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

叫一声老公就给你、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2021年1月19日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
2021年1月19日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第二章

南宫柏璃温柔时候的样子是柔情似水,但是只要严肃下来,就让人畏惧,她身上原本就有种与生俱来的霸气,这是其他的女人,都不曾拥有的。
而婉婉就是又些想不通,这个梁沐沐到底是什么人,根据这两天自己在梁家的各种打听,她只是一直生活在这里,也从来就没有去过其他的地方。
更是没有学习什么武艺或者是修行过,那么她的内力又是怎么来的,难道她还有其他的身份,那魔君让自己打听清楚,现在看来还有些困难。
南宫柏璃看她思绪很乱,不由关切问道:“婉婉姑娘是不是很不舒服,我这里有药丸,你要不要吃一粒。”南宫柏璃说着在就开始在身上掏东西。
婉婉一听连忙摆手,她那里还敢吃南宫柏璃给的药,“不用了,不用了,谢谢沐沐姐的好心,我没事就是有些疲惫,休息一会就好了。”
“这样呀!那好,你快躺下来休息。”南宫柏璃也不多说什么,就让她自顾自的装下去。
等到南宫柏璃离开,婉婉闻到烤肉的香味,这可是她为了讨好梁见君特意抓的兔子,听到他们欢快的笑声,她是气得牙齿磨得咯咯响。
夜深人静的时候,大家都保持半睡状态,毕竟在荒山野岭,没人敢睡沉,南宫柏璃坐在洞口,望着满天星辰,思绪飘得很远,她一直都因为自己和梁见君会这样顺利的过上一辈子,却没有想到最后还是被一些事破坏。
南宫柏璃对梁见君的情义很深,所以想着要和他一直到老,也算是一个陪伴,可是为何还是那么困难。
虽然这个婉婉的存在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但是心中难免还是有些失望,也不知道是对自己,还是对他。
梁见君余光看到她的身影,轻脚走到她面前,替她披上外衣,“怎么没睡意吗?山上夜晚凉,雾水很重,别着凉了。”
南宫柏璃握着他手,梁见君顺势坐到她面前,将她揽入怀中,两人似乎又回到过去的样子,心里只有彼此,从来没有人能够插足到两人之间。
“哥哥,这山岭里的星空都格外的美,还记得过去你带我到一片青草地上,我们晚上就躺在草地上,看着满头星辰,就只有我们彼此。”
梁见君一听这话心中有些愧疚,抚摸着她的脸,将人抱得更紧:“是呢,那些日子真的很美好,一直以来我的心中,就爱你一个。”
这个时候南宫柏璃也不想去提及其他人,只是微微一笑,依偎在他怀里。
整个夜晚,两人依偎在一起,谈天说地,没有一个人来打扰。
婉婉其实早就看到两人那样卿卿我我在一起,不是不去打扰,而是不敢去,她是没办法和南宫柏璃硬碰硬的,只能在背地里玩阴的。
如今她的筹码,只是梁见君对她的爱,但是却无法在南宫柏璃面前动手把他拉过来。
早晨山林里的露水很重,梁见君特意嘱咐两人多穿些衣服,然后一行人继续前行。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第三章

【伍】
虽然尹浅墨确实因为仵霁的突变,着实吓了一大跳,但隔天回想起来的时候,又不由觉得昨天的他实在太有男子气概了吧。
那什么,现在不就流行这种反差萌吗?
表面上人畜无害的,但真到了关键时刻,竟然也能发起狠来,真是令人惊喜十足。
她越回忆,越觉得那天的沙发play实在有些小刺激呢,心里又有些后悔,都怪自己当时一下子受了惊吓,所以才没能与他有下一步的进展。
不过尹浅墨她是什么人,不出一天的功夫,就立刻抖擞起精神,决定再次主动挑起战火。
仵霁还以为经过昨天自己有力的警告后,她会变得收敛一点,结果第二天,她又穿了条超短百褶裙到他家里来。他实在有些无奈了,去房间里拿来了毯子,细心地盖在她的腿上,提醒道:“昨天的事这么快就忘了?”
“没忘啊。”她笑嘻嘻地回答着,就是因为没忘,所以今天才继续来引诱你啊。
她用手扇子给自己扇了扇风,嘴上换了个话题:“今天天气真热,我想吃冰激凌了。”
他却摆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这种高热量的垃圾食品,教练没提醒你不能吃吗?”
她心虚地吐了吐舌头,“偶尔吃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不行,运动员就是该自律,不能抱有侥幸心理。”
在这种时候,总能发现仵霁和仵久良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在原则问题上非常固执,一点都不懂变通。
“那就吃根冰棍,比冰激凌热量少很多。”她挪了几步,挤到他的身边,扯着他的衣袖,软软地撒着娇。仵霁瞥了她一眼,发现她露出一副望眼欲穿的神情,本想狠心拒绝,但不知为何,话到了嘴边又有些于心不忍。
不忍心看她受委屈,其实一根冰棍真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她还不算是职业运动员,要不为了让她高兴,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一番心理纠结后,他才道:“

文学

说好了就一根,而且以后都不能吃了。”
她立刻点点头,与他勾勾小指,算是做下约定。
见她露出满足的表情,仵霁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发,而后自觉地站起身来,“我替你去外面买,乖乖在家里等我回来。”
“嗯好啊。”她甜甜地答应着。
等他将盐水棒冰买回来,尹浅墨立刻欣喜地拆开包装纸,迫不及待地吃起来。
仵霁先前还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是盯着她的时间长了,看着她的小舌头灵活地在冰棍上画圈,随后又将整根冰棍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与他说着话,他终于忍不住有些想歪了……
仵霁在心里骂自己禽兽,要是被浅墨知道他此刻心里联想到的画面,一定会觉得他很变态。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一些。
今天的尹浅墨扎了两个双马尾,高高的辫子上绑着红色头绳,头绳上还带着两个小铃铛,随着她摇晃的动作,“叮叮铛铛”地响个不停。
无疑这清脆的声响也在做着进一步的诱惑,他看得心烦,故意移开了视线。
尹浅墨那一头确实是想用冰棍引诱他来着,但她还真没想到他的那一层,此刻她将吃到一半的盐水棒冰递到他那一头,挑眉询问着:“你要不要吃?”
吃她的口水,与她共享一个东西,一定会让他再次兽性大发地扑倒自己吧……这就是她“单纯”的战术。
谁料仵霁却果断地摇了摇头,“我不喜欢吃。”
不吃就算了,她还不稀罕与他分享呢。
尹浅墨注意到他故意别开头,与她对话的全过程都没有看她一眼,一时间有些不解:“你看什么呢?”
听她这声音,一定又是含着冰棍时说的吧,脑海前又浮现出她方才舔冰激凌时的模样,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天真地望着自己。他一时间又觉得有些欲.火攻心,喉结不自觉动了动,“没……没什么。”
“没什么

文学

,却不看我?”尹浅墨更觉得古怪,手一伸,霸道总裁似地一把捏住他的下巴,将他的脑袋掰过来,让他正视着自己,“你很奇怪,是不是……”
她故意拖长个音,仵霁还以为自己的心思全被她看穿了,一时间有些慌乱,却听她道:“是不是也想吃冰棍了?一定是这样,明明嘴馋了,但是不想受到我的诱惑,干脆眼不见为净吧。”
前半句话虽然错了,但后半句话还真是没错。
她未免低估了自己的魅力,明明在他的眼里,她的滋味比冰激凌甜上百倍,她却完全不自知。
“放心吧,我不会和你叔叔说的。”她还在那头自言自语,刚准备将冰棍伸过去递给他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手上一冰,一低头,发现盐水棒冰都融化了。她连忙着急地去舔,谁知道却没能及时止住融化的速度,下一刻冰水滴到自己的脖子上。
眼见着水正要顺着她的脖颈,流进她的衣服里,仵霁怕她着凉,一时心急凑过身去。他眼明手快地伸了下舌头,顺势就舔掉了她脖子里的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