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人欲小说全文阅读,乱小说录目伦400篇
2021年1月21日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小孩子用机机桶小女孩
2021年1月21日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第一章

当年很流行的小剧场,怀旧一发。

时间:1508年4月5日晨。

地点:落芙村外一里的戈壁荒原上。

情况:如下。

拉拉想到袋里的一大堆得来不易的金币,就兴奋不已(详情见第二部第四章)

玄汐:你的行为像个贼!

“我为他们解决了一个大麻烦,拿些报酬不对吗?再说他们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我不以为然。

玄汐:狡辩!你又不是佣兵或是赏金猎人!

“罗嗦!”

玄汐:你打算换职业吗?城里人可不太欢迎女巫,而且你也挺有盗贼潜质的……

“算了吧,这本小说不是叫《我是女巫》吗?变成盗贼的话,还有人看吗?”

玄汐:换个主角就行了!

我嗤之以鼻:“哼,少来了。我才不要做偷鸡摸狗的事呢,我是光明正大的做的!”

玄汐:呵呵,好吧。那你就继续做你女巫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吧!

但……“等等!”我警惕的四周张望:

“是谁?是谁在跟我说话?”我紧张的看看四周,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使用隐身术的迹象。“难道是上帝?”我自言自语:“不会的,我是女巫,是不会听到上帝的神音的。”转念一想:“难道是恶魔?”我于是大叫:“滚开吧,你这该死的恶魔!我信佛教,不信基督!”

拉拉朝着灰白色的天空大叫:“滚开吧,你这该死的恶魔!我信佛教,不信基督!”

“那你不要今年的圣诞礼物了吗?”玄汐讪讪的说道。

“要~~”拉拉立即变做狗狗状。

“真做作!”玄汐嫌恶的说道。

“哼!”拉拉瞬间恢复冷酷无情的脸,好象在做变脸秀:“怎样?读者就喜欢我这副调调!”

“瞧你那样——真像个女流氓!”玄汐对着迈开三七步、一副骂街造型的拉拉破口大骂。

“……你今天吃了火药啦!这么冲?”拉拉狐疑的看着面前脸色发绿的仙人掌。(虽然戈壁好象没有仙人掌,而且仙人掌本来就是绿的……)

终于发现了!玄汐心里暗暗感动着:我就知道,我手下的人物还是关心我、爱护我的!从她好奇我的事情的眼神里,我就看得出来。

玄汐还在感动着,拉拉不耐烦的踹了一脸陶醉、眼睛变得像“呼啦啦校长”一样“水灵灵”的玄汐一脚:“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的锅上还炖着血人参,久了会变老的。”

“哎?……啊!是、是这样的——你知道我今天看到什么了吗我今天在路上看到了我最怕看到的那就是一个肥婆上半身穿着厚厚的像球一样的羽绒服下半身居然是紧身超短迷你黑皮裙就是我上次打算做给你穿的那种天啊~~你知道那种感觉吗还有大象腿壮得像上了百年的老容树!”这一口气、没有停顿的长句子,差点没把玄汐给憋死。

她期盼的望着拉拉,想听到一点赞同的评价,可是——“哦。”拉拉转身走向架在火上的锅子。

虽然没说什么,但心里暗想:“虽然很白痴,但这也是作为一个女主角对工作的基本职业道德,总得听她说完以示尊重嘛!不过,不知道这本小说在作者的恶趣味下,还能否正常健康的发展下去……算了,我还是进城去找间好点的餐厅吧,血参都烂了!”

在一旁见拉拉没啥反应的玄汐,尴尬的呆了呆,立刻回复一脸正经的表情:“咳——其实我来是要和你商讨下面的情节发展——哎!你、你不要走啊!你去哪?等等我……”

拉拉和她的小扫把已经消失在路的尽头。

讨论结果:“我要换人!导演、剧务,统统给我滚出来!”

时间:1508年12月24日。

地点:提兹皇城主楼三层燃烧的大厅。

具体情况:如下。

“修斯~~修斯~~人家舍不得你走嘛~~~”玄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扯着修斯的袖子痛苦不已,正欲往其身上扑去。

“走开,真恶心!”修斯很不留情面的一把推开满脸糊成一片的玄汐。

“修斯好冷酷哦!人家舍不得你嘛!”玄汐故作可爱状,道:“你就没有对拉拉这样恶形恶状,要是让她看到你的这一面,她一定会一脚把你踹得远远的!”

“哼!舍不得?那你干嘛要让我跟拉拉sayGoodbye?不那样的话,我不是就能继续出场了吗?”

“可是……那人家早就设想好了让以撒来做第一男主角的咩~~~谁知道你越活越精彩,我这样也是帮你捧人气啊!”玄汐也好为难的。

“哼,那家伙有什么好?”修斯很不服气:“整天就爱装酷,实际上假仙又闷骚!要当质

文学

子就该有个质子的样,学学人家真田信繁——怀才不遇、郁郁不得志、最后战死沙场、不得所终!你当初是怎么设想的啊!?”哇,真毒~~

“哎?我也忘了耶!”玄汐无奈,脑袋瓜自不够用了。

“哼,写得这么烂,我要跳槽啦!”

“烂?你说我写得烂?”玄汐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是谁把你写得这么玉树临风、风流潇洒?你竟然说我烂?我邻居阿土伯还说我的字写得很漂亮,楼上陈大妈还夸我写得句子通顺,没有错别字呢!”

“好个屁!句子不通、词不达意、语言晦涩,更别提那数不清的标点符号乱点了!还有故事情节枯枝滥造、龙虾乱跳……啊,对了,大家一定不知道吧,为什么会出现被这位‘作者大人’称之为‘命运之邂逅’的维伦相遇(第一部第四章)呢?因为莫拉与镜子聊天时无话可讲,为了防止冷场,只得扯出一句‘我们的小公主(指奎

文学

安娜)有麻烦了吧’。硬是拆散人家母子俩,把科里送到那个鸟不生蛋的沉默之森近郊,给以撒和拉拉相遇提供机会!”

“哎?”玄汐愣住了。

“还有啊,为什么会出现旅行商团和‘飞沙团’(第二部第一章)呢?”修斯越说越兴奋:“因为这个自称为女巫之神的家伙想到让拉拉穿女巫服进城不大好,就想让她换套衣服。这就要有提供衣服的人——旅团出现;有换衣服的理由——‘飞沙团’出现,拉拉的衣袖破了——这就是原因!”

“咦?”玄汐傻了眼。

修斯还在继续:“为什么会出现布达克索任务呢?因为这个懒惰的家伙早就写好拉拉下厨的那一段,却苦于无处可插进去,于是我和拉拉的亲密二人郊外行平白无故的掺进一大坨人……”

“够了!你不是要跳槽吗?还不快跳?”玄汐气急败坏的大吼:“本来还打算让你在玉树临风的出现一下下,现在我决定了:我要让修斯弥凯恩不幸死于流弹!!!”

玄汐阴阴的笑着,修斯很帅气的一扭头:“哼,谁哩你!”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玄汐一人紧握着断成几截的钢笔——捏得太用力,断掉了——露出很变态的笑容,莫名的朝着夕阳长啸不已,不知道又给修斯按了个什么壮观的结局。

远处的修斯只觉得背脊一阵发凉,被玄汐“伸缩自如的爱”给黏上了,怎么也逃不出女巫之神的五指山。

时间:1489年9月19日。

地点:古勒达皇宫西宫角园。

情况:如下。

男婴□□着身体从血泊中爬起来,侧脸看见一宫女慌慌张张的从院门跑出去的背影,确定她已走远了,才又转头看向昏暗房间内的另一个角落,冷冷道:

“干嘛把我的身世写得这么悲惨?”(详情见第四部第七章噬血之子)

“哇,好恐怖哦~~”玄汐从角落里走出来,一脸惊讶的看着面前显然是才出生十多天的男婴:“你居然会讲话了耶!!”

“呔!”他不屑的吐口吐沫,斜着眼瞥向那个正在大惊小怪的奇怪的家伙:“本殿下可不是你等凡夫俗子可比。别说讲话了,现在要我帮你做微积分的作业都没问题。”

“哗~~是真的耶!”玄汐显然没去注意他在说什么,而是一下摸摸他的头,一下转转他的手臂:“是真的人也,不是机器人!”

“喂!”男婴有些不满于被忽视的感觉。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第二章

第711章潜逃

池映寒也不知他是怎么想出这种办法的。

他怕自己哪句话会伤害到她,但他又打心底希望她能走出来。

她仿佛藏了许多心事在心底,却又不愿同他说,当她说出来的时候,每一句话都令他心如刀绞。

看着她这般难过,他心里本就不是滋味儿,而且知道她心里一直惦记着王广之后,那种复杂的感觉,连他自己都说不清。

但他却收起自己的心绪,温柔的道:“怎么样?要不要去给他烧个香?”

顾相宜转头望着池映寒,不禁有些惊诧,道:“我发现你是越来越信这些牛鬼蛇神的东西了,你原来不是不信吗?”

池映寒嘿嘿一笑:“我不是说了吗?那是我没见过!但是……万一呢?万一真能见到呢?”

“真的能见到吗?”

顾相宜下意识的喃喃着。

她知道,阴司是确实存在的。

但她不知她所做的一切,王广是否泉下有知。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再见王广一面。

他不知道,他不在的这些年,她一个人都在经历什么、承受什么。

至少在前方无路可走的时候,她不会再想着放弃了。

毕竟,她还背负着另一个人的命,哪怕为了舍命救他的人,她得活着,咬着牙也要将这条路走下去。

但是……

这份沉重有时会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若是有人能宣泄出去就好了。

顾相宜想到这些,突然点了点头。

但下一刻,又觉得自己好似给池映寒添了麻烦,突然低声同池映寒道:“池二……”

“我在这儿呢!怎么啦?”

“你……你会不会觉得我有病?”

她的声音十分微弱。

仿佛连她自己也能察觉到,仿佛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她的问题,是她一直走不出去。

实则,池映寒早就看出来了。

只是他一直都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病症。

但池映寒听罢,突然笑道:“你当然有病,我早就看出来了。”

他刚说完这话的时候,顾相宜的眸色稍稍有些黯淡,便听池映寒继续说了下半句:“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病,只知道症状是经常不开心。不过算你走运,我专治这种病!你看,就像这样——”

池映寒说着,便又轻轻捏住了顾相宜的小脸,将她的唇角向上挑,边挑边道:“你看你看,这样不就笑了?不过就是有点僵硬,不太美观,所以还是你自己保持微笑比较好!”

顾相宜:“……”

有事没事就捏脸,她真不知道揉脸的乐趣在哪儿!

不过被他这么一搞,她竟忘了自己刚刚在伤感什么了……

只听池映寒问道:“怎么样?心情好点了没?”

顾相宜:“……”

好像确实不难过了,因为全被他鼓捣忘了!

“好点了咱们就回去休息,明天带你去给王广烧香!”

“唔唔……”

池映寒这才想起来,自己忘记松手了!

结果一松手,便听顾相宜恼道:“这是什么鬼办法!以后要是面部松弛或者起了褶子,都赖你!哼!”

“那你对我的方法不满意,你自己笑啊!或者我不用手,直接给你做个挂钩挂在脸上,保证让你每天都在笑!……诶!”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第三章

“我不仅选了阵法,还选了炼药术。”若水继续说道。

“真的吗,太好了,以后可以和瑶姐你一起上课,真好。”司宇风开心的大叫。

若水虽然算是进了星辰殿,可以学习高深秘术,但对星辰学院来说,这些普通课程还是要选一些来学的。

司明台站在老生的队伍里,看到和自己堂弟聊得正开心的那个少女心情有些复杂。

前段时间和那个少女简短的交谈中,知道对方虽然年纪小,但性格却是很稳重的,再加上是堂弟的救命恩人,所以就算对方是平民的身份,他也没有拿皇族的架子,表现得算是客气友好的。

但也仅仅是客气而已,如果早知道对方有这么高的天赋,他————

说什么都晚了,当初没有更进一步,是他失策了,这样板上定钉的一个未来强者,及早的交好,绝对是有天大好处的。

不过好在也没有得罪,也算有几分因果,而且自己这个傻堂弟,似乎傻人有傻福。

与司明台的复杂不同,就在司宇风身后不远的地方,一个少年一直恨恨的瞪着若水,很想对方转头看他,他想知道对方看到他出现在这里,会是什么样的反映?

这个少年自然是已经改名的暮苍了。

暮苍只觉得眼珠子都快瞪掉了,前面那个少女连个眼角都没有给他一眼,只顾着和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小子说话,他刚刚打听过,那个小子居然是北泽国的皇子,没想到才短短时间不见,这个便宜姐姐就找到靠山了。

这让少年心中更恨了。

说不清到底是因何生恨,总之很不爽。

若水其实早就感觉到那股带着恨意的视线了,也知道是那白眼狼的,不过却是故意没理睬他。

不过是个陌生人而已,原主对这个弟弟的感情很复杂,小的时候,原主一直是将对方当亲生弟弟疼的,结果自己被人害死了,弟弟不仅不为她报仇,还和仇人在一起,对她没有半分顾念。

原主当然是怨的,可又不仅仅是怨,还有着不甘心。

当初若水有直接杀了那祖孙俩的能力,直接为原主报仇,之所以不杀,就是揣摩原主的心情,直接杀了,原主的怨气怎么消,最好是看着她风风光光,让敌人后悔得抓心挠肺最好。

开学典礼结束后,学院就正式进入上课阶段。

非常不凑巧的,那个黄金玉儿所选的课程跟若水基本一样,除了星辰殿的高级班,普通课程都选了阵法和炼药术。

不管黄金玉儿心里是怎么想的,但都还算沉得住气,一边半个月没有直接上门找若水的茬,这让若水还挺意外的,反派不作妖,正派怎么打脸啊?

除了上课时间,若水平时很长的时间都呆在藏书阁里。

这个世界的炼药术跟修真界的炼丹不一样,这里更像是她曾经呆过的魔法世界一样,炼的是药剂,而并不是丹丸。

不过阵法倒是真的很特别,学会了,只是随便摆弄只块石头,都能布置出强大的阵法,若水学得特别用心。

阵法需要大量的推演及计算,这个世界虽有算经课,但在计算方面,还是赶不上若水原来的世界,所以若水学起来很是得心应手,让授课的长老大呼若水是奇才。

“金瑶,你真是个天才!以前可曾接触过阵法?”阵法课先生满目赞叹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没有,只是最近多看了几本这方面的书,略有心得而已,当不起先生称赞。”若水谦虚的回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