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公共场合高HNP

霹雳书坊: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2021年1月24日
女配娇软绝色np文:白洁和5个男人一宿
2021年1月24日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一章

李源身受重伤,修为尽废,天才陨落的消息,不胫而走。

异人圈中,大部分人都在扼腕叹息,这么一尊新晋的大佬,犹如流星般划过夜空,就很令人感到可惜。

国际上,杀手界也悄咪咪的下调了对李源的悬赏金额。

好家伙,说废就废,这万一要是被人先得到消息,直接一波抢人头,那他们出的这价格可不就亏大发了。

一亿美金如果能够干死个第七境异人,指定不亏,但若是为了干死一个普通人,那指定亏大发了。

一百万……一百万这价格正合适。

但是,他们也不想想谁会为了挣这点钱,敢于得罪张之维。

就算李源被废,名义上也还是张之维的师弟呢。

你看全性,搞死张之维的第一个师弟田晋中,不就让张之维扫的如过街老鼠,不敢再冒头了吗?

这要是干死李源……张之维指定再下山一次,这谁上谁死啊!

话说回来,张之维师弟这个位置不太好当啊,动不动就被废,动不动就死掉……好像没有一个能活到寿终正寝,妥妥的高危职业!

那些通缉李源的外国势力,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并没有真的寄托希望于有人杀掉李源。

一个废人,一个体会拥有过强大力量,如今陨落的天才异人,活着可比死掉痛苦千倍万倍!

当然,如果真有要钱不要命的……那也只能算李源倒霉。

李源和俩徒弟刚到重庆,远在海外的严化第一时间打来电话询问情况。

一开口就是老关怀了。

严化算是比较亲近李源的老辈异人之一,对于李源,他已经将之视若自家子侄。

对于海外的追杀令,早在当初海外异人下发一亿美金悬赏李源人头的时候,严化直接拿出了十亿美金,搞了个反悬赏。

说要是胆敢刺杀李源且成功了,对于其全家进行悬赏,杀光他全家,十亿美金拿走!

这要挟,不可谓不狠!

但也很有用,杀李源,怕是有命赚没命花。

李源将自己没事的情况告诉了严化,后者得到李源已经没什么大碍后,松了一口气。

赵智隐紧随其后着也打来了个电话:“你怎么走了,我还有事情要问你呢!”

“什么事?”

“关于你那断肢重生丹药的事情……算了,等我这边事情忙完后,再找你面谈。”

断肢重生丹药,难不成赵智隐要买?嗯,可能性很大……

赵智隐开口问李源:“今天一早,关于你被废的消息在编矣成了第一热门话题,因为你这事,温峰第二十七次冲击编矣头条新闻失败,妥妥要气疯的节奏。”

李源好奇问道:“温峰,那是谁?”

“一个老骚包,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不过,我感觉他可能不会太喜欢你,老温年轻时开始冲击编矣头条,好几次被张之维抢了关注度,前段时间,他好不容易杀了个第七境炼金师,结果碰上老张下山扫平全性,这次又是折你手里,真是够惨。”

李源嘴角微微抽搐,这算啥,异人圈版汪峰大爷吗?

如果是,那可真让人心疼。

赵智隐问道:“你这事,需不需要我帮着辟谣一下,免得各路仇家找上门?”

“我仇家找我报仇?有点意思,你可千万别把我没事的消息给透露出去啊!”李源想都没想,直接说了一句让赵智隐为之无语的话。

文学

“这么膨胀的吗?”

“膨胀?呵呵,老子现在第八境上阶,我倒是想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来撞我枪口!”

赵智隐听到这话的时候,顿时明白李源这是准备阴人的节奏啊!

好家伙,第八境上阶?

沃日,在别人那儿无比艰难的破境之旅,数年都不见一个小突破,怎么到了李源这小子那里,直接变成了不需要几天时间,就直接破一个大境界的小问题呢?

你就是老天爷亲身儿子,位面之子,也不带这么吊的,你丫开挂吧!?

赵智隐提醒道:“那行……你别玩太过头了,悠着点。”

“放心,我心里有数呢。”

李源挂了电话,看向了黑炭儿跟狼二,笑道:“我带你们去见个人吧?”

狼二傻乎乎的问道:“谁啊?”

黑炭儿有所猜测,最终李源说出的名字,正如她猜测一样。

“汪泽。”

狼二瞬间回想起来了,想不起来才怪好吧,毕竟在一块生活有一段时间。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三章

“赤土峪?焰蹄马?”闻听此言,关横想了想,问道:“那这焰蹄马有没有关于神秘大门的消息?”

“关爷,说实在的,我们对焰蹄马这种异兽还真是不太熟悉。”

疯毒蚁后说道:“根据遗迹深层这边的传说,对方是随着灵火衍生出来的‘焰之伴生兽’,有别于一般火系灵兽,而且它们的栖息地只在赤土峪一带,从来不会去别的地方,显得行踪神秘。”

“焰之伴生兽吗?好熟悉的名字啊。”就在此刻,听到他们对话的骄阳皇焱飞到近前,关横道:“啊,对了,那些家伙既然是随着灵火衍生的,你们自然是最熟

文学

悉不过,能和我们说说吗?”

“当然可以,所谓的焰之伴生兽,实际上已经是在远古时期就绝种的生物了。”

骄阳皇焱解释道:“说它们是与灵火衍生有关,也不无道理,但是呢,也不尽然,总而言之,焰之伴生兽和灵火以及控制灵火的人会很亲近。”

“不过据我所知,真正的焰之伴生兽早就在千百年前灭绝了,现在出现的一些稀有物种,也不过是和焰之伴生兽杂配的异兽而已。”

骄阳皇焱想了想,又接着道:“就想诸位刚才谈论的焰蹄马,就应该是这种杂配伴生兽,血脉已经淡薄不纯了。”

“是吗?”闻听此言,关横饶有兴致的摸了摸下颌,问道:“蚁后,咱们接下来的路程,是不是肯定会穿过赤土峪?”

“没错,关爷,就是这样。”

“那好,有机会就去见识一下焰蹄马。”

“好啊。”听到这话,姑娘们也很兴奋,若桃还说道:“就是不知道这焰蹄马能不能当坐骑,好像骑着它们跑一圈,呃呃呃……我突然想起尸马了,好想回去看看它怎么样了。”

“好了好了,等到把遗迹的事情都解决了,你很快就能回去和它玩耍了。”芫歆刚说到这里,前方探路的邪蛁虫母便扬声道:“诸位,过来了一群猛兽,朝着咱们所在的这条山道赶路呢。”

“没必要和对方撞上。”关横叫道:“都让一让,叫它们过去就行了。”

“好。”同伴们也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走到了山道两边的草丛内,那群异兽来得好快,几十头一大群,霎时间就冲了过去。

看样子它们也是急着赶路的老实家伙,看到关横等人让路,为首的异兽首领还朝着大家点了点头,可就在这整群异兽跑过去的一瞬间,出了点小状况。

“扑通!”队伍最后边有一只小兽失足摔倒,这小家伙发出“咴咴”哀鸣,但是群兽一时间匆忙赶路,谁也没顾得上管它。

姑娘们见到小家伙挺可怜的,心生恻隐,卿凰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伸手抱起了这只小兽,低声道:“乖乖的,我来看看你哪里受伤了。”

小兽看到她挺温柔的,立刻放松了戒心,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卿凰的掌心。

“呵呵呵,好痒啊,你这个淘气鬼。”听到卿凰的笑声,姐妹们也都围拢过去,伸手轻轻抚摸小家伙,金鹪雏鸟发出叫声,表示友好,小兽看到鹪宝也很好奇的样子,咴咴叫了两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