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最刺激的交换夫妇小说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极品人妻大胆尝试50p
2021年1月22日
我在健身房被3p了,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2021年1月22日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第一章

正准备跑步,突然想起,这颗“海之蓝”怎么处理?

不可能总带在身上啊。

这么大一件宝贝,该存放在银行才行,太贵重了。

不过,存在银行,问题就来了。

虽然银行有保密条款,应该为客户保密,但是,这件宝贝不是一般的珠宝,而是世界级的大宝贝。

也许它本身只值得十几亿美金,但是,拥有它,那就不是一般的荣耀。

因此,放在银行里,不走漏消息的可能性很小。

这种东西,一旦走漏消息,麻烦就很可能上身。倒不是说人家打打杀杀什么的,而是来求购的。

十几个亿美金,买得起的人海了去。也可以说,十几亿美金稀松平常,而“海之蓝”世界上只有一颗,想拥有它的人,真的不少。

不能放在银行里。

这是一个基本的结论,那么,放在家里,谁来保管?

这就问题来了。

要是刘牧樵有了爱人,自然,就有了保管的人,可是现在,他根本就没有确定谁做自己的妻子,交给谁保管?

刘牧樵也不小了,今年虚岁25岁了,确定谁做女朋友也是时候了,但是,刘牧樵并没有确定。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在犹豫不决。

说得直接点,有几个人,他都喜欢。

姜薇、苏雅娟,还有那个在英吉利的朱冰,对,还有一个,爱伦,他都喜欢。

他拿不定主意。

这就有些麻烦了,按理,他只应该喜欢一个,那种喜欢的人不能太滥,只能是在众多人中确定一个。

但是,刘牧樵又不想为难自己,按他的说法,他已经很严格要求自己了,已经把喜欢的人缩小到了最小范围。

也确实,以刘牧樵这样多才的人,又英俊,喜欢他的女子真不是少数,只是,他没有给别人机会而已。

现在,在他考虑的范围中,苏雅娟相对来说理由充分一些。可是,朱冰呢?

有一段时期没有和朱冰联系了,这并不表示他们之间没有联系,很多时候,他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聊聊天,并且还聊得很开心。

最近几个月刘牧樵根本就不开机,自然就没有和朱冰联系。

不过,朱冰,刘牧樵也有不喜欢的因素,她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刘牧樵天生就有几分抗拒。

他喜欢普通人家的孩子,身上没有烙印,不带特殊的基因,纯粹一些,单纯一些,这样的妻子可塑性更强。

姜薇呢?

刘牧樵笑了。

好是好,就是年龄大了一些,虽然说年龄不是问题,可世俗的眼光,女大,到底还是不很正常啊。

刘牧樵笑着摇了摇头,又自言自语问自己,我在乎别人?

不想

文学

这么多了。

很久以前,刘牧樵就把这个问题丢在一边了,今天,脑子里也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没有琢磨这件事了。

还早着呢!

再等几年再说!

有时候他甚至遗憾老祖宗的有些优良传统没有继承,我们老祖宗不是很人性化设计了吗,有条件的人可以三妻四妾啊。

哎,谁多事,把这个传承给断了。

刘牧樵没有太纠结这事,等正式上班,他就把“海之蓝”交给了姜薇,“你帮我保存它。”

“这……价格?”

“海之心的姊妹珠宝,估价在18亿美金以上。”

“啊!”

姜薇很少大惊小怪,今天这一惊,海之蓝差点掉地上了。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第二章

眼见母皇的自爆随时来临,杨树林直接运转吞噬元神将母皇套了进去。自爆当中的母皇非常脆弱,一触即破,但是她也失去了运动的能力。

一只虫也是吞,十只虫也是吞,二杆子性格的杨树林一不做二不休,他继续运转吞噬元神把十只虫族英雄所在的空域全给吞了下去。

吞下去并不意味着敌人消失,无论是母皇的自爆还是十只虫族英雄的能量都是杨树林消化不了的。饕餮能吞天,杨树林不行,他虽然能吞噬能量化为己用,但是这股当能量太过巨大的时候,最先受到伤害的必然是杨树林自己。

黑洞被杨树林收了回去,不过他此时的情况非常不好,他整个身体像碎裂的瓷器一样往下掉渣,而且他的体型变得越来越胖,就跟自曝当中的母皇似的。

杨树林身体当中的能量需要一个途径宣泄出来,在母皇自爆和十只虫族英雄的能量加持下,杨树林此时的境界竟然突破了大宗师后期,一只脚踏入了仙人之境。

他的感知直接脱离了世界的桎梏,恍惚间他看见了太空当中有个巨大的虫族母舰,那是虫族从宇宙搜集有机物向战场投放的终极母舰,如果炸毁这艘虫族母舰的话,地面上的虫族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失去补给。

反正要完犊子了,杨树林一不做二不休,一脑袋冲向了虫族母舰。在他还能调动一定实力的时候,杨树林最好还是离开地球基地–要不然他爆炸的话,地球基地一定也得完蛋。

拥有半仙实力的杨树林飞行速度相当可怕,如果他要是能一直维持这个水平的话,他一个人甚至可以灭掉整个虫族。仙这种超过世界力量体系限制的生命体简直属于规则外的存在。

可惜杨树林命不久矣,半仙的实力也只是昙花一现。他在一脑袋撞在虫族母舰之后一身能量再也控制不住,把自己变成了一个超级大号的烟花。

boom!沙卡拉卡!

杨树林和虫族母舰一同化作宇宙尘埃,庞大的能量冲击波怼在大气层上,整片天空都被染成了金黄色。

当杨树林的生命气息彻底消失之后,地面上的地球机甲师开始战略反攻。大宗师也加入了对虫海的洗刷当中–没有了虫族母皇和英雄的威胁,千万虫海只是个数量问题。

地球人终于打退了这一次的虫族进攻,整个星球的虫族都被打残了。而且地球人做得特别绝,堆积如山的尸体全被烧得一干二净,有机物全被烧成无机盐。

“胜利!”

“地球万岁!”

……

地球剩了,但是他们的领袖杨树林却身葬宇宙,当他自爆前夕,系统终于咸鱼不下去了。

自爆是不可挽回的,它只能竭尽全力护住杨树林的灵魂,利用他自爆的超级能量轰开三位壁障,把杨树林的灵魂送回时光之河。

平行空间的理论是存在的

文学

,系统被留在大世界,而杨树林的灵魂则被他送走,进入历史长河的另外一个支流……

系统:再见……

-=-=-=-=-=-=-=-=-=分割线=-=-=-=-=-=-=-=-=-

地球,2019年,夏……

“前方到站–陵水站。在陵水站下车的旅客,请您提前做好下车准备,列车在陵水站停车3分钟,由于列车停车时间较短,不在本站下车的旅客,请您不要在站台上吸烟,以免漏乘,耽误您的旅行,感谢您的配合。”列车长温柔的广播声唤醒了小憩的旅客,一个青年揉揉眼睛从睡梦当中醒过来。

“小弟,你不是陵水下车吗?”坐在青年旁边的中年人对青年道。

青年恍恍惚惚地点点头…

我在那?

我在干什么?

青年迷迷糊糊地提着行李下了高铁,走出出站口就听见一个老农用粗狂的声音喊道:

“小杨老师!”

“小杨老师!”

“这呢!”

老根叔?杨树林晃晃脑袋,他的思维终于捋顺了–自己似乎做了一个梦…那个梦很玄幻,他得到了一个系统,拥有了怼天怼地对空气的实力。最后他带着地球人加入世界之间的大战自爆了……

这个光怪陆离的梦很符合某点的画风,看来以后要少看点小说了!

杨树林扛着行礼跟着老根叔回到了村里,路还是那条破路,拖拉机还是那台喷着黑烟的拖拉机。他头一次感觉到梦境竟然能如此的真实。

蝶梦庄周还是庄周梦蝶?

依然是熟悉的酒宴,依然是熟悉的老校长–还有那熟悉的坑:老校长把校长之位传给了自己。

第二天清早,老校长笑眯眯地把工作甩给杨树林,他让杨树林骑上小龟王去跑一下招生。在接过钥匙的时候,杨树林的心里十分忐忑–按照梦境,当他把钥匙插在小龟王的钥匙孔里的时候,他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系统–万物生辉系统。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第三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