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们不要了np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 A+
所属分类:做豆腐

求你们不要了np 第一章

“不好意思,两位!我没有弄明白,你们刚才说……”杜国笙诧异地看向两位盲琴师。

“你没听错,我们这次之所以肯出山不是因为斧头帮的洪琛,而是因为你青帮杜国笙!”

“准确地说,现在斧头帮洪琛深陷牢狱,没有丝毫的价值!而他这么多年积攒的金银财宝,也被那屠夫修罗叶劲东给搜刮一空!试问,他没人没钱,凭什么请我们出山?”

杜国笙似懂非懂。

黄天荣这时候也回过神来,知道这两个瞎子这次似乎盯上了杜国笙。

呃,既然没自己什么事儿,自己就少吭声。

黄天荣学能了,装哑巴,静观其变。

两个盲琴师似乎把杜国笙的惊异全部“看”在眼里,继续道:“可你杜国笙就不同了。你是青帮大佬,又是上海滩赫赫有名的超级大亨!我们可以从你这里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当然,如果你愿意付出的话!到时候我们等价交换,我们就会帮你除掉那个‘眼中钉’叶劲东!”

杜国笙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两个瞎子会不打招呼来找自己,而不是直接去对付叶劲东,原来他们“看”上自己了。

杜国笙毕竟是上海滩大佬,什么人没见过,什么场面没见过,稍微冷静了一下就道:“多谢二位看得起杜某人,只不过杜某人何德何能被两位推崇至此!”

“客套话就别说了!”盲琴师不愿意再和杜国笙绕圈子,“杜老板你就直说了吧,想不想让我们出手解决掉那个叶劲东?如果不想,我们二话不说,饮了这杯茶,会径直出门离开;如果你想的话,那么我们就拿出彼此诚意,来做一笔生意!”

杜国笙心念翻转,如今上海滩情势危急,那叶劲东势力庞大,连自己所在的青帮对他都畏惧如虎,如果再让叶劲东这样猖狂下去,说不定日后他叶劲东就真的成为上海滩的皇帝了!

想到这里,杜国笙微微一笑道:“既然是谈生意,当然要看看彼此肯出的筹码,再做决定了!却不知二位看中杜某人哪一点?如果是金钱的话,你们只管报个数目!”

在杜国笙看来,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

何况他杜月笙手头还有些积蓄,即使对方狮子大开口,他这边一时之间张罗不住,还可以让黄天荣帮自己分担,毕竟相比自己,估计黄天荣更想置叶劲东于死地!

杜国笙心中小算盘打得叮当响,两个盲琴师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朝杜国笙阴测测一笑道:“钱么?我们兄弟二人行

求你们不要了np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走江湖这么多年,也接了不少活儿,积攒了不少钱财!说句难听的话,倘若杜老板哪天手头紧巴了,说不定我们哥俩还能借你一笔钱!”

杜国笙被盲琴师调侃的老脸一红,“既然这样,你们到底索求什么?”

“简单,我们求一个人!”

“求人?”

“没错,我们想要从你手中求得一个人,一个女人!”

杜国笙眼睛眯了起来,心说难不成这两个瞎子是好色之徒?

“我杜公馆人员众多,其中也不乏一些年轻美貌女子,倘若两位真的有看中的女佣,或者下人,我倒也愿意割舍!”

“呵呵,杜老板真是好大方!”

“两位也算是江湖奇人异士,让她跟着你们,也算是享福了!”杜国笙真以为这两个瞎子看中了他府上的丫鬟女佣。

求你们不要了np 第二章

江寻一番话说完,夜雨挽歌顿时心中一沉,她虽然丧失了听力,但血蔷薇已经把江寻的意思传达给她了。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身体,想要找到自己被寄生的地方,只可惜她这双手根本没有任何触感。

寄生这个词语,一听就会让人发自内心的不安,不可避免的联想到一些恶心的事情。

夜雨挽歌不禁想到了一只大蠕虫体内钻出无数小虫子的情景。

其实这种把卵产在宿主体内,让幼体把宿主血肉吃空的,还只是初级的。

更可怕的是某些寄生虫可以控制宿主。

控制螳螂投水自尽的铁线虫,把蜜蜂变成僵尸蜜蜂的寄生蝇,把蚂蚁变成傀儡用以携带孢子繁殖的寄生真菌,还有让青蛙长出几条腿,跳不起来被鸟类捕食的寄生虫等等。

这还都只是生活在自然界中的寄生者而已。江寻控制的寄生鬼,只怕比这些更恐怖。

“你对我做了什么?”

夜雨挽歌的声音有些变了,失去五感之后,她本来就没有安全感,得知自己身体被某个怪物寄生,而且她还感知不到,这就让她更慌了。

“暂时还没做什么。”

为了让夜雨挽歌听到,江寻这句话直接用精神传音传入夜雨挽歌的识海中。

寄生鬼的能力虽然强大,但也不至于随意用一块血肉,就能寄生控制一个高阶猎鬼人,江寻之前留下的血肉,效果只有追踪而已。

“你真的是人类吗?你这种手段,简直跟怪物一样。”夜雨挽歌从大腿外侧的皮套上抽出一把寒森森的匕首,横在胸前,似乎这样能给她一些安全感。

然而可惜的是,夜雨挽歌匕首对着的方向,依旧空无一物,江寻站在了夜雨挽歌的侧后方。

能在丧失五感的情况下拔刀御敌,这已经不可思议了,毕竟夜雨挽歌的手没有任何知觉,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握着匕首。

“把自己的身体折腾成这个样子,依然改变不了那些事情,你还不如接受。”

江寻话里有话,夜雨挽歌听得心中一抽:“你在说什么?”

夜雨挽歌兀自握着匕首,在她的生命里,她从来没有遇到过哪个敌人,像江寻这样让人生出一种无力感。

你不管用出什么能力,对他而言似乎都是没有效果的。

江寻正欲开口,就在这时,他忽然目光一沉,一道漆黑无光的精神之刃从他眉心射出,直插血蔷薇的精神之海!

“咻!”

精神之刃没入血蔷薇的眉心,血蔷薇身体猛地一震,直接摔倒在地,痛苦的挣扎!

就在刚才,她拼着自己灵魂力永久受损,想要在短时间内占据童云浅的肉身,这种做法极度危险,尤其现在血蔷薇的精神力已经消耗严重,她成功把握不足五成。

血蔷薇也是孤注一掷了,不拼基本要被杀,拼一下还可能活命。

她趁着江寻跟夜雨挽歌谈话的时候,无声无息的做这一切,外表还伪装成毫无抵抗之力的样子,然而马上要成功的时候,江寻一柄精神之刃,直接破开童云浅的精神之海,贯穿了血蔷薇的胸口!

“啊啊啊——”

在童云浅的精神之海中,血蔷薇的灵魂体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

她胸口插着一柄黑刀,在黑刀周围,血蔷薇的皮肉都在被灼烧,发出“哧哧哧”的声音。

不过,江寻的这柄黑刀,也撕开了童云浅的精神之海。

童云浅的精神之海本就因为为一而再,再而三的摧残,变得一片狼藉。

再加上刚刚的精

求你们不要了np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神冲击,现在几近毁灭。

这里地面龟裂,蔷薇染血,原本如世外桃源一般的花花草草,全部枯萎。

血蔷薇没想到江寻如此果决,他犹豫都不犹豫一下,直接下如此狠手。

“你之前说要救这个女人,现在为了杜绝我的威胁,直接灭杀她的精神之海,你真是狠毒。

其实在这末世里,狠毒点没错,为了自己的安全,牺牲身边的女人原本就无可厚非,但你在此之前何必虚伪的退让,一副关心童云浅性命安危的样子,到最后,还不是亲手杀了她?”

血蔷薇肆意的笑着,她知道自己在没有肉身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对抗江寻,便故意出言讥讽,毕竟鱼冰凌、鱼归晚也是江寻身边的女人,能挑拨一下他们的关系,也算是一种报复了。

“我杀了她?”江寻嘴角翘起,“没能完全掌控童云浅的肉身,你连感知都迟钝了这么多,你没有察觉到童云浅的意识体就在你身边吗?”

江寻此言一出,血蔷薇愣住了,她之前认定童云浅的意识体离开精神之海后,必然会慢慢衰弱,直到死亡。

现在听到江寻的话,她稍稍探查四周,果然感受到了童云浅的灵魂波动,跟童云浅相处这么久,每天在童云浅背后纹身,血蔷薇对童云浅的灵魂波动再熟悉不过了。

“什么!?她……”

血蔷薇不可置信的看向江寻的背后,在那里一个幽暗角落中,站着一个身材极为高挑的女子,她双目茫然,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可是从她的身上,血蔷薇分明感受到了童云浅的气息。

而刚刚江寻说过,他收服寄生鬼为自己所用,寄生鬼的肉身,就是这个女子!

“她……她……这……!”

血蔷薇震惊了。

收服一个怪物的肉身,这已经是让她不能理解的能力,现在又将童云浅的精神体,放入怪物肉身之中??

怪物的肉身可能和人类的思想融合吗?

而且江寻还能使用怪物的能力,在活人体内种下寄生血肉。

这种手段,极度邪恶!

他们蝶组织从来不是什么正义的组织,但现在不管怎么看,他们都比江寻正义得多。

“你比怪物,还像怪物!”血蔷薇咬牙说出这句话。

江寻笑了:“其实我比你想的,更像怪物,只是还有很多事情,你不知道罢了。”

看到江寻的笑容,血蔷薇莫名的感觉心中有些惊悚,她活了将近三百岁,是许多人口中的老妖怪。

可是现在,她却莫名觉得江寻才像是一个老怪物。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血蔷薇沉声道:“你若杀我,对你现在没有好处。我们误入异世界,还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这里有什么危险,我们谁也无法预知。我们可以通力合作,我把关于异世界的一些信息分享给你,同时……我可以告诉你蝶组织的一些秘密,还有蝶组织为什么要追杀你,你一定想知道。”

求你们不要了np 第三章

谢惊澜垂首。

这是他有生以来唯一一次败北的场合,哦,结合上一次寻人失败,大抵是第二次了。

都与这人有关。

因低头的姿态,他并没有捕捉到楚妩眼里一闪而过的轻笑,但在听到最后那句话的时候。

怦怦。

才落下的心脏再次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仿佛瞬间从深黑冰冷的地狱重返了人间。

这种一丝一毫,情绪彻底为对方所牵动的感觉谢惊澜先前从不曾有过。

将自己的完全情绪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稍一动,他就会被对方牵着走……

这种感觉是奇妙的,危险的。

但谢惊澜却并不觉得讨厌,甚至甘之如饴。

仿佛他本该如此,整个人为对方所掌控!

再抬头时,谢惊澜又恢复了一贯意气风发的模样,眼眸璀璀,“是啊,救命恩人……”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的,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阿妩姑娘,你瞧我如何?”

谢惊澜弯了弯腰。

十六岁的男子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又因为他自幼习武,已经长得颇为高挑了,总归比女孩子的楚妩要高出些许。

弯腰时,仍显得身姿匀称又颀长,好看极了。

“我首先在姿容上应当是过得去的吧?再者我父亲是个侯爷,职位还不错,上面还有两位兄长帮扶……最后我年纪轻轻已是一方将军,未来提升的潜力很大……”

谢惊澜在一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竭力推销着自己,“做我的妻子,阿妩姑娘,你是不会吃亏的。”

“你有未婚妻。”

闻言,谢惊澜的面庞露出乍喜的神色,仅仅是因为——

“你关注我?”

楚妩点了下头,“你在京城十分有名。”

好的名声坏的名声,全部轰轰烈烈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