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小东西想要了是不是爸爸给你;啊哦快点好深用力bl啊快
2021年1月19日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2021年1月19日

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第一章

<!–go–>
同一时间,就在天夏战部的一众顶级强者,强攻第一座真皇道域的时候。远在天夏西北的地底深处,那里这一刻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西北地域,地底深处,萧肃所在的那处无边无际的黑气海洋中,这一刻也开始了最为剧烈的翻滚。坐在黑气海洋旁边礁石上的萧肃,也不由的睁开了黑色的瞳孔。
“嗯?要强行降临吗?敢来,就别想活着!”萧肃轰然起身,手中一柄黑色长剑,慢慢浮现了出来,他起身走到了黑气海洋边缘,盯着那不断翻滚的黑气。
嗡嗡嗡……下一刻,在萧肃的注视下,突然一尊身上有着人王初期气息的黑暗帝王的身影浮现了出来。而后就是第二尊,第三尊……
眨眼间七尊黑暗帝王浮现了出来,这七尊从黑气海洋深处的出现的黑暗帝王,在出现后,就盯着萧肃说道:“萧肃,天夏域内动荡,真皇道域开启,但天夏战部的国运却在提升。你该出去了……”
萧肃冷笑一声,眯着眼冷声说道:“呵,本尊,出不出去,轮得到你们来指手画脚?按照规则,天夏一日不晋级帝朝,你等,就不能出来!”
黑气海洋中的七尊黑暗帝王,眼神都阴沉了下来,身上的杀机开始凝聚,一个个的都死死的盯着萧肃。
“萧肃,你本是黑暗之子,你是被选中的人,但你却一次又一次的阻挡我等!既然这样,那就别怪……”
砰……只是那尊想要威胁萧肃的黑暗帝王,还没说完的时候,萧肃的身形就直接出现在了他面前,随后轰然一剑就斩碎了他的脑袋。连带着那尊黑暗帝王体内的黑色晶体,也被萧肃一剑斩碎。
随后萧肃张口一吸,就把对方的一切都吸收进了自己的体内,而且此刻萧肃自身的气息,随着这几日的沉淀,他也已经到了人王后期的程度。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人王后期。只是他心中,脑海里关于现世的记忆,却是越来越少了。
就比如他以前青年时代的一些记忆,现在任凭他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了。相反的,他随着吞噬越来越多的黑暗强者,以及黑暗能量,他心神中的杀机就更浓了。
“啊,萧肃,你敢动手!兄弟们,一起杀了他!杀!”下一刻,剩余的六尊黑暗帝王,见萧肃直接出手偷袭,斩杀了他们一个同伴之后。顿时都怒了,随后联手向着萧肃冲杀了过来。
轰……下一刻,萧肃身后自然而然的就浮现出了一道数百米高的气势虚影。那来进攻他的六尊黑暗帝王,瞬间就被萧肃压制。
萧肃反手就是一剑荡漾而出,气息压制之下,那六尊人王初期的黑暗帝王,根本就反抗不了,身体不断的被萧肃斩碎。而后化为一道道最精纯的能量,被萧肃吸收。
萧肃身上的气息,已经开始隐约的向着人王巅峰冲刺了。渐渐的随着萧肃全部吞噬了那六尊黑暗帝王之后。
他身后的气势虚影,开始缩小,直接就缩小到了三丈大小,但却无比的凝实,凝实程度,完全不属于唐韵跟孔苍。
但战力的提升,萧肃却是沉默了,萧肃盯着下方的黑气海洋深处,缓缓说道:“天夏晋级帝朝之日,我会出击,但却不是现在,你等若是再敢上来,那别怪本尊不讲规则!”
嗡……突然的,在萧肃的话落之后,顿时他下方的黑气海洋,突然就平静了下来。丝毫波澜都没有了。而且这黑气海洋开始变得透明了起来。
渐渐的萧肃的视线也看到了黑气海洋的地底深处,在那最深处一道无形的屏障之下,安静的躺着上百具巨大的黑色棺材。而那些棺材内部,最弱的都有着人王后期的气息弥漫,人王巅峰的也有十具之多。
而后萧肃的视线再度往下前进了一层,然后他就看到了那黑气海洋最最底部的黑暗空间。那里面有着一具几十米大小的黑色棺材。
“嗯?你是谁?”萧肃在看到最底部的那具黑色棺材的时候,不禁眉头紧皱。没别的,这一刻,他光是看着那边,他就感受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压力,好像对方随时都可以捏碎他一样。萧肃不禁心里一紧。
嗡……随着萧肃话落,顿时那黑气海洋最深处的那具几十米大小的棺醇里,传出了一道声音:“本尊,帝宇。”
“帝宇?你沟通我,是想要如何?”萧肃再次开口对着对方问道。
黑气海洋深处的帝宇沉默了一会儿后,再度开口说道:“你很奇怪,你本是我的代言人,但你却一直能保持住自身的意志,导致我的麾下都被你吞噬了不少。不过一些小兵也无所谓,只要不到人王巅峰,都无所谓。”
萧肃闻言身躯一颤,死死的盯着那深处的存在,缓缓道:“这么说,我早就被你入侵了?”
帝宇开口说道:“是,但也不是吧,你身上出了一些问题。有一丝消逝的帝朝的国运在护着你最后一丝神志。而那个帝朝已经消逝在历史长河中了,所以我也很难祛除掉。”
“你想要做什么?现在出世?”萧肃再次开口问道。
帝宇却否认道:“出世?不,现在天夏还没有晋级帝朝,现在出世没什么意思。而你是不是也担心着我现在出世,吞噬掉天夏?”

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第二章

看着眼前的一幕,杨泽的下巴都快要惊掉了。
多么恐怖的攻击力啊。
要知道自己用利剑攻击都没有奏效的,但是对方单单只是拳头就奏效了,攻击力之间的差距真是太大了。
他不得不震惊,毕竟对方的进步之神速真的是超出了想象。
“非要拼个死活吗?”
巨蟒的声音在两人的脑海里响起。
杨泽回应:“既然已经结仇,自然要分出生死,难道要给自

文学

己留下一个隐患吗?”
乔俊杰哈哈笑道:“之前就已经闹翻了。”
“你现在说这些,无非就是想要拖延时间,或者希望我们大意,给自己争取逃跑的机会罢了。”
“但是我告

文学

诉你,这么做只能是徒劳无功,今天你必死无疑。”
乔俊杰也是这种性格,如果觉得敌人有危险,那就必须要尽快的铲除。
他取出青光剑,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凌厉的光芒。
体内真气运转,注入了利剑之中。
巨蟒有了灵性,一见到对方手里紧握的利剑,就知道这是一把非常厉害的剑,接下来,对方的攻击肯定会更加的凶猛,自己的处境也很更加的危险。
他再也没有时间跟对方墨迹了,直接将速度提升到了极限,朝着前面狂飙而去。
其速度之快,倒也令人惊讶。
可是乔俊杰的速度更快,一下子就追上了对方,然后挥舞了手里的利剑。
“困神!”乔俊杰施展了灭神剑法的第一式。
一道诡异的能量光圈包裹住了巨蟒,不管它如何挣扎,始终无法摆脱能量光圈的束缚。
这是什么招数?
这么厉害?
杨泽虽然早就知道乔俊杰的实力很强,但是看到这么厉害的招数,还是非常吃惊的。
“绝杀!”
乔俊杰又施展了灭神剑法的第二式。
眨眼间,一道凝练无比,霸气绝伦的剑气就出现了,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巨蟒斩杀了。
“佩服、佩服。”
杨泽笑道:“我还以为自己近来进步神速,已经缩小了和你之间的实力差距呢,没想到这只是我自己的臆想。”
“我们之间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扩大了。”
“你真的算是天才修士啊,我非常佩服。”
乔俊杰对自己的情况很清楚,论资质自己绝对不差,甚至算得上上等资质,但是绝对到了天才的程度。
只不过有了系统的帮助,资源相对较多,所以进步较快而已。
所以,他便笑道:“老杨客气了,你的进步也很快,前途不可限量。”
倒不是他谦虚,实际上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很谦虚的人,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
两人的天资可能的确有差距,但是没有对方说的那么大。
杨泽微微一笑,不管怎么说,自己的进步也不小,对于将来的修行之路的确算是充满信心。
“对了,这巨蟒怎么办?”
“巨蟒已经有了灵性,实力还在我之上,其身体之中必定蕴含灵气,要是浪费了话未免可惜。”
杨泽笑问道。
乔俊杰微微点头,道:“我们还没有吃饭,先烤一段肉吃,然后再说其他的吧。”

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第三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