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晚上激烈欢爱h、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

夫君的大东西 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2021年1月21日
涨精装满肚子,涨精装满肚子
2021年1月21日

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一章

海九灵清楚,方才张乾和王婉驭刃合击的一招实在太快,快到只凭速度便硬生生引发自己“虚空狱”的混沌空间崩溃,快到完全超出自己妖神实力的反应能力。

他们可以在自己毫无知觉的情形下斩落自己的发丝,便同样能够斩落自己的首级。

当然,他本体为九头海蛇,便是被斩落一头,也只是受伤而不会危及性命,相比对方也是清楚这一点,才在下手时留有余地,而没有彻底撕破脸。

此刻他思考的问题是——这两人施展那招合击之术后分明消耗极大,多半没有再来一次的余力,自己是否要趁机毁诺出手,就此将他们除掉。

便在他迅速衡量这般做的利弊得失时,瞥眼看到那艘黑色巨舰缓缓驶进,舰身上泛起一层黑白二色交织的淡淡光华,其中蕴含的能量波动令他也隐隐生出心悸之感,也驱散了他心中不好念头。

张乾的声音恰在此时传来:“愚夫妇侥幸过关,不知海公子有如何说法?”

海公子脸上的阴云蓦地消散,哈哈一笑道:“鄙人有言在先,贤伉俪既然能接下‘九灵神狱法’三击,今日之事自然就此作罢。”

说罢,他脚下凭空现出那艘消失的巨大楼船,在船舷极有风度地向夫妻二人拱手一礼后,便径自回转船舱之内。

那楼船中再次传来旖旎的歌乐之声,随即升起锦帆借风力飘然远去。

张乾和王婉便凭虚凝立在海面上,眼望着那楼船彻底驶离视线,而后不分先后的喷了一口鲜血出来,脸色都瞬间更加苍白了几分。

原来那一招“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虽经夫妻二人多次推演完善,对身体的负担仍是太大。

这一次施展之后,他们虽然未如上次斩杀黑山老妖时那般被震碎半边身子的骨骼,却也弄得真元枯竭多处经脉受损,方才全是勉力支撑着摆空城计。

总算海九灵一则摸不清两人底细,二则顾忌那“天行舰”的威力,三则终究不敢与夫妻背后的白猿尊者和阿青结下死仇,最终还是选择了依诺放手。

这时张乾留在“天行舰”上作为后手的分身石清虚急忙运转神通,探臂横越百丈空间,将已撑不住堪堪要落海的两人抓回船上。

阿纤看到神通广大的主人和主母重伤而回,两只小眼睛里已是止不住地扑簌簌落下泪来。

马骥见夫妻二人这般模样,想到他们都是为了自己的事情与人打生打死,心中的惭愧和感激实在无以复加。

张乾则是勉强露出笑脸,好言安抚众人几句后,便仍留分身主持大局,自己和妻子到了船舱底部的一间密室里闭关疗伤。

好在那位白猿尊者家底极为殷实,又是秉着皇帝不差饿兵的道理,着实送给他们不少灵丹妙药,其中便有不少属于疗伤圣品。

夫妻二人寻出些对症的灵药服下后运气调息,身上的伤势便开始迅速恢复。

在两人疗伤的同时,“天行舰”仍按既定航线行驶。等到他们终于伤愈出关时,正看到舰首前方的一条漫长的黑色海岸线。

其实在疗伤过程中,“天行舰”便行驶到这片海域,而张乾也早通过分身石清虚看到一切,并根据记忆中的海图确定已到了那“大罗刹国”。

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二章

江微闻言,耐着性子将刚才之事述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据我所知,小宝所说乃是实情,前辈所言也是实情,你们两人都没有什么错!”小星笑道。

“什么?你说这小奶猪说的是实话?也就是说,骇客交易平台上并没有无归湖与雾松湖那里的防护阵法?那你为何又说老夫说的事情也是实情呢?”江微惊讶道。

小星点头道:“骇客交易平台上确实没有那两个防护阵法出售,所以小宝当然也不可能查到相应的交易纪录。但前辈说的也没错,因为那个送货小哥确实是那样说的

文学

,前辈从他那里听过来,刚才转述出来,当然也是实情!”

“天哪,既然如此,难道是送货小哥对老夫说了谎不成?”江微反应过来,不禁有些慌了。

因为如果是送货小哥说了谎,那就意味着两个阵法不可能从骇客交易平台上采购到,而自己与蔡狼又急需它来保命,这可怎么办?

蔡狼一旁听得焦急,大声道:“小凌,那送货小哥不是说得言辞凿凿吗?怎么可能是谎言?”

“原来大星主也在这里!我刚才并没有说那送货小哥在说谎啊,其实,他说的也是实情!”

“实情?!那太好了!!!”蔡狼一听顿时大喜。

江微却道:“既然他说的是实情,那为何小奶猪会说查不到交易纪录?”

“这是因为,那两个阵法并非出售,而是出借,出借人嘛,还是我自己,属于个人行为,所以并没有在平台上有什么纪录,小宝当然是查不到。”小星笑道。

“什么?!那两个阵法是你出借给他们的?!!!”蔡狼与江微惊叫道。

“不错!”

“这…这这这…小凌,你可一定要救救老夫啊!”蔡狼激动得连话都有些结巴了,“扑通”一声跪趴在地,向着小星施起礼来…

江微在一旁看得瞠目结舌,他万万没有想到蔡狼为了保住性命,竟然可以如此不顾前辈颜面,向一个江湖后辈施起了大礼…

这让他几乎要怀疑这个蔡狼是不是真的,但以自己与蔡狼如此多年的交情来看,此人当然是蔡狼,百分百是!

可他在今天算是重新认识了这个好友加密友,现在的蔡狼与以前心目中那个大星主已经是判若两人…

小星也是微微一怔,不过他其实早就看透了蔡狼现在是什么样的人,所以蔡狼此举也没有太让他感到惊讶,在他看来,这才是蔡狼最自然的表现!

“前辈无需多礼!以前辈之大能,完全可以只手遮天,在美食星群是高高在上,手握大权,谈笑间就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又何需晚辈来救你呢?”小星笑道。

“哎呀小凌,你说的那都是以前的事了!老夫现在遭了大难,很快就要被人抓进牢狱,占了势力,收了奴婢,以致于一无所有,还要一命呜呼啊!现在除了你能救老夫,老夫已是求救无门,穷途末路了…”蔡狼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起来,真是感天动地,令人为之动容…

“竟然如此?敢问是什么人如此大胆?其真的有这么大的能力可以将大星主你置于如此境地?!!!”小星“惊讶”道。

“小凌你是不知道啊,那个洪箭,对,就是那个洪箭!那小子以前在老夫手下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百听百从,对老夫简直好到了极点,甚至还主动变身对老夫投怀送抱以表忠心,谁知道他竟然是暗中包藏祸心,在老夫的身边呆久了,竟一点一滴地将老夫的权力剥离了出去,他表面上是说为老夫分忧,让老夫有时间去干自己喜欢的事情,但实际上他是将自己的人顶替了老夫那些奴婢,从而逐渐掌控了全局,等老夫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蔡狼哭诉道。

“哦?洪箭?就是那个舰队大帅洪箭?!”小星“奇”

文学

道。

“对啊,你肯定认得他的!”

“当然认得!只是晚辈没有想到此人竟然如此大奸大恶,为了夺取你的江山,竟然不惜自己变身投怀送抱,还对大星主你恩将仇报,要知道,如果没有你的关怀与提携,他哪里可能有今天?只是,晚辈还是有些不明白,以大星主的能力,难道还降不住洪箭吗?”小星说道。

“这…唉,都怪老夫自己,自从将手中大权交与洪箭之后,老夫就日夜笙歌,寻欢作乐,荒淫无度,一副大好身躯也被那无数的美人和烈酒给掏空得一干二净!现在…老夫已是无力自保,不可能挡得住那洪箭了!!!”蔡狼长叹道。

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三章

……

这场对战对于柳牵浪而言,虽然觉得并未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但是能够取得最终胜利,柳牵浪心里还是有底的。而红角和绿角经历了第一轮大战,虽然吃力非常,但是发现对方也没讨到什么便宜,是以心中也是信心满满。

接下来,只要二人能够快速恢复法力,然后配合默契,得到龙珠的机会绝对很大。

随着体力的慢慢恢复,红角和绿角身外的光华越来越亮,越来越盛,而身下的绿红两头巨牛又开始了阵阵闷吼。

红角和绿角这时眼中露出极其诡异的目光,彼此交换着眼神的时候,也在注视着柳牵浪的变化。

不过柳牵浪的举动,有些让他们莫名其妙,只见对方矗立在那柄巨大红剑之上,根本就没看向自己这边,而是抬眸看着无比无际的漫天昏暗的世界。而且目光冷凝,身形一动不动,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红角心中窃喜,既然对方丝毫不防备,那么突然袭击一定可以瞬间奏效。红角立刻心念传音绿角,时不再来,立刻进攻。

“哞!”

就在二人脚下巨牛一声嘶吼之后,红角和绿角体色瞬间就能强盛了数十倍,与此同时,纷纷操控着身下巨牛呼啸着朝柳牵浪电射而去。

“嗖!嗖!”

红角和绿角御着巨牛飞跃的同时,各自手中分别飞射而出一只寒芒爆闪的数尺长的一红一绿牛角。

红的殷红如血,凝如滴落。绿的波光粼粼,鬼绿的色彩飞速流转。

“嘟嘟——”

在飞沙走石的世界里,一红一绿两只牛角因为阵阵风旋倒灌,发出悠长的声音,苍浑而悲怆。

两只牛角风驰电射中刺破空气,发出阵阵刺耳的尖利声音,同时寒芒闪烁的牛角周身红绿两色火焰沸腾,爆出窜窜带着巨热的火花电弧,发出极其刺耳的爆裂之声。

当二人射出第一只牛角后,接着后面第二个,第三个……瞬间二人飞驰中已经抛出了数百个这样的魔牛之角。

这些寒烟弥漫,烈焰飞腾,锋利无比的魔牛之角在二人面前一阵飞射旋转后,骤然齐齐射向了柳牵浪。

然而,柳牵浪似乎僵硬了一般,对二人如此疾风骤雨的进攻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嘿嘿!”

红角和绿角心花怒放,因为他们认为下一秒对方就会数百个魔牛之角的锋刃切个稀巴烂,而在魔角的声声魔音中,对方的元神之丹也会被逮个正着。如此一来又得龙珠又得到了对方如此强大的真元之丹,简直美死了。

故而红角和绿角已经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笑出声来。

不过接下来两个小家伙的笑声戛然而止了,而且惊得目瞪口呆,只见对方蓦然转过身,头上发髻上黑芒一闪,对方竟然霎时之间罩上一身漆黑的魔袍,面容狰狞,殷红带绿的魔法神飞,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眸,黑烟汩汩,脚下不停地腾起团团墨黑烟雾,将他整个笼罩里面,看着令人神经胆战。

就连红角和绿角看惯了各类噬灵魔兽的魔物见了也不由一阵惊骇。

就在对方蓦然转过身的同时,柳牵浪胸前妖异的探出两只漆黑的锋利魔爪。魔爪迅速抓向红角和绿角的脚下狂奔而来的巨牛,同时骤然变得十分巨大。

“哞!”

“轰隆隆!”

看到两只小山一样的两只漆黑锋利的巨爪抓来,红角和绿角本想刹住身下的巨牛,然而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尚还没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两头巨牛低着头颅,瞪视着双眸,已经轰然朝柳牵浪撞去。

然而柳牵浪漆黑的身形有如钢铁一般坚硬,两头巨牛撞上的时候,迅速爆发出一阵轰鸣。接着就看到两头巨牛头上丈余长的牛角迅速倒刺入了牛头之内,而那些旋飞而来的红色和绿色牛角撞到柳牵浪身上之后,叮叮当当一阵响动后,纷纷掉了下去,丝毫也没伤害到漆黑身形的柳牵浪。

而柳牵浪此刻漆黑的魔爪已经分别抓住了两头巨牛的脖子,然后空洞的口中发出一阵邪恶的狂啸,漆黑双爪一收,竟然生生把两只巨牛的牛头给揪了下来。

没了牛头的两头巨牛在巨大惯性作用下继续朝柳牵浪撞去,发出灵声轰然巨响,然后一红一绿两具巨大魔牛的躯体撞到柳牵浪身上后一顿,继而咕咚一声反弹回去后,栽倒了。而它们身上的红角和绿角也在惊愕中摔倒了地上。

而柳牵浪两只漆黑的魔爪抓着的牛头发出阵阵惨嚎。

“哇呀呀!哇呀呀!”

红角和绿角做梦也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变成一个大魔物,眼看着辛苦培养了数万年的魔骑竟然被活生生把脑袋给揪下去了,不由恼羞成怒,从地上爬起来,狂奔乱跳,呜呀怪叫。

“噗通!”

而此刻化作魔物的柳牵浪两只漆黑怪爪一扬,便把两头巨大魔牛的牛头跑到了红角和绿角的面前。

红角和绿角见了魔骑的牛头,不由纷纷上前抱着牛脸一阵哇哇大哭。那伤心劲,要多伤心有多伤心,简直惊天地泣鬼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