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晚上激烈欢爱h 小东西想要了是不是爸爸给你

放在里面一整天,叫一声老公就给你
2021年1月21日
夫君的大东西,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
2021年1月21日

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一章

帝辛在碧游宫忙着揪内鬼的同时,昊天上帝再次来到了玉虚宫。

与上次一样,昊天上帝昂首挺立,可元始天尊耷拉着眼皮,在八宝云光座上坐的安稳,一丝一毫主动打招呼的意思也没有。

“元始,当初因你不同意十二金仙来我天庭任职,鸿钧道人可是亲口答应,要助我在截教中寻人上榜,凑足周天星宿,三百六十五个神位。

“可我对帝辛出手,还未将他如何,居然就引来通天教主。

“这件事,你们是不是要给我个说法。”

元始天尊眼皮都不抬,“你若有胆,大可去紫霄宫找老师,或者去碧游宫找通天,让他们给你个说法。你不去找他们,来我这里作甚?”

“你~”昊天上帝一时语滞,他去紫霄宫?借他个胆!

不但紫霄宫,碧游宫他也不敢去,也就是元始天尊不像通天教主那么杀气盈身,他才敢跑来这里,想要讲道理。

“可封神之事,是由你来主持,我当然是找你来要说法。”昊天上帝气势受挫,声调都降低了。

“既然你知道封神之事由我主持,那你就回天庭等消息即可,我保你三百六十五个神位,各个不缺,其他的,你就不必管了。”

“那帝辛如何处置?”

“老师只答应你凑足人数,虽没说帝辛不能上榜,可也没说帝辛一定上榜。如何处置?看机缘吧。”

元始天尊精修‘两仪’大道,正话反话都是他的理,虽然说了跟没说一样,可你不但挑不出毛病,还会觉得他说的深为有理。

昊天上帝被一句话顶的哑口无言,冷哼一声,转移话题说道:“我亲自出手攻破五关,已嘱咐姜子牙前往接收,不日就要兵临朝歌城下。

“希望你们能记住承诺,为我天庭充实人手,毕竟,真正的大劫,也没多少年了。”

说完,昊天上帝转身就走。

昊天走后,元始天尊抬起头来,眼中闪烁凶光,“若不是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大劫,人族需要一位融合三才大道的圣人,岂容你如此放肆!”

深呼吸一口,平复了心情

文学

,元始天尊又冷冷传令道:“给长耳发信,问他事情准备的如何了?”

话音落下,自有童子下去忙碌,元始天尊又缓缓闭上双眼,开始温养元神。

接到元始天尊的问询,长耳定光仙急的脑门上都冒出冷汗,在房间内不停地转来转去。

“这个帝辛,怎么就会有如此手段?我费尽心机,才安插了五十余人,就这么几天,被他和赵公明抓出来杀了三十余人,只余下二十多人,能济得什么事?

“现在圣人垂询,我该如何作答?若是直说,会不会显得我太无能了?

“这可怎么办才好?”

转啊转,定光仙的两只长耳猛的一竖,“前番引导申公豹找到万仙阵阵图之时,天尊有言,在我身上下了遮掩法阵。

“在法阵撤去之前,不但是我截教教主,即便是天尊本人,都无法掌握我的行踪,无法卜算我的内心,不如~,也只能如此,冒险一试了。”

随后,长耳定光仙回复元始天尊,“已经安排两百余人进入截教,万仙阵也已演练纯熟,随时可以出手。”

元始天尊接信点头,“也够用了,做的不错。”

不提长耳定光仙胆大包天,糊弄圣人,帝辛在和赵公明碰面之后,斩杀了那三十余名奸细,随后就向通天教主禀告,一切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布阵。

不过,帝辛可没敢像通天教主说的一样,直接把万仙阵布到西岐城去,而是建议通天教主还是布在朝歌城外。

朝歌毕竟是自己的大本营,若是中途发生变故,也好及时处理。

等把事情章程定下,帝辛没有等通天教主等人一起,而是先行返回了朝歌城。

此时,闻仲也终于率大军回返,同回的还有佳梦关黄飞虎、青龙关张桂芳、界牌关邓九公、渑池县张奎等人。

看见自己麾下的将领各个不伤不损的安全回返,帝辛心中着实松了一口气。

不管昊天上帝是不愿还是不屑对普通将领出手,这些人能活着,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太师辛苦,不过,你却没有时间休息,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太师亲自去办。”

“大王但请吩咐,老臣必殚精竭虑,不负大王所托。”闻仲看帝辛脸色严肃,就知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赶忙说道。

“我需要太师在朝中挑选部分文武官员,暗中前往西岐,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等帝辛说完,闻仲大张嘴巴,表情有些呆滞,他这才知道,这件事岂止是非同小可,简直是关系到大商的生死存亡。

缓过神来,闻仲后退一步,大礼拜伏地上,“大王将此事托付老臣,老臣性命不要,也必要成功。”

帝辛伸双手扶起闻仲,“太师言重了,不管如何,以保全自身为首要。敌人太过强大,连我自己,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可看闻仲那郑重的表情,就知道他没听到心里去。

帝辛也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而是转口说道:“在走之前,太师先随我去见一个人,有此人在,想必阻力会小一些。”

不一刻,二人来到

文学

了伯邑考的房门外。

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二章

“啪!”假的燃灯道人再次狂甩了对方一巴掌,那力道再次增加了不少。

“你的话太多,且你不懂事。”假的燃灯道人冷哼一声,那抬手再次对他进行狂扇。

杨戬整个人都被扇懵圈了,他长这么大以来,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等窝囊气,此刻整个人都有些懵,他整个人都被假燃灯道人这三番五次的扇耳光子搞得晕头转向的,实在是已经找不到北了。

“继续猜,但是不要再这般不懂事了……”假的燃灯道人停手,随即再面带微笑的看着杨戬,就那般似笑非笑的说道。

杨戬哭笑不得,他内心都有些崩溃,眼前这人实在是太恐怖了,他不杀他,却要这般的折磨他,这般的凌辱他,这让杨戬身心都受到极大的冲击,让他整个人都有些抓狂。

“你……你到底是谁?我……我猜不到!”杨戬咬着嘴唇,他是真的猜不到。

其师尊并未告知他,世上除了他和猴族的一支脉懂得八九玄功,还有谁擅长这些。

且此人明显对他甚是熟悉,不然他也不至于上次假扮他去暗算姜子牙。

虽然杨戬不清楚到底是不是他,但是杨戬此刻认定了就是此人,不知为何,就是直觉。

也唯有他能够做到这般的滴水不露,竟然连哪吒都能蒙混过去。

“哈哈……”

假的燃灯道人狂笑,继而抬手再次朝着杨戬狂扇过去,将杨戬给扇的两个腮帮子都红肿了起来,浑身上下的气血也开始凝固,整个人也不再淡定了,浑身上下筋骨都好似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杨戬在那连续的被狂扇,内心还是被打的整个有些懵圈,气血翻滚,内心都有着极度的崩溃。

杨戬已经彻底的崩溃,但是这还没完。

杨戬再次抬头看去,他竟然发现眼前站着的是哪吒,踩着风火轮,手持火尖枪。

“你……哪吒……竟然是你……”杨戬错愕,他整个人都崩溃了,他就那般指着眼前的哪吒,整个人都快要接近崩溃。

“怎么样?没想到吧……哈哈……”哪吒手持火尖枪,轻轻的抖动,一下子将其肉身给刺破。

噗……

杨戬受到重创,那火尖枪插进了胸口,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浑身在那里不停的颤抖。

杨戬打着哆嗦,内心还是充斥着一丝丝的崩溃。

“你……掌教……掌教老爷不会放过你的……”杨戬骇然,他没想到自己刚刚下山独立执行任务,就要被同门的师弟给暗算。

难道真的要在此身陨吗?

难道真的要结束了吗?我不甘心,我还有太多的事要做,我还要救我的母亲,我还要……

杨戬开始出现了幻觉,他的法力被封,现在除了肉身强硬一下,其余的都跟普通人无疑。

杨戬此刻这般的被折磨,一般人早就要精神和肉体都要处在崩溃中,他现在还能挺住,已经算是极其不错的了。

“威胁我?”

那哪吒模样的人再次抖动火尖枪,对着杨戬的另一次胸口又插了进去。

杨戬再次忍不住涌出一口鲜血,内心的心跳加快,血脉也开始一点点的被蚕食。

整晚上激烈欢爱h 第三章

司空雪影听得杨湛终究要归逍遥宫,便心下黯然起来。杨湛也暗下想过司空雪影的归宿,但自己既已娶了颜尺素,便就不能再耽误了这位少谷主。虽也心中遗憾难舍,但唯一的办法就是送司空雪影回到幽冥谷去。司空雪影亦心心念念着放不下杨湛,便就算是到了今时今日仍不相信她的情郎已另娶了别人。有这样的牵绊存在,杨湛和司空雪影一路上就各自默默着不语起来。沉默有时候真的仅仅只是因为说不出。

这些事情颜尺素都是知道的,她便趁着渡口等船之时忽然问起杨湛来。

“湛郎心中还是记挂着雪影姑娘的,对吗?”颜尺素平和的问道。

杨湛心下一急,连忙追问颜尺素为何会这么问。司空雪影听罢亦耳根红透,却是尴尬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颜尺素却不答杨湛的问话,只叫他说出自己心里原本的话来。这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选择题,杨湛若是照心所说,只怕会伤了颜尺素的心;他若违心回答,司空雪影便就会被伤的更深。

见杨湛左右为难,颜尺素便转而拉着司空雪影的手问道:“雪影姑娘是否也是一心念着湛郎的?”

司空雪影知道这或许是最后表白的机会,但见得颜尺素如此落落大方,她便不忍心再去破坏了对方的幸福。如此,司空雪影便默默摇头,摇着摇着竟摇出两行晶莹的珠泪来。

颜尺素见状于是默叹道:“湛郎是先遇上了你的,他若许你我不会恨;你先于我遇到他,你有情愫我亦能懂。湛郎非无情之人,只要他同意,我们便就一起去逍遥宫。”

司空雪影见颜尺素如此大度,自是感动的难以平复。但杨湛却越听越觉得对不起颜尺素,便当即惭愧道:“我心里记挂花大姐,又念着雪影姑娘,实在滥情无度,对你不起。但我心里一直也是恋着念着尺素的,若总需辜负于人,我绝不辜负了你。”

颜尺素听得动容,便说道:“你若是真心待雪影姑娘,我便就不要你做负心人。”

杨湛直摇头不肯答应,末了才坚决说道:“我们先送雪影姑娘会幽冥谷去,然后我就与你同归逍遥宫。”

说罢,杨湛又对司空雪影愧疚道:“造化弄人,世事难料。对不起了,雪影。”

司空雪影见杨湛如此决决,便哭得更加悲切,却是颜尺素怎么劝也劝不动了。杨湛十分后悔,又极为难受,但既然做此选择了,他就必须坚持下去。

“湛郎何必如此伤了雪影姑娘?尺素能容她湛郎为何不能?”颜尺素问道。

杨湛只低着头说不出话来。

杨湛知道要辜负司空雪影,一路上只殷情劳碌却不多说些话,幸有颜尺素陪伴,司空雪影的脸上才总算见到些笑容来。如此半月前行,他们三人才终于抵达了幽冥谷。

站在谷口,司空雪影却迟迟不肯进去,她怕见着父亲和其他人惨死情景,更怕杨湛就此与她诀别。杨湛和颜尺素知道幽冥谷曾遭受赵承宗血洗,自然不会就此离去,在他们的陪同下,司空雪影才终于进入到谷中来。

幽冥谷外围打斗痕迹犹在,却独独不见了黑白无常;而待三人来到孟婆桥畔时,那被拆的空无一物的凉亭则更显当日激烈战况。

“看来婆婆也是遭遇赵承宗毒手了。”杨湛遗憾的念道。

司空雪影听杨湛如此一说,便忍不住“哇哇”的哭出声来。却此时,树林间忽然微微颤颤的走出一个披着灰色麻布的身影。

“可是少谷主回来了?”这灰色身影以微弱之声的问道。

司空雪影和杨湛都听得出这是孟婆的声音,便当即迎了过去。

孟婆见杨湛和司空雪影同在,便是心中欢喜,先前那种种悲伤皆一扫而空了。但孟婆却忽然察觉外围还有一个女子存在,遂质问起杨湛来。

杨湛只略显内疚的说道:“那是我的妻子颜尺素。”

孟婆一听却是惊讶道:“杨湛你既然许了雪影姑娘,为何又要另觅新欢?”

这个问题杨湛答不上来,司空雪影想要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只见孟婆徐徐走向颜尺素,而颜尺素亦大大方方的向她行礼招呼。但孟婆却忽然发招突袭与她,若非颜尺素有一身精妙功夫,只怕要被她的劈空掌法当场杀死在此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