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2021年1月22日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小丹的性欢生活
2021年1月22日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第一章

见张慎言有些紧张激动,乔应甲摆摆手,“金铭,不要以为这是一个肥缺,长芦巡盐御史空缺经年,自然是有其原因,你恐怕也知晓一二。”

张慎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克制住自己的兴奋情绪,点点头:“汝俊公,我也知晓一二,北地私盐泛滥,而本地供盐却不足,尤其是永平府惠民盐场被倭人屡次毁坏,造成了很大影响,……”

“嗯,惠民盐场,关系到整个北直地区供盐局面,但是屡屡被毁,这里边有什么原委?倭人在其中有多大利益值得他们这般卖命?我一直很怀疑。”乔应甲冷哼了一声,“刘一燝去山东回来之后闭口不言,没去永平却屡屡批评永平府治安不靖,惠民盐场问题就是他的理由,你若是去了长芦,惠民盐场问题首当其冲,紫英已给我来信,说这其中背后利益牵缠瓜葛甚多,多有涉及到永平府的官员和地方豪绅,……”

张慎言也早就听闻惠民盐场的问题了,知道这事儿恐怕会是自己走马上任之后的首要任务。

盐务一直是都察院和户部之间争夺焦点,论理都转运盐使才是都转运盐使司的一把手,品轶甚至是从四品,但是沿袭前明规制,巡盐御史才是都转运盐使司衙门真正的一号人物,都转运盐使只能沦为具体执行者,而非决策者。

都转运盐使由户部提名,吏部报经内阁批准任命,但是巡盐御史则是都察院提名,吏部审核,内阁报经皇上任命,明显要高一筹。

巡盐御史品轶不定,可以是正六品,也可以是从三品,根据巡盐御史资历而定。

像张慎言不过是一个正六品的御史,此番担任巡盐御史可以晋升一级,也不过是从五品,而长芦都转运盐使乃是从四品的官员,比起张慎言晋升之后依然要高两级。

但是这只是职务品轶,从职权上来说,巡盐御史中的御字就大不一样,代表着皇上,其权力自然凌驾于都转运盐使之上。

“户部郑大人对惠民盐场的情形一直颇为不满,但他的不满和刘一燝不一样,他是认为应当早日确定巡盐御史,尽早恢复惠民盐场生产,避免国家财税被地方禄蠹和豪绅所吞没,金铭,此事也非一朝一夕之功,你去了之后定要谨慎行事,先摸清楚情况,然后和永平府方面合作,争取在这个事情上干出一番业绩来,也好让郑继芝心服口服,也能堵上刘一燝的嘴巴。”

张慎言赶紧起身拱手一礼,“学生明白了,定当不负汝俊公的重托,力求有所成绩。”

“嗯,永平府在朱志仁的治下几年,劣绅狂悖,刁民日多,早就需要整饬,紫英在那里大刀阔斧难免会遭遇阻力,但他虽然年轻,但魄力手腕却都不差,我看好他能在永平取得成功,你去长芦,正好可以借他之力将惠民盐场之事处理好,也算是你们二人勠力同心,给朝廷一个交代。”

乔应甲很看重张慎言这个学生,和冯紫英不一样,张慎言虽然没有冯紫英那么绝才惊艳,但是做事踏实稳重,细致周全。

惠民盐场的问题已经拖了许久,户部、内阁乃至都察院这边都有怨言,但事关长芦巡盐御史这个重要位置,谁都不肯轻言退让。

他也是很花了一番心思才说通了张怀昌和齐永泰,而且还需要去打通叶向高的关节。

如果张慎言去了之后不能迅速解决惠民盐场的问题,肯定会遭到分管户部的次辅方从哲的攻讦诟病,日后他乔应甲再想要推出合适人选时,话语权就会大打折扣了。

等到张慎言离开之后,乔应甲又才考虑如何给冯紫英写信。

乔应甲也清楚冯紫英要腾出手来解决惠民盐场的事情,恐怕要等到年末蒙古人入侵事件告一段落之后去了,不过早些去一封信提醒一下对方,让对方早准备更好。

没想到冯紫英在永平动作这么大,民壮五千,这也罢了,但是居然全数装备火铳,这就有些让人侧目了。

火铳军在整个边军中的比例不到一成,而且多是以原来的老式的三眼火铳、鲁密铳等为主,质量不佳,所以不受将士欢迎。

但是冯唐担任蓟辽总督之后,借助朝廷拨款,开始在辽东镇大规模成立火铳新军,在逐步淘汰老式火铳军的前提下已经成立了三个营的火铳新军,而且预计到今年年底要讲火铳新军扩充到五个营,未来三年内要将整个火铳军的比例扩充到占据整个辽东军的四成以上。

这意味着十二万辽东军中火铳军要达到接近五万人,这个换装比例相当吓人,而所需银两也是天文数字,初步预计光是换装火铳就要花费百万两银子,这也引起了内阁和户部的极大不满。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第二章

今天总算是没有拖欠,一共是8000多字,算是把昨天欠的一千补齐!

以下正文:

-------------------------------

“不!绝不!我怎么可以冒犯天皇陛下!”岛津对着笑吟吟的廖师爷愤怒的喊叫着。

廖师爷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岛津藩主,如果您同意,您就是日本王国的国王了!至于那个什么天皇,本国负责解决,您只要宣布您是新成立的日本王国的国王,然后邀请天朝讨伐无能天皇和篡权的幕府就好了。”

岛津这个时候看这廖师爷那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内心中不断的挣扎。那一脸的无害哪里是无害?那是自己萨摩藩几十万人的性命,是自己萨摩藩生死存亡的决定;如果自己不同意,自己的萨摩藩就完了!对面的这个清国的使节,是一个可以在处死上万平民时,坐在埋坑边吟诗的主!

在廖师爷一番无言的威严下,岛津在最后无力的点了点头。看着岛津点头的廖师爷轻蔑的笑出了声,拍了拍面如死灰的岛津,“岛津王爷,以后您就是咱大清的宗藩之主了!好好混,我家王爷还等着将来在日本接受您的款待呢!对了,记得在将来的京都建一青楼,就叫银座!这可是我家王爷的王令。”

说完廖师爷也不再搭理老了十岁的岛津,自顾自的走了。

第二天在国家大剧院,一夜无眠的岛津在宗藩大会上,提出要求上国发兵取缔非法的幕府统治,将无能、无耻、乱伦的日本天皇赶下台的要求,并且说明,如果天朝不发兵,他的萨摩藩作为天朝的宗藩要在日本扯起顺应天朝、归化儒家的大旗,建立行的日本王国。而自己的王国建立后首要做的就是向天朝称臣。

在其他宗藩的诧异下,西方的使者一个个耸了耸肩。而英国的大使威妥玛则是在心里对燕无良表示了巨大的鄙视,在这些西方国家中,英国是最了解中国和日本的恩怨的,在他们的眼里,当初的《远东协定》就是中国为了消灭日本带来的东方国家安全隐患而搞出来的。当时英国的国内还对是否保留这样的一个能够牵制中国的国家,而进行过争论。但是随着连续两年中英非鸦片贸易额的巨大增长,以及燕无良表现出的十足亲英,都给了英国巨大的安全感,加上燕无良在海军建设上近乎全部的英国靠拢,以及在中亚、南亚的巨大退让,都给使得英国现在确信他们在远东凭着自己和清国一系列平等、半平等条约可以保持自己的巨大利益。所以英国在中国收拾朝鲜和日本、挤兑俄罗斯、出卖法国、以及在去年的和葡萄牙的澳门谈判中的强硬都表示了支持或者观望,更是在俄罗斯的东方动向上和清国分享情报。

当然这些和威妥玛本人有关,他不是东印度公司出身,而且本身极端讨厌鸦片,加上他是新工业贵族,更

文学

因为中国这几年中国民用工业的巨大发展,造就了一批合英国非鸦片贸易的利益获得者,而这些人正是威妥玛背后的支持者。因此威妥玛这两年给本国外交部的报告上,都是对中国这个潜在盟友,现在的半盟友的溢美之词。这又造成了皮蓬内阁对东方这个不断和自己加强联系的小朋友的好感,加上燕无良告知英国法国将在暹罗进行扩展以及去年底双方签订了海军协议,终于让英国于今年在外交上彻底倒向了中国,算是让燕无良彻底的送了一口气。

西方的使节没有几个不知道清国对东方那几个小岛子的野心的,但是他们现在都没有时间。普鲁士现在正在和丹麦比划;英国在忙着收拾印度、南非;法国在西非和当地的黑人玩命,同时还要和英国在暹罗进行桌子底下的较量;奥地利和法国在意大利拼命;俄罗斯一边忙着和瑞典较劲,一边在波兰镇压当地的民族起义,还要向东方拓展,燕无良不去和他玩命就不错了;至于西班牙这个老破船现在在吕宋的海军经常被义勇军的水师追着玩,哪里敢惹这个才打败英国的东方大国;葡萄牙这次甚至没有来人,因为燕无良宣布葡萄牙必须按照每年40万两白银的价格租借澳门,否则自己将采用武力解决澳门的问题;至于那个过去的海上马车夫,现在正被比利时搞得晕头转向,哪里有功夫管东方国家的事情,再说了,义勇军的海军也时不时的跑到南边的巴达维亚晃荡一圈,用燕无良的话说——南中国海就是咱大清的海,凡是咱大清的地界就要有咱大清的军队,管他红毛子那么多干什么?他要是敢动手就和他拼命,只要英国人不找事,咱就不怕!

所以这些都有点子烂屁股的洋鬼子不找燕无良的事情,那在东方自然是大清这个有点破又有点新的帝国是老大了!

底下的宗藩们有点诧异后,也很快就明白过来了,天朝已经对那个游离在宗藩体系中的日本岛国无法忍耐了,收拾他就收拾吧,我们自己现在都要靠着天朝才能保证基本的独立,管的着天朝要干什么吗?至少我们被天朝并了,还能获得不错的待遇,您看看人家朝鲜人,一个个的过的比我们强多了。

于是天朝出兵日本的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但是燕无良接下来就扔出来一个更大的炸弹,“本次出兵日本,为了显示宗藩的亲善,本王希望列位王爷、使节可以同意按照自己本国的实力,提供一定的军力,与天朝的大军一道讨伐无道的昏君以及篡权的将军。当然这些军费天朝自己出,而且在日本获得利益天朝也会公平的给予分配。”

这下子本来抱着事不关己的态度的宗藩们一个个来了精神,不过岛津国王先生就已经彻底死心了。

很快尼泊尔的藩王就提出,自己可以出兵8000人,有人带头,自然就有不少人跟着,最后东拼西凑的居然有五万多人的军队提供给天朝。当然有的多有的少,最少的是不丹提供的三百人,最多的是尼泊尔的八千人,不过令燕无良没有想到的是阿富汗的使节在自己国王不在的情况下提出可以出兵三千人,让燕无良对这个使节很是下了一番心思。

接着在整个上午就是这些军队在什么时候到达,要过哪里,路上的食宿问题的讨论。最后是指挥权的问题,燕无良这次破天荒的没有让满中国将领做这只杂牌部队的统帅,而是让出兵最多的尼泊尔藩王指派统帅。燕无良这样是为了显示天朝对这些宗藩的信任,不过这也切实的各藩王、使节真正的感到了天朝对他们的信任,也去掉了因为天朝对朝鲜大打出手造成的各宗藩的恐惧心理。

燕无良的话音一落,尼泊尔的国王就站起来,表示这样不好,还是天朝指派将军的好,燕无良当即表示这样不好,还是由尼泊尔的国王指派好。最后尼泊尔国王就只好指派随自己来的儿子沙阿做为这支宗藩部队的统帅。有的统帅,那么副统帅就好办了,燕无良这次也没有客气,提出了副统帅由大清的提督燕武以及布哈拉、浩翰、阿富汗、缅甸、安南共六个国家的将领担任。这几个国家的藩王、使节也都提出了自己本国的将领,于是基本“联军”指挥机构就有了,而这个机构也成了后来的东方北京条约体系国家的一个大概的指挥机构,不过那个时候这个联军的规模很大了,而总司令也变成了中国人。

指挥权的问题定了,接着就是编制的问题,最后这些部队编成了三个师团,尼泊尔、不丹、锡金的部队被编成了第一师,布哈拉、浩翰、阿富汗的军队被编为了第二师,其他的儒家体系的国家都被编制到了第三师。

这样中国近代史上的第一支联军就算是敲定,上午的时间也算是过去了。但是燕无良没有宣布休会,而是偷偷的给一直坐在燕无良边上的尚泰一个眼色。一直等着的尚泰连忙站了起来,“尊敬的首领议政王殿下,臣尚泰有话要说。”

燕无良笑着点了点头,“王爷请讲。”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第三章

首先,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

说实话,这本书能够写这么多,我也是没有想到的。

第一次写网文,实在是写的很糟糕。之前有不少的内容,都是因为书友指出了错误之处进行修改的。只是还有不少错漏之处,实在是无力修改,我是越看越觉得问题太多,也是深受打击,没有动力再写下去了。

在这里,稀烂的伢只能跟各位书友说声抱歉了。

有这么多书友能够耐心看完,一路支持这文,我真的很感谢。

在此,我也要感谢主编远征,还有责编妖风、星河和贞观,给了我不少的指点。

还有,多谢书友散人、自始至终的支持。可以说,在我之前就想要直接结束的时候,是您的继续支持,才让我能够坚持到现在的。可惜最后还是让您失望了,实在是惭愧。

文学

谢书友不败修罗之神,经常给我提出宝贵的意见。

对了,他写的文《神奇宝贝战术大师》,有喜欢神奇宝贝的书友,可以去看一下,写的不错。

多谢书友八五年的可乐,也给出了不少的想法。

多谢书友焚尘之殇、屌丝的等待、爱有你才完美、微末凡尘等书友的支持。

所有支持的书友,稀烂的伢,在这里都谢过了。

真的很抱歉,我实在是写不下去了。原本还有一些存稿,但是前边没有写好,问题太多,看着完全没有动力。

后面原本安排好的剧情,都放到新文里边吧。

在此,也请各位书友多多捧场,多多提意见。

稀烂的伢在这里,谢过各位书友了。

新书《汉末乱风云》敬请支持!谢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