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在里面一整天,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2021年1月19日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小丹的性欢生活
2021年1月19日

放在里面一整天 第一章

顾青峰放下小儿子,伸手进怀里取出一张文书样的东西递到红姨娘面前,“给你!”
红姨娘正低头给小儿子整理衣服,她也没在意就顺手接了过来。
这几年府里的大小事务都是她在打理,她也习惯了顾青峰时不时的会给她一些东西,她以为是什么契书之类的,所以没有在意,也没有立时打开来看。
“你不看看是什么?”顾青峰专注的看着眼前这个已经算不上年轻的小女人,在他眼里这个女子虽然不再年轻,但却是他心中割舍不掉的心肝肉,稍稍动一动他就会难受,流血!
红姨娘听他这么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今天这是怎么了,还非要现在看。
虽是这样想她还是顺从的打开了文书,顾青峰看着她脸上的表情由震惊转为惊喜,最后却是流了泪。
顾青峰一把将她抱紧怀里,轻抚她的后背,“怎么还哭了?红儿是不愿意么!”
小顾铭看到娘亲哭了小脸儿立马就耷拉下来,还以为是父亲欺负了母亲,他上前两步抱着红姨娘的腿先抬头看了父亲一眼,那眼神仿佛再说:是不是你惹母亲生气了?
顾青峰被自己这个早熟的小儿子这一眼看得有点儿心虚,虽然不是他欺负了人,可也是因为他才哭的啊!
不过顾青峰自然不会在儿子面前承认是他的原因,不然这小儿子还不得为她母亲打抱不平,不理他啊!
他无奈的对顾铭笑笑微幅度的摇头,顾铭见此稍稍安心了,正要安慰伤心的母亲,却被他父亲抢了先。
顾青峰看稳住了小儿子便转而故意对怀里小声抽泣的人哄道:“红儿要是不愿意为夫明日去衙门里改了就是,原来红儿是嫌弃我了,也是,如今我都是老头子了红儿还是跟三十年前一样好看,自然是不愿意成日看到我这个老头子了!”
红姨娘哪能,哪会不愿意,她这是感动是高兴!
她趴在顾青峰怀里轻捶他的胸膛,小声说道:“妾身当然愿意,老爷不嫌弃妾身就好,妾身怎么会嫌弃老爷。老爷一点儿也不老,还跟三十年前一样俊朗!妾身~妾身喜欢~”

放在里面一整天 第二章

第585章你骂谁是狗呢?
“欺人太甚这个词用的真好,”她从椅子上站起来,顺手把杯子递给了唐小雨,目光一寒,朝宋明月继续道:“狗如果跑出家门太远了,主人可是庇护不了的,你懂不懂这么道理啊,嗯?”
宋明月一时被顾辞夏的气场压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着急就道:“你骂谁是狗呢?你骂谁……啊……”
一声尖叫,宋明月不过只动了动手臂,还没碰到顾辞夏的衣服角呢,就不知道为什么,膝盖一软直接摔到在地了。
而且,好巧的是,她身后往后倒的过程中刚好压住身后遮阳伞的架子,倒地的瞬间就听到“咯吱”一声响,遮阳伞的架子被她给压倒了。
“顾辞夏,你……”
“哎呦,我说宋助理你怎么回事啊?你想替你家卿儿换座位那就还呗,你看你这把遮阳伞都压折了,你家卿儿不得晒太阳了!”
唐小雨机灵的高声说了一同,这会儿吸引来的剧组目光都纷纷转向了宋明月。
宋明月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争辩,傻在了当场,只顾着匆忙慌张的从地上爬起来。
“明月,好了,只是等一会儿场,找个阴凉的地方等着就是了,你回来!”顾卿儿见宋明月在顾辞夏这边没讨到好处,忙帮她打圆场。
“哦,原来你叫明月啊?”顾辞夏重新从唐小雨手中拿走水果茶,接着漫不经心的道:“小雨,上次你跟我说你那个朋友家养的小狗好像也叫明月,对吧?”
唐小雨眼睛一眨,连连点头:“是啊,是哈,我们也都叫它明月呢,宋助理,我这还有照片呢,你要不要看看,挺可爱的!”

放在里面一整天 第三章

楚汐没有想到,人前一度装的温润如玉的裴书珩会这般。
这么一场变故,让落儿看呆了眼。她焦急跺着脚,想去阻拦,也被裴书珩一记眼神吓得不知所措。
裴书珩薄唇紧抿,像是压制极大的怒火,捏住楚汐手腕的力道又是那么大,疼的她一路嚷着痛,可他却不曾放轻片刻。
他走的越来越快,楚汐渐渐的跟不大上。
她空出的那只手提起裙摆,生怕不小心踩到导致摔跤。
“那是僧人,我又没背着你私会外男,上回的清馆我都没去瞧了,你这是恼什么?”
可回应她的只有呼啸的风,裴书珩仿若未

文学

闻带着她往后院而走,那里有小道,很少香客会选择这一条路。
留下的落儿自然会通知章玥,楚汐也没有后顾之忧。怕章玥等不到人,会急。
她疑惑万千。
“你这会儿不该上职

文学

?好歹是吃俸禄的,你也不怕皇上降罪?你可不能恃宠而骄啊。”
没有回应。
楚汐跟到后面,实在腿软,看着男子的后脑勺,她直接来了气。
“裴书珩,你这不理人的脾气得改改,你看看阿肆,都娶不到媳妇。”
男人终于有了回应。
下一秒,楚汐身子被推到香樟树下,也就穿得多,后背感受不了疼。
楚汐揉着被捏红的手腕,正要骂人,裴书珩却上前死死将她困住。
男子眼里有不可忽视的红血丝,和楚汐从未见过的脆弱。
这哪里是记忆里的裴书珩啊。
楚汐嘴里的话不由化为无声。
就连嗓音都柔了不少,她伸手去触男子精致的脸,试探去问:“你这是怎么了?”
“不许再来。”裴书珩的嗓音有些哑。定定的看着女子含情的眸子,因疼而染上水雾,瞳孔里面的倒映只有他。
男子喉结滚动,把眼里的害怕藏去。他闭了闭眼。
楚汐心下一紧,她想起静山无厘头的几句话,又想起那日书房书上被密密麻麻的标记,哪里会猜不出什么。
“好。”
裴书珩稳着心绪,呼吸依旧沉重,他把头贴在楚汐白皙的额上,低低道:“也不许再见他。”
楚汐指尖一烫,不由蜷缩。
刚想要收回,却生生改了方向,她踮起脚尖,如藕节般白嫩的手臂勾住了男子的脖颈。
她笑了笑:“裴书珩,我不走。”
她没去问裴书珩关于那本书,就和裴书珩不曾提起她的秘密一般。
所以,别担心,她会离开。
这里已经留下了她太多的气息和痕迹,她那里舍得。
——
禅房里,檀香依旧。
静山却不再收拾地面,他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又眯着眼看了眼天。
有些人和事不该强求。
他忽而半是嘲讽的来了一句:“哪又什么可以逆天的。”
天意不可违。
何况她不是这里的人。
那道符,若是她一直戴着,许是早早的回了该回的位置。灵魂被撕扯出体的那一刻也感受不到疼痛。
若这般,她一走,一切都会按照该有的轨迹而走。
命数总能让人各归其位。
静山掐指算了算。
嘴里吐出两个字来:“快了。”
天命难违,又有几个人能胜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