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特别大,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2021年1月20日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丰满岳乱妇
2021年1月20日

儿子的特别大 第一章

徐珑比李元瑷想象中的还要出色,她只是两天就理清了大安宫的入账与近来两个月的支出。

李元瑷记得每年年末查账的时候,十个账房先生用了一个月才整理好一年的入账、支出。

细问之下,李元瑷才明白。

这大家闺秀也是分种类的,一般的大家闺秀从小受《女戒》、《女德》的教养,不能私见外男,懂得三纲五常足以。

但如徐珑这样的大家闺秀,《女戒》、《女德》只是最寻常的,最次都是嫁给官宦大户人家当主母大妇。

古人最重视家中和睦安宁。

主母大妇地位可不小,上尊老小育小,即是自家男人的门面,亦是后院之主,管经济管丫鬟妾侍。

一个能力出众的主母,至少可让家族兴旺三代。

对于这个媳妇,李元瑷亦越来越满意了。

成婚的第三日,是婚礼的最后一个环节回门。

这是新婚夫妇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回娘家省亲,不仅男方、女方重视,女方家长更是如此。

为了迎接新婿的到来,徐孝德是广设华宴,款待新婿。

李元瑷抵达徐府的时候,徐家已经张灯结彩,宾客满棚了。

自己的大舅子,李承乾谋反案的最大倒霉蛋徐家长子徐齐聃在屋外迎接宾客。

现今的他以是崇文馆学士,侍皇太子讲读,在李治身旁有着一定的份量。

见李元瑷与妹妹抵达,赶忙上前迎接行礼。

李元瑷是商王,徐珑是李世民亲赐的商王妃,论及地位自然要高过徐齐聃。

李元瑷对于这个大舅子还是有些好感的,笑道:“都是一家人,无需多礼。”

他们一行人走进了徐府,一并拜会了徐孝德与姜氏。

徐珑自是随母亲去后院嘘寒问暖了。

徐孝德则领着李元瑷去见所有请来的宾客。

李元瑷给足了自己这个老岳父面子,对于所有宾客都礼貌相迎,惹得徐孝德笑声不绝,直道:“得了佳婿。”

这介绍宾客,难免会吹捧一下住址过往。

李元瑷意外的发现给邀约前来的人,大多都是江南勋族。

勋族与士族不同,士族指的是书香门第,而勋族却是正儿八经的官宦家族。

李元瑷动了心思,找了一个空闲,低声问道:“看来岳父大人在江南颇有人脉?”

徐孝德见突然问及这问题,先是一愣,随即笑道:“都是祖辈蒙荫,徐家并非江南士族,而是东海徐氏,因避战祸而南下。先祖得南齐萧道成器重,官居司空,此后历经南梁、南陈,换了三国,徐家地位起起伏伏,两三百年,上至宰相将军,下到太守县官,皆有其人,以致人脉通达。尤其乃父,兼资文武,乃南陈奉朝请,伏波将军,江夏王侍郎,还娶了我母司空沈国忠武公之女,促成了两家联姻。前朝灭南陈之后,深感我们这些南朝勋贵难以遏制,将我们强制性搬离江南,被迫内迁安置,安家于同州冯翊县。现今前朝灭亡多年,我们这些人大部分都选择了撤回江南,唯有少部分在外置家。”

他顿了顿,神往说道:“若非大女得长孙皇后看中,选入宫嫔,只怕也会迁回江南故土。”

说着,又晒然笑道:“不过若是如此,亦得不到佳婿了。”

李元瑷眼中一亮,自己脑子里关于江南的发展大多源于后世,对于现今江南的实际情况只了解大概,而不知细节。

自己这个老岳父几代都生活在江南,且在江南有如此人脉,对于自己治理江南定大有利处,遂然将自己即将下江南整治江南疲敝的情况告之徐孝德。

徐孝德大感讶异,都以为李元瑷地位极尊,想要真正掌握

文学

实权,至快也要到太子继位之后。

想不到这么快就给重用了。

心底又是高兴,又有点不舍,自家老大现在在长安,身受太子李治器重,即便自己有迁回江南之心,却也不符合实际。大女儿在宫里,一年难得见一次,一直养在家中的小女儿,也要相隔千里了。

徐孝德官宦世家出身,也知前程重要,当即道:“吃了这回门宴,你我翁婿坐下细谈。我徐家数百年的南朝勋贵,还是有点门面的。”

李元瑷先不说话,其实他看不上所谓的南朝勋贵。

江南远离庙堂,天高皇帝远。

此次南下,他几乎等于手持尚方宝剑又是当朝一品亲王。

什么南朝勋贵都隔了一个隋朝了,再贵能贵到哪去?

真要给自己添堵,就让他们去见南朝的列祖列宗去。

儿子的特别大 第二章

第五百九十四章

李旦,脸色苍白。23US.更新最快

武则天和李显同时出现,也就表明了张易之兄弟的行动已经失败。

他这次发动兵变,所有的行动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上,那就是武则天和李显必有一人被害。

可现在……

李旦深吸一口气,催马向前。

这一路上,他所到之处,士兵们离开分开,让出通道。

虽然没有人话,但李显却清楚感受到,那些人看他的目光里,带着一丝丝的恨意。

这些士兵,都是在听武则天遇害的消息后,才跟随他起兵造反。

现在武则天和李显都在,岂不就明了,李旦的是谎言,他们被李旦欺骗了。

原本是从龙除逆,却变成了起兵造反。

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士兵们心里很清楚,他们似乎没有了退路。

所以大家虽然怨恨李旦,却还是听从他的差遣。

李旦来到城下,抬起头向城头上看去。

“儿臣甲胄在身,请母亲恕儿臣不得行大礼参见。”

提象门宫城高六丈,站在城楼上,武则天有些看不太真切李旦的表情。她心中突然生出莫名的悲伤,虽看不清楚,目光却始终在李旦的脸上,不肯移动半分。

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武则天不话,李旦也没有开口。

母子二人就这样静静的对视,武则天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晶莹的泪光。

还什么?又能什么?

到了这一步,什么都没有用,只能是你死我活。

“太子,你知道吗?”

武则天突然回头,看着李显道:“朕其实有些后悔,当初若是把你留在身边,让相王前往庐陵,结果不定会好很多。”

“陛下!”

李显诺诺应了一声,却不知道该些什么。

武则天朝他头道:“论才干,相王强你太多。

他比你隐忍,也懂得收买人心。就这一而言,你远不如他,但唯一一,也是朕当初听从狄公劝后,下定决心立你为太子的原因。你,可知道是什么?”

“儿臣有的时候,会优柔寡断。”

“呵呵,倒也算不得优柔寡断,只不过你会念旧,念兄弟之情。

你这性子,守成当无不可,但开疆扩土,做天可汗却还不足。所以,朕希望日后你登基了,多一些果敢,学一学你这兄弟……这江山在朕的手里未曾兴盛,但朕却希望,它能够在你的手中真正兴盛起来。”

李显闻听,吓了一跳,忙跪在地上。

“母亲,你这话怎得?”

武则天却没有再回答,而是转过身,看向城楼下的叛军。

“尔等受人蒙蔽,并无大过。

现在放下手中兵器,立刻返回你们的营地之中。朕今日,只追究首恶,从者无罪。”

执掌天下十余载,武则天或许不得那些勋贵世族,王公大臣的喜爱,但是在民间,却极有威望。士兵们对武则天的话语,深信不疑。原本他们还想着要不要继续抵抗下去,可是在武则天话音落下的时候,就听到叮当声响不断,士兵们纷纷丢下手中兵械。

数千兵马,甚至抵挡不住武则天的一句话……

李旦的心已经沉到了底,但依旧端坐马上,巍然不动。

“相王,你回去吧。”

武则天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疲惫之意。

李旦闻听,心中一颤。

他默默下马,在他身后,李隆基等人也跟着下马,跪在了地上。

李旦匍匐在地,朝着门楼上的武则天,行叩拜之礼,而后起身道:“母亲,儿回去了!”

只这一句话,武则天的眼泪唰的流淌出来。

已经多久没有哭过了?

武则天已经记不太清楚……她只记得,登基之后,十余年来,她一共只哭过三次。

而最近的一次,就是在狄公病故的当日。

“母亲,可否……”

“闭嘴!”

武则天脸上带着泪水,却厉声低喝,打断了李显的话。

“太子,你要记住,他日你登基九五之尊后,切不可再存妇人之仁。

朕把这江山给你,也是希望你能将之兴盛。相王既然做了错事,就必须要受到惩罚。国有国法,焉能因亲情而漠视……在这一,相王真的比你更有魄力。”

杨守文和幼娘就在武则天的身后。

武则天与李显的交谈,声音不大,但他二人却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在武则天出那一番话语之后,两人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默默相视一眼……

人帝王家中无亲情,果然如此!

既然生在帝王家,就必须要学会里面的规则。

他们都清楚,李旦完了!

武则天不会放过李旦,之所以让他回去,穿了,就是想留一个体面给李旦,让他自尽。而李旦显然也知道武则天的心思,甚至没有求饶。因为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他求饶也没有用处。母亲是什么性子?李旦一直在武则天身边,焉能不知?

“父亲,等我!”

李隆基见李旦离开,也跟着站起身来。

“三郎,留下来。”

“不!”

李隆基却一脸的坚定之色,轻声道:“父亲要走,孩儿怎能不在身边伴随?若父亲走了,孩儿一个人留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咱们一家人一起走,父亲就不会感到寂寞。”

李隆基如果留下来,不定可以得到武则天的宽恕。

这也是李显本来的想法……

可是,在李隆基出这一番话之后,他竟笑了。

“也罢,咱们走吧……我虽然没有登上那九五之尊的位子,可是却养了一群好儿女。

儿子的特别大 第三章

“皇上,您吃点东西吧”,唐一仙轻轻打开门,端了一盘食物悄悄走了进去,门轻轻虚掩上了,只见正德皇帝坐在桌前一言不.

“皇上,您这是呕地哪门子气?还是先吃点东西吧”.

“嗯!”

唐一仙见他没挪的方,轻轻叹了口气,娇嗔道:“你不吃不喝地想成仙呐?”

“嗯!”

唐一仙气道:“你除了嗯不会说别地啦!”

正德:“啊~”

唐一仙气极:“永福和湘儿求见,你不见也就算了,太后你也不见,这可有违常理,老这么僵着可不妥呀.不管怎么说,大哥功在社稷,现在被你削爵软禁,朝野不明真相,必然以为皇上忌惮功臣,于皇上声名不利呀.再说,皇上有做秦皇汉武地志向,这一来寒了臣子之心,对朝廷影响太大了”.

德重重的叹了口气,终于开口说话了:“杨凌,寒了朕地心呐!朕与杨卿肝胆相照、休戚与共,对杨凌,朕知人善用,用而不疑.

自他辅政以来,革陋政、演武备、促农商、平定内外之乱、开拓江山社稷,功勋之大,前无古人,朕本想与他为世人、为百官树一个君臣和睦,相辅相助,不离不弃地典范!想不到想不到朕没有猜忌他.他却对朕起了异心啊!”

内阁

文学

和六部九卿以及一些朝中重臣就站在门外,听了皇上的话顿时色变:“难道难道真如传言所说,杨凌有了反意?天呐!如今朝中追随杨凌一派地可不在少数.他又是皇帝最信任地大臣,如果他有了反意,皇上还能信谁?这一场大清洗下来,只怕屠戳株连之广,就是洪武时都不及,到那时万千人头落的.清算十年不休,就是自已这些大臣,只怕也要被满腹猜忌地皇上满门抄斩了”.

有地大臣已脸色剧变,大冷地天儿,涔涔汗水却已渗出了额头.

正德皇帝一捶桌子,门外便有几位大臣哆嗦了一下.

只听正德皇帝咆哮道:“朕封其为王,要将山东封为他地藩的.替朕戍边,他近在咫尺又可与朕守望,这不好么?他他竟敢拒绝朕地旨意,说什么异姓封王,已是前所未有.不敢再承厚赏,唯愿从此在京做一个逍遥王爷.

嘿!他这是在向朕表明心迹,在避祸啊,他以为朕是在试探他有无野心,唯恐朕忌惮他功高震主,有朝一日会把他剪除,朕何等痛心?不只是他,我大明文武,但有功大社稷,立下大功者.朕都要赏.”

正德霍的站了起来,朗声道:“开海通商.交游万国,使朕眼界大开,天下之大,何止中国?八方极远之的,又岂是尽皆偏荒?朕要与众臣工肝胆相照,共治大明,打造一个最富强的大明,打造一个版图永无止境地天下.

轰轰烈烈地文武功勋,从现在起不再是只有开国一代才能留芳百世.唐太宗凌烟阁上有二十四贤,朕治天下.有为者便当尽其所能,来日封王封侯、裂土封疆,朕将来也要建一个凌烟阁,朕希望为朕治内政、建外功地文臣武将有二百四十个、两千四百个能够位列其中,这是朕地志向.

可恨,难道自古君臣只能相忌?难道帝王只能把可以做猛虎、做雄鹰地干将能人,全都牢牢的拴在身边做看家犬,那样地江山就能稳固吗?早晚必被外人取了去.可是朕这么信任他,他竟然担心朕心怀猜忌!

好!你不是怕兔死狗烹吗?朕就如你心愿!先把你杨凌烹了!”

门外众文武一听,这才知道事情经过,感情皇帝要把山东封给杨凌做藩的,可杨凌却担心自已一个异姓王就藩主政,会招致皇帝和满朝文武疑心,最终引来杀身之祸,是以坚辞不受,这一下反而伤害了皇上的感情.

要是这样,那就安全了,起码自已不会被清洗掉了.一些大臣忙掏出手帕擦擦头上地汗水,只觉脊背上汗透重衣,风吹一片清凉.

不过他们又觉得杨凌地顾虑也有道理,事实上谁都以为他被封王,会是在京里做个逍遥王终老一生.让他就藩已经是匪夷所思了,而且居然封在山东,山东距北直隶可太近了,在此的封个异姓王,万一有了异心那还得了?

何况山东还管着辽东卫呢,一北一南正好钳制京师,此等险的,岂可付与外姓?想当初朱元璋封赏重臣,沐英是跟着他百战沙场地部下,而且是他地养子,还远远的封到云南去了呢,皇上此举太过莽撞,难怪杨凌拒绝.

不过众臣听了正德皇帝这番话,却又感到热血沸腾.原来当今皇上有如此远大志向,试问为人臣子的谁不想裂土封疆,谁不想名垂青史,听皇上这么说,岂不是只要自已好好干,人人都有机会?

上,你是一番苦心,可是就算你和我大哥肝胆相照,可不能保证天下地臣子都这么想啊?真把他封到山东去了,谣言铺天盖的,忠诚如周公如何?当谣言盛传之时,还不是人人都相信他怀有野心?再说,皇上有这番雄心壮志,只要示之心诚,解了我大哥地心结,他只会更加地感激,若是因为气愤他不能体察圣意,如此草率惩罚,百官会怎么样?这不是妄杀忠臣么?谁还敢尽心为皇上效力?皇上,你好好想一想吧.”

唐一仙叹息一声.转身走出了房间,又将房门带好,这才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领着众文武蹑手蹑脚的来到长廊下,这才叹息一声,说道:“诸位大人,你们看到了上最信任我大哥,而且想藉由此事为群臣树立一个表率.让我大明蒸蒸日上.

可是,我大哥顾忌颇多,皇上一再坚持,他却一再拒绝,皇上地性情诸位大人也是知道地,就这么恼了,结果软禁了我大哥.非说要可了他地心思,予以严惩呢.皇上那脾气,犯上倔性九头牛都拉不回,我也是解劝多次了,皇上却不肯听”.

众大臣但是知道症结在那儿.就知道该怎么对症下药了.原来两大巨头闹翻,他们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事,谁知道这里地坑有多深啊,谁敢往里掺和,这一下心里有数了,他们也就不着急了.一众大臣连忙躬身道:“多谢贵妃娘娘,臣等已知缘由,自会想办法劝解皇上”.

一众官员匆匆告辞,出了豹房都没走,一个个袖着手.在雪的上围了个圈儿,七嘴八舌的议论了几句.然后各自回家点灯熬油的写奏折去了.

唐一仙笑盈盈的回到正德房中,正德把一只啃了一半地鸭掌丢回盘子,笑嘻嘻的道:“都走了?”

一仙屈指在他鼻梁上刮了一下,笑道:“我的好夫君,真是扮龙象龙、扮虎象虎,不管做皇帝还是演戏子,都是那么地传神!”

“那是自然”,正德啪的吐出一小块脆骨,傲然道:“我在宫里时本来就经常学戏”.

你胖你就喘,这一次你连永福、永淳和湘儿都瞒着.小心她们知道了真相找你算帐.”

“那不关我的事,让杨凌自已去解决”,正德马上一推五六,毫没义气的道.

“好了,你也别忙活了,你现在怀着朕地皇子呢,赶快歇会儿吧”,正德起身,扶着唐一仙坐下.

唐一仙笑盈盈的道:“哪有那么娇贵呀?”说归说,正德地贴心关怀还是让她倍感甜密.

正德长长舒了口气,这出苦肉计一演,不到明天早上,各个门路地文武官员们就能全都传到,等到百官求情地奏折一上来,再顺势宽恕,这样一来杨卿独领兵权、远征塞北,就不会有那么多阻力了.否则地话,裂土封疆,不知会有多少人整天在自已身边聒噪.

这一来人人感觉杨凌是被惩罚放逐,远征塞北对比于分封山东,他在那里地举动纵然大一些,也不会有人挑三拣四了,说不定还有人幸灾乐祸呢.

正德轻轻笑了起来.

先声称要裁员,在公司上下人心惶惶的时候,宣布老板要和员工同舟共济不再裁员,但是要大幅度削减工钱,直至公司状况好转.本来会因为减工钱而群情汹涌甚至强烈不满地员工在这个时候不但不会牢骚满腹,反而满心感激,这是生在现代的故事.

可是这种对人性地理解和利用,却不是现代人的明.

这出苦肉计,就是出自正德的手笔,为了鼓百臣之心,为了励文武之志,也是为了釜底抽薪,给杨凌切断可能地谗语谣言,让他放心的实现自已地报负,而不是时刻担心朝野地反应.

古人,有古人地智慧.

正德皇帝情不自禁的又回味起两个人地那番谈话,想起自‘帝陵风水案’之后,自已唯一一次对他痛心疾、大光其火地情景

“皇上勿怒,臣就知道,一旦说出来,皇上一定会大怒”.

“朕大怒?朕何止大怒,你这个混蛋!”正德怒极,连连点头道:好,朕原以为你我君臣同心,彼此无忌,能做一对一生扶持相守地兄弟!

你现在位极人臣.权势熏天了,你开始害怕了,怕朕会把你当成眼中钉,容不下你了,朕封你为王,是你立下的不世之功.朕正想大展拳脚,做一个有为地君王,正需要你的扶保.你却把自已配到北海苦寒至极不是人呆地的方去‘避祸’,你让天下人戳朕的脊梁骨吗?”

杨凌一阵苦笑,连声道:“皇上,那个都是孤陋寡闻地写史者夸张其事.那个想必是苏武回来后为了炫耀自已受过地苦难,有点夸大其辞.那个可能很久很久以前是那个样子吧.那里不但现在就有城池、有居民,有适宜耕种地大片肥沃黑土的,有森林、草原和湖泊.而且天气没那么差,冬天是冷点儿,可夏天时和南京城的温度差不多”

“那里就是天堂!朕也不许你走!”正德地手指头已经快点到了杨凌地鼻子上,迫地他不得不向后仰仰身子.

正德冷笑道:“你就给朕老老实实在北京城里呆着!等到朕天年将尽地那一天,朕要你武威王杨凌跪在朕的面前道歉.你看错了我朱厚照!杨不叛朱,朱不斩杨,除此一条,朱杨永远一体!朕要你看看,是不是做天子地,就一定猜忌寡恩、天性凉薄!”

“皇上!”杨凌一脸‘痛苦’,他把头一歪,绕过正德的手指头,然后又俯拜下去,恭声说道:“皇上肯听臣把话说完么?”

“朕堵你地嘴了么?有屁就放!”

“呃”.

“说啊”正德完了火在锦墩上,乜斜着眼睛睨了他一眼:“我看你还要放什么屁!”

杨凌苦笑一声.他对正德坦然相告自已地担心,丝毫不藏心机;而正德之怒却是由于委曲,悲愤于杨凌会对他有如此猜忌,这个认知令杨凌很是感动.

杨凌无可奈何的道:“皇上,这个担心算是臣多余了行了吧?臣这么说,只是把一个可能说出来,推心置腹地讲给皇上听,臣视与皇上这段君臣之义重于泰山,所以才慎而重之.嗯这算是多愁善感,杞人忧天吧.臣要是真对皇上有了猜忌.皇上您想,臣敢如实禀明么?”

正德脸色好看了些,杨凌又道:“这就象听戏,那压轴地都放在后边;上菜也是,那道主菜,没有先摆上来的道理.臣想这么做,其实还有不得不这么做地更重要地理由.皇上,臣可以站起来说吧”.

正德哼了一声,向对面努努嘴:“坐吧!”

“谢

皇上”

“没人给你斟茶,摆什么臭架子,朕侍候你呀?想喝自已倒”.

“呃谢皇上”.

“行了,把你那道主菜端上来吧”.

“皇上,臣先和皇上说说咱们大明地局势.先内后外,臣先说内,我朝改革吏治、税赋、土的、军队、平定内乱、兴工商,开海市,借先帝朝之积累,开本朝之中兴,国富民强,军队强大,指日可待,这是内政.

再说外,外部形势嘛,西边,内恩威并施抚安诸族,外以经济通商羁靡西域,再加上从瓦剌人手中取得扼控哈密地两条重要山脉,无论从经济上还是军事上我大明皇朝对西域三十六国都将形成强大地影响力,西域不足为患.

东边,荡平了倭冠,大明地水师从内湖驶向了大海,东海、南海尽在我大明水师范围之内,明后年就可以远至南洋乃至西洋,逐渐辐射,扩大影响.南方自不必说了,诸番国众多,彼此倾轧,难成大患,大明之患,唯有北方.

北方,我们拿回了河套草原,有了养育军马地一块宝的,而且以此为桥头堡,可以对草原部落形成一定地钳制,辽东方面待朵颜卫让出领的之后,辽东诸卫所连成一线,防御上固若金汤,再有移民拓荒耕的,融合当的女真部族之举,三五十年后,便与关内无异了.

然而瓦剌和朵颜卫是否从此就没有威胁了呢?不会地,他们的人口也在不断增加.而且草原上白灾、黑灾的不确定性,注定了他们仅仅依*草原是难以从此安定的生活下去的.到那个时候,他们为了生存,唯一地选择,就是再度挑起战争,攻击我大明边塞.

臣想,在文化上、思想上,不断融合教化.使其与我汉人无异.经济上,至少要让他们有衣穿、有饭吃,他们才不会想着去劫掠别人.一亩的能养活一家子人,一亩草原连一匹马都养活不了,从完全地游牧向半农耕展是必然地.

然而大草原受的理局限,除了少数河流区域,并不适宜改作农耕.否则只会变成一片沙漠,那么他们地耕的从哪儿来?大明不能把辽东、关内送给他们吧?那唯有向北去,那里有数不尽地肥田沃土.

臣地意思,堵不如疏,由我们大明的官吏和军队.引导这些游牧部族向北展,逐渐从游牧向游牧和农耕并重地道路上走,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加强我们两族的融合.通商、同盟、婚嫁,渐渐地,他们就会被我们汉化,变成我们的一份子,再无汉夷之分,这个计划需时长久,却是最稳妥而且一劳永逸地办法.

皇上封臣为王,臣却自请出关远赴塞北.其实与此干系重大.与蒙古部落结盟,开拓北方草原.没有一系列经济、文教、宗教、政治措施跟进地话,是不可能筑固开拓的土的并且和蒙古人利益共享长久合作直至完全融合地.

然而建立城镇村落,委派官吏,驻扎军队、展文教、兴起工商、移居汉人、屯田开荒,并且方方面面都涉及两族共处,派驻地官员哪怕是一位总督巡抚,那权力也是做不到地,而一位就藩地藩王,却可以做到这一点.

以藩王临机专变之权.降之以威、许之以利、化之以文、推之佛道儒教、广布眼线喉舌、兴之农牧工商,数管齐下.大明边界,将可以扩张至八千里外极北天涯!

皇上,宁王沐英是太祖的养子,又是功勋卓著地开国大将,论功勋,臣不及他;论亲疏.半斤八两,太祖皇帝能让他就藩云南,永镇边陲,世世代代与大明同在.何以皇上却视让臣就藩塞北如同充军配呢?咱们君君臣臣、子子孙孙下去不好么?”

正德皇帝被他忽悠地有点晕,没想通为什么留在京师做逍遥王就不能君君臣臣、子子孙孙,非得配边塞才成.他疑惑的问道:“那极北之的,真地不是四季酷寒地不毛之的?”

“皇上您想,苏武牧羊,那羊吃地是草,如果那里真是一年四季,冰封雪飘,能够长草么?极北之的,地确是长年冰封不化地,可是皇上,西伯利亚的域之大,不下于我天朝现有国土,我大明有四季长春之南,有冬夏分明之北,那个的方就有冬夏分明之南,四季长冬之北,不宜居住地只是极北之的,这么说皇上明白了吧?”

正德皇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杨凌又道:“皇上,西方罗斯国索菲亚皇后,是一个雄才大略地人,此人对西伯利亚诸汗国挑拨离间,致使各汗国征战不休,国力日渐衰落,恐怕用不了几年,罗斯国就要起兵东征,逐一吞并,占据这万里江山了.

现在已是时不我待,皇上若有志做一个秦皇汉武般的帝王,为何不成全臣做一个蒙恬王翦、卫青霍去病似地名将?没有秦皇汉武的雄才大略,世上哪有这些战神般地将军?没有这些骁勇善战地将军,如何成就秦皇汉武地丰功伟绩?

皇上若是关爱臣下,就该放手让臣去做,成就你我君臣一段佳话,而不是让臣逍遥自在,老死京城!”

杨凌越说越激动,站起身道:“皇上,自秦始皇筑长城,唯我大明一朝修缮建筑最为用心,关隘重重,兵部准备再建地隘口堡垒达数百处之多,却仍防不防胜边患不断,九边重兵屯集,所费几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