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翁熄粗大;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杂烩大乱炖目录:夫君的大东西
2021年1月20日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古代薄纱乳h
2021年1月20日

新翁熄粗大 第一章

对秦小蓓来说,陆骁墨是她家闺蜜的亲哥哥,这个人品也是有保证的。

再说了,这段时间聊天相处下来,也觉得这个人还挺好相处的,而且还挺幽默的,要是一起出去玩的话,应该还是会挺开心的。

而且陆骁墨还是那种进退有度的人,不会让人很尴尬的那种。

就是朋友间正常出去玩,又不用考虑那么多的,其实也挺好的。

而陆骁墨虽然跟陆骁亭说自己是要这次出去旅行是奔着脱单去的,但是实际上并不是这个样子的,他就是借机坑陆骁亭一波。

陆骁亭难得没有通告在家里,不给他找点事情做一下,在家里太悠闲了,要是颓废了怎么办?

他这个当哥哥的肯定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所以肯定还是要疼弟弟的,让弟弟来公司磨炼一下,接受一下来自社会的毒打也是很不错的。

他真的是一个好哥哥啊!

陆骁墨和秦小蓓一起出去旅行之后,早上十一点去敲秦小蓓的房门,她才迷迷糊糊的,急急忙忙的小跑着过来开门。

“大小姐,说好的旅行,就是换一个地方睡觉吗?”

陆骁墨倒是没有生气,反而还有一种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的感觉。

秦小蓓一副刚睡醒的样子,但是还很懒散的靠在门边,伸手揉了揉有些凌乱的头发,眼睛一边闭着一边睁开看着陆骁墨:“睡足了,才能好好旅行呀!”

“前天刚下飞机累了,睡一天,我可以理解,今天睡到这个点还没有睡足?”陆骁墨觉得秦小蓓的这个说辞,他不是太能够接受,这个理由并不是太好的样子。

“睡美容觉才能够美美哒,女孩子都是这个样子,难道姿姿在家里不赖床,不晚起吗?嗯?”

秦小蓓还有点小理直气壮的意思,还拿姿姿举了一个例子,证明女孩子就是这个样子的。

陆骁墨回想了一下,似乎不上班的时候,他家小宝确实也是很晚才起来。

不过,主要还是因为他家姿姿晚上喜欢熬夜追剧追更追小说的,所以早上起不来是很正常的。

那么问题来了。

“你每天也熬夜?熬夜干什么?”

到这个点都还没有睡醒,就只能说明晚上真的熬夜了。

“嘿嘿。”秦小蓓傻傻的笑了一声,揉了揉眼睛,笑着说道:“就是更新更新帖子,追追姿姿的漫画,追追剧,追追小说。“

“你和姿姿真的是亲闺蜜,你们要是一起睡,是不是还要各熬各的夜,看谁熬的更久?”

陆骁墨有点哭笑不得,觉得姿姿和秦小蓓的感情和关系会这么好,主要还是因为他们喜欢的东西很多是一样的,比较有共同语言。

“那不是这样的,我们要是睡一块的话,那肯定就是聊八卦聊通宵的那种,那个时候哪里有时间追剧什么的呀!”

秦小蓓纠正了一下陆骁墨的想法,真的是太天真了,随后就让陆骁墨进来:“先进来吧,不要一直站在门口了。”

“聊通宵,你们那么多话的吗?”陆骁墨还有点惊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那可不,女孩子间的话题多的你们难以想象的。”

秦小蓓说这话的时候,还挺骄傲的样子。

陆骁墨跟在秦小蓓身后走进酒店房间的时候,还不由的摇摇头,他好像确实是有点不能够理解了。

“还说睡美容觉,熬的比谁都晚。”陆骁墨还不由的吐槽了一句。

“先熬嘛,熬完在睡美容觉,不影响啊!而且我们是熬最晚的夜,用最贵的眼霜,完全不慌。”

秦小蓓坐在沙发上,捂着嘴巴,打了一个哈欠,笑着说道。

“牛批!”陆骁墨感慨了一句,看着秦小蓓这个模样:“话说,你面对男孩子的时候,都这么不修边幅吗?不应该稍微的整理一下吗?”

“你又不是别人,我们是朋友,又不是要跟你谈对象,跟你出来玩,还要特别注意这个注意那个的,不是太累了吗?都是自家人,没关系。”

对秦小蓓来说,陆骁墨是她家闺蜜的亲哥哥,算起来自然也算是自家人啦,那就没有必要特别端着啦!

再说了,都一起出来玩了,还是真实点,不然一路上又要注意这个,又要注意那个的,那不是太累了吗?

光注意这些了,那还玩不玩了!

这话说的,陆骁墨也不好反驳什么,不过还是逗一下秦小蓓,故意凑近一些,压低了声音说道:“谁说我们不可能谈对象?嗯?”

秦小蓓明显愣了一下,眼睛也不由的瞪大了一下,身体微微后仰,拉开点距离,才开口说道:“那就等真的谈对象的时候,再注意形象吧!”

反正现在也这样了,忙里忙慌去收拾太麻烦了!

而且,其实秦小蓓完全认为陆骁墨这句话是在开玩笑。

陆骁墨笑而不语,对此不发表什么特别的意见,他现在也不确定一定怎么样。

就觉得秦小蓓的性格还挺可爱的,虽然现在在他面前不修边幅,但是并不是那种邋遢的感觉。

再说了,秦小蓓把他当自家人,他要是嫌弃什么,那不就是不把她当自家人了。

他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没有人家一个小姑娘有气度吗?

这个事情,必不可能。

陆骁墨耐心等秦小蓓收拾好一起出门,他们没有做特别的旅游攻略,基本上就是一路上走走看看,吃吃玩玩的。

因为不赶时间,所以也不用特别计划,觉得这里好就多留几天,就很随意。

新翁熄粗大 第二章

林舒生气的点在于自己的闺女竟然瞒着自己这么大的事情,这等于是不声不响的就已经将自己以后的人生路都给决定好了。

更何况哪有一个女孩子要去军营里面的?军营里是什么样的条件难道她自己心里就没数吗?她一个姑娘家为什么要这么的拼命?

林舒是坚决反对薛静姝再回军营去的,甚至为了不让她回去找人将薛静姝看管了起来。让薛静姝只能在府上活动,想要出府?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薛静姝的脾气也是够倔的,为了能够回到军营去,竟然就在林舒的院门前跪了足足五天的时间。滴水未进,最后还是因为终于支撑不住倒下了。可即便是这样,在她娘没有点头同意她回军营之前,她也是不肯吃饭喝水。

“你就是想逼死我是不是?”林舒很是生气,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倔货?宁愿饿死自己,都不肯跟自己妥协!

“求娘让我回去。”薛静姝气若游丝。

眼看着姑娘都已经成这个样子了,林舒的心里其实早就已经后悔了,不就是想去军营吗?那就去,当初她想去山上的时候自己不也同意了吗?

再说了,现在将闺女逼成这个样子,最后悔的人不还是自己吗?

“行,你想回去那你就回去吧!”林舒认输了。

“谢谢娘。”

薛静姝最终还是回到了军营里,继续她当小兵的路。

而在薛静姝进了军营的第二年总算是有了立功的机会,成功的剿灭了大约五千人的土匪窝,当然只是将土匪的头子们都给斩杀了,至于剩下的土匪们则都被招降了。

因为这件事情薛静姝被升为百夫长了,算是他们这批新进的人里面升职最快的一个了。

别以为薛静姝升职快就会引起别人的嫉妒之心了,其实这还真的没有。因为他们都知道薛静姝有这个能力,况且当时在斩杀那土匪头子的时候,的确是薛静姝的功劳最大!

同年薛衍跟薛羡芳都参加了会试,薛衍成了状元,而薛羡芳成了同进士。

即便是如此魏氏却已经很是心满意足了,她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对读书一向都不是那么的喜爱,但是最后却还是能够去参加会试,甚至还取得了同进士的成绩真的算是很不错了。

至于薛衍,就二叔的那个脑子一般人的确是比不了,所以他能够取得状元也是意料之中的。

很快朝廷的文书就下来了,薛羡芳任抚远县的知县,责令一个月之后上任,而薛衍则留在京城。

魏氏担心薛羡芳要是去上任了没有人照顾,就商量着把儿媳妇赶紧娶进门,也好随着薛羡芳一起上任去,那时候自然也就有了照顾薛羡芳的人。

薛羡芳的妻子是三年前为他定下的,是翰林院大学士张吉的女儿。比薛羡芳要小两岁,但即便如此如今也已经有十八岁了。

二人的婚礼很快就完成了,薛羡芳在任期

文学

之前便带着自己的媳妇上任去了。

后来在薛羡芳的治理下,抚远县发展的比周边的几个县都要好得多。甚至当薛羡芳任期到了要换地方的时候,抚远县的百姓们都出来送薛羡芳,甚至还有不少人表示舍不得薛羡芳离开。

新翁熄粗大 第三章

“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来讲吧。”昆仑土豆长老说。

昆仑这位长得像个乡间丑地主的长老,长得实在有点不起眼。也许因为是个精修的原因,往哪里一戳也是存在感低下的类型。(当然也可能是长得太土

文学

里土气,以至于一般人下意识的,完全不想看他。)

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把邢铭按躺在了地上。

邢首座七尺高的一个剑修,挂在矮胖长老的短胳膊上,好像一个轻飘飘的小娘。他好像漏了气一样,浑身缓缓地弥漫出黑气来,那黑气丝丝缕缕,凝实如有实质。

然而绕着矮胖长老张牙舞爪了一圈,却最终只敢隔着半尺抽成丝絮,并不能近身。

——这让一向张牙舞爪有点阴的邢首座看起来有点可怜。

整座地宫里谁也没看清土豆长老什么时候动的手。

“白允浪他们几个回来之后,昆仑又组织人手去了一趟。因为据描述似乎有鬼物作祟,并且阴力猖獗。所以这一次去的基本都是精修,带队的是我徒弟。然后,

“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来讲吧。”昆仑土豆长老说。

昆仑这位长得像个乡间丑地主的长老,长得实在有点不起眼。也许因为是个精修的原因,往哪里一戳也是存在感低下的类型。(当然也可能是长得太土里土气,以至于一般人下意识的,完全不想看他。)

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把邢铭按躺在了地上。

邢首座七尺高的一个剑修,挂在矮胖长老的短胳膊上,好像一个轻飘飘的小娘。他好像漏了气一样,浑身缓缓地弥漫出黑气来,那黑气丝丝缕缕,凝实如有实质。

然而绕着矮胖长老张牙舞爪了一圈,却最终只敢隔着半尺抽成丝絮,并不能近身。

——这让一向张牙舞爪有点阴的邢首座看起来有点可怜。

整座地宫里谁也没看清土豆长老什么时候动的手。

“白允浪他们几个回来之后,昆仑又组织人手去了一趟。因为据描述似乎有鬼物作祟,并且阴力猖獗。所以这一次去的基本都是精修,带队的是我徒弟。然后,

“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来讲吧。”昆仑土豆长老说。

昆仑这位长得像个乡间丑地主的长老,长得实在有点不起眼。也许因为是个精修的原因,往哪里一戳也是存在感低下的类型。(当然也可能是长得太土里土气,以至于一般人下意识的,完全不想看他。)

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把邢铭按躺在了地上。

邢首座七尺高的一个剑修,挂在矮胖长老的短胳膊上,好像一个轻飘飘的小娘。他好像漏了气一样,浑身缓缓地弥漫出黑气来,那黑气丝丝缕缕,凝实如有实质。

然而绕着矮胖长老张牙舞爪了一圈,却最终只敢隔着半尺抽成丝絮,并不能近身。

——这让一向张牙舞爪有点阴的邢首座看起来有点可怜。

整座地宫里谁也没看清土豆长老什么时候动的手。

“白允浪他们几个回来之后,昆仑又组织人手去了一趟。因为据描述似乎有鬼物作祟,并且阴力猖獗。所以这一次去的基本都是精修,带队的是我徒弟。然后,

“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来讲吧。”昆仑土豆长老说。

昆仑这位长得像个乡间丑地主的长老,长得实在有点不起眼。也许因为是个精修的原因,往哪里一戳也是存在感低下的类型。(当然也可能是长得太土里土气,以至于一般人下意识的,完全不想看他。)

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把邢铭按躺在了地上。

邢首座七尺高的一个剑修,挂在矮胖长老的短胳膊上,好像一个轻飘飘的小娘。他好像漏了气一样,浑身缓缓地弥漫出黑气来,那黑气丝丝缕缕,凝实如有实质。

然而绕着矮胖长老张牙舞爪了一圈,却最终只敢隔着半尺抽成丝絮,并不能近身。

——这让一向张牙舞爪有点阴的邢首座看起来有点可怜。

整座地宫里谁也没看清土豆长老什么时候动的手。

“白允浪他们几个回来之后,昆仑又组织人手去了一趟。因为据描述似乎有鬼物作祟,并且阴力猖獗。所以这一次去的基本都是精修,带队的是我徒弟。然后,

“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来讲吧。”昆仑土豆长老说。

昆仑这位长得像个乡间丑地主的长老,长得实在有点不起眼。也许因为是个精修的原因,往哪里一戳也是存在感低下的类型。(当然也可能是长得太土里土气,以至于一般人下意识的,完全不想看他。)

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把邢铭按躺在了地上。

邢首座七尺高的一个剑修,挂在矮胖长老的短胳膊上,好像一个轻飘飘的小娘。他好像漏了气一样,浑身缓缓地弥漫出黑气来,那黑气丝丝缕缕,凝实如有实质。

然而绕着矮胖长老张牙舞爪了一圈,却最终只敢隔着半尺抽成丝絮,并不能近身。

——这让一向张牙舞爪有点阴的邢首座看起来有点可怜。

整座地宫里谁也没看清土豆长老什么时候动的手。

“白允浪他们几个回来之后,昆仑又组织人手去了一趟。因为据描述似乎有鬼物作祟,并且阴力猖獗。所以这一次去的基本都是精修,带队的是我徒弟。然后,

“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来讲吧。”昆仑土豆长老说。

昆仑这位长得像个乡间丑地主的长老,长得实在有点不起眼。也许因为是个精修的原因,往哪里一戳也是存在感低下的类型。(当然也可能是长得太土里土气,以至于一般人下意识的,完全不想看他。)

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把邢铭按躺在了地上。

邢首座七尺高的一个剑修,挂在矮胖长老的短胳膊上,好像一个轻飘飘的小娘。他好像漏了气一样,浑身缓缓地弥漫出黑气来,那黑气丝丝缕缕,凝实如有实质。

然而绕着矮胖长老张牙舞爪了一圈,却最终只敢隔着半尺抽成丝絮,并不能近身。

——这让一向张牙舞爪有点阴的邢首座看起来有点可怜。

整座地宫里谁也没看清土豆长老什么时候动的手。

“白允浪他们几个回来之后,昆仑又组织人手去了一趟。因为据描述似乎有鬼物作祟,并且阴力猖獗。所以这一次去的基本都是精修,带队的是我徒弟。然后,

“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来讲吧。”昆仑土豆长老说。

昆仑这位长得像个乡间丑地主的长老,长得实在有点不起眼。也许因为是个精修的原因,往哪里一戳也是存在感低下的类型。(当然也可能是长得太土里土气,以至于一般人下意识的,完全不想看他。)

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把邢铭按躺在了地上。

邢首座七尺高的一个剑修,挂在矮胖长老的短胳膊上,好像一个轻飘飘的小娘。他好像漏了气一样,浑身缓缓地弥漫出黑气来,那黑气丝丝缕缕,凝实如有实质。

然而绕着矮胖长老张牙舞爪了一圈,却最终只敢隔着半尺抽成丝絮,并不能近身。

——这让一向张牙舞爪有点阴的邢首座看起来有点可怜。

整座地宫里谁也没看清土豆长老什么时候动的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