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薄纱乳h、乖 别添了 快放进来我想要

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 阿宾全文阅读
2021年1月24日
挺岳双腿之间,把小雪里面整满
2021年1月24日

古代薄纱乳h 第一章

M国的一海岸线酒吧内,夏子恩正坐在吧台边有一下没一下的喝着酒,没过一会肩膀就给人拍了。

“四哥,再过几天我就准备回去了,你确定今年也不回家?”夏子泽在他身边坐下,对走过来的酒保摆了一下手,表现不需要东西。

他们几兄弟都是不好酒的人,只是不知道四哥什么沾上这个东西了。

“不想回了,你自己回吧。”

又不回,夏子泽叹了一口气,“四哥,你都有五六年没有回去过了,为啥啊?家里就那样不值得你留恋,还是说你真喜欢二嫂,害怕见到她跟二哥。”

“夏子泽,你胡说八道什么,赶紧给我滚远点。”酒杯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夏子恩气得不轻,真想狠敲一下自己这个傻弟弟的脑袋,有些事情就算是心知肚明也不能说出来,对谁都没有好处,再加上这多年过去他已经看开了,不回家也只是觉得无趣。

“没有就没有嘛你凶啥啊!”夏子恩皱眉瘪嘴,“真没有那回事今年你就得回去,小七讨媳妇了,你不可能看都不回去看一眼吧。”

“小七讨媳妇了?谁啊?”没想到那小子也有女人了,夏子恩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明明他年纪就不大怎么急成这个样子,在他们夏家活上几百年才成家的大有人在。

“二嫂的表侄女,据说曾经还是他的学生。人家碰上合适的立马就出手了,再说有些东西也等不得,特别是面对普通人,你等等姑娘家就老了。”

夏子泽发出了一声叹息,算起来他们这几兄弟里面就他们两个还单着,别的人全都有主了,三哥已经有两个孩子,老六更不用说,早早就结了婚,现在小七也结了,估计孩子很快就会落地。

“干嘛,羡慕人家啊?有这方面需求,遇到合适的就出手好了。”夏子恩喝下最后一口酒,笑着拍了一下夏子泽的肩膀准备离开。

“遇到合适的我当然会出手,不过在这之前我希望哥哥可以比我先解决个人问题。”

“瞎操心。”

兄弟俩来到酒吧门口,还没有出去门口先进来两个女孩,长相特别相似,看样子也是双胞胎。

“四爷。”两人看见夏子恩先叫了一声,目光再看向夏子泽也开口叫了声“五爷。”

两个小姑娘长得很漂亮啊,能叫上他们的肯定就是夏家人,夏子泽指着两人恍然大悟道,“两位是夏忠家的千金吧,几年不见长成大姑娘了。”

夏子泽眼里不停的往外冒星星,之前这对双胞胎出生的时候他就在想长大了能不能跟他和四哥当媳妇,毕竟夏家姑娘少,就算最近十几二十年也有女孩出生,那也是凤毛麟角,每个夏家姑娘都是夏家男人们争抢的对象。

以前他还有些怕两个姑娘长大了不合自己眼缘,此时一见,很漂亮啊,看着又甜美可爱,他挺喜欢的。

“五爷不会认不出我们姐妹了吧,小的时候我们还吃过你给的糖呢。”夏瑶对着夏子泽笑了一下,小脸蛋上抑,看得夏子泽都不好意思了。

古代薄纱乳h 第二章

陆家别墅。

客厅。

气氛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

按照简程浪的安排,曲斯年开始负责监督陆梨;陆君寒开始负责监督曲倩倩;简懿负责监督张一鸣;而张大壮,则负责监督简西谚。

三组嘉宾的摄影师和工作人员们,都站在不远不近的位置,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生怕打扰了他们。

这场家长与孩子之间的斗争,看着无硝烟,很平静,但实际上,波涛暗涌,硝烟四起,战争一触即发。

直播间的观众们纷纷下注,一部分的人认为,肯定还是小家伙们会赢。

而一部分的人,却认为,简程浪的安排不会有错,他的分析也很合理,还有理有据的,这次,家长们肯定能赢。

剩下的一大部分的人,则觉得,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两败俱伤——孩子再次逼疯家长,家长忍无可忍,揍死孩子,谁都讨不了好。

作文的题目没有变,依旧是:我的爸爸。

四个小家伙们轻车熟路的将题目写到新的作文本上后,开始写正文。

第一句,依旧是:【我有一个爸爸,他叫xxx……】

四个小家伙都在埋头认真的写。

半分钟后,第一个出声的,是张大壮。

“简……豆心?哈哈哈,这个简豆心是谁?”

他没忍住,“嘿”了一声,粗壮黝黑的大手下意识的拍了下简西谚单薄的背,哈哈的豪爽的大笑道:

“傻孩子,你爸爸不是叫简懿么?你怎么写个作文,还把你爸爸的名字给改了呢!”

张大壮是拍惯了张一鸣的。

这会儿,力度还是跟拍张一鸣一样,没有任何的减轻。

可张一鸣是个结实的小胖子,再怎么打,怎么拍,都打不坏,皮实的很,但简西谚不是,他很小很瘦弱,被张大壮这么一拍,上身猛的前倾,差点趴到桌子上去。

简西谚:“……”

如果这里的是张一鸣,恐怕早就大声嚷嚷的骂出来了。

但简西谚出声困难,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气的都憋红了脸,正想找写字板,写字,让张大壮别拍他。

但还没找到写字板呢,他就又被没点眼力见的张大壮给拍了一下。

这下,简西谚被拍的,直接趴在了桌子上。

简西谚:“……”

简西谚:“!!!!!”

好想骂人!

“诶!孩子,你是不是不会写你爸爸的名字啊,”

张大壮没注意到简西谚瞪他的目光,吧唧了下嘴:

“也确实,你爸爸的名字的确难写,但有文化啊,你不知道,我当时我拿到你爸爸的名片的时候,我还研究了好久呢,哈哈哈,我研究了半天,都没搞懂那是什么字,还以为是电脑打错了呢!问了别人,才知道,原来那字跟‘意外’的‘意’一样的读音,诶,你说你爸爸怎么就不叫简意呢!这名字多好写啊!”

简西谚:“……”

“诶,你怎么趴到桌子上去了,”张大壮这下注意到了,赶紧将他扯了回来,“你还得写作文呢,千万别睡过去了!写完再睡吧。”

简西谚:“…………”

文学

古代薄纱乳h 第三章

福宝摸了摸腕上养了许久愈加通透莹润的翡翠镯子,甜美娇俏的脸上浮现丝丝缕缕的笑意。

“虽然爷爷送的翡翠首饰更甜美明艳,我也很喜欢,可我还是最喜欢自己的镯子怎么办?”

这是她当初一眼相中的心头好,没有之一。

玉也是讲究眼缘的。

她觉得自己和这个镯子很有缘分,如果不是上学不能戴首饰,她时时刻刻都不愿它离身。

这些年来,风轻雪收藏了很多珠宝首饰,作为她唯一的女儿,福宝着实见过不少,也获赠一大盒各色珠宝,比这镯子好的翡翠首饰不是没有,她就是喜欢这个镯子。

哪怕,这个镯子并不是那么完美无瑕。

为此,风轻雪扒拉了一遍自己的收藏,给福宝这个镯子配了一块吊坠和一对耳环、一个戒指。

虽然这几样和镯子不是同料,但都是色标级的玻璃种帝王绿,甚至没有任何瑕疵,绝对的极品,任何人看到都觉得和镯子应该是一套,目前就在福宝的首饰盒里。

陆父听了孙女的话,不以为然地道:“你喜欢哪个就戴哪个,谁也不会强求你必须把所有东西当作心头宝。不过,女孩子嘛,别嫌自己首饰盒里的首饰多,最喜欢的就经常戴,一般喜欢的就留着将来搭配衣服出席各种交际场合,你太奶奶、奶奶在世的时候啊,经常嫌弃首饰太少,平时什么首饰搭配什么衣服,我一天一夜都说不完。”

福宝掩口而笑,“妈妈似乎也这么说过,她最喜欢翡翠,可也喜欢其他的各种珠宝,不过很可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