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尤物人妻,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涨精装满肚子、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2021年1月20日
与子乱系列小说|叫一声老公就给你
2021年1月20日

朋友的尤物人妻 第一章

姜词一边把针收了回去,一边状似不经意道:“陛下感觉身体怎么样?”

景文帝感觉了一下,发现身体似乎有了一点力气了,惊喜道:“我感觉好像有点精神了,是你帮我治病了?”

姜词不点头也没摇头,只是道:“那陛下同我聊聊天?”

景文帝点头,“好啊,不过你哥呢?”

姜词道:“有事离开了。”

景文帝有些失望,不过也没说什么。

“陛下这些年一定去过许多地方吧?”

“这是自然,朕是天子,大周是朕的国土,怎么能一点都不了解呢,许多地方我还是去过的,你想去哪里?我给你介绍介绍?”

这个时候的他,更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哥哥,想给她介绍一个好玩儿的地方,分享当初自己的经验和快乐。

姜词唇角勾起一抹笑,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他,道:“那就说一说淮南道吧,听说那是永安王的藩地,你是他的皇兄,一定也是去过的吧?”

提到淮南道,景文帝神情微微一变,但是看着姜词看向自己眼睛的纯真和茫然,垂了垂眉,低声道:“去过。”

“那淮南道好玩儿吗?”

“不怎么好玩儿,以后就不要去了。”

姜词遗憾的道:“那可真是太遗憾了,我还听先生说过,潮州城是埋葬威远将军的坟墓,只要是去那里的人,必去上一炷香,感恩将军对大周的恩德呢。”

景文帝抿唇,低声道:“是啊,那里是他的安息之地。”

姜词看他这副神情,眼神变了变,闪过仇恨和狠厉,最终归于水墨一般的平静。

“陛下累了,先休息一会儿吧,哥哥应该快回来了,我去看看。”

听到谨容回来了,景文帝也没有很开心的样子,似乎还沉浸在方才和姜词的话里。

姜词打开门之前,最后看了他一眼,漆黑的瞳孔看上去森然冷冽,可惜这个时候的景文帝并没有在看她,没有发现这一点,倒是一直在姜词身边的白白被吓了一跳。

谨容看见她出来,愣了愣:“完了?”

姜词微微一笑:“他醒了,哥哥要进去看看他吗?”

谨容觉得姜词有些奇怪,但是也没多想,点了点头,便进去了。

顾子凡担忧的看着姜词,姜词对他笑了一下,“你这是什么表情?”

顾子凡摇头,道:“没事,我就是觉得你怪怪的。”

姜词依旧是那副笑模样,没说话。

谨容进去的时候,景文帝已经靠着自己的力量坐了起来,谨容眼睛亮了亮:“你可以自己坐起来了?”

原来他要坐起来可没那么简单,至少得有个人在旁边扶着他。

景文帝笑了笑,道:“你妹妹很厉害,给我扎了几针,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谨容脸色突然变了变,“她给你扎了几针你就可以自己坐起来了?”

景文帝迷茫的点头,“对啊。”

看着谨容严肃的神情,不解:“怎么了?”

谨容摇了摇头,看着他精神不错的样子,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景文帝道:“非常好,算是这段时间里感觉最好的一天了。”

但是谨容的神情却没有档松下来,依旧紧抿着唇。

过了一会儿,问道:“她和你聊了什么?”

景文帝想了想,道:“她问我有没有去过淮南道,说以后想去那里玩儿,还说起了潮州城的…….威远将军墓。”

谨容拧眉,去淮南道…….玩儿?

他记得,福宝是自小在淮南道长大的。

至于威远将军墓…….

福宝是在试探什么?

“那你有去过吗?”

看到谨容的眼神,景文帝突的觉得自己不敢承认,咽了咽口水,缓缓摇了摇头。

谨容凝眉,为什么,他也撒谎?

景文帝看着谨容的神情,忽的就紧张起来,“怎么了?”

谨容顿了顿,摇头,“没什么。”

“你好好休息,我有点事。”

景文帝正准备说什么,谨容就很快离开了。

看着谨容的背影,他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事情,会让他后悔的事情。

谨容走了一段路,就看到了在那里闭目养神的姜词。

听到他的脚步声,姜词睁眼,毫不意外他的到来:“来了。”

谨容忽然就不敢开口了。

他不说话,姜词却不会忍着。

“怎么不问我。”

“……他……”

“想知道他做了什么,还是想知道我知道了什么?”

“……”

“其实,我本来还在想要不要告诉你。如果你今天没有追出来,我不会告诉你,但是你来了,就说明你是想知道的,你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信任他。”

谨容抿唇,“所以到底是怎么了。”

姜词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情:“你既然认识我父母,应该知道他们是死在了淮南道,也知道我自小在淮南道长大的吧?”

谨容沉默了片刻,点头。

不止如此,他也曾经在那里生活过。

姜词道:“他和你说自己去过淮南道吗?我猜没有。”

谨容:“……”

“因为他可以对着我说真话,却不敢对你说真话,因为他也觉得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恶心。真是可笑,他那样的人,也会觉得自己恶心吗?”

“……”

“他心思多深沉啊,少年时算计我祖父,壮年时杀害我父亲,如今老了还要来拉你下水,你知道我知道真相的时候有多厌恶他吗?”

谨容似乎被其中的某个字眼刺激到了,突然就说不出话来,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耳鸣没有听清楚。

“你…….你说,他杀了谁?”

姜词淡淡道:“我祖父是被他的计谋害的,小小的年纪心思却如此险恶,如今大周的颓败都是因为他。我父母,不过是在他没有预料到的时候活在了这个世界上,就碍了他的眼,刺激了他的神经,让他除之而后快,让才出生的我就没爹没娘。你说,难道他不该

文学

死吗?”

谨容许久没有说出话来,眼角红红的,呆愣愣的看着她。

嘴里喃喃道:“是他…….是他!”

朋友的尤物人妻 第二章

林九九这个时候也回过味道来啦。

林子墨这是吃醋了啊,林九九觉得,你现在真的是不知道人家怎么看待这件事情,他觉得他现在真的是不太清楚自己应该怎样去说的。

林九九其实也是在想着,也是觉得现在这一切真的已经不是自己所说这么容易,也是觉得眼前这一切之内就不是自己所想象的,简单自己说的,现在真的就是不太明白自己应该怎样去说呢。

林九九其实也是明白的,如果说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

文学

应该怎样去说呢,如果说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应该怎样去想呢,他觉得眼前这一切真的也就不是自己所说这么容易,也觉得现在这一切真的也就不是自己所想这么简单的,所以说现在这么一说的话,其实他自己有的时候不太明白自己应该怎样去想,他觉得眼前这一切如果说一定要想出来的话,其实也是非常郁闷的,就是感觉到现在这一切如果说一定要想出来的话,其实自己又应该怎样去说,他觉得眼前这一切如果说一定要说的话,其实就应该怎样去理解呢?

林九九在有的时候,他也必须要明白就是他有的时候确实是不懂事,但是有的时候他也是非常懂事的好不好,所以说他自己也是非常清楚自己应该怎么说是伤害自己也是非常明白的事情,自己所去想的。

林九九其实也是懂得,如果真的一定要说的话,其实他现在到底应该怎样去说呢?如果说真的一定要想的话,其实他现在到底应该怎样去想的,他觉得现在这一切真的已经不是自己所说这么简单,而且总是觉得眼前这一切如果说一定要想出来的话,其实也是非常郁闷的,就是感觉到现在这一切以后一定要说出来,把就是自己该怎样就明白了。

朋友的尤物人妻 第三章

@@

最近没有更新,因为公子妈妈刚做完肺部手术,我一直在照顾她。之前医生诊断她是肺癌早期,术后大病理是良性,很幸运。目前妈妈恢复的不错,不过下周我又要进行一场手术,甲状腺切除。切完身体的定时炸弹就全都取出去了。我一家三口目前跟打游戏一样,一关一关打boss,等boss全打完,我就回来更新啦!@@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