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2021年1月22日
惩罚下面夹生姜打屁股,村长一晚吃了杏花八次
2021年1月22日

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第一章

幽鬼郎拍了拍衣摆处沾染的尘灰,站起身来,目光无情森然地看着她逐渐下沉,挣扎的动作渐渐无力。

他凝结成无情寒冰的眼瞳深处,似含扭曲的痛快与畅意。

就当幽鬼郎周身邪气内敛,准备消失的时候,身侧案上红烛无声断裂成两截,就像是被一张锋利的纸裁切过。

一道极致淡缈的剑意,不知由何处而生,却自四面八方而至。

擦擦擦——

那是剑意切开空间的声音。

唰唰唰——

那是幽鬼郎施展诡妙的身法步伐。

无形的剑风将空间扭曲成无数的小空间,每当幽鬼郎化作一团黑雾消失在原地,一道剑意紧随而至,在地板或是房梁间留下一道浅浅的剑痕。

剑痕不深,看起来就像是顽童在木板上刻下的一道痕迹。

可是,却能够让幽鬼郎如临大敌。

剑意极轻极快,根本不给他思考的机会,如影而随。

虽然凭借着诡异的身法,他能够完美的避开这极快的一剑。

可该死的是,当他身形现世,对方的剑意总是能够提前预知一般,再度袭向他的心口亦或是眉心要害。

幽鬼郎忽然发出一声愤怒至极的沉喝声!

因为当他看见包裹着季三儿的那些黑影鬼手被凌厉的剑意尽数切碎。

本该沉入深渊的猎物,又重获安全。

而他也在那剑意的逼杀下,步步为退。

随着他一声沉喝,幽鬼郎周身邪气陡然大生,他不再逃退,萦绕而起的黑邪之气砰然而炸,将四面八方的剑意尽数震裂。

他终于停下身形,阴沉的眉目间,却是溢出一缕鲜血。

一只通体毛发雪白的兔子,慢慢从房间阴影角落中走了出来。

它手中无剑,只有一根婴儿手臂长小的胡萝卜捧在爪上,幽幽凉凉的一双赤瞳在幽鬼郎身上略略一扫。

幽鬼郎只觉眉心一烫,他是阴体,身体之中的鲜血皆是通过掠夺而来,这火烫之意一起,顿时心道不妙。

一股磅礴清正的剑火从他眉心烈焰而烧,如灼烧焚清一切魑魅魍魉,天地邪鬼的圣火红莲,让他灵体有着崩溃净化之相!

季三儿伏在地上,小脸震惊匪夷地看着眼前这小巧可爱的背影。

忽然觉得平日对她爱答不理,高贵冷艳还有点臭屁的小兔子竟是无比可靠。

因为那噬魂灭灵的剧痛,让幽鬼郎神若癫狂。

他抬起右掌,朝着自己的额前眉心重重一拍,将那剑火红莲生生拍散。

屋内的邪气生生削减了小半,幽鬼郎的五官之中,因为那一掌的强悍力道,逐渐溢出一缕缕黑色的血,让他的面容更显狰狞凶煞!

他森然一笑,看着阿伏兔爪中的胡萝卜,很显然,方才将他

文学

逼得狼狈不堪的剑意,原是一根普通的胡萝卜。

多么可笑。

幽鬼郎神情仿佛被一根刺,狠狠扎了一下,面皮一抽,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他深深地凝视着兔子的眼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嘴角抖出一分凶残的笑意:“我当是哪位仙家名门里出来的剑修,原来是叱咤洪荒的凶魔阿伏兔。”

兔子身姿屹然不动,目光冰冷。

幽鬼郎低笑一声,面容间的戾气与警惕忽的散去。

他理了理凌乱的黑袍,从旁取过一张椅子,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兔子,目光微嘲:“凶魔阿伏兔,素来以暴戾著称,何时成了正义的守护者,又是从哪里学来了这么一套正统仙道剑术?真是好厉害啊,几乎一剑就要渡化了我?”

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第二章

果然,群蛇突然停止了朝她这边爬过来,好像一时有些茫然失措,过了一会,它们才确定了方向,如黑色潮水一般朝着呜呜追了过去。

但是它们的速度却绝对不如呜呜,所以他们就看见呜呜跟戏耍似地,

文学

带着那黑蛇群在这里面从这头窜到那头,又从上窜到下。

一时倒是可以确保呜呜无事,但总是得引着这些蛇去到黑雾那边才行。

“这些蛇怎么压制黑雾?”轩辕战疑惑地问道。

“吃。”

轩辕却只说了一个字。

楼柒却解释道:“万物相生相克,有那样逆天的黑雾,就有这样逆天的黑蛇。黑蛇可以吞食黑雾,把它们变成自身的能量。”

“这真是无奇不有。”

“臭老道,现在怎么想办法让呜呜出去?”楼柒说着摸了一把药出来往嘴里塞,就跟吃糖豆似的。

她用了本命血咒,这会儿虽然虚弱了些,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上回她用本命血咒是要强行救下陈十的命,而且那个时候她身上也还没有那么多好药,而这一次只是渡些气息给呜呜,她又有这么些世人穷其一生都可能找不着的灵丹妙药,所以还是无碍的。

但是,她绝对不能再亲自对上明先生,否则就太危险了。

轩辕却扣住她的手,给她把了下脉,放下心来,“虚弱了些,孩子无碍,但是这次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静养了。”不管如何,本命血咒终究是会损伤她的根本,得好好养回来才行。

“我知道。”

“你也不能继续在这里呆着,阵眼本来就会损耗你的精气神,再呆下去你哪里还能有命在?”臭老道咬牙道:“所以,我们强行破阵!”

“强行破阵?”

“不是整体破开大阵,而是从阵眼这里出去,老大,这可能需要你耗费**成功力。”

“来啊,我何曾怕过!”轩辕战一拍胸膛。

“战意诀!”楼柒双眼大亮,明白了轩辕却的意思。

轩辕却用力点了点头:“没错,战意诀!可惜啊,如果能够配合战魂鼓曲,那威力就足够了!可惜战魂鼓不知道在哪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楼柒表情有些奇怪。

“臭老道,照着战魂鼓吟啸出来的曲子,行不行?”

“你会?”

“战魂鼓在我们手里,我听表哥打响过战魂鼓啊。”楼柒都觉得冥冥之中,命运已经自有安排。

也许战魂鼓的出现,就是为了这一刻。也因此,她对于破阵的信心一下子高涨了起来。

“我们一定能破阵出去!消灭了黑雾!控制住黑蛇!同时,杀了明先生!”她握拳,战意凛然。

轩辕战豪情万丈,大声喝道:“没错!怕他个蛋!”

看这两父女,天一等人也目光大盛,信心十足。

轩辕却也哈哈大笑起来:“好,那就来吧!小七吟啸,我们全力而出,轰开头顶这山!”

轰山。

怪不得他说要耗费轩辕战**成的功力!

众人对视一眼,齐齐扎下马步,做好了准备。

楼柒神色肃然,蓦地,从她唇角清越地发出了激越的清啸。在她脑海里浮现起当初轩辕重舟还是束重舟时打响战魂鼓的画面,耳畔也仿佛响起了那鼓声。

战魂燃烧,战意狂热。

他们的血脉里似乎都在叫嚣着,冲!冲!冲!杀!杀!杀!

几人同时出手。

战皇倾力而出,便已经是地动山摇。

“轰了!”

轩辕战一声暴喝,一拳就朝上面轰了过去。轩辕却紧随其后,天一几人也咬牙全力而出。

“轰!”

只听一声巨响,紧接着便是碎石纷纷砸落,一个洞口被他们砸了出来。外面的光洒了下来,整个水面都震荡了。

阵眼有另一个破绽,那就是一定不能见天日,若不是战皇在这里,他们还不可能将头顶山壁轰开,但是战皇在!

曾经龙吟大陆名满天下的战皇,真要倾力而出,沉煞可能都未必能挡下这一招。

“果然可以!破绽就在上方!”轩辕却顿时大叫。

楼柒及时地扶住了摇晃了一下的父亲。他的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面色苍白,但是眼神却灿亮无比,“好,很好!小七,我们这就出去!”

“你们还行不行?”楼柒的目光掠过天一等人。

“行!”天一几人齐声喝道。

“好,走!呜呜,上!”

楼柒一手扶着轩辕战,足尖一点,率先飞窜了上去。

众人紧随其后。

呜呜也叫着窜了出去,最后紧跟着一片黑压压的蛇。

阵眼大破。

明先生猛地望向这方,眼珠几乎要突了出来,不敢置信,不敢置信!怎么可能?

“噗!”

他蓦地喷出了一口血。

阵眼硬破,布阵者会受到反噬。阵法越强,反噬越强。

就在同一时间,水波激荡,几条身影飞窜而起,为首那人一掌就朝他的头顶拍了下来。

如果不避,他势必会被这一掌拍成了一堆烂泥!但是,就差一步啊,他就差不多要把轩辕幻天全吸干了!

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第三章

思ˊ路ˋ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无弹窗小说网!

游戏是不能zài玩了,不知道有多少公主团的小婊砸们在等着“轮我”,所以我只能气哼哼的退出了游戏,生了一会儿闷气,丢下了一个人正在玩游戏的十三次中靶郎,到了大厅里。

我本来想抽根烟,但是瞧了一下明日兰香家里的装修,没好意思在客厅,而是走到了阳台上。

明日兰香家里的阳台非常阔敞,还有一张圆桌和四把藤椅,吃个饭都没问题。

我坐在了靠窗户的位置,摸了摸口袋,不由得暗叫了一声不好,我身上根本就没带烟,我正由于是不是就借着这个借口逃走,接下来我实在不好意思面对明日兰香,难道真的要把人家给睡了?

我正在寻思,明日兰香就款款的走了出来,温柔的把一盒雪茄放在了我面前,还摆好了烟灰缸,拿出了雪茄剪把雪茄头细心的剪掉,并且用特制的火柴转着雪茄慢慢点燃,才递给了我。

我忍不住微微一愣,还是顺手接了过来,吸了一口,感觉异常之棒,我非常喜欢这个口味,虽然我从未有抽过雪茄。

我抽了两口雪茄,对明日兰香说了一声谢谢,明日兰香噗嗤一笑,说道:“老夫老妻,还那么多谢干嘛?你真的蛮喜欢这个牌子,当初你也是,第一次抽,就zài也没有换过,没想到……现在你也是第一次抽这个牌子的雪茄吧?”

我点了点头,我家里虽然不算穷,但雪茄这种一根就百多块,几百块的高档玩意,还是抽不起的,最多就是好奇心多,抽过两次国产雪茄,那个味道实在不算怎么好,还不如普通的劣质烟。

明日兰香陪我坐了一会儿,就转身回去了,我以为她是要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没想到她不到一分钟就又回来了,还捧了个托盘,shàngmiàn放了四瓶啤酒,还有一小桶冰块。

她帮我把啤酒打开,笑着说道:“你对啤酒的牌子不是太挑,但是每次喝都要加一堆冰块,这个习惯怎么都改不掉。”

我楞了一下,未来我会抽什么牌子的雪茄,这个事儿没法验证,明日兰香说说也就罢了,但我喝啤酒喜欢加冰块,就算冬天也是如此,不是很亲近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明日兰香怎么知道?

即便有了这个细节,我还是不相信她们母子是从未来穿越回来,我只能默默不语。

有啤酒,有雪茄,有美女陪着,从阳台远眺,大半个城市的夜景尽在眼底,老实说,这种感觉非常不坏。

我忽然说道:“十三次中靶郎可不像你,倒是有点像我印象里的一个熟人。”

明日兰香脸色微变,半嗔半怒的说道:“什么叫十三次中靶郎?太难听了,哪有人这么说自己儿子的?虽然我们是第十三次做爱的时候,我怀上了他,但也不能弄这么难听的绰号。”

这回轮到了我微微一愣,因为十三次中靶郎跟我说的版本可不是这个!难道十三次中靶郎跟我开了玩笑?

明日兰香很认真的说道:“他叫王思齐,míngzì还是你给起的。”

“思齐?我míngzì里又不带齐,你那时候思念的是谁啊?你还不如给他叫思聪,这样长大后就会有满世界的女孩子哭着喊着要给他生猴子了。”

我吐槽了一句,越发的觉得,十三次中靶郎不会是我的儿子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