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我跨下的英语老师,放荡豪门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掰腿的正确姿势
2021年1月23日
教师白洁41一80章,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2021年1月23日

躺在我跨下的英语老师 第一章

白浪浑浊的海面上。

罗杰的收割之旅异常顺利。

这些海狼骑士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被「恐惧瘟疫」震慑之后。

更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头用尾巴紧紧捂住臀部的半龙兽到处行凶!

之所以保持这个姿势。

倒不是罗杰有了心理阴影。

而是因为「银鳞长矛」造成的伤口实在是太深了!

纵然第二形态的体质强悍,亦有雪莱夫人从旁妙手回春。

但一旦动作过于剧烈。

刚愈合的伤口就容易撕裂,然后形成新的伤疤。

若是如此往复。

时间一久。

就算那伤口表面愈合了,也有可能留下破绽!

罗杰知道。

很多文学作品里的反派都是因为年轻的时候打架后不注意保养,然后留下了隐疾。

最终才被所谓的主角发现并一举拿下的。

所以。

对待伤口愈合这件事。

他非常认真!

更何况这位置还这么敏感。

他没理由不再三小心的。

……

尽管失去了尾巴这一强有力的屠戮工具。

但罗杰的刷怪效率依旧极高。

在「海底弹弓」的辅助下。

他左突右杀。

一巴掌下去就是好几个海狼骑士。

而忠心耿耿地护卫后方的角魔们也有着极为突出的表现。

在「海战精通」的支持下。

他们或振翅而飞,或潜入水底,兢兢业业地执行着罗杰的杀戮命令!

特别是戴安娜。

这位额有白角的魔鬼女士在今日展现出了杀人机器的潜质!

释放完恐惧瘟疫后。

她便从折叠的黑火短裙底下摸出两把锋锐的血刃来。

下一秒。

她张开翅膀,腾空而起。

以罗杰为中心。

她似战斗机般不断地低空掠过海面。

每次出手。

她能斩下一连串的海狼鱼头!

不多时。

戴安娜便用一条细细的鱼线把那三十多个鱼头串在了一起。

每次她飞过海面。

那些鱼头就会像拖把一样挂在她身后。

这一举动更是加速了海狼军士气的瓦解。

她用行动来诠释了什么是真正的魔鬼!

对此。

罗杰深表理解。

他知道戴安娜肯定不是想吃剁椒鱼头了。

而是这名女英雄在「炼狱逐火者」这个术士的进阶职业外。

还兼有另一个强大的战士进阶职业「颅骨收集者」。

她可以通过收集敌人的颅骨而变得强大。

这些鱼头只不过是她修行的必备之物。

而在这个过程中。

罗杰也注意到。

英雄模板的成长速度确实快得吓人。

戴安娜起初并无位格。

但在这场战斗爆发后,仅仅是激战了十几分钟,就神奇地获得了0.01的「恐惧位格」。

刚刚的「恐惧瘟疫」,就是恐惧位格附带的法术性专长。

而伴随着颅骨的不断收集。

她会变得更强力!

就算罗杰是真正的挂壁模板,此刻也感到了一点点的压力。

“不过这波杀完后,是可以考虑弄点鱼头汤喝喝……”

思绪间。

罗杰不由加快了杀戮的速度。

……

“呜呜呜!”

不远处。

风暴与海洋的决战终于有了个结果。

在海蛇女王的暗中帮助下。

沃伦的几个脑袋成功地咬在了风暴少将的腰部!

六头海蛇的每张嘴巴齐齐发力。

很快的。

风暴少将化身的巨型异怪就被咬掉了大半个腰子。

前者呜咽一声。

在风暴的裹挟下逃之夭夭!

这场突如其来的遭遇战。

终究是在海狼军溃败不止的背景下落下了帷幕。

……

1小时后。

鲜血染红了海洋。

部分海狼军的尸体默默地漂浮在海面上。

而更多的则是沉入了海底。

十几公里外。

大量的白鲨在附近徘徊,却不敢轻易靠近——

因为庇佑他们的神已经死去。

在沃伦的威慑下。

他们连吃点残羹冷炙都得看人脸色。

浅水教会的商船上。

穿着粉色连衣裙的芮尔正真挚地向来援的两人道谢。

她的态度确实很诚恳。

明明是神明的分身。

道谢的时候鞠躬幅度还挺大的。

而在这个过程中。

罗杰一直盯着旁边的沃伦看。

果不其然。

后者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以沃伦的地位。

应该是知道芮尔就是他干妈浅水女士的分身的。

那种几乎写在眼神里的渴望。

让罗杰不由稍稍调低地了感知的敏感度。

不然保不齐第六感会截取到沃伦什么见不得光的心声来。

……

船长室里。

“海蛇教会的支援速度超出了我的预料。”

“我本以为要等上半天。”

“你们真是太快了……”

芮尔再三感激道:

“浅水教会会承担这次驰援行动的所有费用,后续的感谢金也会尽快奉上。”

沃伦微笑着道:

“这是分内之事。”

“我早看海狼军不顺眼了,刚好给了我一个出手的机会。”

说着。

他的目光转移到罗杰身上,带着些许的警惕和防备:

“这位是巴德先生吧?”

“新来的特许传教士……呵呵,阁下支援浅水船队的速度比我还快啊。”

……

「洞察:你察觉到沃伦对你有一丝怀疑」

……

这试探的也太明显了吧?

罗杰心头轻笑,表面上漠然地看了他一眼:

“我和海狼军有些私人恩怨,刚好在附近准备猎杀几头海狼骑士,所以来的比较及时。”

“既然事情已经结束。”

“我这就离开。”

说罢。

他告别了芮尔。

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船舱。

反正他就是来确认一下支援费用的报销细节的。

至于海蛇教会的奖励,也不是沃伦能干涉的。

今日的战功。

罗杰会通过赛琳娜的渠道报上去。

虽然肯定会被那个女人吞掉一小部分。

但这同样能将赛琳娜更深地绑在自己的战船上。

他不是在意这点小利益的人。

沃伦怀疑自己也很正常。

毕竟自己出现的太巧合了。

只可惜。

他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

罗杰没必要和他多做解释。

……

离开船长室,罗杰大步走过甲板。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

身后传来了阵阵的脚步声!

“别装了!”

沃伦的声音

文学

徐徐传来。

罗杰平静地转过身去。

沃伦看了看两边,纤细狭长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线,他的声音森冷而低沉: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你也是母亲的私生子吧?”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们是兄弟,明白吗?”

“你得叫我哥哥。”

“呵呵,只是你看上去不是很受宠啊,你的位格是什么?恐龙?”

听完这话。

罗杰无语至极。

他认真地打量着沃伦,这厮的外貌倒是挺俊秀的。

怎么看上去脑子不太好用的样子?

……

「超凡感知:你察觉到沃伦在和你争风吃醋,他对母亲的宠爱十分珍视,并非常忌惮每一个可能分享这份宠爱的兄弟姐妹」

躺在我跨下的英语老师 第二章

阳光普照大地,在楚剑晨身后拖出长长的影子,在港口站了半个多小时的他活动了一下双腿,望着远处的海面,长长的叹了口气。

涅辛之忆凭空消失后的第一时间,楚剑晨就联系上了正在港口检查后勤设施的维内托,让宪兵队闪电突袭了纳兰飘雪的驻地。

但可惜的是,涅辛之忆的行动力远比他想象的快,宪兵队突入纳兰飘雪的驻地后,看到的只有被搬空的房间,和几张早就签了名字的现金支票。

“行了,就算你再怎么等也没用,纳兰飘雪既然连驻地这个月的租金都有时间算好留下来,就绝对不可能明目张胆的通过港区离开意大利,我想,他们应该走的是那些走私商人经常走的黑色航道,虽然危险了点,但如果加上那个神话级的舰娘的话,那就远远称不上危险。”

忙完手头上的事情的VV好笑的凑过来,伸手推了推楚剑晨的肩膀,试图让他从望夫石的状态里清醒过来:“别担心,我已经通过联盟发出了通缉令,除非他们从此不再出现在陆地上,否则就别想逃脱审判,你就放心吧。”

“可我担心的并不是这种小事啊,VV。”楚剑晨摇摇头长叹一声,随手摸了摸维内托的小脑袋:“你不知道涅辛之忆到底有多恐怖,就算整个联盟团结在一起都未必能打得过她,更别说纳兰飘雪手里其他的底牌了。”

“别摸我的头!你是在羞辱我吗!”

维内托不满的拨开在自己脑袋上磨蹭的手掌,气鼓鼓的冲他吼了声后,才满脸不信的问道:“那艘什么涅辛之忆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再厉害不也就是神话级吗?虽然我不是,但联盟手里可是捏着好几条神话级的战舰,一起围攻的话,就算是她也未必能赢得了吧?”

“如果真的有这么简单就好了。”

楚剑晨无奈的耸了耸肩,他虽然把涅辛之忆的战斗力写进了报告,但很多东西都不敢写上去的他,对于那艘方舟舰的实力描述其实是很模糊的,也难怪维内托并不把这份报告放在心上,对联盟的战斗力有着非凡信心的她并不清楚,那艘身体里面储存着一整个军团的娇弱美少女,几乎拥有轻松抹平地球的能力。

但是这话楚剑晨不能直接和维内托说,别说她未必会相信,光是一个信息的来源他就说不清楚。

还好涅辛之忆展现出来的攻击力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强,也许和那个受限于神秘提督的鲜血王座一样,和纳兰飘雪签订了精神契约的她同样无法完整的输出自己那足以碾平一切的力量。

“要是我手上有艘亚顿之矛就好了………….”一想到这里,楚剑晨就感觉自己是不是受到了非洲圣山的诅咒,好不容易出了艘休伯利安,却偏偏把能增加成功率的机器给爆破了,不然的话,凭借着

文学

亚顿之矛和休伯利安的关系,说不定真的能再多一艘顶级的种族方舟舰。

不是说休伯利安不好,或者是楚剑晨贪心不足,而是面对承载着整个星灵文明的超强悍方舟舰,他手里实在是拿不出可以与之对抗的力量。

虽然没有多长时间,但一想到自己在涅辛之忆手里毫无还手之力,连精神力都被死死压制住的无力感,楚剑晨就禁不住一阵后怕。

躺在我跨下的英语老师 第三章

第一章:暗黑纪

狭小的房间内,黑暗无边无际,一如这个被一群至强者笑称为暗黑的纪元。???

轻微的呼吸声,即使已经十分轻微了,但是在这个房间内依然十分清晰。

“白帝战天,末世回光!”

“时天西倾,日月东移!”

颤抖着瘦弱的身躯,余小白心里不断回响着一句十分拗口的四字文。

“一字之差,天地之别!哎~!我余小白名字只是与白帝相差一字而已。”

几分不甘,几分酸涩,几分惆怅!

……

“咕咕!”

一声轻响将整个气氛霎那间破坏的一干二净,“真他娘的又饿又冷!”低声骂了句,余小白将身上单薄的衣服紧了紧。

末世降临已经三百年有余,三百年前一位被唤作的白帝的强大幸存者,凭一己之力,原本已经将整个末世结束,然而事情总有意外,白帝失踪了,扶摇帝国随之全部被冰封。

有人说白帝死了,有人说白帝被困住了,说什么的都有,但是却是没有一个确切的结果,因为没人知道白帝最后那一战结局究竟如何。

若是胜了这末世为何还在继续,若是没有胜利为何一切规则都生了改变?一切就像是一个谜。

“咕咕”

又是一声轻响,狭小的房间内格外清晰,即使余小白故意转移了思绪,却是依然转移不了肚子传来的饥饿感。

“他娘的,死就死吧!”豁然支起身子,余小白壮胆般的嚷了一声。

“轰”

一声沉闷的巨响隐隐约约的传来,余小白突然脸色一苦又坐了下来:“好死不如赖活着,我可是和白帝只差一字的男……孩儿!”

说道男孩儿时,余小白微微一顿,话说出生到现在十多年了,他都没见过和他同龄的女子,他依稀记得有人说过一句“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从那时起,他便以为,女人也就是所谓的伊人,在一个叫‘水一方’的地方。

“想来‘水一方’因该是和白帝在时扶摇帝都那种人间仙境吧!”余小白心里常常这样想到。

“咕咕”

几个小时后,一声轻微雷鸣般的声音再次响起,一番摸索手中摸到一个硬物后,余小白终究还是爬了起来,他知道在这样下去,他或许活不过今天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