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目录全文伦小说,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2021年1月20日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2021年1月20日

乱小说目录全文伦小说 第一章

对于陆轩话语,几位规则领袖都对视一眼。

现在无疑是陆轩在领头,在这个世界上,谁能比得上陆轩手里握着的科技?

没有人了……

至于神,在南极那一战里面,他已经是触碰到了大家的底线,否则几位规则领袖也不可能过来参加陆轩的婚礼。

大家对视完一眼之后,便是轻轻的笑了笑,

文学

笑容有些意味深长,但谁都没有说破点破。

每个人自顾自的喝茶,或者饮酒,没再谈论此事。

陆轩也是笑了笑,随后走开。

“他们这算是答应了?”卡尔看着陆

文学

轩,问道。

这些人不说话,有些时候就代表了默认,神做得事情太过了,触碰到了底线,自然而然要死。

“嗯。”

陆轩微微点头,说道:“婚礼过后,屠神。”

陆轩神色平静,仿佛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当核武都拿他没办法的时候,他就已经可以肆无忌惮了。

……

婚礼过后的第三天。

北极。

无数天龙战机悬浮在北极上空,装甲机器人足足有上万架,疯狂包围着北极,没有人能够再从这里逃脱出去!

陆轩身披装甲,用红外线扫描盯着每一个地方,眸中精光闪烁。

消息确定,神就在北极,而且这个消息十分准确。

对于南极那边发生的事情,神现在手头上已经没有多少武器了,因为任何人都不会再给这个疯子提供任何武器。

神,已经是死路一条了。

当初的神手里还掌握着让人垂涎的技术,但现在,从陆轩出现之后,神的地位便是一落千丈,根本没有人再在乎神要做什么,准备去做什么。

大家的意图都很一致,那就是把这个不受控制的疯子,彻底灭亡。

卡尔也在陆轩身边,看着渐渐被包围下来的北极,轻叹道:“从来没想到过,一个天资卓越的人,竟然会被这个世界所抛弃。”

神很有能力,也很强大,但在这方面里头,神做的太过了,以至于没有人再管他。

神以为自己有能力改变这个世界,到最后却不曾发现,他的任何一切资源都是来源于诸国,如果诸国和资本联盟都不再给他提供任何资源,那么神就无人相助,最后就会步入死亡。

卡尔看着陆轩,笑道:“你说,那家伙会不会自杀?”

“不会。”

陆轩淡淡道:“神是一个非常自傲的人,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自杀,他的骄傲程度,让他可以把所有人都当成炮灰,而他则是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偷偷自乐。”

陆轩神色淡然,神很强吗?

在他眼里,神也只不过是个普通人,根本算不上强到哪去。

可他却不得不把这个人杀死,因为他的身上还有许多让人忌惮的手段和天赋,只有把这个人给宰了,才能够安宁下来。

现在,消息准确,神就在北极苟且偷生着,他们只需要来到这里,就能够彻底灭杀神。

这一场战争,也到此为止了。

“走吧。”

陆轩轻笑一声,到今天,他也总算可以过上一些安宁日子了。

虽然以后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但对于陆轩来说,这一切都不太重要了,因为他掌握着最先进的科技,领先所有人一百年。

再加上自身的体质,未来或许是由他来改变这个世界。

“嗖!”

陆轩收到一个方位,陡然朝着那边冲了过去。

…………

“为什么?”

神死死的盯着左手,脸色阴沉至极,质问道:“为什么要背叛我?”

左手脸上带着无奈,同时也带着一抹解脱,叹道:“老板,到头了,你做的事情,跟我所想象的事情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神低吼道:“我还没有输!只要陆轩死了,那么一切计划都可以从头再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背叛我?”

他的消息被左手透露出去了。

也只有左手,才有那个能力透露方位出去。

现在外面全是天龙战机、无人机、装甲机器人,这些都是从麋鹿集团里面出来的东西。

神眼神阴冷无比,像是一条毒蛇。

“右手死在南极,动用了核武,这个世界已经不是我们能玩得转了。”

左手是一副看开的样子,笑道:“老板,你太不把诸国当一回事了,还有资本联盟,以前我们手头上的技术能够让他们忌惮,但自从陆轩出来之后,我们手上的那些技术,他们已经完全不当一回事了。

因为陆轩可以阻止我们,因为陆轩是走到台面上的,他永远可以代表正义来消灭我们。

我们要做的事情,已经被陆轩全盘打乱了,他拥有着这个星球上最先进的科技,他不怕我们。”

“核武,是一个底线,如果一直动用这个东西,任何理想到最后都只是化为泡影。我所希望看到的,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世界,而不是冰冷的世界。”

“所以老板,很抱歉。”

左手举起激光手枪,对准了神,无奈笑道:“你会死,我也会死,我们这些人的使命到此终结了。”

乱小说目录全文伦小说 第二章

一旁的唐楚楚笑了笑。

就凭天山派,怎么可能查询到这个消息。

这个消息是她天门查询到的,只是她不知道如何告诉江辰,于是就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天山派、

让天山派转告江辰。

“嗯,我马上联系父亲。”

陈雨蝶顿时打电话。

在电话中,说了江辰准备行动了,要天山派出面,暗中联系古武界各大家族,各大门派,同时前往蒙国。

陈惊风接到了电话后,顿时去安排。

“江公子,父亲说,马上去安排,三天内,大夏古武者就能集结完毕,但,这件事,怎么能少了天门,你不是跟天门的白鹰有一点关系吗,我觉得,应该通知天门,让天门门主一起出面,如果能击杀欧阳郎,那就太好不过了。”

“嗯,我马上通知白鹰。”

江辰也没迟疑。

拿出了电话,给白鹰打去。

约莫半个小时后,白鹰出现在唐楚楚家。

“哈哈,江兄。”

白鹰进屋后,就大笑出来,说道:“这几天,我手底下的兄弟都等得心慌啊,可是你却一直没行动。”

江辰笑了笑,说道:“已经再开始行动了,只是军魂江地没站出来阻止,所以暂时也用不上你们,这次叫你来,是有其它的事要商量。”

“哦,你说。”

江辰把古武界的一些事说了出来。

“这群武者都被抓去了蒙国,欧阳郎想利用蛊毒控制他们,我必须要阻止,需要联合天门,你马上回去告诉天门门主,一起前往蒙国,灭了蛊门的研究基地。”

“行,我回去告诉副门主。”

白鹰是左使,可是他却没权通知门主。

一直以来,只有副门主才能联系上门主。

“去吧。”

江辰微微罢手。

白鹰也没迟疑,迅速的离开。

安排妥当后,江辰说道:“楚楚,我去江家一趟,这件事还的江傅出面,出动的强者越多,胜利的希望也就越大,我希望把欧阳郎也引去蒙国,将其击杀在蒙国。”

“去吧,去吧。”

唐楚楚一脸灿烂笑意,说道:“解决了欧阳郎,消灭了蛊门,那后续就简单多了。”

“我很快就回来。”

江辰也是马不停蹄的离开,前往江家、

很快他就出现在了江家。

江家上次被打崩了,现在还没修建好。

江家,后院。

江辰和江傅并肩而行。

江傅听了江辰的话后,神色中带着一抹凝重,说道:“江辰,你想清楚了吗,真的要在这个时候动手吗?”

江辰点头道:“时间不等人,必须在蛊门彻底控制这群武者之前,把人救出来,要是再耽搁,等他们被注射了病毒,那就迟了。”

“行,我助你一臂之力。”

江傅也没犹豫,只是他神色中带着担忧,说道:“欧阳郎炼化了灵龟的内丹,实力今非昔比,而且还跟国外的血族勾搭上了,第一血皇也不是省油灯,这件事得好好计划一下,一旦输了,那就完了。”

江辰笑了笑,说道:“老祖放心,慕容冲也恢复了实力,我会联系他,让他一起,而且我也会找我爷爷,这样算下来的话,我们这边就有好几尊八境强者了,如果我爷爷能出手,那这件事就稳妥了,而且还有天门门主,这也是一个超级强者。”

“如此最好,什么时候行动,你通知我就行。”

乱小说目录全文伦小说 第三章

“噗——”

中年男子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色立刻变得萎靡不振。

他的下颚脱臼,眼中变形,嘴角挂着鲜血,这下连话也说不出来,躺在地上,捂嘴不断挣扎,如被扼住了喉咙。

刘家的众人惊呆了,眼神呆滞的看着李一龙,他们都没见识过李一龙的实力,没想到后者居然出手这么狠。

他们自问,让他们对上酿酒的壮汉,将没有丝毫的胜算可言,然而,却被李一龙三个回合拿下。

“我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李一龙走到中年男子的身边,冷冷的说道。

男子脸色惨白,惊恐的看着他。

万没有想到,这个比自己瘦弱一倍的年轻人,居然能爆发出如此厚重的力量,连他都不是对手。

可他现在无法说话,只能用眼神表达着自己的不忿,心中却早已放弃,要杀要剐,都随江晨他们处理了。

“江晨,怎么处置他?”李一龙回头问道。

“先把他的下巴复位吧,不然什么也问不了。”江晨淡淡的说道。

李一龙点点头,蹲下身子,先厉声警告道:“不要乱动,否则接歪了,后果自负。”

中年男子微微点头,表示同意。

李一龙这才伸出手,捏住他的下巴,稍微一用力,“咔嚓”一声,中年男子的下巴立刻复位,同时传来的是凄厉的惨叫声,哀转久绝,让人心中颤动。

下巴脱臼的疼痛感,远非肢干脱臼可以比拟,疼的中年男子眼前发黑,许久才缓过神来,额头全是冷汗,气喘吁吁的躺在地上,眼神空洞。

江晨没有丝毫怜悯,走上前冷冷的说道:“现在能好好谈谈了吗?”

中年男子看着天空,依旧沉默不语,停顿了半分钟,才无力的说道:“你想知道什么?”

在刘肖亮等人没注意间,中年男子的眼底,闪过一丝失落和无奈,但这一切,都被江晨收入眼底。

他挑了挑眉毛,心中有些疑惑,难不成这中年人还另有隐情?不过,一切得等结果水落石出之后,才能得出结论。

“关于你父亲酿的酒,你知道多少?”江晨的语气变得平淡,双手负背,以居高临下之姿,俯视着中年男子。

后者叹了一口气,回应道:“都知道。”

“那刚才问你,为何说不知道?”刘肖亮冲上来怒道,现在中年男子已经没有缚鸡之力,他也不再害怕。

没想到,男子突然转过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刘肖亮还是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顿时恼怒成羞,自己堂堂刘家的二当家,居然被一个村子里酿酒的给吓到了?简直是奇耻大辱!

他抬起脚就要狠狠的踹在中年男子的身上,不料,这次仍旧是被江晨给拦住了。

“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如果你刻意隐瞒,对你,对你的父亲,也见不得是什么好事。”江晨眯着眼睛说道,仿佛话里有话。

男子抬头看了他一眼,眼底似乎闪过异样的情感。“你什么意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