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岳双腿之间,把小雪里面整满

快穿做任务超辣np文,我的岳大人吴芬
2021年1月24日
白洁和高校长,限H紧致
2021年1月24日

挺岳双腿之间 第一章

“什么?原罪竟然是伏羲的一道恶念?”在场的所有人,一个个都惊呆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眸子中都是难以置信,在他们的心中,这简直是不可能的。

“修炼到了我这个地步,斩尽了三尸,成就了圣皇果位,但是却是凭借着信仰和功德才斩掉了最后本我,所以还是稍微有些缺陷的。”

“而且这三尸神证道之法,本来就有缺陷,这是道祖鸿钧传法的原因了,修炼这门法门,无论是什么人,都将会碰到这个问题,就连道祖也不例外。”伏羲叹了一口气道。

“圣人也差不多,不过他们一直贴近天道,而且也没有合道,所以他们的恶尸和恶念都被死死的镇压着,不过等到他们一旦死了,他们的恶念就会爆发出来,比如说通天教主。”圣皇伏羲眸子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悲伤,叹息道。

“我不是伏羲!我是羲皇!”原罪浑身魔气骤然爆发出来,一股惊世骇俗的恶念冲霄而起,在他的身体内部,有着一股强烈的邪?恶气息在弥漫,这股邪?恶气机太过邪?恶了,弥漫了诸天。

“这气息,怎么和神道纪元中流传着的万恶之源的气机有些相似?”镇元子的眸子中闪过了一丝凝重,看着原罪,凝声道。

“嗡——”

诸多高手纷纷头上闪现出了亿万道仙光,浓密的光芒交织在一起,洪大的神音轰鸣不止,随后浩大的神音从虚空中垂落而下,茫茫万道在轰鸣,他们每一个人头顶都有先天至宝在覆盖,或者是上品先天灵宝在震荡。一条条浩大的气机交织,将这股邪?恶的气流隔绝在外。

吼——

原罪还在咆哮,浑身的气机都在暴涨,他手中的长刀在轰鸣,那薄如蝉翼的长刀不停的震颤,似乎是在仰天?怒吼。他额头青筋暴起,不停的在低吼,眸子中一片混乱,整个人的气机更是显得乱七八糟。

“我是羲皇!我不是伏羲!”原罪浑身上下都爆发出了滔天邪气,浓密的光芒在时空中交织。

“我是太羲!我不是羲皇!”太羲道人一身猎猎白袍在飞舞,眸子中有着某种光芒在闪烁,他同样坚定的对着原罪道。

“羲皇已经死了!我现在就是太羲道人!”太羲道人此时此刻显得有着别样的风采,他乱发飞舞,眸子中有着特殊的光芒在闪耀。

“我!我没有死!我经过了轮回。只为了逆天归来!我是羲皇,我就是羲皇!”原罪在大吼,他浑身上下那浓密的黑色气机愈发的浓密,不停的在喷射而出,弥漫了整片天地,诸多强者一个个纷纷皱眉,因为在他们的心中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邪?恶气机,不停的俯视着这天地中的道则。就连他们的神则也一样滋滋滋的作响。

“走了。”就在这个时候,天穹中猛然爆发出了一股恢弘到了极致的人王气息。震撼诸天万界,无数的人族纷纷抬起了头来,他们在这股气息中,感受到了人族至强者的气血波动,那股波动让他们的灵魂为之颤栗。

轰隆!

一只金色的大手猛然包裹了下来,将原罪整个人都拘拿走了。随后一个硕大的时空猛然被撕裂开来,这只金色大手来自于混沌深处。

吼——

“原罪是天皇伏羲的恶念,也就是说原罪乃是天皇伏羲的一部分,而原罪称自己乃是从轮回中爬出来的羲皇,并不是所谓的伏羲。难道说,传说中的天皇伏羲,实际上就是妖族的羲皇陛下不成?!”九婴妖神喃喃自语的开口道,他猛然抬起头来,看向了那已经消失无踪的金光大手,隐隐约约他看到了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背对着无数妖族,有着无尽的悲凉气息在弥漫。

“天皇伏羲当年屠戮了不知道多少妖族,他怎么可能会是羲皇陛下?”平天大圣摇了摇头,不认可的道。

老镜子沉默了许久,眸子中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发出了一声苍凉的叹息声,他感到心中有着不吐不快的难受,可是说了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伏羲非羲皇,羲皇非羲皇!”老镜子又哭又笑,好似陷入了癫狂一般,不停的哭哭停停,好似一个老顽童。

……

时间就像是流水一般逝去,这么短暂的几天对于帝主级别的强者来说连一个呼吸都不如,只是刹那间,整片地仙界骤然发出了一声恐怖的轰鸣声,一股洪荒太古的气息弥漫了开来。

“吼——”

一声好似冰雪般的嘶吼声骤然响起,这声音刹那间穿透了无尽时空,贯穿了万古时空,从太古的岁月之中贯穿了过来,三股无量无边的气息刹那席卷了整个洪荒仙界。

轰隆——

“这天地已经腐朽了,是时候开始清洗了——”

冰冷的声音响彻在活下来的每一个生灵的心头上,一股非同寻常的可怕气息在弥漫,所有人都感到自己的骨头一片恶寒,浑身都在颤抖,浩大的天音从虚空中流淌下来。

冰冷刺骨的气息在弥漫,随后三道伟岸魁梧的身影在虚空中轰鸣不止,三道身影屹立在天地的尽头,仿佛一直都没有消失过一般,恐怖的气息在震颤,时空都在转动,三道身影宛若亘古神碑一般,屹立在那里,整个大宇宙,无尽的天道神则都在围绕着这三道魁梧的身影旋转轰鸣,一切的法则都在消散,他们走到哪里,那里就变为了法则真空区域,就连帝主,乃至道君强者也感到心头一片压抑,这气息太过强大了!

几乎是超越了他们的所有认知!

吼——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整个天地之中同时响起了一声声悲凉的大吼声,这是一首悲凉的战歌,所有知道一些大秘,乃至有一些预兆的高手都知道,此时此刻。已经再也无法避免了,最终一战已经来临了!

轰隆!

天地都在轰鸣,刚刚完成的洪荒仙界顿时发出了一声轻轻的震颤声,在这几股恐怖到了极致的力量面前,竟然没有崩溃,相反。只是稍微轻轻的震颤了一下,若是放在以往的地仙界,早就要崩溃了。

轰隆轰隆——

天地在剧变,三千大世界融入了地仙界之中,顿时让地仙界稳固了许许多多,而三千大世界的各自世界本源核心都重新融入到了天道之中,当年中古仙战之后,地仙界和三千大世界彻底的分离,将天道的一部分也分了出去。化为了各自大世界的世界本源。

如今重新合为一体,整个天道的威严顿时愈发的浓烈。

“战!战!战!”

一声声悲凉的大吼声响起,在天地的尽头,最初响起的乃是一声浩大的龙吟声,随后一头巨大无比的巨龙腾空而起,浑身流淌着祖龙的气机,庞大的威严在流转,整个天地都在震颤。

“为我父辈兄长们报仇雪恨!”祖龙子螭吻大吼一声。浑身的气息都在轰鸣,他身上的气息比之前陆少游见到过的要强了不止一倍。似乎已经无限逼近了混元圣人的境界。

“区区小爬虫,你的父辈,你的兄弟统统都死在了我的手上,当年饶了你一条小命,你竟然还敢来找死?”冰冷的声音从远处的时空那三道身影中的其中一个传来。

“时辰,你纳命来!当年灭了我麒麟族一族。我要和你拼命!”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震颤十方星空的声音猛然传来,一头恐怖的麒麟骤然冲了出来,爆发出了惊天地,泣鬼神的神威。他一声麒麟啸星空,万里时空都在崩溃。

“前世梦未了,魂散轮回道。心未老,待今生,寻却旧神矛,生死何须外人道?”

又是一声悲凉的战歌声响起,这战歌声古老而苍凉,仿佛是沾染了无数先辈的鲜血一般,一道道身影冲天而起,爆发出了惊世的璀璨光芒,平天大圣,盘王,武祖,混天大圣等等统统冲霄而起,爆发出了恐怖的气息来。

“杀!”

一声高亢的凤鸣声响彻了大宇宙,随后一只仙凰的身影猛然一跃而起,从混沌之中猛然冲了出来,一只燃烧着熊熊仙凰真火的身影冲了出来,身影上的熊熊火光照亮了大半个宇宙,天地都在炽烈的焚烧。

“凤凰一族的那个小娃娃,涅盘了几次了,竟然还不死心?”那三道高大伟岸的身影冷冷的瞥了一眼凰天女,平淡而冷漠的道。

“还有我们!”

又是一声长啸声响起,战族中的魔尊,刑天,九凤等等战族强者一个个大吼一声,夸父,大羿也纷纷大吼一声冲了出来,浑身爆发出了滔天战气,浓郁的杀机直逼九天。

“一群莽夫,就连你们的战祖也统统死在了我们的手上,伏尸在本座的面前,你们算得了什么?”一个浑身绽放出青蒙蒙的生命体开口道,声音一片冰冷,没有任何表情,谁也看不清他的生命状态,仿佛时时刻刻都在变化,没有固定的形态。

“伏尸三万里,血染青天笑!”

“众生皆是匹夫子,猪狗当前怯开道!”

“道行本是逆天途,世间哪般有逍遥?我辈修士揭竿起,敢向天道舞狂刀!”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声长啸声响起,镇元子大吼一声,头顶着地书,人参果树一步步走来,身上的气息彻底的爆发开来,众人纷纷脸色一凝,他们都没有感受到过镇元子彻底的放手示威,这还是头一次,他们一脸凝重,头一次感到镇元子这尊地仙之祖的强大。

呜呜呜呜——

一声苍凉的号角声响起,在诸天万界之中轰鸣,一道身影屹立在一艘古老无比的龙舟之上,吹响了战争的号角声,仿佛是迎来了万界的终结一般,酆都鬼帝带着玉皇的尸变之身杀了过来,万界都在轰鸣,站在他身后的还有冥河老祖,天妃乌摩,波旬天魔王等等阿修罗族的强者。

天妃乌摩白发三千丈,美眸中有着淡淡的泪光在闪耀,她娇躯一闪。脚踏血色莲花,万丈血海衍生不断,整个人冲霄而起,天道神则在她的身子四周轰鸣不止。

“区区蝼蚁也敢找死?”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冰冷的声音猛然响起,“元始天尊降临!”

轰隆!

紧接着。一股淡漠而浩大的气机在虚空中轰鸣不止,一道高大的身影猛然从混沌之中走了出来,亿万仙光在绽放,瑞彩千条,神辉万丈,手持一杆玉如意,四周混沌气在向着四周扩散。

轰隆——

又是一声浩大的轰鸣声,随后一道身影冲了出来,无边的苦难气息冲了出来。西天灵山之中,无数的佛陀都在惊呼:

“接引教主!”

轰隆!

一朵朵金色莲花遍地绽放,每一朵莲花之中,都有一个真理佛陀在端坐,讲述着接引大道。

哗啦啦——

一道宝光同时闪过,一个人影走了出来,这个人挽着一个道

文学

髻,穿着一件古朴的长袍。轻轻走来,手中提着一根光芒四射的小树苗。眸子中辉映古今未来。

“准提教主!”佛门的诸多佛陀纷纷激动的双手都合不拢了,不停的颤抖着,看着这一个身影,他们在惊叹,佛门有救了!

轰隆!

又是一声惊天气机传来,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走来。五色仙光伴随这一股浩大的妖气传来,无数妖族都在惊叹,这气息他们实在是太熟悉了,乃是他们妖族的圣皇!

“娲皇陛下!”无数人都在激动的惊叹。

“唉——”

同时,一声长叹声响起。随后一个老者骑着一头青牛缓缓走来,他的头顶,有着一顶太极图在旋转,无尽浩荡的地火风水都在伴随着这个老者的一步一步而生死幻灭,让人感到心头一片冰凉,似乎看到了无尽的世界在崩溃。

“轰隆!”

天妃乌摩径直冲了起来,直上九天之上,恐怖的气息涌动,元始天尊淡漠的看着这一切,他轻轻一弹指,手中的玉如意顿时爆发出了恐怖的气息,淹没了天宇星辰,浩瀚宇宙,所过一切,统统化为了齑粉!

“老匹夫!你敢!”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冰冷的声音猛然从世界的尽头传递了过来,元始天尊的眸子猛然一动,一股熟悉的气息瞬间传来,随后祖妖坟,天碑绝地,青铜仙殿统统爆发出了一股惊世的气机,天碑绝地中那一个被金色羽箭贯穿咽喉的‘陆少游’猛然站了起来!

轰隆!

恐怖的气息化为了滔天长河,他豁然起身,一声高亢的金乌啼鸣声响彻在整个宇宙之中!

“无上妖主!”元始天尊的声音中也终于有了一丝淡淡的凝重。

轰隆!

一座浩大的天碑冲了出来,三面古老的石碑合二为一,化为了一座妖气滔天的神碑,撞击在了那玉如意之上,帮助天妃乌摩挡住了那恐怖滔天的气息,同时他一步步走了出来,宛若太古神王,傲然挺立,站在了天妃乌摩的身前。

挺岳双腿之间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挺岳双腿之间 第三章

三更夜半,月明星稀。

南轩学舍坐落在青山下,一横排各式各样的连绵建筑,安静无声的藏在黑暗里。

秋月的新辉落下,濛濛的光亮铺在一处处静谧的院子中。

从天上向人间看去,学舍内,偶尔有几粒橘黄的烛光。

暖暖烛光与冷清月辉掺在一起,二者交界处隐隐约约的模糊,就像是要融化在这一片夜色中一样。

而某处,不久前改名为东篱小筑的院子里。

亦有一间学子屋舍,是其中之一。

北屋与往常每夜一样,窗内灯火依旧。

透出橘光的半掩纸窗内,堆积了一叠叠纸稿、一座座书山的桌案前。

一个黑发随意束起的年轻儒生,正一只手肘撑桌,曲指的手背,支着头,安静闭目。

身子不时的微微晃晃。

另一只摊开在桌上的手旁,有几片黄灿灿的杏叶,上面似乎写着些字句,静静的躺在桌上。

桌上的一盏烛火,将男子与书桌上物件的影子,一齐投在了墙上。

突然,影子纷纷晃荡,是那粒橘火在舞动。

被窗外吹来的一阵秋风扰乱了似的。

屋内光影交错。

刹那间,赵戎眼睛一睁,手放下,身子后倾。

他愣愣盯着杂乱的书桌,目光从枫叶上扫过,又转头瞧了眼溜入凉风的窗扉。

赵戎的眼眸,明亮若星子,似乎点亮了橘光昏沉的屋内。

只是他眼底还带着些慵懒的睡意,恍恍惚惚。

赵戎晃着脑袋起身,关上了窗扉,回到桌前重新坐下,两只手用力揉了揉脸。

他刚刚差点又睡着了。

这几日也不知是不是太过操劳,深夜人静之时,总是卷来一些轻微的睡意。

昨日下午,在给率性堂学子们布置好作业,在宣布了早就计划好的补课事宜后,赵戎便悠哉的回返。

夜里,他再次冲击奇经八脉。

之前已经成功破去了五条奇脉,如今还剩下三条,分别是阳维脉、阴维脉、冲脉。

借着前几日,从朱幽容那儿喝到的第五杯正冠井水的后劲,他这几日都在冲击‘冲脉’,且成效斐然。

今日夜里的进展也不错,赤色小蛇哪怕还没有化龙成功,但是效果威力也不是之前能比的。

‘冲脉’内的那处雄关,突破在即。

不过赵戎也吸取上次经验,没有急着来,而是分阶段进行,用几夜的功夫稳打稳扎。

因此在完成当日的进度后,他便适可而止的停了下来。

上次操之过急的教训,依旧历历在目,若是再出问题,谁知道还能不能听到,那奇怪的梦里琴声,否则亏大发了。

按照现在的进展,这样保持下去,中途再喝几杯正冠井水,赵戎有把握在中秋之前,晋升扶摇……

此时的屋内。

赵戎看着晃动的橘火,微微皱眉。

刚刚差点又要入睡的迹象,让他暗暗生出些警惕。

按照赵戎修行登山以来的经验,这个境界的山上人,大半旬不困都是正常的,打坐即是休息,第二日精力充沛。

最近也没修行过猛,白日不觉的多少疲惫。

只是刚刚的困意是怎么回事,好像还隐隐梦见了些什么,似乎是一些满是笔墨线条、黑白二色交织的画面……但是还没有看见更多,并搞清楚,便被凉风唤醒了。

赵戎揉了把脸,嘴里嘀咕了几句,摇头。

这几日冲脉要更加小心些了。

不过,今日又到休沐日了。

不知想到了什么,他一笑,随即伸手。

桌头有一堆堆如小山般的纸稿,字迹各不相同,赵戎继续取过一份,在橘光下细看一番,提起朱笔批改。

这些都是正义堂和率性堂学子们的功课作业。

烛光之中,赵戎低着头,手上写写停停,侧脸专注。

只是写着写着。

他时而眉头一皱一松。

时而轻轻颔首,手腕勾勒一笔。

时而眉头一扬,嘴角勾起,手上落笔的动作都轻快了些。

不过,也有的时候,赵戎会忍不住两手展开一张宣纸仔细凝眸细瞧,皱眉吸气,然后作势欲把这污眼睛似的字,给撕了。

但是,在忍住了冲动,糟心了一会儿后。

他都会起身在屋内来回打转的走几圈,低头思索着些什么。

然后回到到桌前,重新拿起那副‘要他老命‘的字,从头到尾再看一遍后,提笔,聚精会神的写着,让字主人如何改进批语。

这些是赵戎自从做了两个学堂的书艺课助教以来,每夜都会做的事,但是这段日子频繁了些,因为大考快到了。

虽然白日里的书艺课上,是’快乐教育‘,带两堂学子们四处游玩。

但是就像他之前与顾抑武坦诚的,书法要义在于’领悟‘与’工学‘。

二者缺一不可。

平日课上是让他们‘领悟’,课下给众学子们布置的功课,就是‘工学’,让他们刻苦练习。

并且,赵戎虽然课上很少讲笔法奥义。

可是,学子们交上来的每一份功课,赵戎都是认真的用朱笔批注。

而且他还根据各个学子情况的不同,在每一份功课的评语中指点迷津,圈出不足,

有时甚至还不厌其烦的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的改进建议。

也算是因材施教。

而这些课下背后的工作,已经挤占赵戎课后的大多数时间了。

这也是为何冲击‘冲脉’,要分阶段数日去完成的缘由之一。

至于他这番通宵达旦‘工作’的效果如何。

赵戎轻轻一叹。

正义堂那儿的效果是挺好的,但是自家率性堂这儿……

并不是说,前一个学堂之中,让他入眼的字,相较后一个学堂多。

文学

而是说正义堂学子们进步的速度,整体比率性堂学子快。

目前来看,率性堂的整体书法是要好些。

其中,赵戎还发现有不少同窗,字写的确实不错。

比如李雪幼。

一手清秀娟雅的书法,让赵戎颇为欣赏。

而且一些批语中的指点,她拿到手后应当是认真看了,每回都在进步。

赵戎只觉得是字如其人,秀雅细腻……

比如鱼怀瑾。

虽然书法匠气太重,但是底子确是极好的,将朱幽容的字学去了不少。

没少苦练,工学这一块倒是没太多问题了。

若是能再添加些灵性,也就是‘领悟’,那便更好了。

不亚于画龙点睛,只是这一点灵犀,又恰恰是最难的。

赵戎觉得,也算是字如其人。

一板一眼的刻执,这很‘鱼怀瑾’……

再比如……范玉树。

赵戎刚认识他那会儿,就发现这位看起来不靠谱的好友,竟然还会一手俊逸不俗的草书。

范玉树的字迹,颇为潇洒飘逸,却又带着些规整。

用笔讲究,但是在法度之内却自由奔放,都有些‘行草’的意味了。

也不知平日里连功课都懒得抄的这货,是怎么练出来的。

难不成,玉树兄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悬梁刺股的奋斗史?

还是个宝藏男孩不成。

至于是不是和写情书一样,为了那位叶姑娘练出来的。

赵戎觉得这个可能性颇低。

因为书法一事,特别是这一手不俗的草书,与规规矩矩的楷书不同,是要日就月将的锻炼的,难以速成

而据他所知,玉树兄和那位叶姑娘,以前的感情似乎是挺好的。

和他与青君以前类似,是青梅竹马的那种。

这二人的渐渐疏远,好像也只是近年来的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