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短篇肉辣全集目录列表,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2021年1月20日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2021年1月20日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第二章

高陵之战,唐军大胜元军大败的消息,长了翅膀般飞向关中四地。各地元廷官员一片恐慌,犹如末日降临。而关中百姓,则是欢欣鼓舞,心气高涨。

事实上,李洛圣主仁君的美名早就响彻关中。元廷官员和豪情固然对李洛恨之入骨,可平民百姓却对洪武皇帝盼若甘霖。

李洛大军还没有到长安,周边的元廷官员就纷纷跑路,原本气焰嚣张的豪强和村社保长甲主,也顿时蛰伏起来,不敢再对百姓张牙舞爪。

就在李洛大军南下长安之际,唐军大将武岩也在攻下蓝田关后,兵分两路,一路攻占潼关,一路由他亲自率领,进围长安。

九月二十八日上午,李洛大军到达奉元(长安)城外。下午,武岩率军三万渡过灞桥,也兵临长安城下。

至此,进攻关中的唐军主力和偏师会师!

奉元城下的唐军兵马,达到十万人。

自从北宋灭亡后,一百六十余年来,汉家军队第一次兵临长安。

李洛骑在忽必烈送的大食宝马上,仰头看着这座居高临下的煌煌大城,心中很是激动。

这就是古都长安!

虽然早就不是帝都,城中宫阙早就不复存在,可这座城池的气势,却是更甚大都!

长安城最大的特点,就是城基的地势高,根本就是建立在渭水之南一片宽广的高垣之上,俯瞰四周,霸凌八荒。

周围八水环绕,聚气藏风,风水绝佳,不愧是华夏第一名都。

巍巍乎壮哉!

即便城墙早就没了当初长安城的高大,可仍然气势雄辉。

要知道,这还是被唐末军阀韩建改建缩小后的长安城,可以想象,没有缩小前的长安城,该有多大。

“呜呜呜—”唐军中的号角悠悠吹响,似乎是告知长安百姓:唐军已至!

唐主的龙凤呈祥大纛,以及唐军的浴火凤凰战旗,和绣着大大唐字的旗帜,在秋风中猎猎飘扬,军势雄壮,不动如山。

“臣武岩,拜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武岩率军赶到后,率领部将第一时间就来拜见。

李洛下马扶起武岩等人,“卿等辛苦了。蓝田关不好打,伤亡几何?”

武岩禀奏道:“回陛下话,战死两千七百余,负伤四千二百余。伤亡相加,总有七千人。分兵去打潼关的张敛,估计也要折损不少兵马。臣无能,有负陛下所托。”

蓝田关的确不好打,以七千伤亡打下蓝田关,已经不错了。

攻城略地,总要死人的啊。

李洛一算,加上主力军的伤亡,即便不算义军的伤亡,这次攻略关中,唐军总伤亡也有两万多人了。

总体来说,还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你们打得不错,有功无罪。”李洛安慰武岩等人,“潼关是天下险关,从关东打,的确难如登天。可张敛是从关中打潼关,应该轻而易举。”

潼关是属于关中的,保护的是关中。从关中内部打潼关,当然容易太多。

“陛下。”朱颔禀奏,“如今申花生去了萧关,张敛去了潼关,这关中四关,很快就皆在我手。可是东边的黄河,却还是不得不防。”

李洛点点头,这点他当然不会忽略。算起来,河东元军应该快要渡过黄河了,为今之计,只有派大将北上黄土高原,守住黄河天险。

秦晋之间以黄河为界。秦晋之间的黄河,河面落差大,水流非常湍急,远不是后世缺水的黄河可比,这段黄河此时比长江天险更为险要。

黄河天下险,古代不是说说的。

所以,古代北方军队渡过黄河,大多选择从河南河北段渡河,很少从山西渡河。

可天险是死的,人是活的。要是不防守,元廷河东大军很快会渡过来。

黄河秦晋段相对好渡的地方,就是孟门渡、风陵渡、西口渡等几个渡口,但风陵渡在潼关附近,所以主要是守住东边的其他渡口。

“武岩,你们修整一日,明日出发,防守黄河几大渡口,阻止河东元军过河。”李洛下令。

“诺!”武岩领命,“陛下,臣等不需修整,今日就出发。”

“好。”李洛允了。防守黄河乃是大事,的确越快越好。

仅仅一个时辰后,武岩就再度拔营北上,防守黄河。

而李洛也派人射箭入城,告诉城中大僚,不开城投降,杀!

此时,奉元城中的元廷陕西右丞巴鲁台,已经急的团团转。

陕西铁骑在五陵原全军覆没,平章哈赤牙哥等人都死了,眼下陕西行省他官位最高,可他哪里还能守得住奉元城?

奉元城中只有四万汉军,其中两万克尔钦军,两万哲里木军(河南汉军),奉元城这么大,叛军又如此势大,怎么守得住?

但是,守不住也要守!河东大军快要渡河了,只要坚持十天八天,就能守住奉元。

巴鲁台对一群汉将训话道:“你们都是大元的忠臣,危机关头,当然要和大元共存亡…”

一句话还没说完,忽然一个戈什克气喘吁吁的冲进来,满脑门都是油汗,“右丞官人,快从北门走吧!古麻思力这个狼羔子,打开了城门,放叛军进城了!”

什么!

巴鲁台猛的跳起来,露出要吃人的目光,“他是蒙古国族啊!怎么会主动开城投降!你是不是搞错了!”

一个名叫王燮的汉将脱口而出:“右丞官人!没错了!古麻思力虽然是国族,但他一直对大元不忠!他父亲是阿里不哥的心腹侍卫!他父兄都死在大汗手里!”

“那就是了!”巴鲁台顿时醒悟过来,他知道千户古麻思力的过往,朝廷也知道。所以古麻思力虽然是地地道道的蒙古百户那颜出身,却一直不受重用。

以至于,他明明是个蒙古将领,却成了统帅汉军的将领,还只是个千户,副万户都没捞到。

巴鲁台知道谷麻思力心中有怨气,平日里没少说怪话,却一直不认为他会投降李洛。毕竟,他是蒙古国族,说到底也比汉将可靠嘛。

当年阿里不哥的麾下部将很多,如今不也好好的为大汗效力?并没有谁反叛呐。大家都是金贵的蒙古人,再怎么不满,对待李洛应该一致才对。

可谁成想,汉将还没有投降呢,作为国族的古麻思力反倒投降了!

“快走吧右丞官人!叛军进城了!”王燮喊了一句,就匆匆忙忙的冲出衙门,高声喊道:“亲卫亲卫,老子的马呢!”

克尔钦军和哲里木军的汉将们,本来还想好好守城,可如今城门倒让蒙古国族自己打开了,他们还怎么守?

守不住了。

不跑还等什么?

打巷战么?笑话,来的可是李洛!

那是敢硬生生起兵反抗大元,和大汗打擂台,一直从江南打到关中的狠人呐!

“该死!该死!”元廷官员们纷纷怒骂,一边急匆匆的冲向衙门的马厩,狼狈不堪的跨上马,慌不择路的往北城逃跑。

长安城很大,叛军虽然进了城,可一时半会也没这么快到。他们及时逃走,还来得及。

至于城中家眷,他们也顾不上了。

年过五十的右丞巴鲁台,拿出当年随忽必烈攻灭大理的气势,拼命的打马狂飙。他不能落在叛军手里!

街上的百姓看见一群元廷官员纵马狂奔,纷纷避让。

元廷文武官员争先恐后逃出北城,而唐军也从南门蜂拥而入。几万汉军群龙无首,如何抵挡?只能器械投降。

“奴才古麻思力,拜见大汗!”开城投降的古麻思力,主动扔下兵器,恭恭敬敬的来到李洛马前,匍匐在尘埃中。

李洛的侍卫们纷纷侧目,搞不懂古麻思力一个蒙古将领,为何会主动开城投降。

李洛看着古麻思力,用蒙古语说道:“就算你不开成投降,朕也能很快打下长安。但你开了城,也算一件功劳。朕问你,为何要开城呢?”

长安城有特察局的特务活动,可还没到能说服蒙古将领投降的地步。根据特务送出的情报,本来策反的是汉军千户刘达,可刘达还没打来及开城,反而是古麻思力这个蒙古人开城了。

所以,现在刘达很是郁闷,原本他献出城门,肯定是有功的。可半路杀出一个古麻思力,硬生生把他的功劳抢走了。

古麻思力回答:“奴才恨大元,奴才的父兄,都是死在大元手里。奴才虽然是蒙古人,却巴不得大元亡了。”

李洛明白了,“你父兄是阿里不哥的人?”

古麻思力点头,“正是。忽必烈是篡位,他根本没有资格当大汗。他还灭了几个汗国,更是坏了规矩。”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第三章

这一路千里迢迢的赶来,由于心情的忐忑,也没怎么休息好。

于是韩猛也早早洗漱一番,上床睡觉,不过他没用那客栈硬邦邦的被褥,而是取出巨轮上的棉花薄被,盖在身上。

由此可见,这个世界连棉花都可能还没有,虽然是异时空,但发展速度倒是差不多,就是整个格局不一样。

入夜,韩猛熟睡,但却是忽然从睡梦中惊醒。

有杀气,也有人进入他的意念范围。

使得他被惊醒,此时,意念之中出现了一个身影,经过他房间的门,到了隔壁姜武的门前站定。

意念之下,一切无所遁形,哪怕此人蒙面,但韩猛还是看出是个女人,而且还很漂亮,年纪二十上下,身材高挑,前挺后撅……

不再继续深入查看,韩猛也第一时间想到,风流债找上门了。

而且看样子这一次不是来抓人,而是杀人,因为那女子的手里,提着一把长剑,寒光闪闪,锋利无比。

韩猛知道没办法安睡了,起身下床,并且收了被子,穿好衣服鞋子。

他也不急,一切都在意念之下,此时那女子正在用剑拨开门栓。

等韩猛一切搞定,那蒙面女子还在拨着,这他娘的是个生手啊!

韩猛等了一会,都有些急了,心里想着要不要帮她一把,直接弄断门栓得了。

算了,还是不吓唬姜武了,来到房门前,韩猛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这个时候那女子则是身体一僵,听到了身后的开门声。

紧接着就是脚步声,女子瞬间从门缝里拔出剑来,转身就看到一个人影,已经到了她近前,吃惊之下,抬手就是一剑。

但只觉得手一空,长剑居然没了,还没来得及发愣,冷厉的剑锋已经架在她脖子上。

“你是谁?”蒙面女子不敢动了,低声喝问。

“随我来,不要做无谓的的挣扎,我是剑仙,天下第一高手,我想刚才你已经明白。”

韩猛瞎扯道,他想

文学

把此女带出去,找个地方问问清楚,所为何事要杀姜武。

初次相见姜武这个人,韩猛还是有些好感,也算是个缘分。

何况他也不打算继续待在这里了,准备前往帝都,也就是所谓的天唐帝国。

既然被惊醒了,那就顺势带走此女,问清楚之后,他就连夜赶路。

当然,他不会随便杀人,如果是风流债,那就放了此女,至于姜武能不能躲过,那也是他的命数。

蒙面女子被震住了,剑仙?

天下第一高手?

难怪一招就夺了她的剑,都没看到对方的动作。

蒙面女子心里有些惊慌,第一次接任务,难道就要被人杀了?

一时间,她心里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跟师姐抢这个任务。

韩猛收回长剑,转身就走,蒙面女子居然真的就那样乖乖的跟着,两人来到客栈院内,韩猛走到院子门前。

手一挥,院门不翼而飞,蒙面女子都惊呆了。

果然是剑仙。

这一下更是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心思,非常的乖巧。

夜幕中,两人一前一后,蒙面女子很想说,她的马在镇子另一边,方向反了,但想了想,没敢说。

搞不好就要死了,还要什么马

文学

出了镇子,韩猛停了下来,转过身,淡淡的月色下,蒙面女子也只是看到一团黑影。

韩猛那么黑,就是满月估计都看不清模样。

“所为何来?”

韩猛淡淡的问道。

“杀人……”蒙面女子低声回答。

“杀谁?”

“姜武,大齐二王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