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丹的性欢生活 高限h不要了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一章

“哈哈,你早这么说不就好了吗?”

施清海爽朗大笑,摆足了胜利者的姿态,这样自信的声音透过密室传到外面任小芹耳中,让女孩原本提着的一颗心也终于放松下来。

施清海,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任小芹的心里晕乎乎想着。

天皇式神雾气收拢,原本凝实的黑雾变得有些透明,他用看不见的眼光“怨恨”地看了眼施清海,见着施清海身上的浩瀚真气此时归为平静,手中原本那带着恐怖气息的长剑也收回不见,他才堪堪放下心来。

此子恐怖如斯,竟然能将自己打得毫无还手之力,难道外面的世界已经变得如此可怕了吗?

天皇式神心里捉摸不定,眼前这陌生年轻人一套不解释连招下来,把它原本的雄心壮志都给一下子直接打没,甚至都在思考着要不要真的虚与委蛇,暂时臣服到那小女孩体内。

“小友……”

天皇式神刚要开口,可眼前的陌生男子气势再度一变,眼神变得严肃、神圣……

天皇式神心中骤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不讲武德!!

“大威天龙!”

施清海双臂齐出,周身六条金色巨龙环绕辗转,浑身皮肤都染上了一层金黄色,看起来就像是不败金身一样,眼神冷酷无比,如人间大炮一样对着完全没有任何准备的天皇式神轰炸过去!

“轰轰轰!!”

原本的密室被骤然轰出一个大洞,天皇式神凄厉地发出了惨绝人寰的怪异强调,如此尖锐的声音不仅仅是密室外面的任小芹可以清晰听到,就连一直在外面惴惴不安等待的泷也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糟糕,天皇式神好像出现一点点意外了……”

泷脸色一白,心里同样七上八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虽说没有天皇血脉就不允许进入到最后密室,但泷作为式神祠堂存在已久的守护者,自然是有进去与天皇式神进行一番交谈的。

于是,泷知道了天皇式神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公主殿下若是想完美地继承天皇式神,绝对不可能一帆风顺……

在此之前,泷就一直担忧着施清海进去会与天皇式神产生冲突,尽管心里已经做出了无数次祈祷,但现在看来好像没有什么用。

怎么办……

泷脸色发白地看着摇摇欲坠的式神祠堂,看着逐渐生气的那土黄色灰尘,看着同样不知所措的侍卫……

她同样是一筹莫展!

施清海现在如此之强,昨天还言辞凿凿地肯定可以将内亲王斩杀,那么同理来说,现在的藤原先生对于施清海也没有太大的威胁了……

诺大的东瀛,竟然管不住一个不满三十岁的毛头小子!

式神祠堂,算是彻底完了!

一想到这里,泷心中一片悲凉。

——

最后的密室内,天皇式神被施清海最后必杀给彻底杀掉,所有雾气尽数散去,只余下最根本的式神气息,施清海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一枚菱形钻石,大威天龙幻化出来的金色巨龙此时环绕在他身边,让施清海帅得如梦如幻,每一帧都是4K壁纸般的存在。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二章

王梓的目光落在桌面上两张羊皮卷上。

这两张羊皮卷正是他利用上官文给他的那个药罐子里头的药让其显示出里头的内容的羊皮卷,其中一张是一份地图,标记着古墓的具体位置,另外一张却是一些文字,通过这些文字的内容王梓算是对那古墓有了更深的了解,却也解开了他的一些疑惑。

古墓的具体位置正是位于魔窟森林里头,甚至,王梓还无意中闯进去过,正是位于当日他被炎黄追杀的时候逃进的那浓雾里头。

根据陈抟留下的信息表明,那些浓雾是端木卫庄培育出来的一种药草散发出来的一些气体,含有剧毒,一旦沾上,绝无生还的可能。

当年陈抟找到女娲补天的五彩色,得益于五彩石的逆天神力,进入那浓雾里头而不死,并且在里头见到了一个白发女人,正是端木卫庄的妻子,她正默默的呆在端木卫庄的墓旁陪着端木卫庄。

后来陈抟跟那个白发女人大战了一场以平手而告终的,两人算是熟悉了,之后陈抟帮她把端木卫庄的墓修建了一番,并且还留下一些机关,更是把他研制出来的内力速成心法至于墓里头,然后把那五彩石一分为五的打磨成五枚平安扣当作是古墓的钥匙。

了解到这些信息后,王梓的心里满满的都是疑惑,陈抟所说的那个白发女人应该就是自己在那浓雾里头所见到的那个跟东方家族两姐妹很像的那个女鬼了,也就是杨婆婆跟王老头的师父,她可是返璞归真的高手,陈抟跟她打架却是以平手而告终的,也就是说陈抟也是返璞归真的高手才对,这样的一个高手,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还是说陈抟根本就没死?

至于平安扣为啥能融入人体的部位,融入进去之后又该如何取出来,羊皮卷上头却是没有说明,总不能把自己杀了吧……现在王梓自己知道人死了之后平安扣会自动出现。

不过在不用自杀的情况下即便有办法把平安扣从他的身体里头取出来,王梓也觉得是不可能进入那坟墓的,首先那浓雾就足以毒死除了他之外所有人了,再者里头可是有一个返璞归真的高手在那里守护着,谁敢去挖他丈夫的坟墓的?

而现在,王梓却也明白了为什么当初那个女鬼要他背《中藏经》这种书籍了,也知道那女鬼说的那句“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没死,但是想必跟那个人有关系吧?这次看在那人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计较,但是下次你再一次出现的话,我必取你性命……”的意思了,那个人应该指的是陈抟吧?

想着,王梓的心情愈发的轻松起来了,因为这样一来,也就不用去想着要进入古墓这件事情了。至于这羊皮卷,想了想,王梓决定销毁,毕竟得到这种东西的人只会想方设法的去寻找这个古墓,到时只会白白葬送性命罢了。

一把火将那两

小丹的性欢生活 高限h不要了

张羊皮卷给烧了之后,王梓走出了房间来到大厅,十几个身材曼妙的女人坐在那里叽叽喳喳的说些啥话,见王梓走过来来,美眸刷一下子,全部落在了王梓身上。

“各位美女,我有一件事情要宣布……”王梓故作神秘的说道。

“大色狼,不会是想宣布今晚让谁去服侍你吧?让琳妹妹去,这小妮子刚刚发情了呢?”林诗笑道。

“哪有……”唐依琳面色羞红声若蚊蝇。

“萌萌也动情,咯咯……”

……

“呃……”王梓看着众女,只觉得自己的鼻血要喷出来了,当下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是那种人吗?”

“是!”众女异口同声。

“……呃,好吧。”王梓妥协,他怕自己不妥协的话今晚又得去监控室睡地板了,当下说道,“不过我现在要说的不是这件事情,而是我有一个想法,在这学期结束之后,我想带各位美女去旅游……”

“耶……”欢呼声响起,王梓已然被一种女人给紧紧的包围住了……

……

在法国跟西班牙交界处的比利牛斯山,那传说中的黑色商业帝国小影门就藏匿在这里,当然了,小影门这少为人知的黑色商业组织现在已然被抹杀得干干净净了,变成了闻名于全球,影响力巨大的大型跨过集团辉煌集团的总部。

传说这辉煌集团的业务遍布了全球各地,还传说这个跨国性大集团的幕后老板是一个年龄仅仅不到二十岁的男孩子,甚至还传说这个集团里头的高层各个都是一等一的绝色大美女,最最博人眼球的是,这些美女还据说都是集团幕后那个老板的女人。

在距离辉煌集团不远的的某座悬崖边屹立着一座城堡,在几年前,这座城堡的外观看起来古朴沧桑,尽显老态,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就好像里头住着吸血鬼似的,而城堡里头却是极尽奢华的装饰。

而现在,这做城堡的外观已然被重新粉刷上了白色的油漆,在夕阳的朝阳下,披上了一层金黄色,给人一种很是神秘的感觉;而里头的装饰也不在是奢华到极致了,而是处处有着恰到好处的温馨。

王梓现在就居住在这里,他是这里的唯一的王者。

周末,阳光明媚,宽大的院子里热闹非凡,在院子里头的那巨大的游泳池旁摆放着数张沙滩椅,在沙滩椅上躺着数个身材曼妙身穿比基尼的女人,而在那游泳池里头,还有数条美人鱼在那边欢快的游荡着。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三章

王君诺还真是无比嚣张!

当然,张君昊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怕!

他完全不在乎有没有人拯救自己。

毕竟,他能够自己救自己!

王君诺把自己关押起来更加好,这样一来,更加能够说明自己是被冤枉了!

目送王君诺离开,张君昊嘴角勾起在笑,他脑海中出现了一个极为有趣的计划!

接下来的时间,隐藏学院的前辈们针对张君昊进行调查。

调查持续了一天,除却王家提供的证据之外。

他们完全找不到张君昊与金玉满堂商场被盗一事有关。

由于王家提供了对张君昊不利的证据,隐藏学院的前辈们只能暂时羁押张君昊。

与此同时,张慕秋找到妮娜了解情况。

妮娜焦急地解释,“王家提供的证据,是在金玉满堂商场的柜台上,发现了张君昊的指纹,所以张君昊会被认定为作案嫌疑人!”

“要知道,我和张君昊去过金玉满堂商场,观摩前辈们对这起案子的调查,所以,张君昊的指纹遗留在玻璃柜台上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王家的人说,张君昊前去商场观摩的时候,商场之中的监控探头一直在拍摄,他们是在张君昊没有去过的地方,发现了那枚指纹!”

张慕秋很清楚,王君诺对张君昊出手,完全是为了针对她!

但是,张慕秋完全无法证明,王家提供的证据是假的。

张慕秋皱起眉头,她拍了拍妮娜的肩膀,“放心吧,我会解决这件事!”

无法证明证据是假的,张慕秋只好前去找寻王君诺,与她面对面交谈一番。

此时,王君诺正在酒吧消遣,对于张慕秋的到来,她完全不觉得惊讶。

张慕秋走上前,开门见山询问,“你到底想要怎样?”

“哦?”王君诺用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上上下下打量了张慕秋一番,“我很好奇,你一个张家千金小姐,为什么会在意一个小城市来的穷小子呢?”

张慕秋懒得解释那么多,“你有什么条件,尽快开口!”

“慕秋大小姐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爽快!”王君诺漂亮的脸颊变得阴沉下来,“我的要求很简单,你协助我,将商场被盗一事处理好!”

面对这样一个要求,张慕秋没有答应,当然,她也没有拒绝。

“区区几个亿的损失,对你们王家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你何必这么在意?”

“嘭!”王君诺重重将酒杯砸在桌子上,她满脸怨念,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当然不在意那几个亿的损失,我在意的是有人敢动我王家,这件事如果不调查清楚,等于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往我王家头上踩!”

对于王君诺的解释,张慕秋有些无动于衷。

但王君诺嘿嘿笑起来,“你不也是这样吗,对于你们张家的那个案子,你不也是极为执着在调查吗?”

张慕秋的神情变得阴冷下来,“那件事,与你们王家的遭遇性质不一样!”

“在我看来是一样的!”王君诺将一杯酒递给张慕秋,“现在,你协助我调查商场的事,如果你让我高兴了的话,或许我会一时兴起,帮你调查一下你们张家的案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