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放在里面一整天
2021年1月21日
撩妻日常1v1青灯|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2021年1月21日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一章

推荐阅读:当听到了想要进行裁军之后,军方这边立马有不少人反对了。?文?裁军可是要动了他们的蛋糕,军队的人数可是他们讨价还价的资本,所以他们当然不愿意就这么被裁军了∶军意味着军队实力的缩小,更是代表了必然要有一些部队要被撤编,有不少军官要被迫转业去从事别的工作。这样军队的实力肯定会被打压,他们当然不干了,如果这样的事情都能捏鼻子人了,这样他们还当什么军人?

“我们不同意,尤其是我们军队目前裁军,那是不是要缩减我们的军费呢?如果缩减了我们的军费,那我们军队如何维持?”战争部长陈立岩先开口反对。

不过王国瑞主动替萧宏盛说:“其实你们想差了,我们目前的军队并不会裁剪军费。而是让我们的军费使用更合理,尤其是我们以后将会从数量型的军队转变成为质量型的军队。我们目前虽然采用了新战术,可是我们的堑壕战的战斗模式,其实也就是一种消耗战。一旦当机动力无法能够达到了一定程度,那这样我们必然会陷入消耗战。消耗战是非承酷的,不但是武器装备弹药经济的消耗,更是人命的消耗。这些人口都是我们国家最大的财富。一个国家最重要都不是事很忙资源和财富,而是一个个的人口。”

“未来我们国家最重要的是科学技术,我们未来的竞争是科学技术的竞争。未来的竞争不是资源了,尤其是资源多未必能够产生强国。而真正的称雄世界的,是我们的科技展。所以我们武器装备,将会从粗放型的人数,变成质量型的高科技军队。”

“你们想想看,我们目前研制的飞机,还有6地上的战车。我们的战车目前虽然没有太多的战斗力,可是我们未来呢?未来我们一个战车坦克,能够顶的上多少步兵?甚至我们一架飞机,一旦可以安装一些重量级的炸弹,那这样我们完全可以作为战略武器来使用了。一个炸弹下去,一个足球场的范围都要被杀伤。这样一个飞机,能够顶的上多少门火炮,一个飞机能比得上多少士兵?”

“所,我认为我们还是要以质量为主,而并非是以数量。你们都应该听说过兵在精不在多的道理,我目前也就是采用精兵的方式。过去的精兵是训练能量大,可是现在的精兵不但是训练了,更是要武器。

我们不会减少军费,而是会把这些军费用得更合理,直接用在了那些更需要的地方。这样对于我们是有好处的,对于我们未来是有着无比巨大的好处。”

“我们减少了军队,增加了人口。每一个人口背后都是一个希望,也许我们人口越多,那带来的希望也都越多。这个世界上的天才是有限的,我们多一个人口意味着他们的后代也都有多一个天才的可能。别跟我说什么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废话,这个世界上天才都是随机的,所以多一个人口多一个机会,只要人口足够多,那天才总会到来的。”

王国瑞给这帮军队的人讲解了未来的军队展趋势,未来的军队都是以高技术作为主要的手段了,并不以数量作为根本了。也许冷兵器时代是一个代差,可是到了火器时代可以轻而易举的碾压那些冷兵器。而到了信息化高科技时代,那信息化时代的军队可以轻而易举的碾压那些普通热兵器的军队。

未来只要技术高的军队,那完全可以几乎零伤亡的代价歼灭数以千倍的敌人。所以在各种高科技面前,所谓度传统通步兵几乎是一文不值,完全是待宰羔羊。

王国瑞不会傻乎乎的继续把这些军费投入到那些军人身上,而是要转移到那些武器装备的研,这样才能够武器越来越先进,不至于落后了。

只有军队武器装备展了,这个才是正道。何况现在天下还是比较安宁的,没有必要展维持这么多的军队,这样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皇上,真的要裁军吗?”郑虹也都不太甘心的问道。

王国瑞点头说:“是的,必须要裁军。未来我们东方几乎没有什么大型战争,而且这次裁军以6军为主。狐和狐6战队暂时不裁撤。”

听了这话,那些6军出身的军官,包括胡伟,郑虹,陈立岩脸色也都有些黑了。而那个狐出身的邱宝仁,刚刚有资格参加军委会议的黎元洪

文学

也都松了口气,因为这次裁军是以6军为主,狐和狐6战队不会被裁撤,那这样自然是最好的。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二章

洛阳的曹丕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一直跪在他榻前服侍的郭贵嫔把一声惊呼强行憋回嗓子眼里,默默流泪,捂着嘴哽咽道:

“子桓,子桓,你怎么样,你怎么样?”

曹丕半睁开眼睛,见面前的玉人滚滚泪下,虚弱地握住郭贵嫔的手掌,急促地呼吸了几声,痛苦地道:

“女王,我……我不成了。”

“不会的不会的!”

郭贵嫔泪如雨下,紧紧攥住曹丕的手掌,神经质地笑道:

“哈哈,不会的不会的,

臣妾已经,已经叫人去寻大巫为,为陛下祈福。

昊天,昊天上帝保佑,陛下,陛下不会有事的。”

曹丕惨笑道:

“我的身子,我自己知道,

本以为……本以为还能再,再撑一年,可恨啊,朕……我撑不住了。”

曹丕缓缓把手伸过去,郭贵嫔顺从的抓起他的手掌,放在自己的秀发上,又把脸缓缓贴在曹丕的胸口,忏哭道:

“不会有事的,之前,之前也能治好,

这次,也没事的!”

曹丕无力的叹了一声,又吐出一口鲜血,

见郭贵嫔一脸悲切,他茫然地抬头看天,似乎看到了自己这一生在飞快走过。

“叫彦龙和子弃进来吧!”

几天前,曹丕还是开开心心的。

收服樊城的消息让他食欲大振,心情也好了许多,频频呕血的毛病也都消失不见。

孙权已经接受曹魏吴王的封号,这就代表着跟季汉彻底翻脸,

吴蜀两国夹击曹魏的形势一下改变,现在曹魏终于有了一点喘息之力,可以选择是跟蜀国好好掰掰腕子,还是暂时休养生息。

为了集中兵力,孙权把张辽也调回了洛阳——

上次孙权称臣的时候曹操也这么干过。

孙权这次在夏口集中了全部的兵力,吓得夏口的降将韩综差点尿了裤子,在给曹丕的书信上还描述了他认识的那些吴军猛人,请求天子抓紧来救他。

曹丕看着韩综的求援信,心中非常欢快。

他一边叫韩综顶住,一边催促常雕进军,捎带手,他又做了一件自己一直想做的大事——

他废掉皇后甄宓,犹豫了一阵,还选择派人杀了这位自己的发妻。

不为别的,

一来之前他就有杀甄宓的念头,

二来,他很想以曹礼为继承人,曹礼母亲身份微弱,如何与豪族出身的甄宓对抗。

郭贵嫔虽然百般阻止,可仍是无可奈何,也只能任由曹丕下令。

当时的曹丕感觉自己的身体状态很好,

他可以在当个几年皇帝,慢慢培养曹礼长大,给他积累足够的威望。

他还特意召来回洛阳述职加养病的张辽来宫中饮酒,

并让曹礼也出席宴会,向这位曹魏的忠诚大将致意。

可宴会才进行到一半,他突然收到了一封信。

一封来自合肥的急信!

曹魏所有的大将、所有的谋臣都不曾料到,明明已经向曹魏再次称臣,并且将主要兵力都集中在西线的情况下突然对合肥发动进攻!

这一战,濡须督骆统率军偷渡巢湖,偷袭拿下了已经失陷多年的居巢后毫不停留,直接对还没有任何防备的合肥展开围攻。

合肥的魏军猝不及防,在守将张辽被调走,合肥又被重重包围的情况下,他们展现出了足够的战斗意志,跟吴军死战到底。

骆统见久攻不下,立刻宣布撤军。

这熟悉的场面让魏军想起了第二次合肥大战中张辽痛击吴军殿后部队,差点抓住孙权的故事。

于是,他们模仿张辽全军出击,试图将骆统的部队重创在小师桥边。

可没想到,这一次埋伏的换成了潘璋的大军,

出城作战的五千魏军在潘璋的猛攻下全军覆没,而这座自建安四年之后就一直在曹魏掌控下的坚城,也终于落在了吴军的手中!

消息传到江东,江东一片沸腾。

孙权两次强攻合肥都无功而返,几乎成了天下人的笑柄,也成了江东衰弱的标志。

可现在,出身会稽的名将骆统一战建功拿下合肥,怎能不让众人欢欣鼓舞?

之前那些对北进没什么太大兴趣的江东世族这会儿打鸡血一样的出钱出人,顾陆朱张也纷纷发动起来,将能拿出的一切物资运到合肥,并积极派手下的私兵参战。

一时间,合肥大军云集,吴军士气高涨,赶来试图夺回合肥的魏军被杀的连连败退,趾高气昂的骆统甚至在合肥刻石载功,并表示他父亲骆俊是为了大汉牺牲的铁忠臣,自己也要继承这良好家风,为大汉的事业拼尽全力!

蛤。

骆统的心情十分的激动。

他已经迫不及待要给孙权一个惊喜。

也不知道至尊看了之后会多激动!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三章

端方殿。

“殿下的忧虑,臣明白,臣对萧汉俊也有担心,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萧汉俊已经不可能再倒向太子了,就算他有私心,想要用闻香教作祟,等到殿下登基,再收拾他也不迟,此时此刻,还是要用他之能的!”李守錡道。

定王被说服了,点头:“好,就令萧汉俊彻查此事,告诉他,如果他能完成此事,本宫可再对闻香教法外施恩!”

“殿下英明!”李守錡拱手。

……

东缉事厂。

后院。

李晃静静地看着鱼缸里的鱼。

和王德化不同,李晃虽然也喜欢鱼,但却他从来都不投食。

倒不是因为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而是因为无功者不得禄。

脚步声急促,有人进来了。

却是李晃身边的心腹小太监。

他到了李晃身边,小声低语。

李晃听完,脸色微微一变,眉头不由就皱了起来……

……

同一时间。

换了一身锦衣,伪装成是一名锦衣卫的萧汉俊,在四品绯袍太监何成的带领下,来到了尸房。

谢立功的尸体就停在这里。

已经三日,尸体已经臭了。原本今日就要埋了,但萧汉俊却坚持要来查看。

萧汉俊用棉布捂着口鼻,仔细查验。

何成站的远远,捂住口鼻,根本不敢靠近。

终于,萧汉俊查验完毕,站起来,面无表情的说道:“走,去他住处看一看。”

于是,何成又领着萧汉俊,来到谢立功的住处。

在这里,萧汉俊不但里里外外仔细查看一遍,还详细询问了和谢立功同住一屋的王姓太监,以及那日和谢立功一起煎药的几个青衣……

随后,又转往一处秘密地点,审讯几个参与“点心案”,有可能知情并且泄密的几个太监和宫女。

全部做下来,离开皇宫时,已经是黄昏。

但萧汉俊一个人也没有索拿,问话完毕之后,那些太监和宫女,全部安全离开。

何成一直陪在萧汉俊,见萧汉俊将所有人都放走了,一个嫌疑也没有,原本的尊敬,渐渐变成了不耐。

——首发起点,最近订阅下降的厉害,不得不重启防盗版,写作不易,谋生更不易,个中不便,望大家谅解,正式内容请十五分钟后刷新,如果是半夜,请凌晨刷新,对造成的不便,再次表示深深的歉意。

太子处置刘泽清,未修改版。

王永吉额头有汗:“回殿下,他二人都在,不过是不是回到官署再问讯他们?大街之上,不宜久留啊殿下。”

“张胜,姚文昌!”

朱慈烺立刻叫出两位指挥使对质。

两人都是满头大汗,跪在太子面前如同是洗澡。

“听好了,本宫只问一次,但有一字虚言,必严惩不贷。李青山冒功,究竟怎么回事?”朱慈烺俯视他们,冷冷问。

张胜,姚文昌虽然是刘泽清的死党,但在带天出征的太子面前,却也不敢撒谎,不然就是“欺君”之罪,何况当日知道真相的人极多,他们不说,自有他人会说,于是两人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将当日真相说了出来。当日,李泽清带兵围攻梁山,不想却走了李青山,刘泽清觉得没有面子,于是勾结军中将领,将李浩然生擒李青山的功劳掠为己功。

不过张胜和姚文昌却竭力撇清跟李浩然之死的关系。

当两人自白时,同样跪在地上的刘泽清面无死灰,他知道,自己今日肯定是逃不过了。这个总兵,肯定是丢了,幸好李浩然之死他做的漂亮,只要他咬死不承认,太子找不到证据,最多就是罢职,等过了这个风口,他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一匹快马疾驰而来,到了太子身边小声而报,却是中军官佟定方。

原来精武营两个把总队已经悄无声音将刘泽清的五百亲兵堵在了城门口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如果刘泽清的亲兵队胆敢作乱,立刻就可以绞杀。

一切安排妥当,朱慈烺冷冷看向刘泽清。

“刘泽清,你知罪么?”

事到如今,刘泽清不能不认了,他一咬牙,重重叩首:“臣一时猪油蒙了心,抢了李浩然的功劳,臣有罪,臣该死。但臣绝没有派人杀害李浩然!”

都见到棺材板了,居然还嘴硬,朱慈烺心中冷笑,声音冷冷道:“刘泽清虚报战功,欺骗朝廷,着立刻拿下,押入军中候审!”

听到此,刘泽清大吃一惊:“殿下,臣是陛下任命的总兵,你不能这样对臣啊……”

他以为就是降职,最多就是撤职,想不到太子居然要将他拿下。

武襄左卫早已经一拥而上,将他打翻在地,剥去甲胄,结结实实的捆了起来。

跟在刘泽清身边的副将郑隆芳见事不妙,想要悄悄溜走,也被武襄左卫按倒在地捆了起来。

山东文武都看的目瞪口呆,太子出手居然如此果决,一点转圜的机会都不给。巡抚王永吉连忙上前,慌张道:“刘泽清虽然有罪,但还是应该交给有司处置,何况申氏所言只是一面之词,尚没有其他佐证,刘泽清一镇总兵,干系重大,一旦有变就悔之莫及了,望殿下三思啊!”

朱慈烺当然明白王永吉的意思,刘泽清是总兵,在军中盘踞多年,不说手下的亲兵,就是副将参将也都是他的亲信,冒然拿下刘泽清,万一那些副将参将们不服,带兵哗变,山东不就乱了吗?

身为巡抚,王永吉担心山东的安定,想要圆融处理,并没有错。

文学

但太子却仿佛没有听见,转头对田守信说道:“去跟刘泽清的亲兵传令,令他们放下武器,缴械投降,但有反抗者,以谋逆论处!!”

“遵令!”

田守信带着两名锦衣卫疾驰而去。

刘泽清本人在城门口迎接太子,其五百亲兵在城门口不远的一处空地上列阵,因为距离主将比较远,听不到城门口的声音,自然也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同时,对于左右两边忽然出现了两队京营士兵,除了惊羡于京营的武器装备之外,他们也并没有多想。

直到一名绯袍太监纵马而来,在他们阵前勒马站定,高声喝道:“太子殿下有令,刘泽清违背军纪,已被革除总兵之职,其麾下亲兵(家丁)立刻缴械投降,但有顽抗者,以谋逆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