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

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肉女心经
2021年1月23日
小可的奶水,小东西想要了是不是爸爸给你
2021年1月23日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第一章

霖雨垂眸,浓密修长的睫毛掩盖了眼里的心疼与温柔,他不喜欢这样的她。

“放心吧,宁家的人,都不会好过的。”

宁玥转头,收敛了自己的心情。

看着宁玥神色恢复正常,霖雨才笑了:“呐,这个是你儿子给你的。”

说完,从空间里拿出一盒精致的点心。

“桂花糕?”

宁玥把盒子打开,拿了一块桂花糕放在自己嘴里,熟悉的味道在舌尖蔓延开,宁玥满足的眯了眯眼。

“这是师父给我的?”

霖雨瞥了宁玥一眼:“你想得美,是你儿子乐乐知道你喜欢吃,回到蝶谷,缠着老头做的,回到蝶谷,老头看到瘦了不少的孩子可心疼坏了,骂死你了,问你怎么带孩子的。”

宁玥无语的摸摸脸,乐乐现在正在长身体,一天一个样,怎么能说他瘦了呢?明明是长高了啊!

“乐乐就缠着老头让他做桂花糕,乐乐偷偷拿了一盒给我的,让我带给你的。”

连续吃了三块桂花糕的宁玥也有了些满足,霖雨还在不停的抱怨:“我也瘦了啊,你看啊,我跑那么远给你带过来,明明有两盒的,他都不给我一盒,唉,我也是从小疼他疼到大的啊。”

“呜………”

宁玥受不了他的碎碎念,拿起一块桂花糕塞到霖雨的嘴巴里,霖雨这才停下了碎碎念。

霖雨眨巴着眼睛,费力的把嘴里的桂花糕咽下:“你才给我一块吗。”宁玥白了霖雨一眼:“给你一块已经是很不错了,要不然你都没得吃。”

“边关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咯?”

“静观其变。”

说完,宁玥就拖起霖雨往门外走去:“别整天有门不走,要走窗。”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第二章

1933

莫小米说完,然后就让导播继续播放一些照片。

里面有很多海强的儿子在赌场里面抽着烟,赌博的画面。

于是场上的人大吃一惊,纷纷想明白怎么回事了!

主持人看到这样的场面,有些紧张,但也非常兴奋不过,表面上极力压抑,控制整个场面。

之后是两位法律专家有一些情感嘉宾开始点评,其中有一个中规中局,说了苗家的为难之处,又说了莫小豆的为难之处,并没有给出好的结论。

其中一个法律专家认同了孙律师的看法,坚决认为莫小豆对这家人没有赡养义务,再者在莫小豆已经是成年人的情况下,认不认这家人是莫小豆的自由,任何人都不能强迫摸小豆,包括曾经生又遗弃莫小豆的苗家人。

苗家人的反应非常激动,但是这些画面不可能被剪到节目里面,所以莫小米根本就不在意,就进去了,莫小米也无所谓。

莫小米表明了态度,也说明了原因,所以在节目播放之后,引起了轩然大波的同时,对莫小豆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对于莫小豆的粉丝来说,她家的爱豆非常可怜,更需要疼惜。

这期节目播放之后,收视率非常高,影响也非常大。

莫小米以及莫家人,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过去了,可是苗家人居然还不放弃,居然找了不知名的一家电视台居然还要上节目,指责莫小豆不认亲人,甚至在节目上公然提出来,要莫小豆给他们一千万……以后就不再提生育之恩……

莫小豆再一次被顶到封头口浪尖之上……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第三章

自从裴鸣宣高中之后,沈乐妍的生活,好像一下子从万丈高楼平地起的那个打地基的阶段,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栽树阶段,一下子过度到了硕果累累的收获期。

老沈家自不必提。自从和裴家做了亲之后,沈老二一家这个早先只是靠着新奇的货物而被池州府的商户百姓所熟知所留意的小小农家商户,不管是家业还是声望上,都一跃步入了中贾之家的行列。

而裴鸣宣的高中,使得沈家的名望又更进一步,已隐隐有商贾之家领军人物的势头。

沈老二这里顺当,依附于沈老二家的生意的老沈家和靠山村的百姓,自然跟着大大的受益。

再有,沈乐萍沈乐梅还有沈乐怡三个小丫头,也跟受益不少。从前陆氏只嫌接下来的这三个丫头的亲事,挑选的余地不大。

可是裴鸣宣高中的消息传来之后,又有些发愁,这三个丫头挑选的余地太大!

而和州那边的酱厂,也如沈乐妍所料那般,进展得格外的顺利。五月底酱厂筹备好开工,到了十月底,第一批粗腌粗晒的虾蟹酱还有鱼露已运到了池州府。而沈乐妍也趁机推出,她专为鱼露虾蟹酱准备的几道小菜。

比如,韩式泡菜、鱼露蒸蛤、鱼露蒸扇贝、鱼露烧鱼、鱼香肉丝、红油虾酱豆腐,虾蟹酱蒸黄鱼等,就在沈乐萍几个的小馆子里开售。

虽说是粗腌粗晒,但是工序却一样不少,鱼虾蟹的腥味并不重,反而鲜味儿比一般的酱油不知道要强出多少倍。

这些菜式一经推出,就得到不少人的追捧。

而韩式泡菜,即下饭,又比早先的腌菜口味儿新奇,又是平头百姓人家家家吃得起的,更是很快就风靡了池州府。

这一样菜式,也正好大量消耗鱼露虾蟹酱等。单这一个菜式的普及和推广,就消耗了一大半的货物。

有她爱出新能出新的名头,又有适用的菜品推出,所以,头一批货物到了池州府,几乎没怎么费劲儿就发售完毕。

紧接着第二批货物,赶在年关前又运到了池州府,再接着是第三批……

三批发售完毕,有了一定的口碑之后,沈乐妍这才试着往京城运送。从最初的各样百坛,到各样两百坛,三百坛,也就用了半年的时间,一次运送的货物就达到了五百坛。

酱厂的销路逐渐打开之后,也如她所料的那样,黄家人的待遇果然比从前好出不少。男人们不用再出海捕鱼,女人们不再下地劳作,早先还担忧黄家几个孙女的亲事的黄二太太,也来信改口说,这事儿暂时缓一缓也可。早先因为对前途悲观,而违心地说出此间不似家乡也似家乡的黄二老爷,也再度萌生新的希望。一度家中不见片纸的黄家,也逐渐有人捡起了书本。

只是,虽说她从前为了安慰开解裴鸣宣,说了些概率上的理论,表现得还挺乐观,其实对于黄家的事儿什么时候会有真正的转机,心中也没底儿。

却不想这个不知道何时会出现的转机,竟然出现得这么快。

那是裴鸣宣高中的第三年,即将要从户部下放到地方任职的时候,京城发生了一件起初并不怎么起眼的小事儿。

那是六月中,交泰殿遭雷击失火,因发现的及时,火势倒未扩大,仅仅烧了半边偏殿。圣上着工部营缮司修缮。

工部营缮司掌缮治皇家宫廷、陵寝、坛庙、宫府、城垣、仓库、廨宇、营房等,有的是能工巧匠,修缮这么一个小小的偏殿,自然不在话下。

却不想偏殿修缮完毕不到五日,殿顶坍塌,据说坍塌的原因乃是营缮司以次充好,使用了并不足以承重的木梁!

紧接着六科道言官王寿上书揭发营缮司郎中张清河为讨好上官,满天过海,以次充好,偷梁换柱,将原该用于皇宫大殿的金丝楠木大料换成陈年老木,而换下来的好料却是为给齐首辅修建别院。

齐首辅正在修建别院是真,别院的工地堆放着好些成年的金丝楠木木料也是真!

于是乎,这一道奏疏仿佛平静的天幕被撕开了一个口子,弹劾齐首辅的折子如同从那裂开的口子里蜂拥而至的雪花般涌向太和殿。

伴着这些扑天盖地涌向太和殿的折子,齐首辅的罪名也扑天盖地涌来,结党营私、同党伐异打压异已、钳制言官、蔽塞圣听、专权乱政、罔上负恩、谋国不忠……

当年黄耀之被迫致仕的一幕,时隔多年再度重演!

短短一个月后,齐首辅被迫致仕!在回乡的途中,突发急病而亡。

就如世上几乎所有位高权重的人,几乎都不得善终一样。齐家也是如此。

在其位享其成,不在其位受其累!

秋后算帐,算是华夏大地上,为数不多的自古流传至今,从未中断过的“优良传统”,也被施加于齐家。齐首辅病亡不过三个月,也算是百年世家的齐家步了黄家的后尘!

消息传到池州府,正和沈乐妍闲话的裴老太太微叹,“咱们家这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老太爷……唉!”

沈家幸的是裴鸣宣的高中和黄家的事见了转机,而不幸的则是,因为范家的关系,也被视作齐党一派,又是工部上官的裴二老爷,在这件事上,不可避免地受了牵连。

齐首辅致仕之后,虽有大皇子也就是秦王一力担保,正值壮年,只差一步就能再进一步的裴二老爷还是被圣上大笔一挥,扔到了国子监。

沈乐妍就笑劝道,“老太太也别太忧心了。父亲没受大的牵连,就是好事。”说着,她微微沉吟了一下,谨慎地道,“何况,又有秦王一力担保,而圣上的身子……”

也不知是被这几个月的事儿闹的,还是受了暑气,圣上的身子这几个月来,一直时好时坏,最近传来的消息是,已卧塌半月有余,不能理事。

这种情形下,立太子怕是迫在眉睫了。

秦王占嫡又占长,且他性情宽厚,虽说不如二皇子韩王得圣心,但在朝中的呼声颇高,想来,若不如意外,太子非秦王莫属!

而黄耀之与秦王还有师生之谊,当年黄耀之获罪时,秦王还曾跪在太和殿向圣上求情。

想来,一旦立了太子,黄家真正的转机也就来了!

裴老太太微微默了下,目望投向帘外,好一会儿,笑叹了一声,“也罢,不想他们的事儿了!”说着,偏头看了看坐在塌子上,安静乖巧地玩着七巧板,已年满两岁半肉嘟嘟的小男娃儿,把目光投向沈乐妍平平的肚子,笑,“难为你守着我这个老婆子,守了好几年。这回宣哥儿外放,你就跟着去吧,也到外头见识见识,再散散心!就你那闲不住的性子,这几年闷在府里,怕是快憋疯了!”

本朝惯例,为官者避亲。

裴二老爷留京,裴鸣宣就该下放。原先在户部观政,算是实习期,倒也不用避。如今实习期满,自然不可能再留京。

前儿来信说,已经定了,此次下放任嘉南县令。

到地方任职也是为官者积累经验和仕途资本的一个必须的过程。

沈乐妍就笑,“老太太这可冤枉我了,我嫁到这府里来就是为了守着您啊,要不守着您,那才没什么趣味儿呢!”

裴老太太一阵大笑,一脸不信横了她一眼,摆手催她,“行了,别在我这花花嘴儿,赶紧的回去收拾收拾。麟儿……”

说到这儿,裴老太太偏头看了眼因为被曾祖母点名,而抬起头睁大眼睛看两人,看起来乖巧异常的小男娃儿,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忍着不舍道,“罢,你还是带走吧!”

沈乐妍哪能不知道老太太的不舍?自打这小家伙出生,老太太仿佛为了弥补在他爹身上的过失一般,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一点都不为过。

这小家伙长到这么大,得有一大半时间都是在老太太这里度过的。

就笑着接话道,“老太太平日里总把疼啊爱啊挂在嘴边儿上,我还想着,这回老太太指定不舍,早暗里盘算,只要老太太一发话,我就把立马把这小魔星扔给您老人家,我好乐得清闲,闹了半天,原来不是真疼啊!”

裴老太太气笑了,横了她一眼,虎了脸哼道,“你真舍得?”

要说舍嘛,沈乐妍还真不怎么舍得。可是老太太这头看样子更不舍!而且自她嫁来之后,没一天不往老太太这里说笑的,老太太也习惯了这样的日子。如今她冷不丁地走了,也未免担忧老太太太过孤寂。

再者,这小家伙因为疼他的人多,还真不怎么稀罕她这个亲娘。

一横心笑道,“这有什么不舍的?嘉南县离此也不过几百里,我到了那边儿想儿子了想您老人家了,我再回来看你们就是了,我年轻力壮的,折腾我总好过折腾老太太您!”

确实满心不舍的裴老太太,见她不似说笑,不等她说完,就大手一挥,“成,那就这么说定了,你赶紧的收拾你的去!”说着,倾了身子,两手叉着小男娃的胳膊,把他抱在怀里问,“麟儿往后跟着曾祖母好不好?”

一点也没把亲娘放在眼里的小家伙,立马重重点头,“好!”

“哎哟,我这心……”沈乐妍一脸受伤地握住胸口,没好气地横了儿子一眼,转头往外头走去。

逗得窝在裴老太太怀里的小家伙咯咯咯地笑起来。

出得老太太的院子,吴妈妈快步迎上来,“少奶奶,才刚太太使人递了信儿来,说是您今儿若是有空,让您回去一趟呢。”

她口中的太太指的是陆氏。

这让前儿才刚见过陆氏一面的沈乐妍,有些讶异,“说是什么事儿了吗?”

吴妈妈就笑着压低声音道,“可能是二姑娘的亲事有眉目了!”

“嗯?”自打裴鸣宣高中之后,陆氏替沈乐萍相看了不下十门亲事,就没一个合心意的,这突然的,居然就敲定了?!

“是哪家?”

“说是城北做着酒楼生意的罗家次子!”

沈乐萍的小面馆就在城北,和这个罗家酒楼相距不远。沈乐妍早先帮着几个小丫头操持生意的时候,也常去那边,是

文学

知道罗家的。

他家和郭家一样,也是府城本地的老户。自祖上起就做着酒楼这一行当,家业在池州府不算拨尖,但是因为他家这酒楼开得久了,也有几样撑门面的独门菜式,生意也算红火。

和州运来头一批货物的时候,她为了打开销路,在几个小丫头的铺子里试卖新菜的时候,还在沈乐萍的铺子里碰上过这个罗家次子。

不由得皱眉,“就是那个小胖子?”

这亲妹子的亲事挑了一年多,就挑中了那个白白胖胖跟个刚出锅的白胖汤圆一样的小胖子?

吴妈妈见她一脸嫌弃,就笑了,“是!”顿了顿又笑说,“说是这个罗家次子,读书不爱,做生意嘛,也不喜,专好往灶间钻,他家酒楼现今卖的好些菜式,都是他自创的!”

这个沈乐妍领教过。

上次她去的时候,这个小胖子就正在缠着沈乐萍,向她请教那韩式泡菜和三不沾的做法。而沈乐萍原先还不显,自打操持起做饭馆的生意之后,吃货属性愈发明显。

她进去的时候,俩人正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火热,小胖子那口水几乎都要流下来了。

顿时有些无语,这是俩吃货胜利会师了?

“萍丫头她愿意?”

吴妈妈笑说道,“听红秀的话,好似是愿意的。”顿了顿,她又道,“听她的话头,太太也算满意。这家虽说家财不拨尖,可是胜在人口简单。这个罗家长媳也是生意人家的女儿,为人也算爽朗大方,虽说性子不算绵软,却也不算太过凌厉,不像是那等斤斤计较的人。而罗老爷……”

罗家的情形,

文学

沈乐妍往那边跑的次数多了,也算知道得门清。

这些倒不是大问题,唯一有问题的是,沈乐萍这丫头确定要挑一个吃货做丈夫?

可是转念再想,人家这也算有共同语言吧?婚姻生活中,再没有比有共同语言更要重的了!

就是……

沈乐妍一边往院子里走一边暗暗担忧起这俩吃货的体形来。沈乐萍眼下还不明显,可是那小胖子再吃的话可真要……

回到院子里略做收拾,见才半下午光景,使人和老太太说了一声,坐车去了沈家。

一进院才发现,沈老三夫妻俩也在。

沈乐妍一边进屋一边笑,“三婶儿今儿咋得闲过来了?”

赵氏就笑,“还不是你娘说,旁的事儿我能躲懒,可是嫁闺女的事儿,再不能躲懒!要不然呐,我还真不想跑这一趟,百十里的路,屁股都快颠散架了!”

沈乐怡只比沈乐萍小几个月而已,亲事确实也该提上日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