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2021年1月19日
小丹的性欢生活|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2021年1月19日

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第一章

安朝三百二十七年,西南大旱,伴有蝗灾。
国政拨款被层层盘剥,救灾粮食还未抵达目的地便已经全都是袋袋浮米,底层全都是木糠和砂石。
一时间,饥荒遍地,西南三州犹如地狱,众灾民人人易子而食,啃食树皮,生吞泥土。
一个守备森严的村镇,一群走投无路的饥民。饿红的双眼,让双方都像是从饿鬼道中爬出的恶鬼。
双方都没有过错,可如今都要为了生存而互相厮杀。
饥民数量过多,墙垒三日而破,村镇上下被杀戮一空,连粮食带尸体都被吃得一干二净。
唯有镇内柳家幼子柳秀,得蒙柳家故交,一位天极四象门长老相助,得以从饥民的围攻中幸存。
“王伯,这世间总是如此苦难吗?还是说仅仅是现在如此?”
瘦弱不堪的幼童站在片草不生的山丘上,他眺望一望无尽的干枯大地,以及如乌云般飞掠而过的蝗群,柳秀茫然的询问苦笑的修行者,他无法理解这一切发生的缘由,为何风调雨顺的西南三州会突然数百日不降寸雨,为何大旱之后又紧跟蝗灾。
“天地轮转。阴晴雨雾。这大旱灾情,非我等凡人能够操控说来可笑,你王伯我修行玄武控水诀,本以为能在这旱灾中有所作为,可事到如今才发现,既然天地不予,你又怎能求取?一丝水汽都没有,什么道法也不可能无中生有啊。”
“人力有穷,人力有穷。”
长叹一口气,依然是凡人的修行者仰视仍然千里无云的天空,眺望遍地尸骸枯骨,他哀叹着,喃喃道:“故老相传,近千年前,天地中仍有仙神存在,能呼风唤雨,移山倒海……如今若还有仙人存在,想必就能改天换地,终结这苦难吧。”
“是吗……天地不予……”
柳姓的幼童轻轻重复道,他的双眼中,透露出和他年龄不符的聪慧和决心。
“既然如此。那我,一定要成为仙人。”
天极四象门,玄武坛法主王首道,携柳家幼童柳秀归入门中,经过测灵摸骨,确认其身负‘天生道体’,乃千年不遇之才,故而被收入门主旗下,赐道号‘钟灵’,受悉心栽培。
八年后,柳秀柳钟灵,时年十七,修至后天巅峰,大宗师之境,得传天极四象门核心秘法,‘天雷麒麟法’。
三年后,弱冠之年。
柳钟灵成为天极四象门第三十七代掌门人,各法主长老皆心悦诚服,认为他已超越先贤,如若不是绝地天通,或许真的可以飞升成仙。
二年后,二十二岁。
柳钟灵剑挑六合,无敌于天下,天极四象门压服神州其余七大道门,成为道门魁首。
五年后,二十七岁。
柳钟灵深感门中五大根本传承法落后于时代,主持修法,再造传承,突破性的创造出复合性道法,以及种种道法的全新应用。

文学

自修法结束那一天起,天极四象门便将他的画像挂在祖师一侧,所有新入的弟子,除却拜祖师外,还需拜他。
这便是天极四象门门主,道门魁首柳钟灵修成后天巅峰后的,第一个十年。
但柳钟灵对于这些虚名毫不在意,半点也不感兴趣。无论是天下无敌,还是道门魁首,亦或是弟子的跪拜,三不朽之立言的修法……这些,对于修行者而言,都是泡沫。
他还是不能成为仙人。
“不行,如若想要突破后天巅峰,进入典籍中的‘先天境界’,我就必须将全身上下用灵气贯通,从内到外都修的无一瑕疵……内修我已抵达巅峰,可是外修,却需要天地间的元气辅助,令我之心神可以贯穿天地,感天地之灵而成长。”
“但是天地元气的浓度远远不足以支持我感悟天地之灵,壮大自我的心神魂魄……天路已绝,这条道,断了。”
风度翩翩的道人枯坐在掌门大殿中,天下无敌的柳钟灵已经不再出手,可是已经无人敢于与他为敌。现在,他真正的敌人并非是任何有形有质的存在,而是这天地和时间本身。
“我已经抵达此世的上限,虽然我能感知到,我的极限远不止如此,可是环境不允许。”
经过无数次的尝试,柳钟灵最终确定,这世间近乎所有的传承都已经断绝了前路,不可能修成先天。
除非……他自己再创一套传承。再创一套可以壮大魂魄,统御天地之力的道法。
但这实在是太难了,需要耗费的时间,可能需要用到柳钟灵自己接下来的一生。不能将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怀着这样的想法,柳钟灵再次前往神州各地,收集各大门派的典籍,从上古洪荒之时的神话传说,一直统计到如今。
他终于计算出来,灵气的兴起和衰弱,是有着起伏规律的,而如今这个时代,灵气的浓度其实是在不断上升的,而这个上升的幅度,约莫在九十二年到一百一十四年这个区间内,抵达巅峰。
到了那时,哪怕是没有创出新法,他也可以以天地蕴灵,成就超凡。
“至少九十年,甚至一百多年后……”已经三十岁的柳钟灵,站立在满是石碑的山间,能看见,以其为中心的岩石大地都被人用真气抹平,而上面铭刻有无数密密麻麻的字符,似乎是用于推演计算一些极其复杂的东西:“枯荣交替,生死转换,千年的衰竭抵达极限,所以到了那时,天地将会迎来一次大兴。”
抚摸着自己的长须,道人疑惑地低声自问:“可我能活这么长时间吗?”
然后,柳钟灵笑道:“我当然可以。”
修行者的寿命,就是一口真气的轮转。常人时常开玩笑说,只要保持呼吸,人就不会死,但这种玩笑,对于道人而言,便是现实。
只要一个大周天的灵力运转不停息,修行者是不会老死的。
确定了这一点后,柳钟灵再一次有了目标和希望。
在他成为天极四象门掌门人的第二个十年里,他研习其他门派的道术,还学会了炼丹,也与其他想要争夺道门魁首,天地第一门之位的其他门派斗法,为神州百姓击退外道的邪魔妖人,甚至数次陷入险境,受了重伤。
虽然柳钟灵的修为天下第一,可是世间的上限也就不过是后天巅峰罢了,大家都是后天巅峰的大宗师,几个人围殴一个,还是偷袭,哪怕是柳钟灵也要退避。
接受治疗时,淡然如他,偶尔也会心生不忿:“可恨,这些人不过是一味照走前人老路的庸才,就是凭借时间积累修为,抵达了和我一样的境界……倘若再多几个人偷袭,哪怕是我,说不定也会死。”
“可倘若我能成就先天……”
修成后天巅峰的第三十年,柳钟灵四十七岁。
因深感时间不足,他培养出了天极四象门下一代的门主种子,更新了天雷麒麟法。但因西北出现后天巅峰的妖兽雷雕风虎,携裹兽军突袭城镇,柳钟灵还是义无反顾的率队前往西北,剑斩妖虎,掌毙雷雕,还太平于民。
同样受伤的弟子细心涂抹药膏,为他治愈伤口,柳钟灵笑着安慰对方:“没事,雷法本就是越用越熟,这一次战斗,令你师父我深有体悟,新法又有了一些灵感。”
“待我开创新法,成就先天吗,你我师徒二人便可更加方便的帮助万民……哎哟,你这个逆徒,手轻一点!”
“行了行了,守心你过来,我为你疗伤,顺便示范一下,涂药需要怎样的力度。”
修成后天巅峰的第五十年,柳钟灵六十七岁。
感觉到自己的肉体开始衰老的他,传位给自己的弟子,成为太上长老休养身体。
到了这个时候,柳钟灵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的誓言与决心,他仍然尝试帮助其他人,并创造了一种专门灭杀蝗虫和蝗虫卵的雷法道术,灭杀了一地的蝗灾。
凭此,他甚至得到了安朝当代皇帝的真人册封,神州各地都有了生祠。
虽然还不能完善新法,成就先天,但听到这个消息,颇有些郁闷的柳钟灵还是振奋了一段时间。

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第二章

“赤犬?”
黑胡子此时脑子已经不够用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一点征兆也没有。
原本他以为这次联姻只

文学

要成了,他就能趁机崛起,并且对手只剩下BIGMOM,成为海贼王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但是这一切都被张小秀的中指给打破了,黑胡子想不明白一直十分配合他的张小秀,竟然会突然反水。
之后赤犬的出场就更是惊悚了,在这个海贼的盛会面前,带了几十艘军舰赶来是不是有些不够看啊!
“张小秀,这里没你的事了!”
赤犬沉稳的说道,一挥手让身后几十艘军舰瞬间分散开来,直接将海贼包围住。
只是海军的军舰就这么多,达到包围的效果后,间距的距离实在是太大了,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但是张小秀完全不担心赤犬,回头望了一眼船上的旗杆,纵身飞起将黑胡子的海贼团一把扯下,像是丢垃圾一样丢向大海,看的黑胡子是一阵阵的心绞痛。
随后张小秀将只剩下快乐海贼团旗帜的旗杆连根从船上拔出,随意的扛在了肩上,朝着众人冷笑着向后飞去。
只是张小秀的身后是茫茫大海,谁都不知道他这是要干什么。
“玲玲!今天开起来不是个好日子,联手的事情我们改天再说吧!”
凯多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立刻示意他的团队赶紧离开。
最为海贼多年,无论是张小秀还是赤犬,都是凯多十分了解的对手,这两个人都不是那种盲目出手的人,所以凯多认为撤退观望是最好的选择。
“凯多!你怕了吗?”
夏洛特玲玲激将一般的吼道,但是凯多却不在回应他了。
凯多海贼团集体调头准备离开,而拦在他们身后的,只有一艘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军舰,感觉随随便便就能碾压过去。
“轰!”
但是那艘军舰不等被碾压,自己就现行爆炸了,剧烈的冲击波直接摧毁了半个百兽海贼团的船队。
“哼哼!这里的每一艘船都装备了大量的爆炸岩,想要离开就拿命换吧!”
赤犬站在同样满载爆炸岩的军舰上,冷冷的向眼前他做梦都想打败的海贼喝道。
所有的海贼都懵了,赤犬这么不要命的方式,他们是真的理解不了。
“看来今天,我要打开杀戒了!”
凯多望着看似胜券在握的赤犬,挥动着手中的狼牙棒愤怒的吼道。
但是愤怒没超过两秒,凯多忽然纵身飞向了BIGMOM所在的陆地,如此同时百兽海贼团中飞起众多人影,都向岸上飞去。
这不是凯多下达的命令,而是见闻色霸气告诉他们的,再不离开会很危险。
“轰!”
一道更加猛烈的炮声响起,然后百兽海贼团的船队瞬间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深达数千米的海水。
海水可以慢慢的填平,但是那些消失的海贼船是彻底回不来了。
这一幕就连赤犬也惊到了,惊诧的回头看去,只见张小秀退向的空中,出现了一个更加巨大的空气门,巨大到像是天塌后留下的裂痕一般。
“张小秀!这是什么!”
赤犬大吼着问道,他知道这个空气门的来历,毕竟他的军舰就是布鲁诺亲自送过来的,他不清楚的是张小秀什么时候又有了一个这么恐怖的攻击手段,这简直是不弱于海王的存在。
可是张小秀不会在回答赤犬了,因为他已经飞进了空气门之中。
“来人啊!把那艘船给我炸了!”
夏洛特·玲玲此时也做不出,指着甜蜜时光号报复般怒吼着。
毕竟是BIGMOM海贼团的地盘,随着夏洛特·玲玲的大吼,无数道攻击已经发动,瞬间将甜蜜时光号炸成了漫天的木屑。
但是这碎裂的船体之中,却没有一个人存在。
“诶?”
黑胡子懵了,彻彻底底的懵了,他明明记得这艘船上有着将近三十个人,怎么会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消失呢?
“给各位介绍一下我的新船,冥王!”
张小秀的声音忽然从空气门中传出来,众人闻言无不瞪大了眼睛向门里看去。
巨大的阴影慢慢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随后从空气门驶出稳稳的落入大海之上。
这绝对不是一艘船!
每个人心中都是这么叹道,因为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分明是一座岛,而且是一个方圆几千米的岛屿。
上面虽然没有植被,但只能说明这个岛是被人刚攒出来的,因为在岛上的最中央,谁都能看到一片绿色与橘黄相间的植被,不出以外的话那应该是一片橘园。
这座岛更加引人注目的,其实是周身排列整整一圈的巨大的石门,一个个阴森肃穆,就像是连通着冥界的地狱之门。
张小秀此时就站在正对着万国的石门之上,他的身边站着一位戴着面具蓝色长发的女人,他们的身后则是插着快乐海贼团的大旗。
“蓝魔女!张小秀你真是可以啊!”
赤犬瞬间认出了张小秀身边的女人,也明白了张小秀的布局,蓝魔女就是张小秀安排的手下,而她能够毁灭一切的手段,就是这传说中的古代兵器冥王。
“今天我允许有人活下去,但是我将会剥夺你们的一切!今天过后我将会去拉夫德鲁隐居,不再参与任何一方的恩怨!”

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第三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