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腚、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从后面糟蹋成功视频
2021年1月23日
古代薄纱乳h、乖 别添了 快放进来我想要
2021年1月24日

大白腚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大白腚 第二章

一群人讨论许久,把根据地需要面临的所有问题都提了出来,若是有外人在此肯定会诧异,明明在座者地位差距并不小,可却能平等发言。

“不行!路途遥远,万一遇上日军轰炸该当如何?别忘了我们想要停战,对面那日本人可不一定会这么想。”

“这么多资源,总得送回军分区吧?”

沐阳在上面看了一会,见他们吵得不可开交,讨论的都是送去给军分区,打断他们说:

“为何不直接送去军区?”

场面一下安静下来,其他人都在思索此事的合理性。

绕过军分区,会不会让杨师长不高兴呢?

“师长刚刚给我消息。”沐阳拿出一张密密麻麻写满了情报的纸看了起来,“军分区总部要迁移至易县,涞源县太穷,恐怕无法养活军分区军民。”

“那灵丘县,涞源县该当如何?”

“留给留守的游击队吧。”沐阳若有所思地说道。

“这……”

众人对视一眼,已经有些懵逼,军分区的总部怎么离雁北越来越远了?

雁北本来就是杨师长起家之地,平型关之后第一仗就是打雁北的日本人,也正是因此,本地青年才慕名加入独立团,才有后来的八路军第四个师——独立第一师。

“那我们该当如何?”

“那是我们的事情,第一要务是自己解决自己的事情,然后才有余力为军分区分忧,而不是让司令员为我们担心。”

沐阳敲着桌面,提

文学

醒他们不要主次不分。

晋察冀就这样,并非所有部队都能机动,大部分部队都只能留在一个地方活动,原因就是太穷。部队必须为了根据地经济而服务,造成指战员们与本地牵扯太深,这也是为什么46年内战时晋察冀打了败仗的原因。

“等安排吧,下一个问题。”

沐阳摆了摆手,决议跳过这个问题。

“行,下一个问题。”萧汐拿出下面那张纸,表情很是严峻地说:

“我们俘虏的伪军官兵、以及起义想要加入我们八路军的伪军官兵该如何处理?”

“呃……”

众人没了下文,对这种问题也感到非常棘手。

若是一两个敌军降兵,那可再简单不过,直接塞进部队里面,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面,再多的陋习也得给我更正,过了两个月之后保证他们与一般的八路军战士一样。

可若是成

文学

群结队加入八路军的,那就很麻烦了。部队是大熔炉,大大大前提是部队里其他人都是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上级是党的维护者、建设者,这样新兵进去之后风气才不会被带偏。

比如此次出征,就有一支公路据点里的伪军被地下党同志策动集体起义,瞒着他们的长官就将据点完全交给了八路军。

这些起义士兵和基层军官可是因为信任八路军才决定起义的,八路军可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

“你统计过吗?人数有多少?”

沐阳两手撑在身前,整个人往前倾,其他人都知道沐阳这是认真起来了。

“机动营前身就是挺进队,经过一战后人数锐减至246人,亟需兵员补充;这个月投降的伪军470人,加上这次战斗带回来的,一共680人;还有原本是刮民党、晋绥军的士兵一起慕名投过来的,这类有145人,加在一起,就是1000多人。”萧汐叹了口气,将自己所有情绪都蕴含在这一声叹息之中。

大白腚 第三章

『PS:吃过药,今天整整睡了十几个小时,被叫醒后还感觉有点迷迷糊糊,幸运的是感冒症状大为减轻,流鼻涕、打喷嚏几乎都没有了,应该好差不多了,多谢书友们的关心。』

————以下正文————

邺城侯的封地,顾名思义就在邺城,它位于邯郸以南大概百里左右。

而这意味着,倘若此前邯郸及时将祥瑞公主擅自离宫的消息传递至邺城,邺城侯一家是可以及时截住这位公主的。

然而邯郸却故意封锁了消息,直到近一个月后,邺城侯一家才逐渐得知了此事,得知了自家女儿、自家妹妹擅自离宫的消息,但此时为时未晚,纵使邺城侯立即派出人手,又哪里能及时追回自家女儿?

邺城侯父子当然明白,这件事的背后,肯定有人在推波助澜,刻意封锁的消息,而这个‘人’,或者是几个人,甚至包括当今太子在内,但遗憾的是,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是某位殿下的授意。

邺城侯父子唯一能做的,便是等待消息。

天见可怜,在半个月之前,他们忽然收到了颍川都尉周虎的急信,这才得知他们家女儿祥瑞公主,如今就在颍川郡的昆阳县境内,似乎受到了这位周都尉的庇护。

惊喜之余,邺城候父子立刻打探颍川都尉周虎的底细,这才得知这个周虎,竟然是当朝太师陈仲陈太师新收的义子,背景大得就连邺城侯父子都暗暗惊诧。

陈太师属于王党,只效忠于天子与国家,从不介入王室内部的明争暗斗,有这位老大人的义子庇护公主,邺城候父子也是松了口气。

但在如何处理这件事上,邺城侯父子却出现了分歧。

邺城侯李梁的态度是息事宁人,因为他知道这件事背后究竟是谁在推波助澜,考虑到他那几位兄弟原本就对他颇为警惕,他也不想闹得太大,牵扯过多,尽管借他女儿的受宠程度,他确实可以狠狠挫一挫某位、或某几位兄长的气焰。

但作为邺城侯的长子,世子李奉却咽不下这口气,因为这并非是他那几位伯父首次针对他们家,自家妹妹祥瑞被接入王宫之后,他们家便时不时遭到打压,而他父亲以往的一贯做法就是忍,可这一忍就是足足十几年。

以往在小事方面的刁难也就罢了,可这次,那几位伯父居然开始对他妹妹动手,李奉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最后,李奉自告奋勇前来颍川郡,准备亲手解决这件事,原本按照其父邺城侯的想法,他们一家这次都不会出面,只会派家将、家仆前来接走自家女儿,借此将邯郸表明心迹:我只想接回女儿,并不想将事情闹大。

“世子,到了。”

忽然,耳边传来了护卫的提醒声。

李奉回过神来,这才发现他已经来到了自家妹妹所居住的那间小屋前。

说起来他也感觉有点不可思议,他这位素来娇生惯养的妹妹,居然肯屈尊居在如此简陋狭小的屋内,而匪夷所思的是,居然还住得挺高兴。

微微摇了摇头,李奉走了上前。

“世子,您来见公主么?”守在小屋前的高木立刻迎了上来。

“是啊,高队正。”

李奉很感激这位宫中的卫长,他知道,若非上天保佑,他妹妹离宫时恰巧撞见了这位忠诚的宫卫,说不定在沿途前来颍川郡的半途,就会遭到到蔡铮的毒手。

因为这份感激,他对高木也是格外的客气。

李奉的客气,亦让高木颇感受宠若惊,他笑着说道:“公主应该醒了,我为世子通报一声。”

果然,此时公主已经醒了,但还赖在榻上不愿起来,自然也无法立刻接见李奉。

对此李奉倒也不气恼,遂站在屋外与高木闲聊,顺便看看能否从高木的口中打探出一些消息。

他问高木道:“在这边,祥瑞每日都是这般疲懒么?”

高木笑了两声,若换做其他人,他可不敢说公主的闲话,但在谦厚的李奉面前,他觉得倒是不要紧,毕竟李奉可是屋内那位公主的兄长呢。

他笑着说道:“差不多吧,若没有意外的话,公主一般巳时前后醒来,待穿戴梳洗完毕,大概需半个时辰,此时宁娘也已准备好了公主的早膳……”

“宁娘?是公主身边的宫女么?”

“不不。”高木摇摇头解释道:“是寨内一名十五岁的小姑娘,也是周都尉的义妹,公主很喜欢她,近段时间都留她在屋内歇息。”

“哦?”

李奉眼眉一挑,旋即又问道:“话说,祥瑞每日如此疲懒,周都尉不管么?”

高木惊愕地看了一眼李奉,似乎很惊讶李奉为何会提到那位周都尉。

他想了想摇头说道:“关于公主的起居,周都尉从来没有干涉过。……确切地说,只要公主的做事无害……呵,我是说,那个……没有危害,周都尉基本上是不管的。”

“哦。”

李奉微微点了点头,旋即又问了高木几个问题,高木也逐一回答。

根据高木的回答,李奉大致明白了那位周都尉对待他妹妹祥瑞的态度,那便是‘放任但不放纵’,说白了即允许祥瑞去做她感兴趣的事,但禁止她去做危险的事。

这个态度,让李奉暗暗点头。

只不过他仍感觉好奇:他妹妹祥瑞,就这么听话?

“大概公主也明白,周都尉是唯一可以保护他的人,是故,公主也愿意听他的话……”

当他向高木问及时,高木笑着作答道。

但看着高木脸上那一抹怪异的笑容,李奉总感觉其中有什么内情。

而就在这时,屋门敞开,馨宫女迈步走出了出来,恭敬地对李奉行礼道:“世子,公主有请。”

李奉点点头,迈步走入了屋内。

此时在屋内,刚刚起身的祥瑞公主正抱着一只兔子逗玩,而尹儿与冯宫女,则在屋内整理、打扫。

见此,李奉也不着急,投其所好般与公主聊了聊有关于兔子的话题,兄妹二人的感情得以增进。

片刻后,待尹儿与冯宫女打扫整理完毕,他这才说道:“祥瑞,为兄有些话,想跟你私下谈谈。”

公主正拎着兔子的两只长耳,闻言不解地转过头来。

此刻在屋内的馨儿、尹儿、冯宫史都是识趣之人,听到李奉这话,馨儿率先说道:“公主,奴婢去伙房看看宁娘,看看她替公主准备的早膳准备地如何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