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我在健身房被3p了,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2021年1月22日
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
2021年1月22日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第一章

十月下旬,吟儿先从海逐浪处听说曹王府有伤兵秘密回会宁,又从祝孟尝处获悉夔王府有弃子落魄到环庆。

伤兵是郭蛤蟆,弃子叫唐小江,没错就是那个本来和天火岛合作、维持生死符对岛民秩序的管控、一不留神输给胡弄玉和茵子、被范殿臣一脚踹开后遭到邵鸿渊替代的伪唐门门主。

“怎么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回来了。”吟儿有时候心里也会抱怨林阡架子铺太大,不仅他

文学

本人三天两头地在外面打仗,就连海将军、祝将军他们也只能出现在情报里。

尤其林阡自己,不回来也就罢了,偏留下三个复制缩小版的他,总是一见面

文学

就逼着她不得不去想他,想他却又见不到他!那心情实在是受不了,所以每次只要樊井稍微松口,她就会多练会儿剑法去逃避想他……

嘿,没门!才刚提惜音剑偷偷耍了两招,三个缩小版林阡就你追我赶着你帮我助着端了一大盆水来“娘亲娘亲!”仔细随便一瞅,里面竟还有不少鱼虾,令吟儿见状掣剑大惊失色:“下河去捉鱼摸虾了?!”

“没有。是战哥哥捉的!”三个孩子异口同声,全把厉战奉若神明。

“哦……那就好……”吟儿看他们身上都不脏才安心,“谅你们也捉不到这么多……”

“娘亲,中午烧虾吃,好吗。”这时,熙河跑到她身边来摇晃她衣角。

“好啊!不过,这虾有点脏,要洗洗再烧。”吟儿献宝的欲望上来,立马让顾小玭在院子里支了口大锅,就地爆炒鲜虾给正巧在锯浪顶上的人们吃。

那当中有柴婧姿,有顾小玭,有樊井,有杨致诚夫人,有洛轻舞,还有风鸣涧——

因孙寄啸临别时特意提到了上次锯浪顶之战曾犯境但被抓的俘虏,刚好吟儿又掌握到了金帐武士脱里的新证据,虽然先前她无论如何都撬不了那群俘虏们的口,但想着今次拿脱里去压迫他们或许是条新路?便吩咐风鸣涧将他们之中的几个领袖提出来给她重审。本该是她去万尺牢的,但风鸣涧说怕她行动不便,就亲自将人犯远远送了上来。

当然了,很可惜,一个上午都竹篮打水,否则吟儿也不会有空去练剑——那些人的表现一如既往,看样子是真不认识脱里。吟儿隐隐觉得,当晚被抓的都是实打实的曹王府人,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被第四方、第五方混入以及借以金蝉脱壳……

“风将军,吃了饭再走?”择日不如撞日,看风鸣涧像是立即要走,她用家常便饭的语气留他。



说时迟那时快,就是趁他俩对话之际,俘虏中有人一跃而起,似想要出其不意掩其不备。

无刃在手如何,遍体鳞伤怎样,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一干人等,早有越狱企图,故而默契响应,动作接二连三——谁殿后谁先跑居然都有分配。

以为盟军在造饭,他们就可以造反;觉得吟儿放手洗虾,就没办法再握剑;他们却独独忘了一点,之所以疏于防范,是因为完全不必!

水淋淋的手,血淋淋的剑。那少妇虽有孕七月都还身手矫捷,电闪般剑气出袖争如白虹贯日,沸腾血光瞬然狠厉冲入人群,精准无误地将带头行动的少年钉晕在地。随后更见她连人带剑入局,灵动有致地在激流中劈扫刺斩,不消半刻,那少年和其余俘虏已被她扫在楚河汉界,中间隔着一大片空地。

泰山压卵,林阡在山东,大概就是这样万敌不侵,可他们又不是林陌擅长化解绝境……

一众俘虏们愣了许久,都沉浸在她剑尖旋转的风花雪月里,眼花缭乱,心驰神往,蓄积已久的力气全忘了发出来,缓过神来,正待一拥而上,十三翼已随风鸣涧围上来将他们逮捕——盟军凭实力告诉敌人,就连喜气洋洋的会客室,也是个杀气腾腾的修罗场。

“主母,无需您亲自……”风鸣涧原想说,这些人轮不到吟儿出手,但说了一半就咽下去了,他也知道,实力摆在这里,主母注定是第一个发现变乱的。没办法。

“我就说,这剑既出鞘,就该舞完的。”她刚好过了一把被孩子们切断舞剑的瘾,笑着重新回来把洗好的虾倒进锅里。



“盟主,你待如何……!”带头少年悠悠醒转,看手下们都被五花大绑押下去,而自己却被她区分对待,既惊又疑。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第二章

周庄脸色恢复正常,虽然这冰晶棺寒气逼人,但是一取出来,就有一种极为恶毒的感觉。

“你们晓溪山之前给我的咒术资料我已经看完了,可思来想去,都没有想到解决之法,想让你们晓溪山看一下,到底该如何解决。”

苏凡说完,轻抬棺木,李卿竹的身体出现在周庄眼前。

“没想到苏道友在众多红颜之外,还有一位不输六灵长老的国色天香,在下实在是佩服,佩服啊。”

“周庄,你要是再皮,我保证在稿子里,你和小柔的下场会更惨。”

听到苏凡赤果果的“威胁”,周庄赶紧闭上了嘴巴,仔仔细细观看起李卿竹情况,同时用玉筒仔仔细细的扫描了一遍。

“卿竹中的是无神道宫宫主木一仁自创的九死幽魂咒,其中包含九重幽魂诅咒加上神魂封印,如果解不开这咒术,卿竹的神魂会受到永生永世的折磨,永世不得超生。”

周庄一边看,苏凡就在旁边诉说李卿竹的情况。

说着说着,苏凡的双眼不知不觉中就红了。

“如此恐怖的歹毒咒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其中的怨念和仇恨已经不能用常理来形容,苏道友,你跟木一仁到底有何仇怨?”

周庄越看越心惊,情不自禁地问道。

“你们晓溪山不是知晓一切嘛,自己查查看。”

苏凡这么一说,周庄也不再询问,闭眼催动仙力,很快他手中的玉筒便冒出耀眼的光芒。

“难怪,难怪……”重新睁开双眼周庄看了看苏凡,又看了看李卿竹。

“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难怪木一仁愿意用三千年的等待,换来用自己的生命施展的九死幽魂咒。”

“难怪个屁。”说到木一仁,苏凡的心情就变得极差。

“就为了当世第一剑仙的狗屁名号,出手偷袭我的挚友,我当初就不该留他一命,让这小逼崽子苟延残喘,学会了这种歹毒的咒术。”

“小逼……崽子……”周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虽然木一仁的确做了无法原谅的事情,但人家好歹是曾经万年宗门无神道宫的宫主,苏凡这么称呼一个已死的人,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但转念一笑,苏凡这么说也不无他的道理。

苏凡都活了一万年,对木一仁来说,喊上一句小逼崽子也不太过分。

“苏道友,实在抱歉,这咒术我们晓溪山没办法解决。”看了半天,周庄这才长叹一口气,幽幽地说道。

“不仅如此,整个下界应该都没有办法能祛除掉这九死幽魂咒的办法了。”

看着苏凡即将翻脸的表情,周庄赶紧靠近了一些,补充道:“苏道友你先别急,下界没法祛除,但仙界就不一样了。

木一仁不过是一个渡劫期的修士,这咒术虽然歹毒,但放在仙界也是小事一桩。

刚才山主已经跟我传话了,李卿竹道友身上的咒术,在仙界桃花仙源中的仙姑娘娘便可以解除。”

“桃花仙源?仙姑娘娘?”

仙界仙界,又是仙界,现在遇到的这些破事,都必须去仙界才能解决,可自己的境界又掉到了炼气期,什么时候才能飞升?

想到这里,苏凡情不自禁地高声喊道。

“你这个贼老天,有本事把我放到仙界,不放你就是我儿子。”

“一直把你苏凡爷爷关在下界到底是什么意思?有本事你让我上仙界,咱们俩真刀真枪地碰一碰。”

“狗天道自己造出来的bug,让这么多人失去了生命,你好意思吗?”

……

苏凡骂了足足有五分钟才气喘吁吁地闭上嘴,在一旁的周庄,听的脸色是接连变幻,一句话都不敢说。

“气死我了。”

终于骂过了瘾,苏凡长出一口气,合上棺木,将李卿竹的冰晶棺收回乾坤戒之中。

看来复活李卿竹的办法只能等下去了,苏凡不信了,自己飞升不了,其他人总该可以飞升。

等滞灵时代结束,昊天宗有人飞升,到时候苏凡让飞升那人带着李卿竹的身体去仙界找仙姑娘娘就可以了。

“卿竹的事情只能先放下了,周庄,下一个问题……”

苏凡话还没说完,周庄的脸就微微变色,引起了苏凡的注意。

“怎么了?看你脸色这么难看?我才问了两个问题,就反悔了?还是说你们晓溪山的办事效率就这样子?

我问了两个问题,都没法解决,都必须上仙界才能处理,我要是能上仙界,我还来找你们干嘛。”

“没,没事,苏道友,你问,你问。”

虽然周庄是在强颜欢笑,但苏凡可管不了那么多,他要问的事情还没结束呢,前两个问题说到最后都没有办法,苏凡现在也有些烦躁起来。

“我从鬼界回来的时候,景问心的神魂就出了问题,等到昊天宗之后,他的神魂直接脱离了控制,自己飞走了,速度极快,他现在在哪?”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第三章

@@新书已开,书名《大数据修仙》,书号1010737835。

刚上传的书,可能搜索有点麻烦,搜索不到的,点风笑的名字,点击里面作品即可。

新书期间,欢迎火热围观。

点击、推荐、收藏,一个都不能少。

不出意外的话,上架日期,应该是2018年元旦,想投月票的朋友,这个月就得订阅一些书了,然后下个月看出保底月票,正好赶上元旦投票。

非常欢迎订阅《寻情仙使》凑数。。。@@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