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雪白的屁股

小丹的性欢生活 高限h不要了
2021年1月23日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2021年1月23日

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 第一章

“观音婢!”长孙无忌高呼妹妹的小名。

司马九注意到前方地上小女孩无助的剑神,右手猛然发力,直接将胯下杂色马带偏。

可是,杂色马的速度很快,显然,这样也无法

文学

避过观音婢。

于是司马九立即侧过身子,一条腿放在马镫一侧,单手如铁钳一般紧紧拽住缰绳,另一条腿向地面蹬去。

他这一脚,几乎运转了体内所有内息,医家、道家、佛家和独孤盛丽的奇怪内息。

“砰!”众人只听见嘭的一道沉闷声响,司马九连人带马,就像是被突击的铁骑侧面冲撞一般,横飞出去。

司马九终究让杂色马避开了观音婢,只是,他却与杂色马一同摔在了观音婢的侧前方,接连翻滚了十数步,在最终稳住身体。

侯君集先前被司马九甩开了十几丈远,他见司马九落马翻滚,急忙勒马。

此时,长孙无忌已经跑到赛道中,一把抱起观音婢。

文学

观音婢现在才吓的哭出声来。

一旁,高士廉脸色惨白。

倘若观音婢在这里出了意外,高士廉的妹妹定会伤心欲绝。

长孙无忌把观音婢抱到李世民身边,李世民细语安慰未来的媳妇。

赛道上,司马九挣扎着站起,如受重伤般,喷出一口鲜血。

这一次,他运功过猛,体内内息混杂、动荡,他已经受了内伤。

侯君集看着眼前的情况,默默将目光落到李世民身上。

司马九虽是他的对手,甚至是敌人,可司马九终究是为了救长孙无忌的妹妹才落马受伤,如此趁人之危,实在不是他的作风。

夕阳照在李世民若有所思的脸上。

李世民微微摇头,侯君集会意,纵身跳下战马,站定在原地。

晋王、李密、罗士信见司马九吐血,一同围在司马九周围。

司马九摇了摇手,示意并无大碍。

还在抽噎的观音婢,慢慢走到司马九身旁。

“多谢工部员外郎救命之恩,观音婢永不敢忘。”

司马九笑了笑,看着观音婢饱含泪水的眼睛和涨得通红的脸颊,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这一次,观音婢没有躲闪。

司马九心中大乐,当着李世民的面捏他的正妻,感觉不要太好。

李世民转头看向高士廉,高士廉会意,朗声道:“此次比试,晋王一方获胜,五百两黄金,当归晋王所有。双方挑选的马匹,归双方所得,剩余马匹,留在牧场。”

晋王道:“如此,也不负司马九之举了,甚好。”

慕容伏枪的盐湖散骊来之不易,原本,他想看司马九出丑,再堂而皇之的要回,没想到,司马九尽然将盐湖散骊收得服服帖帖。

高士廉的话,无异于宣布,盐湖散骊已经不属于他了。

他心中着急,不顾外交礼仪,走到高士廉身边,手舞足蹈,口中之意此马并非贡品。

高士廉淡定的拈了拈胡须,指着晋王对他说了几句话后,慕容伏枪才不甘的低下了脑袋。

晋王一方大都在欢庆胜利,司马九则走到受伤的杂色马旁,抚摸它的鬃毛,低声安慰。

一旁的李世民慢慢走到司马九身旁,道:“九哥今日救了观音婢,世民在此谢过了。”

李世民对自己的宿敌司马九,郑重的作了个揖。

“世民小弟弟,不用客气,咱们该如何还是如何,我救观音婢,与你并无关系。”说话间,司马九摸了摸腹部中箭处。

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 第三章

“怎么了?副帅!何出此言!?”

韩平脑门子上的汗都出来了,惊呼:“将士们被折腾了一夜,现在都没有休息。如果这就是敌军的真实意图,那么黎明之时敌军肯定会趁我军人困马乏之时发起进攻。到时候我军将士困乏之时必定战力受损,对面以差不多的兵力全力猛攻,我方必定战败!”

参军听到这里才发现,原来事情的关键节点在这里……

参军也开始被吓得出了些冷汗,直呼:“副帅,要不还是撤军吧?让将士们现在就开始准备,扔掉辎重,轻装前行。天亮就从西门出发。”

韩平点头:“也只能如此了,去传令吧。把辎重留下,粮草尽量带走,带不走的就烧掉。”

“好,属下这就去传令。”

没过多久,金军大营外的齐兵又开始了击鼓呐喊,四面八方的喧闹声让金军再次陷入了紧张。

参军去传令的时候连忙喊着:“不用管外面,赶紧收拾行装。天亮就撤退……”

天还没亮,文鸳就开始整军了。十万将士在黑夜里慢步出发,百十个人里面有一个是举着火把的,就凭借这种微弱的光线,齐军主力绕到了金军大营的西门外埋伏。

天刚有些微微亮,齐军上万人马突然对金军大营东门发起猛烈攻击!

齐军士兵顶着反击不停地冲撞着金军营的大门;由于大营城寨是巨木搭建的,相对低矮一些,齐军后方弓箭手看见、瞄准,万箭齐发后可以射住金军前来增援城门的士兵……

现在的齐军做出一副发起总攻的态势,但给金军的感觉是总攻方向在东门,实际上齐军主力在西门。

金军大营只有三道门,北、西、东,东门现在有大量的敌人在攻城;北门外的空旷处比较少,多数是山林,容易受到伏击;西门外是大道,金军从西门出去可以去西边也可以转而北上,所以西门成为了金军现在的必经之路。

韩平指挥着将士:“守住城门争取到撤军的时间……”

这时候参军去看了一眼东门进攻的齐军回来报告:“副帅!属下刚才过去看了一下东门的战事,虽然看不太清楚,但总觉得攻城的士兵只有万余人,应该不超过两万。属下猜想东门会不会是佯攻?敌人的主力或许在西门外或者北门外!”

韩平想了想:“就算东门外的齐军是在佯攻,如果文鸳的意图是引诱我们出城迎战,在野外作战中把我们消灭的话,我们出东门就是惨败。如果东门外没有埋伏,敌人看见我们就跑的话,我方并不适合追击,也耽搁了撤退的良机。”

“那副帅以为,该当如何部署?”

“本副帅以为……(思考了些许时间)这样吧,还是从西门出,让盾牌兵在两侧,全军一起出发。快速通过大路,就算有埋伏的话也不要恋战,且战且退即可。”

参军连忙问道:“副帅为何不派两队哨骑先出去看看?”

韩平摇了摇头回答:“哨骑金贵,如果西门外只有少量的敌军也是能消灭哨骑队伍的。所以派哨骑出去,就算有幸存者回来也不一定说得清有多少敌人。赌一把吧,就从西门出,西门外地势平缓,就算有齐军重兵设伏,只要我们想走,他们只能和我们在空旷的地方互相攻击。现在东门至少有一万敌军的话,我们从西门离开,短时间内应该还有兵力优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