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别急妈妈教你做,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2021年1月20日
少妇白洁小说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2021年1月20日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一章

轮回,轮转往复,诞生与死亡的周转。这个世界并没有轮回,阿罗王想替世界完善这个概念。

他们是黑暗魂族,天生对这方面的研究远超万族,在阿罗王的带领下,全体黑暗魂族行动起来,为了消化黑水,为了利用好死去的亡灵,为了长生不死,为了世界晋升!

大陆上的幽魂穿梭变快了许多,甚至在明日高照的大白天都能频频看见他们的身影,万族再次在他们的淫威下瑟瑟发抖,但凡魂族出世,都改变了一方天象,鬼哭神嚎,星光黯淡,不适合活物的领域降临。

“他们想做什么?魂族人疯了?难道要改变自身属性,把自己阳化?”

“我看不止,他们应该还有大计划可能想合两家之长,打造身躯、灵魂皆完美的生物。”

很多强族猜测魂族的动静背后的意图,如此大动干戈,把整个世界搅得天翻地覆,尤其是频繁接近、观测即将死亡的生物,这个诡异行为让人发憷,甚至到了后期,黑暗魂族等不及了,觉得让寻常生物自然死亡太慢。

他们开始圈养一批不同生物,见证他们的诞生,促进他们的死亡。

“生物诞生后,与天地交感,阴阳相合,自有新生灵魂诞生出来。”

观测巨量生物的幼崽灵魂诞生,阿罗王捕抓到了一缕灵魂至高的真理。灵魂并不是完全出自自身躯壳,也并不是上天降临,而是两者相结合。

“自然老死的生物,灵魂瓜熟蒂落,重新回归大陆本源,最后灵魂崩解,不灭的最深意识点回归母海黑水,一代代积淀下去。”

七大长老发现很多生物无病无灾,好吃好喝的,就在一夜间悄然死亡,在这之前毫无征兆,这是灵魂的自然老死腐朽。前天还活蹦乱跳,下一夜就已悄然去世。

“啊!”

随着一道道惨叫声响起,一批新生的不同种族的生物被魂族成批屠杀,一时间这里腥风血雨,一股魂族人才能观测到的阴森力量在狂啸,一只只懵懂的新鲜灵魂从尸体上飘出,他们的双眼泛着迷茫,灵魂体依旧保持生前的种族模样。

“复仇,死亡。”

极少数的灵魂虽然丢失了记忆,迷失了自我,但嘴里一直念叨着对魂族的仇恨。即使死亡了,还是放之不下。

“看来身前的执念也能烙印在灵魂当中,越强大的生物死去后,灵魂保存的记忆也越多。只要进化的程度足够高,就算死亡了,还能再延续一世寿命,转化为如我们一般的幽冥体生物。”

尽管实验很血腥残酷,但收获毫无疑问是巨大的。

文学

“我们并非有意杀戮,亦不是因为自身喜好而圈养生物,观察他们死亡,一切都是为了拯救世界!”

面对外界万族的质疑、公愤,阿罗王及时出来解释,虽然这个时代属于魂族,但背弃民心,总有一天也会重蹈金属族的覆辙。

无论万族信与不信,魂族的实验还在继续,只不过不会特意捕抓杀害外界生物,而是选择在自己的鬼域内圈养生物。划分一片区域,见证自己栽培出的生物出生、死亡。

在百无禁忌的实验下,魂族的进展极快,他们无所不用其极,“只要计划能成功,别说是其他族群,我自身、黑暗魂族都能牺牲。”,阿罗王在暗地里自语。他坚信只要创造出轮回,那么魂族将成为大功于世界的第一族群,甚至成功消化黑水,自己都能借此成为世界之主!

最开始的难题,首先就是保持死亡后的灵魂如何久存。这方面吸取他们族群自己的实验。

魂族发现是因为外界天地环境对灵魂的腐蚀太大,所以造成他们的快速分解,经过不同实验,在不同地域中死亡,灵魂存活的时长不一。

狂风大起,雷霆万钧的阳刚地带最是克制灵魂,相反,魂族的居住地,黑暗无光,绝无生路的鬼域存活时间最久。

“看来,首先我们要把自身鬼域推演到极限,致使灵魂长存,如此才有条件塑造轮回,使得一只只死去的亡灵能够死而复生,转世为新的幼崽。我们魂族也可以借此塑造自己独一无二的肉”。

魂族开始了改造环境之途,生命是一个特殊磁场,天地也是一个巨大磁场,他们就需要围绕自我的需求改造一片特殊的环境。

“魂族倒是比之前的霸主有出息,终于知道了世界的不对劲。”

姜平夸赞道,一个个时代过去,还是有长进的。

“每一个世界都要形成一个完美的闭环,能让死去的生灵重新转世,这给予了他们生机,而黑水位面上的这块大陆也欠缺轮回,现在就看魂族是否能够成功塑造。”

傻妞双眼放光,对超大陆的未来极其期待,这是补善世界的重要一环,如果能成功,轮回说不准真能像个巨大水轮一般,利用好澎湃的黑水,缓缓消化,让它成为世界晋升的动力源。

这边初生的黑水位面,魂族正在开辟前方道路。那边地球正在火热打怪,净化世界。

《心灵之界》的第二版本挑选真善美的青少年玩家,穿越进去消灭污染所凝聚的小怪、BOSS。地球人是越打越不对劲,获得的非凡材料,冒险融合进身体,得到的异能也是净化污染,消灭噪音。

“总感觉和我想象中的异能并不一样,我想要拳镇山河,一掌断江!”

“利益与风险不成正比啊,制作人大大,你是不是把我们当成清洁工了?”

想象与实际的出入让好不容易进入数码战争的玩家们悲愤,整日搬砖打怪,爆出心灵币,爆出非凡种子,冒着生命危险去融合,最后得到的并不是肉.体进化,不惧刀枪。反而是晋级的清洁工,这谁顶得住?

唯一还抱有浓厚兴趣的是各大强国的研究人员,他们对冒险获得净化异能的士兵们很感兴趣,不管属性怎么样,这终究是超脱人类现代文明的超能力。

“这可不怪我,本身这就是全体人类制造出的垃圾,自然要让自己去填。”

面对网络上的吐槽,姜平自语道,垃圾堆积在一起,时间长了可是会变成毒物,现在也是慢慢排毒。

第二版本的数码世界被人们吐槽,现实中的第一版本,即应人心而诞生出的一位位心灵神也频繁出现在报纸头条上,如今神奇、诡怪的心灵神及其附属产物已经成为了世界习以为常的一物,大家不像最初般轰动。

基本上,因人类内心对某方面有欲望、苛求,那么就会诞生出相对应的心灵神,执念越强、传颂的时间越久,诞生出的神魔也更强大。而在这其中,关于长生领域的神魔最是多,有学者分析,幸好这方面世界各地信仰的不死神明不一,否则将产生最强的长生神,乃至超越目前最强的真理与祭祀之神。

面对编号001的最强神,原本人类把超凡的契机放在他身上,但在这段时间的试探下,以及之前抗衡恐怖大王而献祭南极洲的经历,各国对真理神越发忌惮,频频禁止关于这尊神的实验。因为人们惊骇的发现,随着祭祀交易,他的神威越来越强,身躯在现世越来越清晰,如此下去总有一天祂会降临现实,接管地球!

“交易交易,等价代换。或许在我们获得祂的某些帮助时,也失去了极其重要的东西。”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二章

这使得蜀山众剑侠很是不服气,但却没办法反驳。

要知道,哪怕是已经陨落的天枢剑主也远远达不到章邯的程度。

“韩信,你寸功未立,便被陛下破格提拔为影秘卫副指挥使,定然会使许多人有所怨言。”

章邯不去看李沧云等人,反而看向站在他背后的黑衣男子,轻声说道:“而现在只要你能杀掉一位蜀山剑主,便不会再有人质疑你。”

韩信面色平淡,浑身散发着刺骨的寒意,看着李沧云等人,就如同看死人一般。

“章邯,你找死。”玉衡怒气值爆表,恨不得立刻干掉章邯。

“住嘴,向章邯将军道歉。”李沧云转过身,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将玉衡打蒙了。

“沧云师兄。”其余四人满脸不敢相信,这是怎么回事。

玉衡呆呆地看着李沧云,以他简单的头脑,根本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就在这时,耳边响起一道熟悉的传音。

“玉衡师弟不要说话,这次只能委屈你一下了。”

玉衡自然能听出这是天权师兄的声音,但他就是想不明白。

“章邯此举就是为了激怒我等,对他出手,这样他就有理由杀掉我们,所以你不要轻举妄动。”

天权知道玉衡脾气火爆,如果不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哪怕是沧云师兄,他也不会在乎。

玉衡听到这些话,强行压制住心中怒火,低着头,一言不发。

章邯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李沧云神色平静,微微行礼:“章邯将军,我等奉老祖之命,特来此参加大秦盛会,希望将军莫要为难我等。”

“为难你等?沧云兄何出此言?我等本就是敌对关系,莫非本将军认错了?难道你们不是蜀山叛逆?”章邯笑着说道。

“章邯将军,秦皇广邀天下,哪怕是我蜀山同样也有资格参与这次盛会,你如此做法,秦皇可曾知晓?”李沧云话中带刺,绵里藏针,搬出嬴政来压制章邯。

“嗯,此言有理,这点倒是没错。”章邯轻轻点点头,随即神色变得肃穆:“陛下宅心仁厚,愿意接纳叛逆,但尔等却傲慢无礼,不知领情,本将军又能容忍。”

“陛下宅心仁厚?”在场所有人内心都不由得涌出一股荒谬感。

哪怕是韩信与那中年男子也是如此。

如果是那位陛下是宅心仁厚,那其他人简直就是圣洁的代言人。

“将军此言何意?我等虽然虽然与您发生口角争执,但应该没有违背大秦律法吧?”李沧云皱眉问道。

“没有违背大秦律法?”章邯指着中年男子,正色道:“尔等可知他是谁?”

李沧云内心咯噔一声,暗道:“不好,要出大事。”

“他是什么人家我们不知道,但我想章邯将军应该不会无缘无故替他编造一个身份吧!”天权淡淡地说道,他要“堵住”章邯的嘴。

“不愧是你,天权,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本将军何需编造理由?”章邯不屑地说道,话语中极尽嘲讽。

“这位乃是我大秦长安君,尔等向他出手,可曾违背大秦律法?”章邯微微行礼,向众人揭开了中年男子的身份。

“章邯将军,我现在只是个普通人罢了,长安君已经是过去时了。”中年男子摇摇头,似乎不想提及这个名字。

李沧云面色极其难看,这次他不会怀疑章邯与中年男子的对话到底是真是假。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敢冒充长安君,哪怕是至强者对这个名字也有些忌惮。

长安君,秦庄襄王少子,也就是秦皇嬴政之弟,当年曾因为王位之事,带领手下军队,叛秦归赵。

没过多久,嬴政的心腹,昌平君叛秦归楚,成为最后一代楚王。

这两人就是嬴政一生中的疼,一个是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弟弟。

另外一个是自己的亲表叔,两人均是最亲近之人,也是他曾经最信任的人。

只可惜最后还是为了权力,感情变得淡薄,最后只得刀兵相向,同室操戈。

长安君三个字,仿佛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李沧云的心上。

“莫要多言,出手吧。”李沧云神色凝重,语气异常平淡,背后的青索剑发出阵阵剑鸣,响彻云霄。

“沧云师兄。”天权面色同样也是无比凝重,显然他也明白,这场战斗估计是没办法避免了。

“诸位剑主,可是要反抗?”章邯背后的贪狼法相仰天长啸,使空间泛起轩然大波。

“章邯,休要猖狂,想要我等束手就擒,断无此可能。”天同剑锋直指章邯,高声道。

“呵呵,不愧是天同剑主,你与玉衡剑主差不多,都是没脑子的家伙,蜀山选择你们来担任剑主,实在是蜀山的不幸。”

章邯轻笑一声,随即摇摇头,话语中充满了对蜀山的惋惜。

听到这句话,如果不是众人知道他的立场,恐怕都要以为他是站在蜀山这边的了。

“章邯,你这狗贼只会逞口舌之力,可敢与我一战?”玉衡始终是那个暴脾气,明知道不是章邯的对手,但就是不怂。

“呵呵,好,那本将军今天就给你个痛快。”章邯手中贪狼剑绽放出亿万缕星辰之光,与背后巨大的贪狼法相遥相呼应。

锵!清脆的剑鸣声响起,一道流光划破长空,宛如星辰坠落一般,瞬间袭向玉衡。

章邯轻易不出手,一出手便是杀招,这一剑撼动天地,镇压无尽虚空,携带着风雷之势,誓要绝杀玉衡。

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一道似龙非龙,似蛇非蛇的剑鸣声响起,整片天地都被染成青色,那亿万缕青色仙光驱散了一切,占据了中天之位。

“沧云兄好手段。”章邯目光如炬,脸上似乎有些许凝重。

“没想到,章邯将军的实力比之当初更上了一个档次。”李沧云手持青索剑,青色霞光环绕己身,宛若仙人临凡。

当年章邯亲自追杀北斗七剑,并成功击杀天枢与瑶光,从而引起了刚解决掉对手的李沧云的注意。

章邯想要夺取青索剑,而李沧云想要为同门报仇,夺回两剑。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