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半夜撩老公的污情话套路,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2021年1月22日
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2021年1月22日

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第一章

第四百一十一章武皇天下完)

皇甫嵩也是微微一楞,他想到了无数种结果,却没想到会是这样,一时无语。

“置身事外,谈何容易!”皇甫嵩也是一声长叹,悠悠答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坚持!

自己的坚持是什么?皇甫嵩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与皇甫剑为敌也不是他的初衷,只能苍作弄,一步错,步步错!他没有退路。

“伯父此时抽身犹还来得及,天下之大,伯父大可去得!”皇甫嵩不说,皇甫剑也不问,但他还是给了皇甫嵩一条退路,或者说是一条活路,一个承诺。

因为皇甫剑知道,皇甫嵩这样做,是没有一点胜算的,是一条死路,一条绝路。若是皇甫嵩仍然继续下去,执迷不悟,就是他再有不忍,也不得不痛下杀手,毕竟他的身后还站着八万大军,他的身后还有着数千万的百姓。

“该见的也已见过了,还是如你所愿,一战而决吧!”皇甫嵩不为所动,丢下这几话后,就拔马向本阵驶去。

看着皇甫嵩越拉越长的背影,皇甫剑有点惆怅地对车奴说道:“回去吧!”

战神车出粼粼之声,缓缓回到本阵。赵云、张辽,八部将“白面疯虎”侯选、“铁塔”程银、“不凡先生”杨秋、“门神”李堪、“弓神”梁兴、“黑子”成宜、“千手童子”马玩等人一个个到了战神车近前。

“赵云,以你为主将,沙摩柯为副将,率一万龙骑、五千五溪蛮兵、七千南蛮兵出兵散关,切断卢植所部退路。记住不要心慈手软,抵抗者不论是谁统统杀了。”皇甫剑对赵云沉声说道。

“诺!”赵云高声接令。

铁蹄铮铮,战旗飞舞,赵云率领一万龙骑,沙摩柯率领五千五溪蛮兵,孟获率领七千南蛮兵,向西而去。他们要以最快的度重夺散关,切断卢植所部益州军的退路。

两军阵前,空气凝结,一股庞大的肃杀之气悄然升起。皇甫嵩似乎是等不及了,毅然先动了进攻。五万益州军迈着齐整的步伐,兵戈直指对面的八部众。

“祭阵!”皇甫剑也是一声大喝,声传数里,五万多八部众将士都清晰地听在耳中。

皇甫剑的话其他人也许不明白,但最早跟随在他身边的八部将却都露出了兴奋之色。皇甫剑旗下最强战队八部众,最强战阵九宫八卦阵,雪藏了这么久终于再一次重现人间。侯选、程银诸将等了这么多年,日日操练,终于盼到了这一天。

龙九、龙十八,轻战战马腾身而起,身轻如燕地飘落在了战神车上。

战神车上龙九敲起了巨型战鼓,龙十八撞响了紫金大钟,大乔、乔舞动了八色旗幡。一时之间低沉雄厚的战神鼓声,清扬激越的紫金钟声,轻轻舞动的八色旗幡,战场上空回荡着一股玄之又玄的韵味。

就在这时,战神车上的万血旗须臾展开,猛烈地抖动起来,丝丝血雾喷薄而出,快地向四周漫延,丝丝缕缕,连绵不绝。以战神车为中心,方圆数里之地都笼罩上了一层血色。

八部众将士似是等待以久,压抑着内心兴奋,随着旗幡、钟、鼓指引,井然有序地进入血雾之中。

时间不长,钟鼓齐息,大地突然静了下来,血雾之中隐约出现了一个庞大阵势。大阵外形按八卦分布,并以一定规律在神秘地运转着。

阵开八门,血雾之中就像是八个张开噬人巨嘴,幽寂深远,让人不寒而悚。

大阵上空,血雾翻滚,阵中情形若隐若现,飘忽不定。

九宫八卦大阵内分八宫,有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阵基就是皇甫剑坐镇的战神车、万血旗,又集先天八卦之势布置而成,八宫八门变幻莫测,一入阵中,生死不由人。

八宫分由八部将镇守,皇甫剑端坐战神车上,坐镇中宫。

八部众各归其位,分守八宫。马、金君率领的两千亲卫营卫戍在战神车两侧。

战神车缓缓向前移动,血雾笼罩之中的九宫八卦阵也跟着向前,迎向正汹涌而来的益州军。远远看去就象是一片移动的影子,不过这片影子是血色的,让人不由生出一股惧意。

这场战争在皇甫剑摆出九宫八卦大阵的时候就已经结束。

皇甫嵩率领的五万益州军逐渐被大阵吞没,除了不时传出阵阵悚人的惨叫声之外,就连厮杀的声音也很少出现。五万益州军就象是五万没头的苍蝇一样在九宫八卦大阵窜,不时遭受一轮又一轮箭雨的射杀,遭受一阵又一阵铁骑的轰杀。

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第二章

华夏四年,12月18日,镇江府。

“轰……轰!”

长江之上,两艘燎原级战舰下了锚停泊在江面上,炮塔齐齐对准了南边的镇江要塞,不断发出怒吼。而镇江要塞中的火炮也不甘示弱,一轮轮地朝这两艘船将炮弹打过去,一时声势颇大。

镇江府原为润州,因地处大运河与长江的交汇处,无论在商业还是军事领域都是重地,故升为镇江府。

当初李庭芝让出徐邳之后,考虑战略形势不利,江北难守,便将镇江作为抵御夏军南下的核心来经营。镇江临江处有金山、北固山、焦山三座山,他选择依靠位于中央的北固山修建要塞,在其余两座山上也设置堡垒遥相呼应。

这镇江要塞依山而建,不惜工本在山上掘建了封闭的炮位和藏兵洞,防御力可要比修在平地上的城墙强多了。

昨日,夏国突然发出了宣战布告,在天下震惊的同时,早已预备多时的长江舰队也立刻从上海和崇明出动,挺入长江,试图切断南北宋军之间的联系。夏国战舰之强早已天下闻名,宋军水师逾越不了代差,拿它们毫无办法。这时镇江要塞就发挥了作用,以强大的炮火阻挡了夏军在江北登陆的企图……阻止了吗?

要塞之中大大小小有上百门炮,炮火轰隆,炮弹不断向江上的两艘燎原级落去。然而战舰离要塞差不多有两公里远,处于滑膛炮的射程边缘,宋军的炮弹大部分到不了,少数能到的散布极大,几乎蹭不到目标上去,极少数打中的也劲头不足,穿透不了厚重的舷板。

反过来,燎原级打出的炮弹虽然穿透不了厚重的山体,但精准度和射速比滑膛炮强得多,打多了之后就有概率刁钻地正中炮窗,把里面的炮打哑火。

到现在双方已经对射了一个多小时,夏军一方没见伤到哪里,宋军倒是损失了近十门炮,形式不利啊。

“快快快,小心点,把旧炮挪开!”

但宋军在镇江经营多年,也不是吃白饭的。在一处哑火的炮位中,一名军官正指挥着士卒将之前被打坏的旧炮从炮窗前拖开,然后将一门备用炮推上去。不久后,这门炮就怒吼着射出炮弹,虽然打歪了,但无疑预示着这个炮位的复活。

“不错,很好,再接再厉!”

一声苍劲的赞叹声从后传来,军官回头一看,又惊又喜——竟是徐国公李庭芝亲自来了这处狭窄的炮位视察!

他连忙转身走过去,关切地说道:“国公,此地乃前线险地,您要保重,不可来此涉险啊!”

李庭芝摇了摇头:“这个炮位刚中过炮,夏军一时不会再打,反倒更安全。”

说着,他就走到了炮窗附近,先看看炮兵们的装填过程,然后从炮窗中望出去。

两艘燎原级依旧以低射速不骄不躁地往这边打着炮弹,硝烟的生成速度不快,刚冒出来就被江风吹走,使得视野不被遮蔽,能一直保持射击。

李庭芝感叹道:“夏国战舰果然犀利,要是我国也能有这种利器,哪里会被他们打进长江里来?不过这般也好,至少我军将他们牵制在了江上,暂且不用担心他们北上扬州了。”

他尚不知淮东战事详情,但自己这边都打起来了,可想而知夏军也自然会从本土南下去进攻淮河沿线的城池。而现在夏军的长江舰队有在扬州登陆的意思,一旦被他们成功,那么南北沿着运河夹攻,淮南江北的这片土地也就瞬间易手了。为了避免这一点,镇江要塞能阻得一时是一时。

只是,胜机在何方呢?

李庭芝看着江上的战舰,一时有些恍惚,对耳边不断传来的轰隆炮声仿佛听不见一样。直到看到眼前一双手挥动起来,他才注意到背后有人在呼唤他,是他手下幕僚黄菅。

“什么事?”他离开炮位,走到后方狭窄的走廊中,对黄菅问道。

黄菅一副焦急的表情,道:“国公,新的敌情!南边出现了夏军的人马!”

“嗯?”李庭芝有些意外却又不怎么意外,“夏军登陆了?是从哪里过来的,怎么会这么快?”

长江沿线港口众多,夏军随处可以登陆,派陆军打过来也是预料之中的事。只不过镇江周边的港口都在宋军控制之中,夏军想登陆也只能找远处港口,再行军过来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怎么会这么快就出现的?

黄菅答道:“根据急报,是沿着新快道,从丹阳过来的。”

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第三章

波三今年一直都在京城,专门负责销售冲水马桶,京城肯定是一个大都市,故此清洁也是非常重要的,对于马桶得需求非常大。

刚开始波三还是比较低调的,不太敢乱说话,可是随着销售额迅速增加,就连肥宅都赞许过他的冲水马桶,这厮开始变得有些飘。

他以为自己跟郭淡一样。

结果就玩脱了。

这京城可不是卫辉府,这里可是有着森严得等级制度。

不管干什么,可都得考虑到这个等级顺序来,而不能完全根据订单顺序。

其实一诺牙行也都有考虑这些,因为先为大官服务,再为小官服务,小官也没有意见,他们也认为是应该的,你如果不按这个顺序,他们也可能会有麻烦的。

结果张元功看到徐梦晹家都已经装好三个月,自家都还没有动静,听说得明年才能装上,气得他是火冒三丈,立刻派人训斥了波三一顿,要求他必须今年装好。

但是生产和运输都是需要时间的。

哪有这么快。

吓得波三是屁滚尿流。

最终还是郭淡出面调解,让波三赶紧调整订单顺序,尽量照顾周全,如此张元功才答应放了波三一马。

不过张元功他们还是再三叮嘱郭淡,赶紧将一诺大药房开到京城来。

但是这两件事也让郭淡觉得自己有些不食人间烟火,他只知道医学院已经扭亏为盈,药品销售额在不断地增加,但是冷冰冰的数据,还是不能反映出全貌来。

“你看,这可全都是老朽让人去卫辉府买得。”寇守信拿出一堆药放在郭淡面前,笑呵呵道:“如今我们寇家上下,全都用一诺大药房的药。”

郭淡诧异道:“我怎么不知道?”

寇守信道:“你又没有生病,自然没有注意到啊!”

郭淡问道:“岳父大人,您也是花几倍价钱从卫辉府买得么?”

寇守信呵呵道:“那倒是没有,咱们的人去药房买药,可还是很方便的,不过其他人想买可不是那么容易,老朽还经常拿着这药去送人情。”

说到后面,那是一脸得意啊!

“拿药去送人情?”

“有何不可,这些药平时经常用到得,不少人还特地上门来,托老朽买点。”

靠!我岳父还是一个代购达人。郭淡道:“可真是没有想到一诺大药房发展的这么快,这数据上面完全体现不出来。”

一旁的寇涴纱抿唇笑道:“那只是因为相比起其它大买卖,医学院盈利就显得有些不起眼,不过近两年医学院那边确实发展的非常快,光今年就推出六种常用药,且都很受欢迎,但这都得益于夫君你当初制定的冠名计划。”

“冠名计划?哦…我想起来了,这都是因为周王府希望以提供药方来换取周王府得名声,故此在跟周王府的契约中,我添加了这一条冠名条例,但凡是周王府的药方,全都冠名周王。”

这已经几年前的事,郭淡都快记不起来了。

寇涴纱点头道:“而这冠名条例,却为医学院吸引了不少珍贵药方,当时就不少人拿着祖传秘方与医学院合作,经过这两年来的试验,这第一批药品刚好出来。”

寇守信忙道:“贤婿,这事老朽可是非常清楚,只要这药方通过医学院的严格试验,成为了药品,这一张药方就可以令你享受富裕的生活,根本就不用愁。”

“爹爹说得不错。”

寇涴纱道:“根据夫君的冠名条例,医学院只收取其中的制药利润和一成的冠名费用,其余的利润皆归药方拥有者,这也是为什么那些人不惜拿出祖传药方来。

因为再有效的祖传药方,在个人手中,所得利润,跟放在一诺大药房卖,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其利润百倍之多都不止,而且他们又不用管制药、销售,就是坐着拿钱。

一个月前,我还听说,光今年医学院那边就收到一百张药方和七十八份行医记录,以这个趋势来看,用不了多久,全天下可能就只剩下一诺大药房。”

郭淡呵呵道:“我真是没有想到,最先垄断竟然会是药品市场。”

他都不记得当时在思考这个冠名计划时,有没有考虑过垄断,但估计是没有,因为他当时更多是考虑在开封府搞一个大型的药材交易市场。

可现在这情况,可能也不需要什么药材交易市场,全都卖给医学院就对了。

不过这冠名计划实在是有些BUG,虽然当下的人们都非常珍惜祖传下来的,但是谁也抵不过这金钱的诱惑,这么高的利润,谁不想去碰碰运气。

万一成了呢?

那基本上就是躺着吃,而且连本钱都不用出。

当然,医学院也是深受其益,而且因为边上就是卫辉府,故此还吸收许多制药技术,比如说,从吉贵的胭脂作坊,就学到了一种制膏技术,可以长时间保存,专门用于涂抹。

垄断只是时间问题。

而这个时间还是取决于药品需要一两年的试验,才能够放到一诺大药房售卖。

正当这时,小安兴冲冲地跑了进来,激动道:“姑…姑爷,杨小姐回来了。”

“杨……!”

“是三娘来了。”

郭淡还未回过神来,寇涴纱倒先站起身来,急忙忙走了出去。

这个女人还挺讲信用的。郭淡暗自一乐,也急忙起身跟了出去。

来到前院,只见杨飞絮一手抱着小月儿,一手拿着绣春刀,她身边的麻婆一双贼眼是到处瞄,似乎微微有些诧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