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

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乡村婬妇全文
2021年1月20日
短篇肉辣全集目录列表,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2021年1月20日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一章

“只要你们平平安安,一辈子无灾无难的,钱多少都无所谓,够生活就行了,唉,快到吃饭的时辰了吧?我去把剩下那半只虎腿炖了,晴儿洗碗,城儿把那些年货都放置好。”说完拄着拐仗提着那半只虎腿朝灶台走去,那灶台是设在离房檐不远,也是用茅草盖起来的两米高十来平方米大的小矮棚,门口还摆着一大块磨刀石。

杨城正想要和晴儿说话,哪知晴儿气鼓鼓的扫了杨城一眼,眼睛里有泪光闪动,转身用袖子角悄悄地擦了一下眼泪,坐在凳子上一声不吭地洗着碗,没给杨城好脸色看。

杨城站在那里感到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好像没得罪这妮子吧?现在是什么情况?这也太反常了吧?怎么感觉这气氛不对,有股火药味。

杨城搬了张凳子坐在她的旁边,接过一个碗,顺势看她的脸色,她依然保持那副苦脸,眼泪也一滴一滴的落下来,机械般的洗碗,也不理坐在旁边的杨城,鼻子和脸都被冻得红扑扑的。

杨城还以为她是在为刚才卖老婆的误会而伤心,伸出两只手在木盆里握着她的手,她才停了下来,眼晴看着木盆水中传出的热气,也不挣脱任杨城握着,周围的声音仿佛都消失了,只有晴儿“噗通噗通”的心跳声证明她心里并不像表面那样平静。

杨城试图看着她的眼睛,只是她却一直看着木盆里的热气,一直别着个脸:“晴儿,你怎么了?好像不太高兴?”

她的眼睛里充满雾气,似乎一不留神眼泪就会掉下来,但就是不掉下来,也不理杨城,然后轻轻挣脱杨城的手:“不是因为这事儿。”

“那是因为什么啊?你说出来嘛!”杨城就怕她不说话,既然她说话了就好办了,哪知杨城还是小看了她,女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让人琢磨不透,她还是自顾洗着碗。

“自己做的事都不知道?好了,我去帮娘了,你把包袱放好就行了。”说着也不等杨城反应就端着洗碗水倒在了门口,然后进了厨房。

杨城不知道她为什么跟自己怄气,反正这会儿问不着,索性就不想了,把东西放好,琢磨着还有时间菜才做好,闲着也是闲着,在厨房也帮不上什么忙,便想着出去走走。

村里面有一条青石铺成的路一直贯穿着全村,这是一条村里的主要干道,路旁有稀疏的碗大的几棵树衬托着,路面还算宽,也仅够三人并行,路的两旁有不少人家。

云有些低垂,杨城走在这条路上,鞋底踩在积雪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一阵风吹来,吹散了额头上的发丝,头巾也跟着飘飞,身上的衣衫也猎猎翻卷,寒风刮着脸生疼,杨城把手缩进袖子里双手环抱胸前走着。

现在已是早饭时间,有不少人家已经开始吃饭,但杨城从门前走过也装作没看见,有些人家正在开始做饭,见杨城也只是礼貌性的打一声招呼,或叫到家里坐坐,杨城见其牵强,也只是礼貌性的回应,低着头走着。

“杨家这儿子长得倒是健壮,又是个读书人,倒是一表人才。”

“读书人怎么了?有个屁用,都那么大个人了

文学

,还靠江寡妇和他媳妇养着,跟那蛀虫有什么分别?还不是废物一个。”

“哎,他叔,话可不能这么说,生得一身好皮囊倒不是一无是处,听说他在城里有个相好的,还不是靠这一身皮囊嘛,要是你去恐怕就不行了。哈哈…”一个男人大声嚷嚷,毫不顾忌杨城会听到,周围的几个人听到也哄然大笑。

“你们积点口德吧,他要是真的能中个秀才公回来,那可了不得,到时候能和县太爷说得上话,免不了还得巴结他。”一个妇人小声道,周围的笑声才慢慢弱了下来,县太爷那可是了不得的存在,万一哪天杨城真考上个秀才,那县太爷也会来祝贺的,那可不是开玩笑的,紫云县属于下等县,多一个秀才公对知县来说都是一大政绩,全县上下都十分重视。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在别村里人的眼中,要是能中秀才,那是接近文曲星的存在,但杨城的品性实在不堪,不仅懒惰还嗜赌如命打老婆,这些的人村里人打心底瞧不起,满肚子知乎者也,只要考不上秀才,一切都是“然并卵”,难道能换到一个铜板?

一路走来,乡亲们的轻言寡语已将杨城戳得遍体鳞伤,杨城已经清楚的知道自己在乡亲们的眼里是多么的无能多么的无赖。

村子说大不大,但走完半个村子已经花了快半个时辰,杨城走过几十户人家,没见一个是真心打招呼的,要么敷衍,要么视而不见,杨城知道再走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也没有心情,就快步回去了。

在门口就闻到一股菜香,杨母将杨城拿来的老虎腿熬了油,锅里的油多了炒出来的菜味道自然就好了。

今天的菜比起昨天来丰富了很多,也挺讲究,四个土盘子装的是炒菜,每个盘子里装的菜都不一样,还有一罐汤,几块瘦肉清晰可见,那四样都是蔬菜,做法却又不相同,可每次杨城吃到最后都发现每盘蔬菜底下都有一块拇指大小的虎肉,起初杨城并没有在意,吃到最后一盘菜底下又是一块虎肉。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二章

玉真公主与李隆基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每年情人节都会被单身狗衷心祝福的那种。

公主这类人在物质和地位上都是崇高无比的,理论上可以在大街上横着走。但是公主也有公主的烦恼,她们的烦恼是钱无法解决的。

历代公主都逃脱不了宿命,那就是婚姻。

在帝王眼里,公主是工具,是棋子,是礼物。番邦国王交好,送个公主去和亲,臣子功劳太大,送个公主以示恩抚,门阀世家要笼络,送个公主来联姻。

总之,公主就是帝王霸业里的祭品,注定无法逃脱的宿命。

也有的公主比较聪明,她们知道自己无法逃脱命运,于是在年轻的时候开始布局,假装崇信佛道,年岁稍长之后便请求出家为尼为道,从此一生自由,虽然无法正常的嫁人,但至少能够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至于男女之情,除了没有名分,还怕找不到男人?

活蹦乱跳的男人抬进来,榨成人渣抬出去,按厨余垃圾分类。吃的就是个生猛新鲜,广东人再敢吃,敢跟唐朝公主比吗?

玉真公主就是典型的例子,不愿成为祭品就索性出家,出家后公主待遇不变,也没人逼着她嫁人,她的道观成了她狂欢放纵的伊甸园,而她,仍是唐朝公主。

玉真入皇宫很频繁,常年来往于皇宫和道观之间,见李隆基更是家常便饭,自己的亲兄长,想见就见,从来不在乎时间场合。

李隆基见到这个亲妹妹不由有些头疼,年纪一大把了,听说在道观里男男女女的夹缠不清,这辈子大约是没有嫁人的念头了,将来给她送终的只有他的皇子们,勉强算是不负此生吧。

玉真今日来得风风火火,见了李隆基也不行礼,劈头便问道:“皇兄,长安市井皆言安禄山反了,可有此事?”

李隆基叹道:“皇妹,你是方外之人,军政之事不需多问。”

玉真走到李隆基面前,对高力士的行礼敷衍地点点头,然后扯了个蒲团在他身边坐下,道:“怎能不问?我的道观就在终南山,若安禄山那贼子真打进长安,我的道观怎么办?”

李隆基冷着脸道:“若真被他打进了长安,朕的兴庆宫太极宫都保不住,区区一座道观算什么?”

玉真见李隆基脸色难看,不由忐忑道:“安禄山真反了?长安城……不会守不住吧?”

李隆基皱起了眉:“你今日来做甚?朕很忙,你若无事便去后宫找娘子,找睫儿,莫耽误朕处置国事。”

玉真定了定神,道:“我今日来找皇兄有正事,想给睫儿保一桩媒……”

李隆基饶是心神不宁,此刻也不由提起了兴趣:“何人配得上朕的睫儿?”

玉真是女流之辈,显然对安禄山叛乱一事并未放在心上,她久居方外,对大唐的王师很有信心,在她看来安禄山之乱无非派兵平了便是,大唐如此强盛,还怕区区叛乱?

所以此刻她对万春的亲事更上心。

“顾青此人配睫儿正可,简直是天作之合,皇兄难道不觉得吗?”玉真兴奋地道。

“顾青?”李隆基愕然,随即苦笑。

刚才还在与高力士议论顾青,没想到皇妹来了又提到顾青,而且要保他和睫儿的媒,这事儿在如今这个时节提起来,感觉颇为怪异。

叛军二十万兵马压境,你居然还有心情做媒……

李隆基摇摇头:“此事压后再说,朕须先平了叛乱,否则大唐危矣。”

玉真不甘心地道:“皇兄,顾青和睫儿很配的,而且我知道睫儿心里有顾青,默默喜欢他好几年了,顾青去安西赴任后,睫儿还给他捎去了一副明光铠呢,皇兄您仔细品品……”

李隆基眉梢一挑,意外地道:“睫儿和顾青……何时竟有了情愫,朕却浑然不知?”

玉真哼了哼,道:“皇兄每日沉迷在贵妃娘娘的温柔乡里,哪里管得了身外之事。”

李隆基沉默片刻,渐渐露出恍然之色:“难怪顾青杀商州刺史后,睫儿来为他说情,难怪顾青的平吐蕃策送来长安,她兴致勃勃说服朕纳其策,难怪顾青在安西这几年,朕每次见她都闷闷不乐……呵呵,原来如此。”

玉真见李隆基似乎对此事渐渐重视起来,不由劝道:“皇兄,睫儿说话可是二十出头的老姑娘了,皇兄曾经允诺过让她自己寻找心仪的男人为驸马,这些年能入睫儿之眼则,唯有一个顾青,既然睫儿对他动了心,皇兄若再不从旁推一把,以睫儿高傲的性子,恐会错失美好姻缘。”

李隆基点点头,随即一叹。

这段姻缘来得太不是时候了,早些说出来该多好,偏偏是现在,大唐北方烽烟四起,半壁江山已被叛军搅乱,此时再提公主婚事,实在是不合时宜,连朝臣都会骂他昏庸至极。

叛军都快打进大唐国都了,你大唐天子却还在想着给公主许配婚事,李隆基咂咂嘴,连自己都觉得有些昏庸。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三章

“这些蛮子不对……”

后金兵哨骑共有二百六十余骑,先头出现的十余骑也折回来,和本队汇集在一起。∽↗,

领军的是游击雅松,旗职是甲喇额真,官职不高,算是后金高层和中层之间的过度职务,再往上,才勉强算是高层。

雅松是有根脚的人,在努儿哈赤心里也有一席地位,他出身高贵,很不愿与眼前这些蛮子搏命,然而以现在后金战无不胜的心气和军律,遇敌不战而走,实在难以洗脱畏惧怯懦的罪名。

“一千多明国步兵无所谓,那是送死来的,倒是那骑兵数量和我这里差不多,真打起来,未必就能敬胜。”

雅松心里天人交战,脸上神色也是变幻未定。

他是前军哨骑,努儿哈赤亲自交代的任务是叫他哨探北军行军情形,沈阳城中战事未停,浑河岸边打的正是激烈,右翼和左翼一旗都在浑河战场,左翼戒备辽阳方向,防御北军,只有三旗不到的兵力,努儿哈赤心中当然着紧,就雅松这里,距离努儿哈赤的御营,已经不到十里路程。

就在雅松犹豫时,明军那边已经吹响了摆开喇叭,一千步兵散开横阵队列,开始向前迎敌。

这些明军训练程度很差,火铳虽尚属精良,训练却实在稀松,只是分成两个横队,旗号连连展布,还是有很多人找不着北,在雅松这边,看到无数穿着鸳鸯战袄的明军昏头昏脑的在原地转乱,手中长长的火铳高高举着。象是一从从乱糟糟的稻草。

“明国兵马。果然还是这般德性。无有意外。”

一千明国步兵果然是杂鱼,料想那二百多骑兵也未必强到哪去,这么一点部队,骑兵数量偏多了些,不象是某个副将或总兵级的大将亲领,反而象是把架梁和塘马加普通骑兵聚集在一起使用,缩在步队两侧,队列散乱。若是这样,倒也无甚可怕。

雅松终于下定决心:“吹号,进击。”

明军还在摆队,两军相隔在二里开外,雅松预计自己冲到了明军也差不多摆好队了,不过这也无所谓,他见识过明军的火器部队,早早开火,杀伤全无,只要诱上一轮。使明军火铳白白空放,接下来就是破阵和斩首了。

韩旭故意将骑队摆的散乱一些。对接战并不利,后金兵果然也并没有后撤,二百多骑在原野上摆开,马匹提速,往这边冲了过来。

步队看到后金兵冲锋,果然更加混乱,韩旭和贺庆云等人分开在阵中策骑,贺庆云声若雷鸣,大叫道:“俺们督司连败虏骑,都是以少胜多,今日这里骑兵俺们

文学

多,步队也是俺们多,你们怕厮鸟,这般乱了,被人破阵,你两腿须跑的过人家的战马!”

韩旭口中也是不停的说着鼓励的话语,带步队的游击和一群守备亦是一样,各人都拼了命的鼓励营兵,总算将士气又提振了不少。

“唉,”后金兵已经进入一里之内,马蹄声越来越大,这些骑兵在马上不停的吼叫着,贺庆云擦擦头上的汗水,对韩旭道:“俺觉得,带这些营兵,比打一仗还要累。”

“平日训练你们时,各人颇多怨言。”韩旭看看身边的部下们,沉声道:“现在始知,平日训练有多重要了。”

各人均是心服,不上战场,训练时自是觉得辛苦,上了战场,在这般情形下营兵缺乏训练的情形也是给韩旭的部下们提了醒,每人心中都若有所得。

“来了。”

领兵的游击满头大汗,他和守备们的马匹都被韩旭下令收走,着亲兵们牵在阵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