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岳目录伦、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少妇白洁小说,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2021年1月19日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
2021年1月19日

乱岳目录伦 第一章

公历两千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凌晨

凌晨的北京风是最大的时候,当我拉着自己的行李吃力的顶着风来到林澈在王府井的住宅时,我的全身几乎已经被冷风刮的冰凉,额角却因为使力过度沁出汗珠出来。

好不容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天知道为了心中那个答案我在广西一下飞机就立刻定了回程的机票赶着飞回来——可是,人到了门口,我却又开始举步不前起来。

他现在在家吗?我这么晚突然跑回来去敲他家的大门,是说不是很冒昧很唐突?

更重要的是,我曾经不止一次的拒绝了他,那么坚决那么绝情,而我现在突然又跑了回来,他会接受吗?

他会不会,对我的反复无常感到厌恶?

我靠在他家的大门口,几次举起手想去按门铃,却又停在半空中。我自嘲的笑了笑——原来自称天不怕地不怕无所畏惧的我,现在正在害怕,很害怕很害怕,害怕会从你口中听到拒绝的话语……

此时此地,就算你拒绝我我也无话可说,因为在此前我是那样无情的拒绝了你那么多次!

静静地站在狂风中,我却找不到一个可以说服自己冲进去的理由——冲进去我该怎么说?

可是脱掉衣服让我看一看你的肩膀吗?

手中紧握的照片几乎要将我细嫩的手心割破,但是我却没有一丝疼痛的感觉。我的心剧烈的颤抖着,说不出是心疼还是兴奋——这是王妈妈偷偷夹在给我的那封信里面的照片中的一张,平淡无奇,王妈妈拍给我的目的只是想告诉我那些日子他每一次换药是多么的痛苦,为了救回我,他到底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可是这些对我来说早已经失去了吸引力,我的视线定格在他的肩膀上——泥石流里尖锐的石块将他的身体划得伤痕累累,可是最最奇特的是他的肩膀上居然有一个很奇怪的伤痕,一个好像是云朵形状一样的伤痕……

含着泪水闭上眼睛用手指不断的描绘照片中那个伤痕的——一样的地方,一样的形状,就跟那天十七阿哥逼我记住的一摸一样。天底下有可能有那么巧的事情吗?还是,上天想告诉我什么,想告诉我一个一直被我忽视的答案……

“小颖,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去了广西吗?”

我是去了广西,可是我又回来了,这里有一件我必须搞清楚的秘密——一个可以决定我日后将会是在天堂还是地狱的秘密。

“林澈,我可以看看你的肩膀吗?”他的眼睛跟我一样憔悴,满眼的血丝证明因为我的离去,他也是一夜未眠。

如果我告诉他,我也陪了他站在狂风里一夜无眠,虽然理由不一样,他会不会比较好过一点?

“看我的肩膀?”林澈突然好像反应过来一样摸了摸我的额头:“张小颖,你的脑袋有毛病吗?你居然大半夜里跑过来吹风,你不知道按门铃吗?”他就靠在门的那一边一夜无眠,为什么不敲门,敲了门他就可以结束那无止尽的心痛,可以从新找到呼吸的勇气!

“我害怕,我害怕啊!”从来不愿意承认的事情,原来说出口来可以是那么的轻松,原来过了自己这一关其它本来就没什么:“你不高兴了怎么办?你已经想通了,真的如我所说的不想再要我了怎么办?”重要的是,如果那真的是我的错觉,你不是十七阿哥那怎么办?

慢慢的将手伸进他的衣领,隔着衬衫抚摸那一处伤痕——同样的触感,即使两次我都看不见它的样子,但这个形状我已经深深的刻在脑海里:“怎么弄的?”

“不知道啊!可能是那次跳下去弄的吧,可能是抱你出来时被窗户上的碎玻璃划的。”他对这些显得很不在意:“你在发烧,我们先进去再说好吗?”

天意,有什么玻璃可以巧到这么离奇画出一朵白云的形状——那是我的名字,云,没想到会从十七阿哥的前世一直刻到这一辈子!

“不好!”我耍起无赖来:“我上次搬出去就告诉你我不会再来了,要我进去,除非——”早知道会是今日这种情况,当时就不把话说得那么绝了,还好我的十七总是那么善解人意,一定会给我一个台阶下的。

“除非什么?”我身上的高温让林澈很不安,估计我现在要他学狗叫他也会答应。

“除非——”我将头靠在他的胸前,双手抱紧他防止他被我的惊人之语吓得当街趴下:“除非,你答应给我一个孩子……”

“孩——子——”林澈机械的重复着,知道说完才反应过来我说的是什么,立刻满脸涨得通红:“咳咳,小颖,你烧糊涂了吗?我们都没结婚,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那就结婚好了,你觉得哪天好,我看今天天气就很不错。”想要给你生一个孩子,一个属于我们两的孩子。因为这个,我缺憾了三百年,我愧疚当年我给不了你一个孩子,却害死了晨曦肚子里你唯一的亲生骨肉……

“……”

可怜的林澈这次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但是他伸出手朝着自己的大腿用力的拧了下去,然后茫然的看向我——看样子他也没感觉到疼,他的神经也被我给吓傻了。

乱岳目录伦 第二章

池忧欢说完却总觉得怪怪的。

这对话模式,怎么越听越像是在商业互吹呢?

她为了把这种奇怪氛围掰过来,表明一下自己真诚的态度,于是强行又加了句:“其实我从小到大都觉得你特别厉害,特别崇拜你,真的。”

裴廷川眸底闪过一抹光:“从小到大?从多小?到多大?嗯?”

“……”

“觉得特别厉害,特别崇拜我,结果最后还把我甩了?嗯?”

“……”

池忧欢恨不得将刚才那句话收回去。

“那件事我不是跟你解释过了嘛,那是邢可儿骗了我,我以为你喜欢的是别人,所以才会一气之下提出来退婚。”

池忧欢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微闪,不太敢直视他的眼。

其实邢可儿只是个导火索,她当初之所以那么轻易就跟裴廷川退了婚,说到底还是因为感情不够深。

虽然她跟裴廷川打小就订了婚,但正是因为从小认识,让她对他的感情不像情侣,反而更像是妹妹对哥哥那种依赖。

裴廷川当初答应退婚,其实也是考虑到这点。

哪怕他那时候已经看清楚自己对她的感情,但是她还没看清楚,所以他选择暂时放手,给她一点时间和空间慢慢去看。

但他怎么都没想到,那一放,再见面时已经是阴阳相隔。

如果不是她恰好赶上这个契机重生,或许他余下这半辈子,都只能在无尽的悔恨和思念中孤独终老。

“小鼓,我不需要你崇拜我,我只要你喜欢我,相信我,依赖我,明白吗?”

池忧欢:“然后把余生都交给你?”

乱岳目录伦 第三章

第1668章

战寒爵紧紧的抱着她,声音嘶哑,“铮翎,我不能冒险失去你。”

铮翎抚

文学

摸着他那一头浓密飘逸的头发,温柔道:“其实,我不恨她了。”

当铮翎看到战寒爵的笔记本,感受到战寒爵对她浓浓的爱意,她就发现,这么深沉的爱能够击碎人世间所有冰冷的障碍物。

在战寒爵对她的爱面前,余芊芊的恨就显得微不足道。

“不论她对我做了多少令人发指的错事,可是有一点,我得感谢她。我得感谢她生了你,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礼物。”

战寒爵紧紧的抱着铮翎,他就知道,铮翎心底善良,压根就不记仇。可是这样的铮翎,他才应该更要好好的保护她。

“铮翎,我跟你虽然做了那么多年的夫妻,可我们从来没有度过蜜月。我们不着急回去,再等一段时间,好不好?”

铮翎点头,“我把决策权交到你手上。要不要回去。什么时候回去,你决定。”

战寒爵如释重负。

这才抬起幽邃的眼睛,诧异的询问铮翎,“为什么忽然原谅我妈了?”

铮翎道:“我看到你的笔记本了。”

战寒爵错愕,那就是一本记录她病史的日记罢了。也没有多大的特殊用途。

铮翎补充道:“我看到了你对我的心意。”

战寒爵莞尔一笑,“你终于知道,你在我心里的地位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