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我在健身房被3p了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最刺激的交换夫妇小说
2021年1月22日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2021年1月22日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 第一章

话音未落,一位头发花白,带着四方眼镜,精神矍铄的老者从场站楼内缓步而出,旋即便看到拿着手机,愣愣看着自己的南方XX报副主编,当即怒发冲冠的抬手就指向了自己的学生:“王总,就是他,南方XX报副主编,前几天让庄建业庄总,林光华林总七歪鼻子的文章就是他写的,当时他亲自把递给让我过目,我当时不同意,还批评了他,却不成想这个人良心被狗给吃了,竟然自己给发出来……”

说完,老者一脸歉疚的看向亲自送出场站楼的王和平:“王总,是我没把好好舆论导向的这道关,请您转告庄总,等我回去一定会严肃整顿。”

“魏老,您别生气,待会儿我让人把物资送到您下榻的宾馆,至于您女儿的事儿……也放心,我们庄总跟琼州航空的宁晓东宁总又不是外人,会帮忙的,会帮忙的。”

王和平如今已经步入中年,略微有些发福,但那张黝黑的脸确是一如既往的黑,作为二十三分厂走出来的元老,王和平这点儿场面还是应付的过来的,如若不然,庄建业也不可能安排他来到J市,所以一番话说的是即客气,又滴水不漏。

魏老师知道自己钻不到空子,是能笑着点头:“那有劳你们照顾了。”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王和平笑着应道。

而后两人又闲聊了几句,这才作别,待魏老师走到南方XX报副主编跟前是,没好声气的伸手点了对方鼻子两下,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话:“等回去的,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说完疾步而走,连半点儿停留的意思都没有。

这下无论是南方XX报副主编还是焦贺鹏不止是懵,而是彻底的大脑宕机,懵逼N次方。

只有仅有的脑细胞在闪烁间不断刷屏一个问题,那就是魏老师啥时候变得这么伟光正了?

是的,如果说全国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都能成为迎合主流的变色龙的话,魏老师绝对是哪个唯一的例外。

没办法,实在是魏老师从改革开放伊始便是国内知名的意见领袖,在其推动下所谓的伤痕文学,西方制胜论,欧美优越论,中华糟粕论等等崇洋媚外的论调是一个接着一个。

更重要的是魏老师不禁自己倡导,居然还纠集了一帮所谓“志同道合”的意见领袖,打着文化自由,新闻自由,舆论监督的口号,创办南方X报,以此为基地,发表了无数抨击国内时事,宣传国外美好的文章和评论。

获得销量,赚取钱财后,魏老师干脆将这个“文化阵地”进一步扩大,组成一个集报纸、杂志、广播、电视为一体的文化传媒体系。

焦贺鹏和南方XX报副主编所在南方XX报以及刚才落魄而走的岭南XX杂志的总编辑所在的岭南XX杂志都是这个体系的重磅刊物。

总而言之,魏老师算是“意见领袖”中骨灰级加教父级的双重大佬。

就是这样的人,居然指着自己的学生大骂崇洋媚外,屁股坐歪,这不是指着和尚骂秃驴嘛!

就算南方XX报上上下下加一起乘以250,也没有魏老师一个人屁股歪道月球的境地,可结果呢……

“主编,魏董事长他……”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 第二章

@@@@

编辑正在手打中,请稍后手动刷新当前章节!@@@@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 第三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

文学

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

文学

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