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上要了我很久,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少妇人妻呻呤
2021年1月24日
肖艾杨烁|翁熄系列乱老扒
2021年1月24日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一章

自古以来,魔门弟子便人情淡漠。

许帅自然也不例外。

事实上,他并不是什么古道热肠的好人。

如果换了其他门派的弟子,即使被人抓了,杀了,只要不涉及他的利益,他也懒得多管闲事。

更何况,刚才出手相救,他使出血莲剑诀,令他付出了不少代价。

若不是同门弟子,有门规束缚,再加上对方是自己的仇人,他又怎会舍得出手!

另一方面,许帅以后要想在先天魔宗有所作为,争取更大的权利,就必须有人支持。

不然孤家寡人一个,永远成不了气候。

怎奈他年纪不大,虽然天赋极高,本身实力也强,但是势力基础仍然薄弱。

所以有这个机会,救下姜丽君她们,然后才好借此拉拢同门,培养声望。

“好,你们知道就好。”

许帅点了点头,淡淡笑道:

“东海这边凶险不少,你们的修为恐怕难以自保,还是早早回去吧!”

“至于熊山君那边,也不用理会,如果他敢借此生事,你们就提我的名字,我看他是否还敢造次!”

“多谢许师兄,师妹告退!”

姜丽君三人一听,也都松了一口气。

本来她们也不想前来,只是碍于熊山君的实力不弱,如果不来的话,便是不给面子。

以熊山君的个性,断然不会善罢甘休。

即使碍于宗门规则,不敢明目张胆,也有不少暗黑手段,能够整治她们。

不过。

现在有许帅说话,就另当别论了。

即便是熊山君再狂妄,也绝不敢去招惹许帅。

如果把许帅给得罪狠了,以对方的性格,很有可能会直接出手,把他给杀了。

而且。

正好两人同属练气大圆满境界的修为,就算真的下了狠手,别人也说不出什么。

最多根据门规,面壁思过几年,其实就相当于闭关修炼。

说起来,根据先天魔宗的门规,门下弟子也不许无故互相残杀,一旦违反就要处以极刑。

或是枭首分尸,或是烈火焚魂,处罚十分严重。

只不过。

这一条门规在先天魔宗,却形同虚设一样。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无故’二字,不许无故残杀,也就意味如果有原因就是可以杀的。

所以。

如果许帅想要收拾熊山君,总会弄出一些理由,即使将他杀了,也不用受重罚。

而姜丽君三个人得了许帅的保证,也是十分高兴,心里松一口气。

以她们三个人的修为,这次去寻找古仙遗迹,能否保住性命,还不一定呢!

……

如果没有姜丽君和许帅三人在场的话,韩冰也许会直接现身出来。

跟青衣仙娘问个明白:她啥时候加入了先天魔宗?

怎奈有三个外人在场,韩冰却不敢轻举妄动。

生怕有什么内情他不知道,万一弄不好,反而坏事儿。

尤其是许帅刚才展现出的实力,令韩冰十分忌惮,他自觉有些棘手。

除非是用出盘龙棍这件神器,否则凭借自己的实力,顶多打个平手。

这种敌人有可能的话,还是尽量不要招惹为妙。

眼看着青衣仙娘三人跟许帅道别,然后各自驾驭剑光,往北面飞去。

韩冰犹豫一下,最后也没有跟随过去。

一来,因为那边还有一个其他人在场,有些话不好说明,

二来,韩冰也看出,青衣仙娘,加入先天魔宗的时日已经不短了。

就算当初有什么缘故,现在再去问,也都没用了。

“师父,她不是你熟人吗?怎么不过去打招呼啊?”

等许帅,姜丽君三人全都驾驭遁光离开之后,夏冰才用肩膀拱了一下韩冰,贼兮兮的问道:

“师傅,他们是先天魔宗的人吗?”

“东海纪实里面有!”

韩冰听到夏冰的询问,知道她是开玩笑,但是脸上却难露出半点笑容。

从东海纪实里,他能深切的了解到,先天魔宗的一些底细。

他深知其中凶险:同门之间,互相倾轧,还有正道人士的追杀阻截。

稍微疏忽,一个不好,就有可能丧命。

只是。

韩冰想了又想,一时也想不通:青衣仙娘为什么会加入了先天魔宗呢?

他摇了摇头,呵呵笑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再说凭借他现在这点实力,就算追上去问明了缘故,又能怎么样呢?

难道还能带着她们叛出魔宗?

“果真是没有实力,一切休说!”夏冰扬起小脸,感慨道。

“看不出来,你这小家伙,居然还有这等认识!”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二章

又到了万众期待的每卷总结部分,呃,大概只有我自己这么期待吧。

其实吧,这个时间蛮尴尬的,再多写几章,到12月31号就好了,那样就可以把上架感言合并过来,省得麻烦。

当然,这也有好处,到了1月1号就要上架了,12月31号完结第一部,我还敢请假的啊?

所以说,万事万物都是有利有弊。

说回第一部本身,因为诡秘本身写得很沉重,长夜再延续这个基调,不仅会显得重复,而且没有缓冲和调节和余地,另外,我前面几本小说,除了小孟,其他在性格和内在上,都有较大的相似性,只是某一方面和部分细节上有不同的地方。

所以,我想挑战一个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主角,突破自己的局限。

基于这两点,我之前就说过了,打算写一个精神病式的主角,一方面,这对我是一个全新的体验,另一方面,也能给比较昏暗的背景带来欢乐,冲淡水面下潜流的悲伤。

我不是精神病人,笑,我没法真正地模拟精神病的思路,这是挡在我真正创作前的最大障碍,经过反复的思考,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放弃绝大部分心理活动,用行动和语言来塑造人物。

采用这个办法后,我惊喜地发现,这和以往的创作有了很大的不同,我不再是预先设定这是个什么性格的人,他的喜好是什么,他的小缺点是什么,他的人物弧光在哪里,而是给出他的背景,他过去的经历,然后,在他遇上不同事情的时候,从背景、经历、人物状态出发,推出不同的反应。

这么写着写着,我才发现,商见曜原来是这么一个人。

这对看小说的朋友来说,可能没什么意义,因为不管用什么方法,归根究底都是

文学

在塑造人物,不存在高低之分,但对写作者来说,这种船新的感受,特别的美妙。

这不是在夸我自己写得好,这一点并不存在,初次尝试一个手法肯定是有各种各样问题的,但一点点开拓出来,试探出来,很有成就感。

这种写法也不是没有短板和弊端,至少我现在就发现好几个:

一是没有了心理活动,就少了营造代入感的最有力武器,这对一本网络小说来说,相当麻烦,而没有了代入感,很多剧情就没法铺开张力。

二是人物的初步塑造会拉得很长,我大概在水围镇那次,商见曜一点点给小女孩把牛肉分开的时候,我才觉得这个人物的双脚真正站到了地上。

三是也没法靠心理活动来快速给一个新出场的人物贴标签,加深印象,塑造形象。

再结合我在第一部作死地采用了类似游记和公路片的写法,整个故事的推进因此难以绷起太大的张力,没能很快地把一些配角立起来,以至于明明发生了许多起伏,剧情却显得缓慢。

这个写法也有自己的好处:

当缺少心理活动后,塑造人物就更多地依赖互动,而一旦互动变多,经常出现的人物就自然而然地鲜明和丰满起来。

而在第一部里面,主要就是旧调小组的成员。

这一点我是可以稍微自夸一下的,不过嘛,目前剧情还太少,人物的弧光肯定是还没法带出来的,只希望之后能做好。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三章

这一场战争并没有兴师动众,双方心里面都很清楚,自己的身上,不能再加上罪孽了。

不然到时候还不知道要积攒多少善念值。

冥寒卿主要就是不想君夜笙为了他受苦。

蚩尤怕自己被天道追着打。

这一场战争,进行的悄悄摸摸的,我方六人,敌方一人。

虽说我方人多势众,可是敌方一个人足以碾压所有。

毕竟人家可是蚩尤啊,上古妖兽,法力深厚啊。

冥寒卿几个只不过活了几百万年而已,蚩尤却活了几千万年。

这一场战争,是怎么看,怎么会输。

“废话别多说,赶紧出招!我虽然也很想要多来个两句台词,没有办法,星君不是我亲爹!”

蚩尤提着一把大砍刀就冲了上去。

他们只有五个灵珠,他今天就要当主角!

众人纷纷提着法宝上前,天机留下来布六灵阵。

希望这一次他猜的不错,不然的话,就算他是天道的儿子,也得被人家给灭了!

可以被当成情侣的法器都不是闹着玩儿的,它们最大的特点就在

文学

于:当两个法器融合起来,威力倍增。

非常幸运的,君夜笙和冥寒卿两人一个大招打了过去,蚩尤成功内伤,吐血,到不至于而亡。

“几个小辈而已,也敢在你爷爷面前嚣张!拿命来!”

被打伤了,蚩尤很暴躁,幸好他今天没有带着自己的坐骑出来,不然的话那个蠢东西又该嫌弃他了。

天机一边注意着战况,一边忙而不乱的布好阵法。

“就五颗灵珠而已,又能把我给怎么样?”

蚩尤嗤之以鼻。

六灵珠,虽然听起来比较牛逼,但是少了其中一颗,那威力就会大大减少,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天机没有搭理他,继续布阵。

六人的战况越来越激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