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肉伦怀孕,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被打屁股缝里夹姜:被拉到野外强要好爽
2021年1月23日
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2021年1月23日

经典肉伦怀孕 第一章

独孤博看着苏尘,随后又看着千仞雪。

在千仞雪的身周有着八个魂环。千仞雪竟然是一名魂斗罗。

武魂帝国有着苏尘和千仞雪这两个怪才,还有着其他六位怪物,外加99级极限斗罗的千道流,何愁不能一统天下。今晚的毒袭行动失败,独孤博内心十分的清楚。除非奇迹发生,否则天斗帝国再也没有翻盘的可能。

独孤博叹了一口气,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十岁,道:“老夫只有一个请求,放过我的孙女独孤雁,以及我所在的家族。”

“行,我可以答应你。”

苏尘没有任何的犹豫,紧接着又道:“只是为了避免他们与我们为敌,你最好留下一些东西,让他们能够不和我为敌。否则,我总不能任由他们针对我们吧!”

独孤博一听,笑了。对于苏尘,他真是越来越喜欢。只是可惜,他独孤博这一世站错了位子。就算是在这个时候,苏尘也能够想到应当如何做,才会让事情有利于他。如此出色的人才,他若是不能一统天下,简直是天理难容。

如今即将一死,独孤博对于很多事情都看淡了。也许,对于整座大陆来说,归于一统,结束长达千年的战争,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独孤博强撑着身子,从储物魂导器中取出了笔墨,唰唰唰地写了起来。也不怕苏尘知道,连信封都不装,直接弹射给苏尘。

信中的内容,十分的简单。大意是让独孤雁,以及独孤博他所在的家族,不得给他报仇,也不可以和武魂帝国为敌,并且立刻撤出这场毫无悬念的战斗。

苏尘收起独孤博的亲笔信,问道:“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独孤博摇摇头,眼神只是上下打量着苏尘。半响,独孤博感慨道:“果真是一代天骄!”

语毕,独孤博从储物魂导器中,取出一把匕首,朝着他的脖子一抹,鲜血飞溅,身子缓缓落地。

独孤博,陨!

“千钧长老,听令,将独孤前辈的遗体,葬入供奉斗罗殿,供万世瞻仰。”苏尘命令道。

“喏。”

千钧斗罗颔首领命,扫视着在场的其他天斗帝国的十八名魂师,问道:“他们怎么办?”

“杀,一个不留。”苏尘语气淡漠道。

“啊!”

苏尘命令一下,凄惨的叫声,在这座寂静的夜晚响彻了起来。天斗帝国的十八位魂师,需要面对上百人,其中还有两名封号斗罗,根本没有任何的悬念。不一会儿,天斗帝国的十八名魂师,全部被斩杀。

苏尘看向千仞雪,眼神十分的温柔,含笑道:“小雪,欢迎你回家。”

千仞雪看着苏尘,就那么隔空看着。好一会儿,千仞雪心念一动,人已经出现在苏尘的面前。看着近在迟迟的苏尘,千仞雪终于不用再承受相思之苦了。

在过去的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分,每一秒。千仞雪无时无刻不是想念着眼前的青年。如今,她终于可以以自己的真实身份和眼前的人相见了。

想到这,千仞雪情绪十分的激动,在苏尘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她的红唇朝着苏尘的嘴唇凑去。

“呃!”

苏尘眼瞳大睁,幸福来得太突然了。面对千仞雪的温柔和爱意,苏尘没有拒绝,伸出手,游走到千仞雪的后背,抱着千仞雪,回吻着千仞雪。

经典肉伦怀孕 第二章

段正距离林源越来越近,脸上的戏谑与残暴也越发狰狞。

整个人双目已然通红,就像是吃了足以致人兴奋到疯狂的药物一般。

而林源此时依旧是一副低着头呆滞在地上满是颓废的样子。

但其由于低头所遮挡住的眼睛却是在下一秒闪过一丝精芒。

他那双眼睛一直在注意着段正的前进的脚步。

他可不会自大到为了充当诱饵就将自己的生命葬送掉的地步。

只要段正的步伐稍有不对劲的地方,他就会立即做出反应。

而段正的身后,一只有着如同雪一般洁白皮毛的妖狐也悄无声息的在茂盛的树林上早已等候多时。

在段正再次得意的向前踏出一步的时候。

白阳雪焰狐那早已蓄积多时的大招也再也按捺不住。

一口透着彻骨寒冷的白色火焰从其口中奔着段正直射而去。

其能量之强之凝练,别说是段正。

就算是五阶初期的黄金阶妖兽,都足以将其冻个彻底,还是碰之即碎的那种。

而且其速度之快,甚至可以说是瞬息即至。

让颇为有些得意忘形的段正根本来不及防御。

但他身旁那座雕刻着凶厉小兽的血红石像却是在白阳雪焰狐脱口之后感知到了能量的来袭。

匆忙撑起了防护。

早已集中精神注意着一切的林源也是在第一时间让墨镜召唤出朵朵带有侵蚀属性的乌云向着段正击去。

哪怕只有一阶的墨镜的全力攻击对已经达到三阶的段正造成不了什么致命伤害。

但输出还是能多打一点是一点。

更何况还是现在这样的紧要关头。

只要墨镜的侵蚀属性能破防,能对他造成麻烦与困扰那就已经足够了。

而段正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完全没有预料。

他无法想到原本在他看来已经是手到擒来完全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猎物竟然会发起这样强大的反击。

但四阶御兽师的实力与雄厚的战斗经验却让他在下一秒迅速反应了过来。

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撑过眼前的这一关。

自己御兽那匆忙撑起来的防护罩已经抵挡不住了。

更别说还有那像是传说中龙形态似御兽的骚扰。

这简直让他是不胜其烦。

雕刻着凶厉小兽的血红石像撑起的防护罩马上就要撑不住了。

看上去就知道那血红石像支撑的简直勉强到了极点。

甚至那血红石像身上还出现了似隐似现的裂纹。

这确实是没办法的事。

虽然这个不知来历不知种族的血红石像很是厉害。

但它的仓促支撑起来的防护罩怎么也无法和那白阳雪焰狐蓄积已久的大招相抗衡。

“咔~咔~咔!”

能量碰撞的中心有着如同玻璃破碎般的声响传来。

而且声音越来清楚与清脆。

而这时段正完全已经知道自己的落败无法挽回。

双目通红就如同输红眼的赌徒的他直接了当的转过身子。

满是凶厉的大声嘶喊着朝着身后的林源冲去。

“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你一起陪葬!”

他想自爆!

四阶御兽师是整个御兽师体系里的中流砥柱,已然拥有了自爆的手段。

经典肉伦怀孕 第三章

别看当着商照夜在旁,此时的夏归玄眼里却只剩下殷筱如了。

如同殷筱如眼里也只有夏归玄一样。

刚刚的橘色如同虚假的橘色,没有人记得那匹被遗忘的马。

商照夜抱膝蹲在墙角,也在努力缩减自己的存在感,公主想南下这就最好的,别的还是不要随便说话,以免节外生枝对不对……

文学

也知道此时两人的情绪。

最能刺激男女心中情绪激荡的,“别离”至少可排前三甲。

虽然也就跟出差似的一两个月就回来了,本来不算什么,很正常……但谁都知道,这就是人类女总裁殷筱如和狐族公主殷筱如的分水岭。

夏归玄不会强迫她必须不变,一切在于她自己。

或许她还是二哈,或许不是了;或许会回来继续开她的饮料公司,或许留在神裔做族群领袖。这连她自己也不能预计,但无论如何,确确实实得去看一眼,该走怎样的人生路,总要做个选择,那是避不开的因果。

殷筱如选择在夏归玄“出差”的时候南下,也是故意挑了他不在旁边的时间,否则怕他忍不住出手干涉选择。所以一听说夏归玄要出去,她就想起了南下。

大家心知肚明,二哈不傻,夏归玄心里更如明镜一般。

耳畔仿佛又传来那一天的对话:“怕你现在如果不亲我,等你想亲的那一天,却已经不是现在的殷筱如了。”

“不管你做什么选择。”夏归玄轻轻俯首吻着她的唇,低声道:“只要不是被人夺了舍去,个人的选择那都还是你。我夏归玄一生起码变了三四次,现在还在变,那都还是我。”

殷筱如道:“是不是我变成什么样,在你眼中都是你喜欢的我?”

这话又开始了小狐狸的狡黠。

夏归玄从来没说过自己喜欢,这话却想坐实。

夏归玄如何听不出这点小话术,却只是笑笑:“是。”

小狐狸的眼波一下就变了,蒙蒙的,仿佛尽是水雾蕴藏其间。

口中却道:“果然壮阳药就是该给你用的,到了现在还说这些。”

夏归玄将她横抱而起。

殷筱如抱着他的脖颈呢喃:“我要去我自己的大床……”

“嗖”地一声,两人消失在客厅。

很快商照夜魂海里就传来惊怒的传念:“快阻止他们啊!”

商照夜奇道:“我还没感受到刺激,陛下的感觉这么大的吗?”

“感觉你个头啊,我的身子要被人破了你没想到这个吗?”

“……哦,这事……”这个是真没想到,商照夜一时也觉得狐王有点悲剧,无奈道:“怎么可能阻止,陛下你还是从了吧……”

“什么叫我还是从了吧?”狐王悲愤:“又不是我被人弄!”

“唔……”商照夜犹豫:“有区别么?”

“那如果是这么说,你也能接收我的意识反馈,

文学

和你魂海混杂共鸣,双倍。是不是你也在被人弄?”

商照夜深深吸了口气:“陛下,咱们换个词吧。”

“什么词只是次要,事实如何才是本质啊!”狐王都快炸了:“你也被殷筱如传染了吗?”

其实商照夜觉得狐王自己也很殷筱如,这种传染好像特别快……不过狐王目前是残魂,只是借她的灵光,如父神所言,如果这事情处理不当,狐王分离出来可能会成为一个傻子或人格缺失的疯子,也就是说如今的狐王性情不是狐王,不如说是被她传染后的再版殷筱如?

真正分离之后就不是这样了,期待原先那个雄才大略的狐王重生。

“所以……”商照夜很是坚定地道:“反正殷筱如那个残花败柳之躯不能用了,陛下还是考虑老老实实接受父神的意见,神魂分离另塑躯体吧……这之间需要多少时间,我会撑着,我看公主也像是有意负担起责任来了……”

狐王道:“我就怕她没什么变化,你要先被调教……啊……”

几乎与此同时,商照夜也抖了一下,缩在墙角抱着膝盖,整个人都在微微发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