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2021年1月19日
小东西想要了是不是爸爸给你;啊哦快点好深用力bl啊快
2021年1月19日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 第一章

普林塞萨港也就是公主港,这里的地下河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誉为新的世界七大奇迹之一。
划着橡皮艇穿梭在地下河下方,洞窟里布满钟乳石和石笋,张楚河和夏兔轮流拿着相机到处拍着照,再让酒店同行的服务生给两人拍上一组合影照,留下了美丽的瞬间。
整个地下河八公里多长,是世界上最长的可航行地下河。
两人玩得不亦乐乎,等到航程结束再回岛上,太阳已经西下,红日停留在海面上,余晖照耀着海水,坐在海边欣赏着落日,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和舒适。
此时。
张楚河和夏兔背靠背,坐在岛上的沙滩附近。
夕阳的温和,令夏兔心里有种从未有过的宁静和轻松,背靠着自家小男人并不算宽厚的脊背,她感觉真是舒服极了。
但还是稍稍有些遗憾。
如此良辰美景,如果韩迪也在的话,一切就美满了。
张楚河倒是没有这么好色,只感觉世界好像变大了许多,这些天见过,接触的,享受的,上一世做梦都想象不出来。
带枪的安保,私人的岛屿,皇家的御厨,再到岛上几十号人一条路的服务。
从未有过的享受,令他感觉自己的眼界开阔了许多,心也大了许多。
以前自己居然会有几百万吃一辈子也吃不完的想法,现在看看,何其幼稚。
生活。
生下来就是为了活下去。
但同样是生活,有钱的生活,和拮据的生活,真的是两个世界。
并不是有一口饭吃,就叫活着。
不由,张楚河想到家里的父母,省吃俭用挣钱,一个月连三斤肉可能都没吃过。
如果下次再来,一定带他们出来看看世界。
夕阳逐渐隐没在海水之下,夏兔说道:“老公,我饿了。”
这话有点煞风景。
张楚河却有些想笑,他觉得,自家老婆真是坦率可爱极了。
站起身,将自家兔兔姐拉起来。
张楚河坏笑道:“那要不要先吃点别的东西垫垫。”
没吃过猪肉,谁还不知道猪会跑。
夏兔看着张楚河脸上的坏笑,没好气滋着牙,比了一个咬掉的姿势。
男人,总是贪心的。
拥有了一个女人,就想占有她的一切。
张楚河心里蠢蠢欲动,抱着夏兔一阵乱亲乱抓,邪恶的目的显而易见。
夏兔被自家小男人弄得意乱情迷,热情回应着。
一番激吻。
两人逐渐分开,走到了Latitude美食区。
这里设有开放式厨房和露天酒店,酒店充分利用了大自然风光,树干犹如鬼斧神工的拱桥,笼罩出了一个优美的圆弧顶棚,灯笼式的灯光悬挂在树干弧度中间,橘黄色的灯光充满浪漫味道。
和国内大城市夜晚看不到星空相比,头顶繁星极其明亮,一闪一闪,犹如情人的媚眼。
张楚河剥开一只大虾,递到了夏兔嘴边,夏兔张开嘴咬住,用叉子叉起一块切好的牛排喂到了张楚河嘴里。
你情我浓,仰望着头顶的繁星,吃着精致的美食,彼此之间的点点滴滴,都不断融合到了生活之中。
夜渐渐深了。
白天的热气在海风吹拂下早已散去。
沿着沙滩散着步,光着脚踩在沙滩上,尚有余温的沙砾有着说不出来的温热和舒服。
两人在沙滩上你追我赶,打着闹着,玩得开心至极。
海浪轻轻打击着沙滩,浪花声,犹如谱奏着轻快的音乐。
岛上非常注意个人隐私和安全,海边四周的水域里设有隔离带,四周也没有监控和其他人,给客人留下了足够的隐私和空间。
张楚河看着自家兔兔姐在月光下反射着微光的小腿,忽然色心大起,想要来一场特别的亲密。
“老婆,你会游泳吗?”
张楚河一本正经说道。
夏兔心眼剔透,这家伙屁股一撅,哪还不知道他想干嘛。
她倒是不介意这些,这座岛现在是两人的私人领地,小男人也是自己的,做些什么倒也挺好。
但夏小兔的性格,可不能表现得太直接。
于是,夏兔故作不知,说道:“会啊,怎么了。”
张楚河说道:“你教我游泳吧。”
说到游泳,夏兔就想笑,这家伙水性不咋地,还想打坏主意。
“好。那我们回去拿泳衣。”
张楚河打着坏主意,哪会让夏兔回去拿泳衣,贼兮兮说道:“这么远,反正又没人。”
夏兔不说话,装作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这份羞怯刺激的张楚河大乐,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可爱的女人就地正法。
三下五去二脱掉身上的衣服和裤子,张楚河身上就剩下了内裤,也不管自家兔兔姐的羞涩,就扯开了她身上的裙子。
蓝色的内衣,在月光下包围着美丽的景色。
张楚河将夏兔的裙子往沙滩上一丢,抱起她就下了水。
岸边的海水,被沙子的余热加温,不会太冷也不会太烫。
两人也不往深水区去,就在淹没到脖子的地方,练习起了游泳。
浅水区,张楚河还是不怕水的,几个猛子憋着气钻到水下,没有多久,像是章鱼一样,一会就解除掉了夏兔

文学

的防御。
等到再从岸上窜出来,手里抓着一条蓝色的蕾丝小裤,笑得极其奸诈。
夏兔笑着锤他,这厮却借助水的浮力,将人一把端了起来。
“老婆,我爱你。”
那双眸子,在月光下反射亮光,深情而又专注。
夏兔搂着他脖子,对视着,心里很甜,嘴里却说道:“油嘴滑舌的,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张楚河也不辩解,用唇齿给予了最真实的回应。
海浪拍打着沙滩,一波一波的浪涛,溅起了大片晶莹的水花。
啪啪啪的波涛声犹如千军万马,令人心神摇曳。
五分钟后。
张楚河很是沮丧,脸色木然。
夏兔轻笑着,知道自家小男人又受挫折了,本想告诉他按照自己教的呼吸法来控制身体,但想到过两天回国,也就暂时不准备告诉这家伙。
抱着自家小男人亲了亲,夏兔说道:“老公,你知道吗,以前我看到男人就讨厌。”
张楚河眼神一动,说道:“现在呢?”
夏兔轻笑着,说道:“还是讨厌,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喜欢跟你在一起的感觉。”
张楚河一动:“这样吗?”
夏兔笑个不停,再次亲了过去。
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又很短。
早上起来打打网球,有时间出去打打高尔夫,再划着橡皮艇游览清澈见底的珊瑚海,一天下来力乏之时,回到酒店做一个专业的按摩护理,当真是惬意至极。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 第二章

眼看着周雨恬黑黄欣的热度,就要降了。
果果娱乐马上就买热搜,再次把热度刷起来,推到了娱乐头条。
“呵呵呵,我就知道,就凭我一千多万的粉丝流量,公司不可能放弃我,只会牺牲无足轻重的黄欣。”
“现在看到了吧,看到我热度降了,还给我买了热搜。”
周雨恬看着这两天,娱乐圈头条,全是关于她的新闻,欢喜得不得了。
她的粉丝也是如此。
都觉得帮助周雨恬讨回了公道,声张了正义。
真正为自己的偶像,干了一件大事。
而黄欣看到新闻热度,又一次被刷上来。
知道是果果娱乐在背后使力。
一开始很无语。
既然请她出演,是为了捧红周雨恬,见她被黑,没帮她处理就算了。
还帮着周雨恬黑她。
真当他们这些有演技有实力,就是没什么名气的老演员,好欺负?
不过就在她,准备打电话,质问果果娱乐为何要这么做时。
她突然想到,果果娱乐一开始,作出了对周雨恬罚款一百万的处罚。
然后才是周雨恬利用罚单炒作黑她。
她笑了。
凭她在娱乐圈多年的经验,她知道,这背后肯定没那么简单。
果然,就在周雨恬沾沾自喜,果果娱乐因为她拥有千万粉丝,而不敢把她怎么样,只能保她,牺牲黄欣时。
梁成金偷拍的视频,突然在一些最新的新闻中曝光了出来。
视频中,可以看到黄欣找周雨恬走戏。
黄欣特别认真在那里走戏。
周雨恬却在那里玩手机,让助手帮她对台词,而且还极不耐烦,说黄欣打扰了她玩游戏。
然后她吃鸡游戏没有吃到鸡,心情不好,还直接罢演离开,丢下剧组那么多工作人员不管。
最后副导演和黄欣去找她道歉,她也不听,直接让司机,开着车子,扬长而去。
视频肯定是经过了剪辑。
留下的,都是周雨恬耍大牌,罢演,目中无人,无法无天的片段。
当然,事实也主要是这样。
在新闻最后,影片投资方代表,还有果果娱乐董事长,均发言询问广大网民。
要不要换掉周雨恬。
再最后,是周雨恬去与留的投票选项。
由于周雨恬黑黄欣的热度没有降。
所以这些周雨恬耍大牌罢演的新闻,直接就引起了极大的关注,上了热搜头条。
周雨恬和黄欣的热度,甚至被炒到了新高度。
“原来这才是真相啊,难怪会被罚款一百万,罚得好啊!”
“片场走戏,竟然如此不认真,在那里玩吃鸡游戏,没吃到鸡,心情不好就罢演。”
“特么,居然还反过来说果果娱乐不该罚她,黑黄欣,你以为你有一群脑残粉,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啊?”
“就这种人,能够拍好戏,我倒立吃奥利给。”
“德玛西亚,难怪现在烂片越来越多了,原来都是这样的人演的。”
“换人啊,必须换人啊,要是让这种人继续出演,我保证不会贡献一分票房,甚至在网上,都不想贡献一个点击。”
“对,必须换人,这种没有任何艺德,没有任何演技的演员,就该换掉……”
新闻后面,充满了这种吐槽周雨恬耍大牌罢演目中无人,明明是自己不对,还反过来黑果果娱乐和黄欣的言论。或者要求片方换人,不让周雨恬继续出演这部影片的言论。
各媒体大平台的评论总计,超过十万条。
不是数据太夸张。
而是因为,很多流量明星拍的影视,都是烂片,很辣眼睛,不堪入眼,遭到了很多人的抵制。
尤其是遭到了很多,一直努力磨练演技,最后也没有出名的实力派老演员的抵制。
现在既然有这样的好机会,自然要好好把握,把心中对流量明星的不快和愤怒,都发泄出来。
周雨恬看到网上一面倒,对她不利的舆论,又急又气。
她连忙号召广大粉丝,请水军,帮她洗白。
然而,就是她的不少粉丝,看了视频,都由粉转黑。
只有一些脑残粉,还在盲从地支持她,帮她发贴洗白。
可单靠这些脑残粉和他们请的水军。
哪里抵挡得了广大网民,以及他们安利的自来水?
更何况果果娱乐还在背后操控舆论,请大量水军发贴黑周雨恬。
在果果娱乐资源支持下,越来越多的明星,越来越多的知名博主站了出来。
发贴或发文或发视频,批判指责周雨恬。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 第三章

<!–go–>
轰……剧烈无比的爆炸,在黑暗世界的最深处,瞬息之间就淹没了一切。那四尊在封界后边的黑暗帝主,顿时间就发出了凄厉无比的惨嚎。
“啊……不……!”封界后边的那四尊黑暗帝主,在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剧烈爆炸时,本能的召唤出了自身的气势虚影来阻挡爆炸的威力。
一时间,封界后方的黑暗世界中,四尊百多米的气势虚影呈现了出来,其中一百多米高的气势虚影有着两尊,两百多米高的气势虚影有着两尊,最强的一尊气势虚影更是达到了两百四十米,换算成丈的话,就是八十丈,真正的一劫人王后期的存在。
萧天策现在自身的气势虚影是九十七丈,实打实的一劫人王巅峰的战力程度。只差三丈,九米大小,萧天策的战力就能够突破到真正的二劫人王的存在。
而此刻,封界屏障后方的那四尊黑暗帝主,被那融合了三尊黑暗一劫人王程度的,以及数十尊人王层次的黑暗结晶的爆炸给彻底笼罩。
于是,封界屏障后方的那两尊一劫人王中期的黑暗帝主,他们身后的气势虚影轰然破碎开来,其中最弱的那一尊,直接陨落在了当场,剩余的一尊也是重伤无比。
最后那两尊更强一些的一劫人王后期的黑暗帝主,他们两个身后的气势虚影,轰然间就被炸碎了一半之多。
而那道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封界,这一刻在那剧烈的爆炸中,更是直接碎裂开来,那剧烈无比的爆炸冲击波,先是被封界后边的几尊黑暗帝主抵挡了一下,而后又被封界屏障抵挡了一下,最后落到了萧天策身上。
轰……巨大的黑色蘑菇云,那无法想象的黑暗能量暴差产生的冲击波,直接就冲击到了萧天策的身上。
噗……萧天策身后的气势虚影,瞬间就崩碎了十几丈,而他本人也猛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出来。
随后那巨大的能量冲击波,再次向着后方的战场倒卷,天夏战部的一众前冲的人王级强者,身躯全部被倒卷出去。
更下方的那些黑暗军团的将士们,最前面的那一批,身躯直接就化为了齑粉。
“不……弟弟……!”黑帝嘴角此刻都在往外溢出着鲜血,她距离几十里之外,那冲击波都能够让她重伤,更别说在更前方的萧天策了。
黑帝在稳住身形之后,更加的疯狂的向着萧天策那边冲去,阳夏,中一,秦武,几个最强者,也是不顾一切的继续前冲。
此刻那巨大的爆炸能量终于散去了不少,这片黑暗世界深处,那阻拦一劫人王程度的黑暗帝主的封界屏障,已经彻底粉碎开来。
露出了后面那三尊存活下来,但伤势已经无比严重的黑暗帝主。其中那尊存活下来的一劫人王中期程度的黑暗帝主,更是直接就失去了战斗力。
“啊啊啊,杀了你,我们要杀了你!!!!”那两尊还有一些战斗力的黑暗帝主,暴怒冲天,身上的黑色鲜血向外狂喷,身后那破碎不堪的气势虚影,这一刻都维持不住了,那两尊黑暗帝主,手握断掉的黑暗长剑,就要冲到对面斩杀萧天策。
他们刚刚看到,在刚刚那爆炸的最后一刻,现世中的那个强者,居然也没有躲。他们当然不知道的是,这半年整个身躯跟心神都已经压抑到了极致的萧天策,这一次到底有多么的疯狂。
是的,没人知道的是,就在刚刚那剧烈的爆炸的那一刻,萧天策甚至都有了种想要,就这样死去的念头。
于是在爆炸的那最后一刻,他为了防止那爆炸对那四尊黑暗帝主产生不了最大的伤害。于是萧天策直接就用左手,堵住了刚刚被他刺穿的那个封界屏障上的缺口。
此刻爆炸产生的那最后一道冲击波,已经消散了,萧天策的整条左臂,也被炸的血肉模糊,不,甚至整个左手上已经没有血肉,就剩下了森森白骨,只不过此刻萧天策的骨头上,居然隐约的有着金色的光芒散发出来。
一瞬间,萧天策的整条左臂废掉了,刚刚他那接近三百米高的气势虚影,整条左臂,

文学

也已然断裂开来,崩碎掉了。
萧天策此刻在感受到封界后方,那三尊气息升腾而起的黑暗帝主,他的眼神依旧冷静疯狂无比。
下一刻,萧天策猛地调动左臂,强行给废掉的左臂恢复了一丝行动力。下一刻,就在对面那三尊黑暗帝主,想要冲过来的时候,萧天策率先动了,一头就扎进了对面的爆炸中。
噗嗤……下一刻,就在那剩余的两尊一劫人王后期的黑暗帝主,身形刚刚有所动作的时候,浑身浴血,半个身子都血肉翻滚的萧天策,就冲了过来。一剑就斩掉了那尊失去了行动力的黑暗帝主。
随后,萧天策就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只剩下森森白骨的左手,直接抓出那尊一劫人王中期的黑暗帝主的能量结晶,随后,反手就塞进了向着他冲击过来的那尊一劫后期的黑暗帝主的身体里边,直接引爆!
“你……!不……!大人救我……!”那尊刚刚还彻底疯狂的黑暗帝主,见萧天策如此狠绝,直接就把那颗充满暴虐能量的黑暗结晶,塞进了他的体内,引爆。
顿时就恐惧无比,一丝死亡的感觉,涌上心头。他是一劫人王后期!真正的绝世强者,他还没有杀入到现世中,他不想死在这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