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的女生很会夹;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我在健身房被3p了
2021年1月22日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
2021年1月22日

健身的女生很会夹 第一章

“那怎么样才够?”宋萱停下动作,眨了眨眼睛,向他看了过来,“要不,我再加点?”

厉祁夜闻言,将人搂了过来,朝着她靠近。

看着向她靠近的人,宋萱感觉自己的心一颤,心中有异样的情绪蹿过。

她低声说,“你想干什么?靠那么近做什么?”

厉祁夜将她又搂得近了一分,宋萱感觉自己几乎整个人贴在了他的身上,“加上你,就够了。”

宋萱听到厉祁夜这话,面色一红。

而后,她坐直了身上,敛起神色对厉祁夜说,“这卡里的钱,是上一部剧的分红,你该得你,给你”

“你拿着吧,我不缺这么点钱。”

厉祁夜将银行卡还给了宋萱,

宋萱拿着厉祁夜放在她手里的银行卡,神色有些怔怔的,

正想开口,就听到厉祁夜的声音先她

文学

一步传了过来,“乖,我帮我保管。

宋萱闻言,嘴角一扯,不好再说下去。

将卡收了回去。

眸子一转,宋萱又想起了另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对厉祁夜说,“阿夜,我新电影有着落了,你到时候一定要去啊。”

“嗯。”厉祁夜点头,“什么时候。”

“新电影还早着呢,现在都还未开拍,不过,我已经通过试探了,主演定了我,我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进红组了。”

厉祁夜闻言,眸光一动,最后点头,“嗯,知道了,不要太累,不想拍了,就随时回来了。”

“开拍了之后,怎么能随便回来?”宋萱严肃的摇头,“那样太不负责任了?”

厉祁夜抬头看好,认真的说,“我只想你高兴,如果拍戏让你高兴,那就继续拍,如果让你不高兴,那就不要缺拍了。”

“嗯,好的。”宋萱知道,厉祁夜是为她着想,缓缓的应了一声。

……

下午,宋萱接了一个电话,本来一开始说得好好的?

可是,到了最后,林景轩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那边的人不知说了什么,宋萱严肃的睠那边的人说,“这事不是说定了的吗?怎么突然又反驳了?”

那边的人歉意的说,“宋小姐,真是抱歉啊,这事也不是我能决定的,是上面的人决定的,并且,你还没有签字合约,准确来说,还不作数。”

宋萱沉默着,沉吟了一下,她对那边的人问,“既然被换了,我总该知道原因吧?”

“宋小姐,这事本来谈好的,但是前两天,有人打电话过来,很强硬的说要换了你,说不能让你当这部剧的女主,不然,偈让这部电视拍不成。那人的背影似是十分强大,那边的人不敢得罪,所以才……”

那人的话没有再说下去,不过意思却不言而喻了,

听到这,宋萱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那便是有人故意针对她,所以她已经商量好的角色这被换了。]

就算,她现在正当红,也不能例外。

紧紧的握着耳边的手机,宋萱眼中的冷意一闪而过,“对方是什么人?”

“这我就不知道。”那人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没有丝毫蛛丝马迹吗?”宋萱神色沉静,又问。

健身的女生很会夹 第二章

第1668章

战寒爵紧紧的抱着她,声音嘶哑,“铮翎,我不能冒险失去你。”

铮翎抚摸着他那一头浓密飘逸的头发,温柔道:“其实,我不恨她了。”

当铮翎看到战寒爵的笔记本,感受到战寒爵对她浓浓的爱意,她就发现,这么深沉的爱能够击碎人世间所有冰冷的障碍物。

在战寒爵对她的爱面前,余芊芊的恨就显得微不足道。

“不论她对我做了多少令人发指的错事,可是有一点,我得感谢她。我得感谢她生了你,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礼物。”

战寒爵紧紧的抱着铮翎,他就知道,铮翎心底善良,压根就不记仇。可是这样的铮翎,他才应该更要好好的保护她。

“铮翎,我跟你虽然做了那么多年的夫妻,可我们从来没有度过蜜月。我们不着急回去,再等一段时间,好不好?”

铮翎点头,“我把决策权交到你手上。要不要回去。什么时候回去,你决定。”

战寒爵如释重负。

这才抬起幽邃的眼睛,诧异的询问铮翎,“为什么忽然原谅我妈了?”

铮翎道:“我看到你的笔记本了。”

战寒爵错愕,那就是一本记录她病史的日记罢了。也没有多大的特殊用途。

铮翎补充道:“我看到了你对我的心意。”

战寒爵莞尔一笑,“你终于知道,你在我心里的地位了?”

健身的女生很会夹 第三章

玄武突然想起一件事。

他转过身,“小汤圆儿,你不知道傅霖渊现在躺在医院半死不活吗?”

小团团软绵绵的小身子倏地一颤。

黝黑发亮的干净墨瞳中写满了惊恐和不可置信。

小爪子猛的抓住了玄武的胳膊。

玄武:“嗷——”

小汤圆儿掐住他的肉肉了,好疼啊——

铺满似银河一般璀璨光辉的眸子里隐隐约约泛着水光,“柚柚的爸爸,肿么啦?”

玄武使者一本正经的描述那天的场景。

咳嗽

文学

一声,“这件事情还要从……”

小团团吸了吸小鼻子,奶叭叭的说道,“说,说重点。”

玄武哦了一声,“傅霖渊去港城赴厉枭的约,两人一起用餐的时候,餐厅发生了大爆炸。

傅霖渊和厉枭两个人都被埋在了地下,后来人倒是被救出来了,但是听说伤的很严重,我来这里之前,听到的最后消息还说他昏迷不醒的。”

小团团肉嘟嘟软绵绵的脸蛋上留出了两道泪痕。

很难过很难过的捏住小手手,“爸爸埋在地底下,好黑好黑,爸爸肯定超害怕。”

玄武使者摸了摸下巴。

他是不是不该告诉小汤圆儿啊。

她哭的……

还让人心里怪难过的。

玄武拍了拍小团团的后背。

一不留神就用太大力了,没有任何防备的小团团被拍到了地上。

莫名其妙摔了个狗吃屎的团团:“???”

玄武轻轻咳嗽一声,说道,“你不用太担心了,傅霖渊肯定会没事的,毕竟祸害活千年。”

小团团四个爪爪并用。

才从地上爬起来。

拍了拍小屁屁上面的土沫沫,小团团抬起脚脚,踢了玄武一下。

奶凶奶凶的指着玄武,“不许说柚柚爸爸的坏话,柚柚超凶哒,嗷呜——”

玄武拍了拍胸膛,“我好怕怕哦。”

小团团傲娇的哼了一声。

哒哒哒跑去了书房,“尖尖牙爸爸,出大事啦呜呜呜——”

珞珈刚刚听到小团团的声音,房门就被打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涸的团子,眼睛红通通的像是小兔子一样。

珞珈猛的站起身。

三步做两步冲到小团子面前。

蹲下来。

微微弯起食指,轻轻的给小团团擦了擦脸蛋儿,“谁欺负你了?珞小八?”

小团团摇摇小脑袋,“尖尖牙爸爸。”

珞珈:“嗯。”

小团团抬起肉肉的小胳膊,扑进了男人怀里,“尖尖牙爸爸,柚柚的爸爸被埋在地底下,然后……”

珞珈眼睛一亮,“死了?入土为安了?什么时候的事情?真让人开……难过。”

小团团啪嗒啪嗒的点点小脑瓜,“柚柚也好难过吖……”

说完,小团团脑袋一怔。

后知后觉到不对劲,“不是啦,爸爸没有死翘翘哦,爸爸在医院,受伤伤了。”

珞珈浅褐色的眸瞳中闪过一抹遗憾,“是么?没死啊……”

小团团嗯哒嗯哒点点头。

爪爪对对戳,小小声音说道,“柚柚阔以回去照顾爸爸嘛?”

珞珈:“……”

他抱起团子。

走到书桌前。

自己坐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