的。都三岁了,还不会喊爹娘,日后恐怕要遭人耻笑,难以嫁人。我我这也是为了夕儿好。”没错,那爹爹二字正是这胖大娘教的。

“我的孩子,不需要你来教!”秦壑冷冷打断,“往后,你莫要在越俎代庖了。”

胖大娘一边不高兴,一边心疼孩子。

“爹爹……”一声软糯的声音后,竟然是小锦夕出现了,从屋里出来。她一出来就挂在了秦壑腿上,抱着他小腿蹭蹭,就像只使劲儿往母鸡肚子下躲的小鸡儿。

胖大娘立刻给锦夕捏了一把冷汗!她爹那般厌烦她,她这样蹭上去,不是找死么?胖大娘只恨自己没有胆量,去将锦夕报过来护在怀里!却不想,她看到了吃惊的一幕!直让她能生吞下个鸡蛋!

秦壑抬手抚摸了抚摸锦夕的脑袋瓜,揉了揉她的脸,然后从怀里拿出块儿碎银子来,扔给她——“拿两个肉包子过来,要热的。”

捧着冷冰冰的碎银子,胖大娘愣了愣,才回过神来。“您,不是嫌我包子肉太多么……”

胖大娘还没说完,便见秦壑的脸色垮了下去,立刻明白了什么!这不是给他自己吃的,是给孩子!!

他可算也关心起自己的崽儿了!胖大娘暗哼了一声,却也高兴,把碎银子往裤腰带里一塞,硬气了些道:“这银子足够买一百个包子,但我就不找了,以后就换做包子给你送来吧。”免得以后他心情不好了、不喜欢娃娃了,就不给她买了,存在她这儿,她放心!

“随你。”吐出这冷冷的两个字,秦壑便进屋去了。

胖大娘眨了眨眼皮跟胖鱼肚似的眼睛,转了转眼珠,刚抽身想离去,但想想又觉得好奇,便悄悄的摸到门口,往里头瞧了眼。果然,那人又对着桌案上的毛笔丹青发呆出神!

那女仙子到底是什么人啊?胖大娘纳闷儿。还有,这男人虽然冷头冷脸的,但长得可真是俊俏,啧啧啧。高高大大的,可皮肤有细皮嫩肉的,看着就觉得金贵得很!比这城主还金贵。而且出手也大方得很。虽然她可以肯定他定不是乐善好施,但其结果都是一样的——都是多给钱。

胖大娘本担心着这回只是秦壑的一时兴起,才对夕儿好,却不想这日之后,秦壑却似跟换了半个人儿似的!重新打起了精神一般!他先是叫了人将屋子整修了一番,置办了家具,将家从头到尾休憩了一遍,一下子就敞亮了!又给孩子买了一堆杂耍,拨浪鼓、小人儿画、小刀剑……什么都有!而且都是极好的,只有城里顶有钱的人家才买得起这些从沙漠之外送来的东西!

所以,胖大娘认定了:这冷脸男人定然家世显赫,然后中途遭逢了变故,来这里躲难来了!不不不,不是躲难,是暂时休养、避世而居了。

不过,他长得好、又有钱,真是都不错,唯有一点就是冷淡了些……胖大娘一边卖包子一边想,无时无刻不注意着隔壁的动向。

这一注意,又是一年。这一年虽然小娃娃笑容多了,会说的话越来越多,甚至还识字了!可这男人还是没有什么改变,冷冷的,不近人情,对女儿也是冷漠得如同陌生人!

胖大娘按捺不住好奇,一日,她躲在门外偷看,却看见这冷漠男人竟然在屋子里教女儿写字。那举手投资,那提笔的姿态,真是要多俊秀有多俊秀……俨然就是一博学的慈父啊!

看得她心神那个荡漾!原来是个闷罐子,心里头暖着呢。她这隔壁真是住了个宝!胖大娘下定论。他们两人都经历了一番风霜坎坷,现下若是配作对,那简直是天作之合啊!

秦壑倒是没注意到隔壁住了头虎视眈眈的饥渴母狼,依然生活照旧。他打听到,城里有个小私塾,有先生教书习字。附近的街上也没什么孩子,总让夕儿闷在家里,他也不爱说话……

于是,秦壑花了重金收买了私塾先生,破例将夕儿招了进去——这私塾不收女子。

好在夕儿现在年纪小,放在一处,也看不出到底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再者……这丫头实在顽皮捣蛋,只怕男孩儿也要吃她亏!

送了夕儿去读私塾,家里就清净了许多,他也可以安心的画画。最近这画儿,销量不错。刚开始他本是不卖的,后来,竟然有人慕名上门花重金求画,坚持了许多日,他实在厌烦,就扔了他一副。却不想,那人捡了这幅画之后,求画的人就一发不可收拾了!甚至有人一掷千金,求他拿出最好的画技,画一幅牡丹美人图,要进献给西域楼兰国的国王!

楼兰国远,倒是不碍事。那国王应当不认识中土的王侯。所以,秦壑就花了一副,然后在落款处,他刻了一个汉文的印章。夫,壑作。

这是一个谎言,不过看着画,秦壑心里竟然有一丝愉悦!仿佛,这幅画真的是画的他娘子!就在这一瞬间,他有了个想法!他要继续画下去,把他的名字落在画像美人的旁边,然后,这幅画四处散落,千古流传,连后世之人,都要来欣赏它,赞赏这段缱绻的夫妻之情。

尽管,这只是他的一个编制的一个假象罢了。

从这之后,秦壑便没日没夜的画着,各种神态的美人,不论动作、环境、衣衫如何变,画中一直都是同一个女人。后来渐渐的,求画之人也渐渐知道了,时常赞誉、祝福。

可是,没一句祝福,都让他的心底更凉。因为,只有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不,是一切早就结束了。

沙漠里民风倒是比中土开放许多,没有那么多拘泥。夕儿渐渐长大,便不那么日日黏在家里了。秦壑以为自己会安静一阵子,却不想,事情绝对不是他想的这般!因为,隔壁那头饥渴的母狼,已经虎视眈眈了许久,准备开吃了!

肖艾杨烁 第二章

秦芷柔带着昏迷的宋佳音出了横店,外面,刚好有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

秦芷柔咬了咬牙,叫住了出租车。

上了车,秦芷柔便对司机说道“去xx地区,快点。”

司机略微狐疑的看了一眼,仅是一眼便收回了视线,应了应,就踩下了油门。

待出租车渐渐的离开横店范围内,秦芷柔终于呼了一口气。

扭头看了一眼正昏迷不醒躺在旁边的宋佳音,秦芷柔蓦然想到一个很好的惩罚。

哈哈,秦墨景不是很在乎宋佳音吗?白擎宇不是很喜欢宋佳音吗?那她便要让他们都知道,宋佳音实则是一个不干净的女人!看被别的男人玩过的,秦墨景和白擎宇要不要宋佳音。

同时,在心底,秦芷柔又非常的不甘心,凭什么前有冷昀曦阻挡着她的道路,后有宋佳音妨碍她?

更凭什么,一个野丫头竟然成为了三大家族之一的冷家家主?而一个却成了人尽皆知的大明星?

明明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秦芷柔的!

既然她得不到,冷昀曦和宋佳音也别想得到!冷昀曦现在她是动不了,但是宋佳音嘛……呵呵,人都已经在她手上了,怎么可能还动不了?

昏迷中的宋佳音压根不知道自己是陷入了一场什么样的危险之中。

……

横店大门口外,白擎宇一身休闲装,戴着黑色鸭舌帽和黑色口罩,坐在车内等着宋佳音,时不时的会抬起手

文学

腕的手表,看时间。

只是,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也过去了,依旧是不见宋佳音出来的身影。

白擎宇直接拿出手机给宋佳音去了一个电话,但却是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眉心微微一蹙,白擎宇按捺不住,也不顾被认出来的风险,推开了车门,下了车。

肖艾杨烁 第三章

第1668章

战寒爵紧紧的抱着她,声音嘶哑,“铮翎,我不能冒险失去你。”

铮翎抚摸着他那一头浓密飘逸的头发,温柔道:“其实,我不恨她了。”

当铮翎看到战寒爵的笔记本,感受到战寒爵对她浓浓的爱意,她就发现,这么深沉的爱能够击碎人世间所有冰冷的障碍物。

在战寒爵对她的爱面前,余芊芊的恨就显得微不足道。

“不论她对我做了多少令人发指的错事,可是有一点,我得感谢她。我得感谢她生了你,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礼物。”

战寒爵紧紧的抱着铮翎,他就知道,铮翎心底善良,压根就不记仇。可是这样的

文学

铮翎,他才应该更要好好的保护她。

“铮翎,我跟你虽然做了那么多年的夫妻,可我们从来没有度过蜜月。我们不着急回去,再等一段时间,好不好?”

铮翎点头,“我把决策权交到你手上。要不要回去。什么时候回去,你决定。”

战寒爵如释重负。

这才抬起幽邃的眼睛,诧异的询问铮翎,“为什么忽然原谅我妈了?”

铮翎道:“我看到你的笔记本了。”

战寒爵错愕,那就是一本记录她病史的日记罢了。也没有多大的特殊用途。

铮翎补充道:“我看到了你对我的心意。”

战寒爵莞尔一笑,“你终于知道,你在我心里的地位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