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在里面一整天,叫一声老公就给你

撩我妈结果成功了: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2021年1月21日
整晚上激烈欢爱h 小东西想要了是不是爸爸给你
2021年1月21日

放在里面一整天 第一章

第5212章叶辰的布局!(八更!求月票!)

他手持长剑,缓缓朝着那玉床走去。

寝宫之中,那守护着这少女的焚龙族女子,此刻也恢复了意识,但,伤势依然极为严重,她挣扎着爬到了珠帘之后,当她看到眼前的一幕时,竖瞳瞬间一缩,惊呼道:“不要!”

……

几分钟之后。

血色的空气之中,一道身影在荒野之中飞快奔行着,就在这时,一声龙吼响彻天地!

那身影猛地一顿,微微回头,朝着身后的焚龙主城看去,只见,一条百丈巨龙已然降临那主城之中。

叶辰目光闪烁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片刻后,才再次动身。

半个时辰之后,他便来到了一处怪石嶙峋的绝壁之上。

他停了下来,站在了绝壁之前,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不多时,一道有些沙哑的声音,在其身后响起道:“叶辰,你来了。”

叶辰转过身,只见,在他面前出现了一名看上去有些虚弱的青年男子。

正是权尊!

此刻,权尊的白袍已经被鲜血染红,显然在与龙皇的战斗之中,受了伤。

叶辰看向权尊道:“前辈。”

权尊微笑道:“果然,你没有让我失望,那龙元珠,你得到了吗?”

叶辰淡淡地摇了摇头道:“没有。”

“没有?”

权尊闻言,微微皱眉,神色似乎阴沉了下来,不过,随即,他便是有些无奈地苦笑道:“看来,这至宝与我无缘,那道火火种呢?”

叶辰道:‘道火火种倒是在我手中。’

权尊面上的苦笑之色,更浓了一分道:“恭喜你了,既然如此,我们这就离开这焚龙死地吧,否则,那龙皇恐怕会再追上来。”

说着,权尊便朝着叶辰走来。

可就在这时,叶辰却是凝视着权尊,淡淡道:“权前辈,在此之前,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何事?”

叶辰面色平淡地道:“事实上,这皇宫之中根本没有什么龙元珠,对不对?”

“嗯?”

权尊闻言,有些不解地看着叶辰道:“什么意思?”

叶辰道:“龙族之中,根本没有什么供奉龙元珠的传统,而前辈你说是让我进入皇宫之前,为你取得龙元珠,但对于这龙元珠的具体位置,却语焉不详,唯一让我知道的,就是这龙元珠与道火火种,同在一宫之内。

毕竟,若非如此的话,想要让我得到道火火种的同时,又得到这龙元珠,恐怕不容易吧?”

权尊闻言一笑道:“叶辰,你想象力有些丰富了,虽然你没有找到龙元珠,但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不必担心。”

“是吗?”

叶辰突然手腕一翻,一枚石卵出现在了手中道:“那么,我现在将这道火火种吞噬了,对前辈而言,应该也没有任何影响吧?”

权尊闻言,面上的笑容突然有了一瞬的僵硬。

叶辰冷冷一笑道:“这道火火种,才是你真正的目的。”

权尊看着叶辰的目光,突然有些玩味了起来道:“我很好奇,既然你如此认为,为何还要来到我们事先约定好的碰头地点?”

叶辰道:“即便我没有来,你想要找到我也不是一件难事吧,否则,又何必在我身上,留下一道印记呢?”

放在里面一整天 第二章

毁了我容易,没人能毁掉我老公?

妻子的顺口之言,韩东却很久没有从这句话中回过神来。有些话即便听过很多次,但在特定的场景,阶段,总能在他心里产生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

关系冷淡时,听听而已。濡慕依靠时,就有暖流入心。

他侧目又看了眼认真开车,只化着淡妆的妻子,温声:“还有多久到学校?”

夏梦疑惑:“你问过一遍了。老公,要不你还是休息会,现在记性这么差……”

“没有,就是越看越觉着我媳妇好看,有点发呆。”

夏梦眼角又弯:“哪好看?”

“都好看,真的。我刚刚还在想,自己上辈子做了多少好事,才能在这辈子能碰到你。而且经历了这么多磕磕绊绊,还能始终如一……”

夏梦思绪亦然晃了晃:“其实我有点强迫症跟完美主义,婚前幻想过很多。跟朋友聊天时候提到出轨这个话题,观点一直挺坚定的……可是呢,婚后真的不一样。因为不管我怎么去催眠自己,都承受不了离婚后的代价,甚至一度低三下四的主动找你复婚。”

韩东在她腿上轻轻拍了拍:“我也承受不了,也一直在自己骗自己。其实,你要是真的跟别人再结婚,可能对我未来而言,是种想象不到的灾难。时间能让人看清楚过去。”

“你看清楚什么了?”

“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

聊着天,车子停在了茜茜所在幼儿园的门口。

这是一所私立性质的幼儿园,不算太大,地理位置也不算太好。但很安静,即便是临近放学,空空荡荡的专用停车场里也只有寥寥一百多辆车。

韩东是第一次来这里,拿过妻子递来的接送牌,下车之余又确定了一遍:“茜茜在小班对吧,几班来着?”

夏梦哭笑不得:“你这爹当的真够称职,连女儿在哪班都不知道。”

“这不她刚转的学校嘛。”

夏梦看了眼时间:“小一班,就你对面的那栋大楼,在一楼。反正你自己看着找,我也没接过她,都是妈跟张阿姨他们过来接。”

“你不一块过去?”

“我不行。上次就因为茜茜老师她们认出我了,妈才让茜茜转的学校,比较麻烦。”

韩东点了点头,面上无甚反应。只转身之余,脚步不自禁飞快,慢慢开始跑动起来。

班级不难找,可来的还是有点晚。到达班级的时候,整个班里除了两名老师之外,就只剩下一个小女孩。背着背包,坐在属于自己的板凳上,无聊踢打着桌腿。头顶上几个精致的小辫子,随着动作,蹦蹦跳跳,正是小茜茜。

虽然孩子是坐着,韩东直观感觉她又长高了一些。眼眶闪了闪,边把接送牌递给老师,边轻声叫了声女儿名字。

茜茜循着声音转头,先愣了愣,就喊着爸爸起身跑来。

韩东顺势弯腰抱起女儿:“爸爸接茜茜是不是来晚啦?”

茜茜死死搂着他脖子,泪珠在一双明澈的眼睛中晃了晃,滴答就落在韩东肩头:“茜茜没哭,茜茜眼睛有点酸。”

放在里面一整天 第三章

第693章师父的身份

白七爷竟然不是洛水白?

这个消息让林夏和夏侯流苏同时一怔,两人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震惊之意,尤其是夏侯流苏。

洛水白这个猜测最开始是她提出来的,此刻白七爷竟然矢口否认,这样她有些

文学

手足无措!

“原来你不是洛水白……那你为何对付我?”

林夏倒是很快从慌乱中反应了过来。

其实现在看来,白七爷是不是洛水白并不重要,甚至于说他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家伙为什幺对付自己?

从一开始便步步设局,隐忍不安直到今天。难道,自己就这么值得他大动干戈?林夏有种感觉,今天的这个局面,似乎也是冲他来的。

恰在此时,一道极为刺耳的呼啸声响起。

赛场四周忽然掠进了十数名身形彪悍的武者,从身手上看来,这些武者至少都是黄级以上。领头的那一位昂首阔步,龙行虎步。

“夏侯锐,你这个叛徒!”一直默默站在林夏身后的夏侯流苏,忽然之间爆出了这么一句,声嘶力竭,带着无尽的恨意。

林夏顿时反应过来:这便是那一批隐族高手吧?

他细细的打量起最前面这个人来,只见这人不过三十来岁模样,可身上那股逼人的气势,却一点都不逊色于白七爷。

不对,白七爷,今天的事情都这么巧,难道……

林夏顿时转头望了过去,果然,这领头的夏侯锐真的和白七爷认识,只见这人直接走到了七爷面前,躬身作揖:“七爷。”

“来了?”

白七爷依旧是那个姿势,不过眼中却是多了些赞许之意,似乎对夏侯锐的到来很有好感。

夏侯锐点点头,而其他新来的武者都恭敬无比的站在两边,看着白七爷的眼神中,都带着些许的敬畏之意。

夏侯流苏一直在盯着这两人看,忽然,她脸色巨变,隔着几米的距离,颤抖着手臂指住了白七爷,说话都不利索了:“你,你就是那个叛徒勾结之人?”

三年前,夏侯家之所以一朝覆灭,除了夏侯锐这个坐拥实力的叛徒之外。更重要的是有一位神秘高手,暗中帮着夏侯锐。

夏侯流苏一直暗中探查此人到底是谁,可一直不可得,却不料那个神秘高手,竟然就是这位白七爷。认识夏侯锐这叛徒这么久了,她就没见过这家伙对谁如此恭敬过。

而且今天时间如此巧合,要说不是,夏侯流苏自己都不信。

“你说的不错,不过,夏侯锐可不是什么叛徒,他现在乃是夏侯家的家主,同时也是我冥堂的供奉。今天,他是来给我助阵的!”

白七爷忽然摆了摆手,解释了一句:“当然,也是来收你这条命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躲在周府之中吗?”

“三年前被你逃了出去,你以为三年后的今天,你还能逃出去?”

“你……”

夏侯流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白七爷的话,让三年来的压抑以及家族重负重重的压了过来,直让她都难以呼吸了。

“夏侯家大小姐,今天,你在劫难逃!”白七爷没等夏侯流苏说完,便对着身边的夏侯锐使了个眼色,后者闪身而出。

似一道闪电,在一片杀戮中横穿而过,直冲向夏侯流苏。忽然另一道身影从远处极速掠来,直直朝着夏侯锐撞了过去。

“彭!”

一声沉闷撞击声乍起,夏侯锐只是偏了偏身子,而另一道影子却是朝着地上坠落了下去。眼看就要砸中地面,竟然是江南圣手。

夏侯锐目光如电,声音冰寒:“就凭你也想拦我?”

“那我呢!”

见此情

文学

景,林夏飞身而出。抢在江南圣手落地之前接住了他,飞快的止住了对方身上的伤处,此时周府的弟子们也赶了过来。

“你就是……”夏侯锐飞快锁定了林夏,他很奇怪的看了一眼白七爷,后者不动神色的点点头,夏侯锐表情忽然严肃了起来。

他改变了防御姿势,似乎如临大敌。林夏不明所以,此刻他心里面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白七爷,似乎跟自己有点什么别的关系?

“看招。”

略呆了片刻,夏侯锐飞身而出,浑身真气如同电闪雷鸣般,径直朝着林下砸了过来,将两人之间的空气都搅动的翻转了起来。

林夏眼睛一眯,运足底气大喝一声:“好。”

心思一动便催动了灵通心决,他手指飞快的做着某种印决,浑身的念力刹那间暴涨而起,瞬间在周身形成了一层薄薄如雾的气团。

眨眼之间,这气团飞快的旋转了起来,林夏怒目而视盯着飞身而来的夏侯锐,片刻间手指翻飞:“给我着。”

话音未落而周身的念力雾团骤然集中,如千万江河汇聚一处般,大江绝提的气势远胜奔雷,奔腾翻转间直扑夏侯锐而去。

“啊!”

惨叫乍起。

来势汹汹的夏侯锐,被雾团击中的一瞬间,忽然间像是被巨浪居中的帆船般,刹那间方向偏离,被巨大的力量掀翻了出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