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2021年1月20日
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乡村婬妇全文
2021年1月20日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第一章

“先生什么都好,但唯独一点卫骧不喜欢。”公孙秋雨在距离众人三丈之遥处站定了身子,他面带阴桀的笑意,目光戏谑的看着众人,那模样就像是在享受美餐前,戏弄猎物的豺狼。

“太妇人之仁了!”

“连卫骧都明白这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的道理,但先生却在意那些寻常人的生死,这如何成得了大事?”

“你看,你为了帮助这个家伙,将那魔刀封印,耗尽了自己心力不说,如今没了魔刀,先生这具神魂也到了快油尽灯枯的地步,那先生与先生如此在乎的这位小友不就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由在下宰割了吗?”

公孙秋雨这样说着,浑身的煞气涤荡,眸中的笑意在那一瞬间再次变得张狂了起来。

“魔刀终究还是我的!”

“大商也终究会重新复兴!”

看得出,此刻的公孙秋雨浑身所弥漫的气势,比起之前已经弱了不少,但彼消,此更消。

但随着魔刀被封印,周珏的神魂处于消散边缘,李丹青等人似乎根本没有了与公孙秋雨抗衡的资本。

意识到这一点的众人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他们盯着公孙秋雨,虽然都握住各自的刀刃,但眉宇间的阴郁之色却一息浓烈过一息。

“阿骧。”这时,周珏忽然看向公孙秋雨,轻声言道:“为什么你就不明白呢?”

“光凭一把刀,是不可能复国的。”

“是先生不敢!但是卫骧敢!有了这把刀,配上这武君之躯,就是驮天的魏阳关我都能斩于马下,这天下谁能拦我!?”公孙秋雨愤怒的大吼道。

周珏的眸中闪过一道失望之色,他摇了摇头:“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要得天下,先得民心,商与武阳逐鹿,武阳立朝百年,商已失鹿,荣光难复。你复辟的不是大商,而是你心中的仇与恨。”

“那总好过如先生这般什么都不做!”公孙秋雨怒吼道。

“你还是不懂。”周珏在那时有些意兴阑珊。

“我不需要懂先生的心思!卫骧只做自己要做的事!”公孙秋雨这般说罢,浑身的气势奔涌,漫天的血雨再次被他唤来,滚滚杀机已然布满双眸。

周珏叹了一口气,他不再与卫骧对话,转头看向李丹青。

他笑了起来,言道:“小友不是一直问我还有没有什么压箱底的绝活未有告诉你吗?”

“周珏在这件事情上确实有所隐瞒……”

“嗯?”听到这话的李丹青一愣,有些困惑。

“在下确实还有一招,从未告诉过小友,但不是藏私,而是在下不希望小友会有用到此招的机会。”

周珏说着,他已经变暗的身躯上忽然弥漫出一股强大的气息,但这股气息不是之前那些力量波动,而是……

剑意。

最纯粹,也最清澈的剑意。

“在下领悟的天象剑意,已超出武道,近于神道。”

“所谓天象之下,皆可为剑,便是这天象剑意之精髓。”

说着,周珏周身涤荡的剑意愈发的磅礴:“当然,这万物之中,自然也包括自己……”

“自己?”

“以己为剑?”李丹青似乎洞悉到了些什么,随着周珏周身剑意的溢出,那缕被周珏灌入李丹青体内的天象剑意似乎也有所感,在那时于李丹青的体内躁动。

周珏点了点头,笑道:“以己为剑?小友说得很对。”

“在下这最后一手,便是以己为剑。”

这话一落,他周身的剑意在那时抵达了顶点,而李丹青体内的那缕天象剑意,也在这时愈发的躁动。

漫天的血雨在公孙秋雨张狂的笑意中滚滚袭来,周珏面色沉寂,看向那漫天血雨只是轻声言道。

“此祸由周某弃文从武而始,理应由周某,以身化剑而终……”

“商灭姬兴,是天道。”

“人入神道,是逆端。”

“周某这一生,始终在逆天而行,故天亦负我。”

“但这最后一剑,周某为天下苍生而出……”

说着周珏抬头看向穹顶,轻声道。

“这天。”

“我周珏不曾负你!”

那一刻,周珏的身形在那时彻底消散,化作一道白色剑意,卷起阵阵罡风,将地面的尘土与周遭的残垣断壁也尽数吸纳了过来,裹挟在一起,化作一道剑意洪流,直直的杀向涌来的血雨……

剑意涤荡的光芒压过了血雨腥风,将这宛如炼狱的画戟城照耀得宛如白昼,血光被尽数搅碎,浩大的剑意只是一瞬便撕开了眼前的一切,在公孙秋雨惊恐的注视下,直抵他的眉心……

李丹青体内躁动剑意,在那一瞬间似有所感,猛然亮起一阵同样耀眼的光芒,李丹青看着那道男人所化的滔天剑意,心神恍惚……

……

一百多年前。

在世界的中央,有一座雄伟得宛如神人造物的城池。

它有无数的水榭楼台、雕梁绣户。

百姓们歌舞升平的声音,从傍晚到晨曦都响彻不绝。

它有三万学士,坐于太学府中,每日习文论道。

从民生艰苦,到至理大道,皆有所达,事无巨细。

它有雄兵百万,猛将如云。

四海臣服,民心所向,年关之时,上贡的使臣会将整个国都挤得水泄不通。

它还有一位君王。

腹有乾坤锦绣,胸怀雄才大略。

那座城池叫朝歌。

……

一个书生在那一天拜入了太学府,成为了那三万学士之一。

书生意气风发,常常高谈阔论,口若悬河。

同僚对他素有轻视,书生郁郁不可得志。

有一天,书生又在府中言辞犀利,首座终于耐不住性子,当着众人的面斥责了书生,说他纸上谈兵,说他空谈误国。

也不知是不是因缘际会,那位君王在那天恰好兴致一起,来到了太学府,目睹了这一切,他打断了首座的奚落,他说,仕子就应畅所欲言,君者自会决断,书生误不了国。

然后他与书生面谈,在最初的紧张之后,书生倒是如往常一般,大舒心中所想。

书生说,大商天下,太平鼎盛,武德充沛。

天下武君有三百之数,看似雄伟绮丽,实则却是大商之患。

大商之天下疆域辽阔,以万里亦难计,但江海之大,亦有极数,天下之大,亦可度量。

天下之灵气皆来源于二十八座圣山,此便为天下灵气之极数。

草木生长,万物繁衍,实则都是需要灵气的。

但武者修行,尤其是达成武君之境,需要消耗的灵力极为庞大,此消彼长,武者兴,则灵气竭。天灾人祸不绝,看似兴盛的大商天下,一旦内乱,武君倒戈,大商便有倾厦之危。

书生说得口若悬河,但那年轻的君王却始终面带微笑,待书生说罢,方才看向他问道:“那先生可有破局之法?”

书生以为得了认可,便愈发兴奋道:“两者选其一,一者遏制武道……”

君王问道:“遏制武道,武君谋反何解?”

“况且武君何罪?以未来之罪,治当下之臣,非王道,亦非仁道,是致乱之道。”

书生一愣,又言道:“那就开辟更多的圣山。”

君王问道:“如何开辟?”

“用武君……”

“武君安出?”

书生顿时沉默,武君吸纳天地灵力而出,千位武君之中也不见得能有一位拥有开辟圣山之能,而天下若是再有武君出世,灵力愈发枯竭,这似乎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年轻的君王在那时起身:“天下事牵一发而动全身,要治世,知危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明白自己治世的目的,是为公,还是谋私。”

“武君兴盛

文学

,则灵力枯竭,天起灾患,苦我百姓,先生要治世,是要救百姓于水火,而非穷兵黩武,将百姓卷入其中,如此一来岂非舍本逐末……”

……

书生从那日之后,便很少再见到那位陛下,他的事务繁忙,能抽出时间与他这般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仕子对谈,已是天大的恩赐,书生自然不敢奢望什么。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第二章

@@@@《丹鼎艳修录》终于完本。我心里面突然有很多话想说。杭州的夜晚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似是证明这是个不寻常的夜晚。其实,我无需这样动容。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第三章

双十一狂欢节来啦!推荐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免费领超级红包和限量优惠券。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买东西更划算。

赵枢听到这里,神色中更是好奇,他目光所及之处便是厮杀的场景。

白帝苦笑了下,显然无法再阻拦了,赵枢也没有心思再阻拦,便准备离去,就在这个时候,虚空中忽然出现了一尊金色的门户。

这门户发出浩大的白色光芒,唱诵声,歌颂声不断的传来。

金色门户大开,无数的羽人从其中飞窜出来,密密麻麻,无穷无尽,仿佛天地间全都是这些羽人。

白帝的脸色大变:“不好,是羽人的大军。他们的大军来了,必须立刻阻止住他们。”

白帝话音刚落,下面的祝融一族和共工一族死伤惨重,无数大军直接被他们攻破。

赵枢见到这个情况,挥手之间,周身出现了四柄宝剑,轰隆隆的运转起来,开始斩杀这些羽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金色的门户中传来一声声咆哮。

“不好,是泰坦天使,我们必须走,谁也挡不住那些泰坦天使的。”白帝怒吼一声,周身剑气纵横,想要阻止一时,让祝融和共工两族尽快的逃离这里。

但是出乎人预料的是虚空中忽然裂开一个个巨大的缝隙。

每一个缝隙中,都出现了

文学

一个巨大的手掌,密密麻麻的泰坦天使出现在虚空中。

这一刻祝融、共工两族的高手都不敢在动弹了,所有人只剩下惊恐。

便是白帝也惊恐起来:“这怎么可能?怎么来了这么多的泰坦天使?往常来一两个已经是大阵仗了,谁可以控制这么多的泰坦天使?”

赵枢的目光也是阴沉的可怕,这些泰坦天使的出现,也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感受到了这些家伙身上恐怖的力量。

这些泰坦护卫中,一个身穿金色长袍的女子缓缓的走了出来。

这个女子没有羽翅,就如同人族一般。

她径直走到赵枢的面前躬身拜道:“恭迎伟大的主。”

这一刻所有人的脸色剧变,全都挂着惊恐和震撼,谁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普普通通的少年竟然让天使一族虔诚供奉。

白帝的目光更是颤抖起来,他已经摸不清楚眼前男子的身份,当下透着浓浓的戒备之色。

赵枢眉头一皱,知道避无可避,直接问道:“是鸿钧让你来的?”

“是另一位造物主让我迎接您返回神界。”女子缓缓道。

赵枢点了下头,也不在拒绝,径直进入白色门户内。

下面众人的目光也越发骇然,他们不知道,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赵枢进入白色门户后,穿梭一阵白色的光柱径直来到了一个普通的房子内。

就如同一个巨大的机房中。

一身道袍的鸿钧端坐在正中间,另外一个穿着长袍的伏羲也面目表情的坐着,四周无数的画面显露着。

“鸿钧?伏羲?”赵枢的脸色难看,望着两人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