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做任务超辣np文,我的岳大人吴芬

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 阿宾全文阅读
2021年1月24日
挺岳双腿之间,把小雪里面整满
2021年1月24日

快穿做任务超辣np文 第一章

哗啦——

密道内的众人听到排山倒海的呐喊与欢呼。

密道内的众人转个弯,就看到了站在斗兽场中央的金肆。

阴凤皱眉看着外面那个男人。

怎么是他?

“今天,我邀请了一些朋友来,一些想要杀我的朋友。”金肆拿着麦克风说道:“现在,用你们最热烈的掌声欢迎这些朋友。”

吁——

整个斗兽场传来嘘声。

密道内的众人都是脸色铁青的走出来。

不走出来不行,密道一直在缓慢吸收着他们的法力。

如果再不出来的话,都不用打了,直接就能让他们变成肉干。

事实上,为了确保他们能够从密道走出来。

金肆特意用木遁树界降临制造了这个密道。

一百来号人全部从密道出来。

他们受到了整个斗兽场数以万计的嘘声与咒骂。

“去死吧,你们这些杂碎。”

“狗shi,你们全都该下十八层地狱……”

金肆伸手按了按,示意现场观众安静下来。

这时候宁采臣终于忍不了了。

大声叫到:“你们不要被他骗了,他是妖怪,他是妖怪啊,他根本就没安好心。”

现场又是一片哗然。

不是惊讶金肆的身份。

而是惊讶宁采臣说出这么愚蠢的话。

金肆是妖怪的身份,他们当然知道。

这里谁不知道?

天下谁不知道?

可是谁在乎呢?

金肆笑呵呵的看着宁采臣:“你看吧,根本就没有人在乎我是人是妖。”

金肆张开双臂,大声呐喊道:“观众老爷们,为我的身份欢呼吧。”

哗——

整个斗兽场都欢呼起来。

除魔卫道小分队的人都看呆了。

这群人是疯了还是中了妖术了?

你们的亲王是妖怪,你们还欢呼的那么起劲。

就在这时候,金肆突然看到人群里的阴凤。

金肆激动的直接朝着阴凤跑过去。

其他人看到金肆冲过来,立刻摆出战斗姿态。

可惜,金肆对这些人没兴趣,一把抱住阴凤。

阴凤想要推开金肆,可是金肆的嘴已经亲上来了。

啪——

金肆被阴凤当着数万人的面糊脸。

“老魔!你给我松开凤姑娘!”宁采臣气急败坏的吼道。

你抢了两位傅姑娘还不够吗?

现在老子刚看上一个,你又来下手了。

文学

你太过分了!

可惜,宁采臣的吼声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

“凤姑娘?”金肆看着阴凤,轻轻挑起阴凤的下巴:“想我了吗?”

金肆和阴凤都不怎么在乎在几万人面前调情。

除了宁采臣外,这几万人也不怎么介意。

宁采臣的眼珠子都要瞪的蹦出来了。

“你到底是人是妖?”

“问你个事。”金肆直接转移话题。

“你想问什么?”

“你的婢女们还好吗?”

“哼。”

“这次来了,就别走了。”金肆依旧揽着阴凤的小蛮腰说道。

“妖怪,去死!”

一个不识好歹的招呼了上来。

可是就在这时候,在除魔卫道小分队里,一人突然将那个攻击金肆的人给按倒在地。

快穿做任务超辣np文 第二章

……

好吧!

小丫鬟巧儿,也是颇为无奈,你是小姐你说了算。

我想想办法琢磨琢磨,怎么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这首诗塞给新姑爷?

与此同时,中庭。

王守哲好整以暇地坐在了石凳上,冥思苦想起来。

说实话,远睿这首诗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按理说身为一个穿越者脑子里装满了古代诗词,随便拉一手千古名篇出来,都能秒杀了柳远睿那首。

但是终究这是他自己的大婚,还是想办法自己作一首诗。哪怕作的不是很好,却也是自己的东西,抄来的诗词去哄骗老婆,总觉得没劲。

柳远睿他们也没有催,只是笑嘻嘻地看着姐夫在那里苦苦思索。他知道做一首诗可不容易,尤其是做一首好诗得慢慢琢磨。

正在此时。

小丫鬟巧儿后院从中匆匆跑出,挤过人群狠狠地撞在了王守哲身上。

“哎呀,新姑爷不好意思,是我走路太匆忙了,撞疼你了吧?。”

就在王守哲目瞪口呆之时,那姑娘很机灵地塞一张纸到他手中,然后还朝他挤眉弄眼了一下,暗示一下你懂的。

再然后她就飞奔跑了。

这姑娘还真是来去就像是一阵风。

弄得王守哲有点哭笑不得,感觉好像是后面那位,好像有点坐不住了,找了个小丫鬟过来帮忙塞了一首诗给他。

这不是作弊吗?

好吧好吧,娘子帮夫君的事情哪能叫作弊呢?

这叫恩爱!

想到此处王守哲,心中还是有点点感动的,暖洋洋的。

可柳远睿却是愣在了当场。

刚才那个不是姐姐身边的丫鬟巧儿吗?

这么莽莽撞撞地一头栽到姐夫怀里,塞了一张纸,当大家都是瞎子吗?

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在作弊吗?

霎时间柳远睿,有一种眼泪哗啦啦地感觉。我远睿辛辛苦苦为姐姐撑腰,怎么一个一个都在拆台?

你说这作弊也就作弊了,手法还如此拙劣,如此明目张胆,让他情何以堪啊?

作弊的手法就不能高明一些,也好给他留几分尊严行不?

巧儿的手法的确很拙劣。

其他小舅子小姨子们也都看到了这一幕。但是他们一个一个都在装聋作哑,好似什么都没有看见。

这摆明了就是后院那位在帮助未来姐夫作弊,常年积威下,谁敢吭声?

柳远睿也是无奈道:“姐夫想差不多了吧,咱们赶紧开始吧?”

他心想既然是姐姐作的诗,不管怎么说都得喝彩捧场,否则惹怒了姐姐,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其弟弟妹妹们也在装模作样:“是啊,姐夫差不多了,我们开始了。”

可王守哲却摇头说,不行不行,我还没想好。

惹得柳远睿翻了一下白眼。

你这要装模作样到什么时候?明明我姐姐已经在帮你作弊了,你却还说没想好。

行,你要演就演了,谁叫姐姐亲自出手了呢?

片刻之后王守哲终于站了起来说道:“我想好了,远睿的诗很好。姐夫只能班门弄斧一番,献丑献丑。”

‘好,姐夫来一个。”

小舅子小姨子们纷纷呼喊了起来,作出了一副翘首以盼的模样。谁都知道王守哲那首诗,可是后院的姐姐作的,甭管怎么样大家负责轰然叫好就行。

只见王守哲背负着双手,在中庭内一步一步踱步,没几步后他吟出了第一句:“神女仙阙怜苍生,执戟殿前守长夜。”

“?”

众人一听,脑子里顿时反应出了画面,好像说的是一位女神在她的天宫之内,为天下苍生而忧愁,处理着凡间之事,一位执戟仙将守在殿门前,陪她度过漫漫长夜。

还没等他们回过味儿来,王守哲第二句又吟了出来:“岁月轮转千百回,终得人间连理枝。”

众弟弟妹妹们,开始明白了过来。这是讲了一个故事,姐姐是那位忧心苍生的神女,姐夫是那位默默守护的天将,最终那神女不知是否因为要救赎苍生而下了凡间,却和姐夫命运偶遇共结连理

文学

听起来好像还不错啊,把姐姐抬得挺高啊。

然后他们就开始轰然叫好了起来,这是姐姐作的诗,而且听起来好像还挺有味道的。

“不对!”柳远睿一惊,“这不是姐姐的手笔。姐姐不可能把自己比作神女,把姐夫比作一个守夜殿前卫士的。”

“原来这样啊?”小舅子小姨子们回过神来,不过话又说了回来,姐夫这首诗味道还可以,就是好像还缺了点什么味道。

“还不错了,姐夫能有这样水准,已经算是文武双全了。”

“是啊是啊,虽然比远睿那首诗要略逊半筹,但是把姐姐可是抬得很高。”柳氏家族对文化培养也是不遗余力的,大家都有些鉴赏能力。

“过关了过关了。”柳若蕾直接欣喜交加道,“大家快让开,别耽搁姐夫接新娘子。”

便是连陈方杰都是佩服道:“没想到守哲还是颇有些诗才的,比我要强半筹。”

蓦地!

柳远睿却表情凝重阻止道:“大家等等。”

“呀?”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柳远睿身上。远睿你不是吧,姐夫这首诗已经很不错了,还不成还想为难他?

柳若蕾更是狠狠而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远睿,莫要太过份啊。”

“莫要误会,莫要误会。”柳远睿急忙举手投降说,“姐夫这首诗的确还不错,但我觉得还缺乏了些什么。姐夫,莫非这诗还有下半阙?”

下半阙?

众人一愣,远睿好像说的有点道理,此诗意犹未尽的模样,好似并不完整。

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王守哲。

王守哲也不矫情,继续开始吟起后半阕来:“惟恐娇妻乘风去,骗说娘子天宫寒。”

“?”

大家一怔,都被带入了姐夫的心理状态之中。试想,一个苦苦守候了无数年的殿前卫士,有幸和心中神女在凡间喜结连理,这自然是大好事。

但是他又心中害怕,有朝一日心爱的娇妻,终究会飞升而去,因此他不惜哄骗妻子说天宫不好,如此惶惶恐恐的心情,一下子展现出来了。

“好,好一个唯恐娇妻乘风去,骗说娘子天宫寒。”柳远睿叫好不已。

其余人也都纷纷叫好。

随后,王守哲又念出了酝酿已久的最后一句:“牵手儿女泪眼盼,祈愿万世同枕眠!”

此句一出。

所有人都愣住了,所有人眼前都浮现出,姐夫王守哲拉着一双儿女的手,眼泪巴巴地看着神女姐姐即将飞升,非常依依不舍的模样。连还未出世的儿女这一招都用出来了,要不要这样无耻啊?

最后一句就更无耻了,祈愿万世同枕眠。

这是让姐姐这辈子嫁了他还不算,还得嫁一万世啊?我呸,太无耻了。

正是有诗为证:

神女仙阙怜苍生

执戟殿前守长夜

岁月轮转千百回

终得人间连理枝

惟恐娇妻乘风去

骗说娘子天宫寒

牵手儿女泪眼盼

快穿做任务超辣np文 第三章

“斯迪尔跑到哪里,那个狗头人替身就紧跟到哪里,很显然,那是个近战型替身……”

“射程很短吗?”

“目测不超过两米。是最短的类型。”

“『B.I.B』的射程似乎是无限远呢……”

“喂,离得太远,丢失了和我的感应迷路了太久回不来的话,那等再把它找回来的时候,我的麻烦可就大了……”

“也许在收回替身的一瞬间,你就因为巨大的压力而肉身毁灭解体,精神也崩溃瓦解……”

花分身摸着下巴走在郊外,若无其事地说着一种可能性。

她很快止言,抬头去看林奇。

“嗯?”林奇呵呵一笑道,“干嘛?以为我会被你吓得害怕啊?”

他拍了拍花分身的肩膀,比了个大拇指鼓励道,“腹黑是你的特色,要继续保持哦,罗宾姐。”

“……”花分身微微一笑,同他并肩走向本体和洛丝所在的城镇的方向,打趣道,“那你的特色是什么?”

两人就这样有说有笑的前行。

与此同时,在城镇这边,陪着洛丝找到了一家小医院,将重伤昏迷的冈斯送去昏迷的罗宾墨绿的眼瞳略有些失神,自语道:“是我被吓到了……”

……

“狗头人替身跟我对拳被打得飙血后,斯迪尔他的手也跟着受伤了……”

“也就是说……”花分身接过林奇的话,“斯迪尔的替身,不同于远距离自动型的『B.I.B』,是完全受本体操控没有人格的近战型……”

林奇道:“而且很弱。感觉充其量也就是个力速双C……并且也没有感觉有什么特殊的能力,我估计窃窃果实是将我的替身能量窃了过去,因此刺激到了斯迪尔本身的生命能量,这才间接地使他觉醒了这样一个废柴的替身……”

花分身笑道:“假如『B.I.B』还在你体内的话,不知道窃窃果实会不会将『B.I.B』窃出去。”

“说到这个,”林奇一捶掌心,遗憾道,“我挂了海伊娜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如果把窃窃果实搞到手的话,或许也能给你弄一个替身出来呢!”

依葫芦画瓢,只需要将罗宾的花花果实暂时换成窃窃果实,而自己则将身上的恶魔果实清除干净只留下替身能力后,再让罗宾用窃窃果实摸自己一下……如果一下不行,那就多摸几下,大概率是可以像斯迪尔那样,也窃到一个替身出来的。

对此,花分身却有些不以为然,分析道:“图鉴上对窃窃果实的介绍很简略,只说它可以通过接触窃到生命体的能力……但是,既然斯迪尔之前窃走冈斯的枪枪果实能力的时候,他并没有因为‘枪枪’和‘窃窃’两种果实能力的冲突而死,就证明……窃窃果实的能力,并不是真的将一种能力移植到了窃窃果实能力者的身上……”

“而只是暂时的使用?”林奇摇了摇头,“不过,替身能力和果实能力是不同的吧?”

花分身笑道:“都是生命体内部产生的某种质变,有什么不同?你想想,『B.I.B』可以取用恶魔果实的核心,不正说明了……”

“它们之间有相通之处。”林奇缓缓说道,“我一直也有这样的感觉。”

花分身跟他并肩走着——好吧,罗宾一米八,林奇两米四多,并不能真正的并到肩膀——不知不觉,穿过一片树林,前方的城镇遥遥在望了。

“我还挺好奇的,如果你觉醒替身的话,会是个什么样子的。”林奇站在树林边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