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的奶水,小东西想要了是不是爸爸给你

儿子的特别大,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
2021年1月23日
高hbl文,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2021年1月23日

小可的奶水 第一章

@@@@

穿【玄幻世界】【族长】,从家族角度去描绘尽量真实的玄幻世界,种灵田、养灵鱼,全面发展各种家族产业,扶植咸鱼长辈成老祖担当保护伞,激励小辈勇闯圣地学宫出人头地。

非热血战斗式玄幻,而是以提升各项家族产业,资金、设施、家仆、家将、族人、客卿、姻亲等元素为主。力图从新鲜的视角去看”老套“的玄幻世界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可的奶水 第二章

赵昀自然看得出,胡命桥阻拦韩晦烛,其实已经偏向了杨璟,但胡命桥是他的贴身死士,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信任之人,他的心里虽然不悦,但能用这一次机会,换取胡命桥下半生最坚定的忠诚,赵昀认为是值得的。

韩晦烛的血泪流下来之后,似乎也开始失去视力,但他并没有恼羞成怒,也并没有暴跳如雷,而是默默地站着,似乎在适应突如其来的黑暗。

过得片刻,他才朝赵昀请命道:“官家,事已至此,杨璟此子逆反之意昭然若揭,留之不得,臣恳请官家下旨,将杨璟捉拿归案!”

赵昀也知道,杨璟若离开临安,从此天高海阔,再无任何东西能够困住杨璟这条潜龙,此时便朝韩晦烛道。

“此事便交由韩真人与胡卿家去办吧,另外,派人到国舅府去看一看,朕今早就宣召国舅,此时他却仍未入宫,朕有些不安…”

守候在外头的徐佛等人自是各行其是,韩晦烛虽然在赵昀前面能够保持镇定,可出了宫殿之后,整个人都在浑身颤抖!

他是皂阁山的符箓大宗师,若眼睛看不见,他如何画符?如何配药?如何跟人动手?

他绝不容许杨璟全须全尾地离开临安!

韩晦烛和胡命桥点兵点将,准备捉拿杨璟之时,杨璟已经出了皇宫,正打算赶回家中,却被一辆黑色马车给拦了下来。

“侯爷…瑞国公主殿下有请!”

那马夫压低声音,朝杨璟如此说道,杨璟也没太多犹豫,便登上马车,钻进了车厢。

许是出来得匆忙,这马车并不大,杨璟钻进去之后,与瑞国公主几乎是身子挨着身子,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处子芳香扑鼻而入,杨璟心中不免感到可叹。

“杨大哥…天孙儿知道,今后只怕再难相见…天孙儿…天孙儿的心意,杨大哥可曾感受得到?”

她也知道杨璟即将离开,往后的人生之中,只怕再与杨璟无缘,眼下也顾不得羞涩,当即袒露了心迹。

杨璟伸出手来,摸了摸她的头,朝瑞国公主温柔一笑道:“你是个好女孩儿,杨大哥一辈子忘不了你…”

杨璟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虽然委婉,但瑞国公主也知道,杨璟一直知道她的心意,只是也一直将她当成妹子罢了。

虽说如此,可能够让杨璟铭记一生,她的心里始终觉得甜蜜且满足,她也知道杨璟接下来要逃命,并不敢耽搁杨璟的时间,将一只锦囊交到了杨璟的手中。

“杨大哥,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聚,小妹没别的东西,这礼物请大哥一定要收下!”

杨璟轻轻捏了捏那锦囊,里头四四方方一块令牌样的东西,杨璟顿时会意,内心涌起温暖来,不由将瑞国公主拥入了怀中。

这一个拥抱并无男女之情,也是杨璟发自内心,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拥抱,而后在她耳边轻声道:“照顾好段妃和小皇子,小妹你可明白?”

瑞国公主微微一愕,双眼圆睁,仿佛有些难以置信,可很快又变得暗淡下来,眼中有过憎恨,但却有一闪而过,最终变成了无奈的接受。

“杨大哥放心,我会照顾好她们的。”

瑞国公主感受着这倾城一抱,又是永别一抱,心中既是羞涩甜蜜,又是肝肠寸断,欢喜又悲伤的眼泪哗啦啦直流,可惜那恋恋不舍的成熟体温,终究还是与她的身体分开,下了马车,很快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瑞国公主正要往回走,却有一道身影出现在马车边上,那大内高手假扮的马夫,竟然后知后觉!

“什么人!”

马夫从马鞭之中抽出一支缝衣针般的细剑,而瑞国公主却认得来人的面容,朝那马夫道:“不碍事的。”

马夫虽然没有放下武器,仍旧警戒着,却没有阻拦,那人便走了过来,瑞国公主才抹去眼泪,朝那人说道。

“姒锦姐姐还有什么话要交托?”

姒锦走到马车边上,朝瑞国公主道:“谢谢你送的大礼,我替他给你送个回礼,不过这礼物需要你父亲来拆,你可信得过我,可敢收下?”

瑞国公主见得姒锦抱着一个四方锦盒,迟疑了一阵,也受不了姒锦激她,当即咬牙,倔强地说道:“姒锦姐姐的礼物,小妹自然是要收的…”

姒锦笑了笑,也没再多说,将锦盒放在车辕上,就要离开,瑞国公主却朝她说了句:“姒锦姐姐,小妹…小妹好羡慕你,你可知道?”

姒锦没有转身,也没有扭头,却将自己的短刀摘下来,虽然带鞘,但还是掉转刀头,将刀柄递给了瑞国公主。

“这是我私人送你的,希望你不要有用到的一天…”瑞国公主突然发现,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人,也有着如此可爱而温暖人心的一面,不由将短刀接了过来。

姒锦眼看要走,却又补充了一句,朝瑞国公主说道:“对了,这柄刀是他送给我的…他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不谙人情世故,不懂礼尚往来,你若愿意,这柄刀便算是他送的,我相信这也是他的意思…”

姒锦果断离开,虽然没有回头,却能够感受到瑞国公主趴在马车厢里,耸动肩头抽泣了起来。

姒锦并没有停留太久,回到住处之时,王道明和杨璟等人已经准备就绪,一家老小换了轻快便装,只等着外出的姒锦了。

“人都齐了,这就出发吧。”杨璟如此说着,姒锦也没多说什么,踏上马车,李彧早已准备好了十几辆一模一样的马车作为伪装,轰隆一声便散开,往四处八方城门快行,只希望韩晦烛和胡命桥不会这么快发现他们的故布疑兵之策。

而此时的瑞国公主,也回到了皇宫,这才刚刚到了门禁处,便遇到了外出的胡命桥等人,瑞国公主心里满满都是杨璟离开的背影,也没什么心情,便把那锦盒交给了胡命桥。

听说是姒锦所赠,胡命桥不由大吃一惊,心说瑞国公主还是太过单纯,毫无心机,差点就让人害了官家!

小可的奶水 第三章

李二陛下有些

文学

后悔,早知如此,自己应该晚一些过来,无论那些重伤俘虏如何处置,那都是程咬金的实情。处置得好了,自然有他一份功劳,若是出了差错,责任也得由他来背。

自己若是拿了主意,无论导致敌军同仇敌忾亦或是唐军心生怨尤,那就都成了自己的责任。

处事不明,自然是平庸之君主……

李二陛下如何肯背上这个大锅?

所以他立马转头,见到身后诸人尽皆低眉垂眼盯着自己脚尖,绝不与自己目光对视,只得看着李绩询问道:“英国公以为,该当如何处置?”

没办法,不是朕不公道,可谁叫你是宰辅之首呢?

李绩:“……”

合着你们都知道此事不好处置,搞不好就要背黑锅,所以都滑不留手绝不沾边儿,却推到咱身上是吧?

这跟我有个毛的关系啊!

可是陛下询问了,他就不能再次推脱,满腹怨念的想了想,道:“暂且收押在大城山城吧,让随军郎中尽力救治,勿要吝惜药材。上天有好生之德,吾大唐以仁义立国,泽被天下,不能放弃任何一个可救之人,即便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俘虏。”

这件事没有两全其美的法子,怎么做都有可能引发后患。

两害相权取其轻,也就只能忽略唐军兵卒的不满,对俘虏进行救治。若是他此刻敢下令将这些俘虏弃之不顾,任其自生自灭,且不说平穰城内的守军会否同仇敌忾,迸发出极大之战斗力,就连长安城内那些个饱学鸿儒亦将痛斥他李绩“狠辣冷血”“有伤天和”,四处抹黑他的人品,使得千夫所指,声名狼藉……

李二陛下满意了。

他才不在乎那些个俘虏如何处置,是生是死他根本不放在心上,只要别事后将责任摊到他的头上,那就万事大吉。

既然这件事已经定下,主意是李绩拿的,是功是过那自然都是李绩的实情,他果断转化话题:“安鹤宫内是否已经将敌军清剿干净?”

程咬金道:“昨夜攻陷安鹤宫,薛将军便已经连夜清剿宫内,只不过有千余溃军遁入安鹤宫后山,那里山高林密、沟壑纵横,追踪不易,故而不予理会,料想也不会出什么岔子。”

李二陛下颔首。

千余人的溃军,撒进大山里根本追无可追,况且军队一旦溃散,便丧失全部战斗力,不足为患。

一旁的李绩却皱眉道:“如何确认只有千余溃军?”

一场大战,敌我双方混战不休,战后极短的时间内是很难统计双方战损的,眼下程咬金却这般笃定溃兵只有千余人,这并不附和常理。

程咬金愣了一下,他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薛万彻报上来,他便深信不疑……

“长孙冲的密信之中,与他换防的高延武率军五千至六千进驻安鹤宫,眼下敌军伤亡人数加在一起尚缺额千余,这些缺额自然就是溃兵……”

程咬金解释。

李绩却道:“由此可知,长孙冲对于换防之军队人数根本并无一个确认之数字,只是大略估计所得。万一他估计有错,这只部队的人数

文学

是七千、八千,甚至一万……这么多的溃兵潜藏于安鹤宫后山之中,正值大军攻略平穰城的紧要关头,所有兵力都向前线输送,若是有人将这些溃兵组织起来,忽如其来的杀出来,你可知会造成何等严重之后果?”

程咬金冷汗涔涔。

这种危险是很可能存在的……

一支军队的人数并非恒定,会由于各种各样的愿意增多或者减少,尤其是高句丽军队建制不完备,同样的一军,有的只有五六千人,有的却多达万余人,战斗力更是天差地别。

长孙冲并不知道与其换防的军队到底多少人,只是做出一个预计,那就代表有可能出错。

若是如李绩担忧的那样,四五千人遁入山林,在某一位将领的领导之下重新聚拢,然后陡然杀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