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在NP虐文里|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快穿之娇花难养(H) v文、恶魔的玩物六男一女
2021年1月23日
厨房征服贵妇秦风英,高辣辣文纯h文
2021年1月23日

重生在NP虐文里 第一章

以人间之剑斩断桑桑体内昊天留下的阴寒之气,以夫子的红尘意压制桑桑还未真正苏醒的昊天人格,使桑桑人性大于天性,再以这么长时间走遍的昊天世界画出的囚字符困昊天于人间,这便是汪雨成想到的压制住昊天,不让夫子登天阻路的方法。

天空阴沉,墨色云朵堆积着,显示着上面的那个此刻的心情,但是她不会再次用其他分身下凡,桑桑的这次下凡已经是非常冒险的行为了。而且她很自信汪雨成他们困不了她多久,毕竟她是天,是这个昊天世界的主宰。

而汪雨成也没有想要困住昊天多久,他想要的是让宁缺、卫光明两人能够在这段时间内不断的让昊天感染人类情感。到时在知守观观主陈某的眼中昊天不再是昊天,不配再行使昊天的职能的时候,换天之事便会提上陈某的心中,即使是夫子还在人间,他也会想办法上岸,用天书进行换天之举。

到那时昊天为了活命,天时便在我方,破天之事也可以顺势而为,这些事情都是汪雨成和夫子几

文学

人定下的算天之事。后续已经计划好了,但是汪雨成无法再跟着众人进行后面的算计了,他能感觉到因为此次的算天之事,被昊天记上了。

昊天正在寻找汪雨成来到这个世界的坐标,想要掐断汪雨成归去的路。

“十二师兄,以你现在的能力,还要我这元十三箭干嘛?而且你还问夫子要了他的木棒!”宁缺把手中的元十三箭交到汪雨成的手上,有些疑惑道。

汪雨成调笑道:“收藏啊,毕竟可是宁大家的武器啊!哦,还得加个称号敢于上天的男人!多有意义啊!”

宁缺嘴角抽动了一下,对着汪雨成翻了翻白眼,他知道汪雨成本来想说日天的男人,但是不好听,换了说法。自从他知道汪雨成也是从现代社会穿越过来后,汪雨成就没有在他面前装了,经常说些现代的话。

“我和你莫师姐出去度蜜月,过我们的二人世界,你跟大师兄和老师他们说下

文学

,我就不去告别了!”

汪雨成拿着元十三箭和夫子的木棒对着宁缺摆摆手。

宁缺看着汪雨成慢慢消失的背影,他有种感觉,这次离别,估计要很久才能看到汪雨成了。

…………….

汪雨成辞别宁缺,带着莫山山又跟唐王告了别,话说汪雨成这义子自从拜师夫子,连亲事都是夫子去提的,有了师傅忘了义父。因为这事唐王埋怨了汪雨成好久。

夜晚天弃山魔宗山门大明湖边

汪雨成带着莫山山来到了两人最初情定的地方,莫山山看着大明湖有些出神。

“你要走吗?”

汪雨成沉默了一下,这段时间莫山山情绪一直很低落,临摹的书帖没有了丝毫神韵,汪雨成知道她应该是猜到了什么。

“嗯,去一个挺远的地方!”

“还回来吗?”

汪雨成及其肯定道:“回来,这里有你!”

“那我等你回来!你不回来我就去找你,不管你在哪!”莫山山语气仍然是那么的温柔,但是却是带着坚决,汪雨成相信如果她真的等不到汪雨成,那么她肯定会想方设法去找他。

毕竟那么多年如一日不间断的临摹字帖的莫山山,称号可是有痴一字的。

汪雨成看着莫山山认真的侧颜,伸过手抱起了莫山山,莫山山意识到了什么,有些害羞的把头埋进了汪雨成的胸膛,汪雨成抱着莫山山走进了旁边的帐篷。

狂风骤雨过后,莫山山紧紧的抱着汪雨成,脸上余韵未消。汪雨成轻拂着莫山山的背,突然想到了什么,低下头认真的跟莫山山道:“山山,我给你的那个囚字符阵杵,是一个困阵。但是一旦出现五境之上的如柳白和知守观陈某一样的强者,剥去这困阵的外衣,是杀伐之符人字,可助你杀敌!”

重生在NP虐文里 第二章

这是一个宽阔的地下河,河水从很高的地方喷涌而出,形成一个落差很大的瀑布。

数十只百余米高的巨大钢柱歪歪斜斜的支撑着铁轨,不少地方都已经断裂。扯断的铁轨四分五裂。倒塌的钢柱在河水里似乎还冒着一点头。

往下望去,王雍都感觉有一点点膝盖发酸,虽然铁轨离地下也许只有百余米的高度,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一种脊背发凉的感觉。

他想想看自己也是有点疯狂了,独自进入一个莫名其妙的无人世界,独自进入一条无人的一千公里以上暗无天日的深山下的隧道,到现在还没见过阳光。

面对着这深渊般的地下河,他才深切的感觉到自己孤身一人。

地下河上漂浮着一点点白雾,也许。

他是不敢下去。

他觉得如果自己跳下去,也许就迷失在这个世界了,永远也不会回归。

这是地下河,也是一个概念。在深深地地下,一人面对着地下河,纵身一跃,令人绝望的场景。

他停下了脚步,坐在了断裂的铁轨旁,双腿垂下,略略凝视着地下河。

双膝在微微颤抖,肾上腺素在分泌。

地下河的风顺着深渊般的峡谷刮来,是一种冷意,十足的冷意。

王雍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多深的地下,这里却仍然没有接近地心带来的暖意。

独自一人坐在这里,感到孤独,却也有一种莫名的心境。

只有轰隆隆的地下河水的声音。

王雍记得在这里枪侠放弃了小男孩,看着他从断裂的铁轨掉落入这无尽的,孤寂的漫长黑暗隧道中的地下河。他有能力拯救吗?

王雍在这里并没有听到亡灵的幽叹。(如果有那倒显得不那么寂寞了。)

小男孩的灵体也没有出现在他的身后突然推他下去,真的存在吗?这些。

小男孩在六十年代的美国已经死亡了一次了,在这里第二次,难道还会第三次出现?

这么想着,他似乎感到这里有什么在注视着自己。

注视着自己倒没什么,自己如果孤零零死在这里,那才是真的凄惨。

他惬意的呆了会。

像一只黑鸟一样掠过断裂的铁轨向着对面飞去。

倏而,准确的落入对面的隧道口,消失不见了。

地下河仍在隆隆作响,不为人知的地方。

……

穿越了这个隧道之后,王雍大约以一百多公里的速度飞行着,只一天半时间,他的视觉已经能察觉到些许的微光。

于是他停了下来,花了两个多小时,在慢慢增强的光芒中,走出了隧道。

铁轨不一会就已经断裂了,前人……或者说这个世界的智慧生物到底为了什么在这里修筑这条隧道和铁轨?

还仅仅是超能力者一代又一代,为了那一边的追求?

他走出来的时候,这里已经不是一个入口了,仅仅是巨大山脉的一个裂缝,不起眼的裂缝。

他站了一会,适应了一会高层雪山带来的强烈的反光,将目光朝着山下移去,看着黄绿色的苔原。

他已经许多天没有吃东西了。

几千年前,巫师世界遭遇过一场巨大的灾难,光之始祖夺走了巫师世界的光芒,在那一场抗争中,巫师世界元气大伤,许多巫师竟然是被饿死的,其中还有八级巫师,有些可笑。

到了那个级别,对于能量的需求也非常大,也不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就像体型巨大,特化最强的恐龙消失在那一场陨石撞击的尘埃黑暗中,而耗能小的哺乳动物苟活下来一样。

重生在NP虐文里 第三章

@@@@

这本书算得上是俺的第一本书——《玄幻星球》的故事紧连着这本,算是一口气写下来的,至今也几乎将近一年了。

本书毛病多多——这一点俺承认,但不想多说什么了。

下一本书将继续作为本书的延续,不过会弥补本书的一些缺憾,尤其是猪脚性格和处事方面的。

之所以选择开新书、而不是继续写下去,是希望能有更多地新读者不会被本书所吓跑,事实上,这本书的成绩确实是可以用“惨淡”二字来做总结的。

好了,废话不在多说,希望本书的书友们,能够对即将面世的新书给予关注,并且最好是能够收藏一下,这可是关系到新书生死存亡的大事。

最后,祝大家节日愉快,万事如意!

爬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