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少妇白洁小说

清冷受被做哭np全肉bl,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2021年1月21日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2021年1月21日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一章

敬筱冉躲在敬少卿身边瑟瑟发抖:“这不是……大哥走了几年刚回来么?这么久都没在一块儿,我觉得有些陌生嘛,慢慢熟悉熟悉就好了嘛。再说了,他要是不喜欢我,我能怎么办?这种事儿我怎么好意思主动嘛?万一他从小到大都只是把我当妹妹呢?”

在这件事情上,敬少卿比较佛系:“哎哟,你就别操心了,孩子们自己的事,让他们自己发展嘛,我们做长辈的插手太多也不好。刚刚星言都当你面说了,那个叫小然的只是同学,暂住在他那里,根本就不是女朋友。”

陈梦瑶越看这对父女越觉得不顺眼:“瞧你们没出息那样儿,敬少卿,你年轻的时候那么多‘绝活儿’,怎么就不教教你女儿?你看看这俩孩子,连你一半儿争气都没有。算了,我不跟你们说了,我睡觉去,我看见你们我就觉得累!”

看着她蹭蹭的上楼了,敬筱冉小声问道:“爸,你年轻的时候有什么绝活儿啊?”

敬少卿嘴角抽了抽:“这个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你妈她瞎说呢,我没什么绝活儿能教给你的,女孩子要早点睡觉,对皮肤好,你赶紧洗洗睡吧。”

他得急着哄老婆去了,陈梦瑶一不顺心,家里就得鸡犬不宁。

深夜。

穆星言带着安然回到了穆宅。

见他一直不吭声,她小心翼翼的问道:“是不是……我太麻烦你了?你不高兴了?”

穆星言淡淡的说道:“没有,这是我该做的,不过明天开始我就要去公司了,会很忙,你以后有事就找安姨。医生说了你只要按时吃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你去休息吧。”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二章

“你到底想好了没有?”身着绚丽迷彩服的大队长静静的战立在窗前,语气平缓,神情平静,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是!”房间中,一直如标枪般矗立的杨龙轻轻点了下头。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大队长轻叹了口气,缓缓道。

杨龙上前一步,拿起桌子上的档案袋,沉默一会,对着大队长的背影敬了个军礼:“您多保重!”

“嗯!”

杨龙转身就走,在出门的一瞬间,大队长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也许,比我想象的还要强。不过,一天是军人,便永远都是军人。若是有

文学

一天,我知道你做出了危害国家和民族利益的事情,不管天涯海角,我一定亲自取了你性命!”

“若真有那么一天,不用您动手,杨龙一定会自裁在于队您面前!”杨龙回过头,看着于尚的背影咧嘴笑了笑,忽然道:“对了,这是最后一个疗程的药,吃了之后,您的老寒腿就该彻底根除了!”

说着随手一丢,药瓶稳当的落在了于大队旁边的窗台上,里面一粒粒黑色的草药丸,竟然一动也没动。

当关门声响起,于大队才转过头,才过不惑之年的面容因为风霜的侵袭,反而更显出一种军人的刚毅与担当。

“臭小子……”拿起药,于大队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眼中却露出一股浓浓的遗憾。他不是可惜自己失去了一名最好的军人,最好的军医,而是可惜,军队终究还是没能留住他……

杨龙走出了于大队的办公室,下了楼,偌大的基地空荡荡的,除了执勤的哨兵警卫之外,以前总是热热闹闹的训练场,也难得安静了下来。

杨龙有些不习惯的摇了摇头,抿了抿嘴,拎起行囊,大步流星的朝外走去。

才一出基地的门,杨龙便浑身绷紧,眉头一挑,原本有些懒散和平静的眸子,闪过一抹让人难以直视的锐利之色,紧紧的盯着前面的丛林,不过,马上就又恢复了懒散的样子。

“沙沙……”

一阵整齐的跑步声陡然响起,一队穿着野战服,全副武装的军人快步跑了出来,然后,在他前面不大的空地上,排成了一道道纵横的直线,一声不吭。

猞猁,狼牙,猎豹,整个特战基地直属的三支特战分队,共计三十六人,竟然一个不落的全部都聚集在了这里。噢不,是三十五人,现在的他,已经不是猞猁大队的一员了。

“魔猁,若不是于大队告诉我们,你小子是不是就打算这么走了?”猎豹忽然大声道。

“你小子太不仗义了,你拍拍屁股走了,救命之恩还没还呢,你想让我们记一辈子啊?”猞猁的分队长白猁也不满道。

“记个屁!那是他上辈子欠了咱们的!”狼牙大队的老大战虎撇嘴道:“小子,回去了好好混,等咱们哥几个退伍的时候,找你去吃大席,到时候你可别管不起!”

“敬礼!”

随着战狼的一声怒喝,三十五名兄弟整齐的向他敬礼,为他送行。

“擦了,一伙老爷们整这一出,真恶心……”杨龙低头撇嘴,可是,眼睛却红红的。

等他再抬头的时候,嘴角却挂出了

文学

一丝诡异的笑容:“准备好了吗?我准备冲阵了!”

“啊?”战狼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杨龙已经脚下一蹬,整个人如奔袭的猎豹般,扑到了他面前,一拳轰了过来。

战狼双臂交叉一挡,整个人蹬蹬的连退几步,撞歪了好几个人。

“我察,混蛋!”战狼忽然大喊了一声,一时间,平时一直暗中较劲,彼此都瞧不上眼的三支特战队的队员,家伙一丢,齐心协力的呐喊着便扑向杨龙。

可是,杨龙太快了。

以前他们只知道,单打独斗甚至是两三个人都不是杨龙的对手,可现在才发现,这小子藏拙了。

杨龙连踢带踹的放倒了十多个人,趁着混乱,一鼓作气的钻进了丛林中。

“哈哈,想报仇,来济州找我吧!”远远的,杨龙略带嚣张的声音传了过来。

“艹,臭小子,跑的比兔子还快!”

“他肯定是发现了咱们想揍他的企图,娘的,临走也没能搬回来一盘!”

“我早说,咱们瞒不过这奸诈的小子。”猎豹几人有些不甘的嘀咕,眼睛却看着杨龙离去的方向,无声的在心底祝福着……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三章

“大相师,看出什么来没有?”叶浮萍嘴角轻扬,露出一抹毫不掩饰的嘲讽。

“叶大医生,这是没瞧得起我啊。”丁凡呵呵一笑,也翘起了二郎腿。

“是的。相师,不过是察言观色,某种程度上讲,也属于心理学的范畴。”叶浮萍说话倒也直接,哼声道:“我在校期间,学的是心理学和教育学,再就是攻读硕士学位期间。另外,从事这个行业也超过了十三年。”

“姐姐暴露年龄,是为了告诉我经验积累的重要性吗?”丁凡笑问。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叶浮萍打量丁凡几眼,哼笑道,“看你气度不俗,眼神也很有光彩,是见过些世面的。能得到方朋远等老总的认可,说明你也有些本事。不过,最好不要剑走偏锋,画虎不成反类犬。”

“厉害,骂人都不带脏字儿的。”丁凡手掌在膝盖上拍了两下,认真道:“咱们回到开始的话题,姐姐问我看出什么,很简单,你有病。”

叶浮萍面带愠色,当然不是误解丁凡的意思,而是怪方朋远泄露她的隐私。

“不错,人到中年,都有压力,我睡眠出了些问题,但这不影响我的生活。”叶浮萍耸耸肩。

“自己就是心理医生,却不懂爱惜自己。”丁凡轻笑。

“我说了,没影响生活!”

“我不是说这个。身为心理医生,却放纵自己生活在梦境里,不是自甘堕落,又是什么?就你这样的水平,还有让别人咨询的资格吗?”

叶浮萍脸色大变,辩解道,“没人不做梦。”

“但梦境太过真实就不对了!别人不懂,你难道没有丁点怀疑?”丁凡顿了顿,冷声道,“叶大医生,梦境的形成和特点不用我多说,但从没有超长连续剧这一说吧?”

叶浮萍面如死灰,丁凡没说错,梦境是模糊而且无规律的,但她的梦境真实的就像是另外一个人生。

开始,叶浮萍也很沉迷这种生活,梦中的岁月是无比美好的,但后来察觉不对,便开始排斥,甚至还给自己服用过量的药物。

于是,梦境也随之进行改变!

想到这里,叶浮萍突然打了个寒颤,身体抖个不停。

只觉一只温暖的手掌搭在自己身上,暖流很快周游全身,叶浮萍放松的同时,也落泪了,十指插入发际,无比沮丧道,“我,真的尽力了!”

“姐,跟我说说具体情况吧。”

嗯!

叶浮萍颓废点点头,缓了好半天,才慢慢说道。半年前开始,她突然出现了梦中梦的症状。自立自强的女人,也都渴望温馨的生活,梦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名英俊男子,对叶浮萍百般宠爱。

醒来后的叶浮萍看到身旁发福油腻的丈夫,越看越不顺眼,本就平淡的婚姻出现危机。叶浮萍得理不饶人,在一次争执过后,两人赌气离了婚!

恢复单身的叶浮萍并不觉得怎样,索性沉浸在梦境中无法自拔,享受了这样一段时光后,梦境中的叶浮萍居然怀孕了!

而且,是三个!

一次又一次的生产痛让叶浮萍终于明白,要正面面对这种不正常的人生。

于是,叶浮萍开始用药物抵制,一向理性的她,在梦中也开始疏远美男和孩子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