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夫君的大东西,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
2021年1月19日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
2021年1月19日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一章

在晋国当贵族太过于缺乏安全感了!
尤其是刚刚发生大乱,乱子还没有彻底平息,谁心里都不怎么安稳,联想力会变得非常丰富。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描述的就是当下晋国众贵族的心态。
一场“卿”之间的会议谈了几件事情。
刚上任元戎之位的智罃其实已经算是非常有效率了。
将接下来要干什么事情,给出了明确的方向,也列出一个大体的框架。
就是很多事情无法立即执行,需要耗费起码几个月的时间。
这也是一种理所当然的事情。
事情越大,需要准备的事项就越多。
牵扯到的人多了,哪有可能一时半会就将事情办成。
众人并不会留在老智家过夜。
谈了该谈的事情,再唠嗑几句,其实也没吃下多少东西,会议就散场了。
现在的人,除非是发生了过于紧急的事情,要不压根就不会进行彻夜长谈。
有什么其余该补充的地方,他们需要回家先想明白,再找机会向元戎提出补充或进行建议。
吕武回到自己家,第一件事情就是让人赶紧准备食物。
谈事就是谈事。
摆上再丰富的食物,跟谁还会一直吃吃吃似得。
弄成宴会,只是想让气氛显得轻松一些罢了。
吕武回来。
一众早在等候的家臣立刻求见。
吕武得到汇报愣了一下。
他倒是忘记让家中先行准备了。
阴氏成为卿位家族,他们这一帮家臣肯定会跟着水涨船高。
以后出去应酬,提起是在卿位家族当家臣,谁敢不多给几分薄面?
“主!”
人在“新田”的家臣都到齐了。
他们一个个目光炯炯地看着吕武,很是期待的模样。
“我已为卿。”吕武感觉自己好饿,能吃下一整头羊。
这人饿的时候,眼神不是会变得黯淡无光,便是会充满侵略性。
一众家臣被吕武的目光扫过,猛然间发现自己这个主人变得比以往更有威势。
一部分是因为吕武的身份出现转变,家臣在心里给自己加戏。
另外就是吕武的眼神确实带着侵略性。
“为阴氏贺!为主贺!”
场面就像是经过排练那般。
他们出声恭贺的同时,腰弯成九十度,行的是大礼。
将家族摆在个人面前,是现如今人们“以家为重”的理念在作祟。
事实上,目前的任何人都认为并且坚定地相信家比个人重要,甚至比国家都需要更用心地去维护。
他们接受的教育,有家才有国,奉行的是家在国前那一套。
吕武饿得有些两眼昏花,不得不强制振作精神,简略又有选择性地将会议上的一些事情讲出来。
第一件谈到的是,国君会赦免郤溱。
蒲元脸色平静地对吕武行礼,说道:“代郤氏、先主,谢过主。”
其余家臣对蒲元的举动没有太大反应。
他们这种人,也就是作为一家贵族的家臣,会有属于各自的理念和动机。
大部分是因为自己的家族没落,想重新发展起来太难,抱根大腿多少能让想欺凌本家的人心生忌惮。
一些则是纯粹想要混个出身,不奢求其余的更多。
少部分是觉得自己有一身才能无处施展。
通常情况下,成为某个家族的家臣,一般就是服务一辈子,甚至子孙后代也会继续为那个家族服务下去。
如果不想长待,应聘时必须先说清楚。
各个家族基本不欢迎无法长待的人来自家当家臣。
毕竟,家臣是一种很特殊的职业,参与的事情会比较多。
没人希望自家的秘密随时有泄露的可能性。
早先吕武缺乏人才还愿意接受短暂服务的家臣,后来是一个都没有再接纳。
这样一来,不知道多少人捶胸顿足,他们也想像虞显那样到老吕家学一身本事,解除契约之后回家发展自己的家族。
当然,没有得到服务对象的允许,他们也不敢乱用所学。
那样会有命用,没命看到,甚至一家子会整整齐齐入土。
“此时正是攻秦良时!”葛存为吕武已经服务了六年,近期接手秦国那边的事务,对秦国的状况很熟悉。
秦国在搞“朝三暮四”那一套,同时得罪了义渠和白翟。
老吕家三年前就尝试在与白翟联系,也成功地建立起联系渠道。
这么搞的原因是,老吕家本来要搞义渠,只是被其余的事情耽误下来。
老吕家为什么要跟义渠过不去?
吕武不是派出两支队伍寻找良马吗?
去北方的那一支成功找到,也建立了跟草原游牧部落的贸易。
另一支去西边的队伍也找到良马,途经义渠地盘时却是遭遇到了攻击。
不提历来只有晋国欺负人的老传统。
吕武不是一个挨了闷棍无动于衷的人,相反十分记仇!
葛存清楚吕武知道白翟那边的情况,其余几位家臣则未必知道。
他看到吕武点头,开始介绍秦国、义渠、白翟的恩怨纠葛。
而这时,一道身影出现在门外。
这是个女的。
她看到里面在议事,反手对后面摆了摆,自己屈膝跪坐到门边,再俯身身处双臂,手掌互相并叠,额头抵在手掌之上,成为一个前躯贴在地上的姿势。
有家臣看到,认出是自己主人贴身嬖人(也是护卫)的小白,蹙起的眉头松开。
所谓的“嬖人”其实就是被睡过了,只不过没正经名份,不可能成为“妻”,也不可能获得“滕”的身份,但还是一个贴己人,地位在普通仆众之上。
换作寻常的女仆,看到主人和家臣在议事?
她们最好是静悄悄地离开,还不能被谁发现,要不然有极大的可能性成为滋养植物的肥料。
没其它原因,只因为她们可能会听到不该听的话。
吕武当然也看到了小白,极度饥饿的干扰下,脑子里想的是让上菜,会使得家臣觉得没受到尊重吗?
“夜已深,诸位腹中无物,想必饥肠?”吕武是等家臣停顿下来才问的。
茅坪立即笑着说道:“正是。”
不是,也要是啊!
他们知道自家主人要是很晚没睡有吃夜宵的习惯。
再则,去宫城后立刻去了老智家,谈事时不适合吃东西,怎么都能猜到吕武是饿极了。
干同样的一件

文学

事情,却用不同的方式来进行,结果绝对是不一样的。
如果吕武急不可耐地让小白将食物端进来,哪怕家臣没有意见,却会形成实际上不尊重家臣的事实。
自己想吃,表现出关心家臣的肚皮,效果就不一样了。
得到吩咐的小白没有立即让其余仆人端食物进去。
她听得很清楚,不光是吕武自己要吃,众家臣也吃的话,会成为一种小宴。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二章

听闻贾琏来了,林黛玉偷看了贾琮一眼后抢先道:“老祖宗,这里我也帮不上,就先回了吧。”
贾母自然明白黛玉的意思,虽说都是一家人,但懂得避嫌才是知礼。
于是贾母点头正要说话,旁边宝钗等女孩子齐道:“我们也与玉儿妹妹一同回了。”
贾母听了,便道:“那就都先回去吧,如今琮哥儿已经回来了,家里事情也算安定了些,你们姊妹得闲便过来陪我老婆子说说话。”
众女离开之后,贾母才让贾琏进来。
贾琏方一进来,便对着贾琮急道:“十五郎,事情如何了,我们老爷和珍大哥何时可以放出来,可还会往下牵连不休?!”
贾琮正要回答,贾母倒先喝道:“慌个什么!你才是做哥哥的人,遇事不要乱!我先问你,凤丫头病的如何了?”
贾琏不忿道:“我管她个死活,这次没把她拿去问罪则罢了,若拿了去也是她咎由自取,也省的以后又牵连人!”
贾母听了,怒道:“混账东西!凤丫头可是你正儿八经的老婆,这样没良心的话亏你能说的出来,你就不嫌臊的慌吗!”
贾琏不敢再顶嘴,低声嘀咕了一句:“这混账老婆谁还稀罕似的~”
那边贾政已扯开话题说道:“好了,锦衣府拿人哪有这么容易放人的,以后外面的事有琮哥儿打点,琏儿我且问你,我让你清点家人财物地租等事物,你可已理清?”
“只略做了统计,大致上就这些了。”贾琏回答道,便从衣袖里掏出一本小册子交给了贾政。
贾政慢慢看了一遍,叹道:“没曾想我们府里已是寅吃卯粮如此严重!”
说着,贾政就把小册子转交给了贾琮。
待贾琮也看了一遍之后,贾政才又说道:“往日里我就不大爱管这些,没想到府里竟然已是如此亏空,可见琏哥儿你虽不像那边珍哥儿那班混账,但终究也不是管家的料,宝玉甚至更是不堪。”
说到这里,贾政又是长长一叹,然后转身对着贾母说道:“老太太,如今府里这般,内外没个人下力气管着怕是不行了,这里还是老太太您拿出个章程来吧。”
贾母虽已是花甲之上的年纪,但如何不知这两府里的弊端。
但是人终究都是有私心的,就如同贾母自己偏爱二子贾政,偏爱二房宝玉……
只不过如今事已至此,府里遭此大难,祸福难料,再看一旁宝玉自从黛玉走后便垂头不语。
贾母心中暗叹一声,道:“就是这么个理。”
接着先是对着贾琏问道:“琏哥儿,这里你们三兄弟以你为长,你可有什么想说的?”
贾琏回答道:“孙儿明白自己的斤两,若是跑跑腿我还行~”
贾母点头,又问贾宝玉道:“宝玉,论起来你比琮哥儿还大些,你可有什么想法?”
宝玉偷瞟了贾政一眼,然后低声道:“我,人情世故我没有琏二哥的老练,官面行走我也赶不上十五郎,我,我还是回园子里读书吧,闲,闲时我再与姊妹们来看看老祖宗,也,也算是我与姊妹们一同尽孝了。”
听了宝玉的话,若放在平日里贾母必然是最欢喜不过的,但如今两府被抄家,正是要子弟得力,在听宝玉这话就心中不是滋味了。
就在这时,旁边贾政接口骂道:“你也好意思说读书,别平白侮辱了读书二字!若是你能有琮哥儿一半上心,如今也不会只一个童生,于府里半点作用也无了!”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第三章

系统离开了,走的极其的彻底。也许在他看来秦泽这样的生命,就如同是草芥一般,根本没有交谈的必要。
可问题的关键是,他留下来这么一个东西是什么意思?虽说看起来是不错,可是也貌似没什么毁天灭地的本领呀?
“按照之前我们的承诺,如果我支付足够的心愿值,就能够实现永生甚至飞天遁地。”秦泽咬着牙,对着系统说道。
“宿主需要兑换长生仙丹吗?”
系统刚说完,秦泽面前就

文学

出现了一瓶药水,和之前秦泽看到的那些一模一样……
和系统狡辩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这东西现在完全变得没有了丝毫的感情。所奉行的那一套,也是秦泽理解不了判断法则。
可以让自己长生,却不能将自己送回长安。这就是系统的评定法则……
呵呵……
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不太好说了,因为秦泽不知道该如何向墨轩他们解释。
“这个就是所谓的长生药,如果给小离服下,就可以治好她的病。”秦泽没有理会墨轩疑惑的表情,而是直接将药水递在了他的手上。
墨轩接过药水,却是又看了看一边的老婆婆。长生这东西终究对他们有着吸引力,虽说现在没有神石,可也不敢保证他们之间会不会有别有用心的人。
“什么长生药,怕不过是用来愚弄我等的说辞。”老婆婆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明显是紧盯着秦泽。看那副架势,明显是等秦泽的解释。
最后也是实在被这些人的目光给盯烦了,秦泽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虚手一招随后手里就出现了一团火焰。
秦泽这一手可以说是极其的突兀,可是再看墨轩等人,却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甚至如果秦泽不这么做,他们才会怀疑。
“若是婆婆我想的不错,小郎君应该就是帝癸仙域中的仙人。这一次之所以出走仙域不过是为了收回流落世间的神石,而如今目标已经达到,这帝癸仙域怕是再也不会再现人间了吧?”
老婆婆一双眼睛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看得秦泽也是一阵发愣。
他发愣当然不是因为被老婆婆质疑,而是因为老婆婆竟然会如此“通情达理”地给自己想好了说辞。
所以这么一来秦泽也是直接就势就说道:“事到如今我也不想欺骗尔等,小子当真是这帝癸仙域中的一员。数千年之前仙域之中发生意外,有神石陨落入世间。此次小子出走仙域,的确是为了寻找神石不假。”
秦泽说这些的时候,脸上也是很配合地露出了一副坦白从宽的表情。
老婆婆抿嘴一笑,而后才点点头问道:“老奴有一事不知,还请小郎君解释。”
“婆婆但讲无妨。”秦泽连忙躬身说道。
“既然神石已经找回,小郎君又如何留在这尘世间?”
“帝癸仙域不过是了无生趣的冰冷世界,小子既然有机会入了这滚滚红尘,寻得了几位红粉知己,自然是要好生游历一番。”秦泽说着也是伸出手握住了无常。
交出了神石之后的无常,终于是没有辜负秦泽的殷切希望。丰腴的身体,配上无可挑剔的容貌,看得秦泽也是不由自主想起了自己欣赏无常洗澡的那一幕。
感觉到秦泽炙热的目光,无常也是眼睛一眯,随后却又是右手一招,而后手中就飞出一个石子,准确地敲在了秦泽伸过来的手上。
“只是交出了神石,可是这一身本领却并未丢失。”无常说着嘴角还勾起了一丝邪魅的笑容。
这就是一个天生的狐媚子,最懂得如何抓住秦泽的心思。
墨轩喂小离服下药水之后,她整个人身体也是开始慢慢析出黑色的污垢。
这是一个没有悬念的事情,只不过虽说治好了她的身体,可是心智方面却只能一点点慢慢地成长。不过好在不管是秦泽还是墨轩,都是有着足够的耐心。
六门交出神石之后,就已经没有了存在的必要。作为背黑锅的秦泽,也是很自然地承担了这些人接下来的生活……
系统是个死脑筋,他不会直接将秦泽等人送回长安。但是要一些生活用品还是没有问题的,这样一来秦泽他们也是安全了不少,而且吃食上面也是丰富了不少。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这句话对于程怀亮当然也是适用。所以在千辛万苦到达秦泽所说的土地之后,他也是顺利找到了辣椒这些东西。
结果很不好,只是轻轻咬了一口,就让他整个人感觉嘴里如同着火了一般。
只这第一感觉,程怀亮就觉得这东西简直是没有丝毫的吸引力。可是既然秦泽如此念念不忘,他自然也是只能将其给带上。除了辣椒、玉米和土豆这些自然也是带了一大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